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我和主角有渊源 ...

  •   白溪屿恍然。
      
      原来他不是去祝福的,而是去砸场子的!
      
      劝人在最高位置上改邪归正,和劝一个吃肉的人从此吃素一样困难,所以白溪屿觉得自己这次是肯定要铩羽而归了。
      
      这时候侍女已经给白溪屿梳好了头发,带好了白玉发冠,确认无误之后退下了。
      
      饮风这才继续道:“不过属下记得,宗主曾经说过,花宗主前往拜月教,并非是出自本心。”
      
      白溪屿心中有数,多半这个花宗主是反派派过去的邪道的卧底,就是方便在做坏事的时候有个挡箭牌什么的。
      
      他道:“我知道了。对了,我叫什么?”
      
      饮风犹豫了:“属下不敢直呼宗主名讳。”
      
      白溪屿道:“让你说你就说,若你不说,我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出门人家叫我我都不知道,这多尴尬?”
      
      饮风觉得也有道理,便说:“宗主姓白,名溪屿,字忍之。”
      
      白溪屿又愣了。
      
      他虽然没注意《问鼎不朽》的反派名字叫什么,但总归不会是白溪屿,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看的下去这本小说,可为什么他到了这里,反派的名字就变了呢?
      
      这个问题系统很负责的回答了他:【为了让宿主能够更好的融入反派的角色,系统将本世界反派的名字换成了宿主的名字,请宿主继续努力,好好加油!】
      
      白溪屿:“……”
      
      好的嘛,确实也更融入了一点呢。
      
      他叹了口气:“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饮风:“是,属下这就去让人准备飞鸾玉撵。”
      
      飞鸾玉撵,乃是小说中反派的一个代步工具,和人间的马车差不多,只不过牵车的不是马,而是四只上品飞鸾,车本身乃是一大块极品灵石雕刻而成,上面缀以深海红珊瑚、万年黑珍珠、玻璃种帝王绿等等珍贵宝石,通体晶莹如玉,华贵非常。
      
      白溪屿当时看小说的时候还酸溜溜的觉得这个反派太过奢侈,被打倒一点也不冤枉,此时享受这个的人成了自己,他又开始飘飘然起来了。
      
      这个马车……不对,应该是鸾车是真的很豪华啊!里面的装饰也是极尽奢华的,各种白溪屿说不上来的好东西在里面放着,比起他之前陪老板出差时候惊鸿一瞥的总统套房都要高级多了。
      
      躺进去就不想出来的那种!
      
      里面还燃着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香料,味道清淡悠远,闻着便让人心情放松起来。
      
      白溪屿一边唾弃着反派的奢靡生活,一边走进去便躺下来惬意的叹了口气。
      
      舒服!
      
      他现在觉得这次穿越也挺好的,一来可以出一口被文弄的很憋屈的恶气,二来还可以享受这种奢侈的生活,一举两得,十分完美。要是当反派一直能有这么好的待遇,那他这辈子都不要当主角了。
      
      饮风看着白溪屿进去之后就坐上驾驶的位置准备启动了,突然来人喊住了他,并在饮风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饮风神色严肃:“当真?”
      
      那人严肃的说:“按照宗主的说法,确实是如此。”
      
      饮风于是临时改了计划,冲着车中的白溪屿道:“宗主,属下有要事禀报。”
      
      白溪屿还没能适应得了这种等级分明的作风,有点别扭的说:“你进来说吧。”
      
      饮风想了想这个话题也确实无法在人前说,便道:“请宗主恕属下放肆。”
      
      说完,他钻了进去,单膝跪地和白溪屿汇报道:“宗主,您之前让我们去查的人,已经有眉目了。”
      
      白溪屿愣了一下:“我让你查的?”
      
      饮风道:“对,就是之前救您出南风馆的人。”
      
      南风馆……听起来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地方。白溪屿这么想着,脑子里出现了一幅幅破碎的画面,画面里的主人公正是年纪尚幼的反派,眉目如画,看起来特别清秀。
      
      但是也冷漠。
      
      他脸上看不出任何生的气息,似乎就是一尊漂亮的行尸走肉。
      
      而且某些画面,幼年的反派露出来了上半身,看起来也并不漂亮——细白的皮肤上满是红痕,有些是暧昧的手印,有些是棍棒的淤痕。
      
      总之看的让人心理不适,白溪屿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身上对应的部位,确定没有任何感觉才放下心来。
      
      而最后一张画面除了幼年的反派之外还有一个女人,看不清眉眼,手中拿着一个很漂亮很大的荷包。
      
      联系饮风的画,白溪屿知道这应该是系统给他的提示,这些就是反派曾经经历过的人生:他幼年时候蹭在南风馆待过,然后被一个女人救了出去。
      
      那么反派功成名就之后寻找这个女人来报恩也是很正常的。
      
      白溪屿心里赞叹了一番系统的反应速度,让他没有引起怀疑,表面上适当的流露出一些激动:“是吗?她现在如何了?”
      
      饮风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不大好。”
      
      说完之后,他小心翼翼的看着白溪屿的脸色,想从中看出白溪屿的情绪。
      
      但是白溪屿表现的非常平静,道:“怎么不好?病了就医,穷了给钱。”
      
      饮风:“……都不是,这位玄夫人已经在三年前便去世了。”
      
      白溪屿:“……”
      
      等会儿?你说什么夫人?
      
      饮风:“这位夫人夫君早逝,仅留下一子。宗主,要不要把这个孩子带来缥缈宗?”
      
      白溪屿:“……这个孩子叫什么?”
      
      饮风:“属下派人查探,此人名叫玄奕。”
      
      玄奕,《问鼎不朽》男主,乃是千年一见的修仙奇才,被修真界誉为下一个最有可能登仙的人——没错,就连反派自己都和成仙没什么缘分了,但是男主可以。事实证明,男主也可以。
      
      等等,不对!现在的问题难道不是,自己恩人的儿子居然就是男主的事情吗?
      
      白溪屿整个人都懵逼了。
      
      有这么一层关系,他还怎么能够心安理得的当反派???
      
      而且想想在小说里面,反派对玄奕做的那些事情……
      
      忘恩负义、丧心病狂、狼心狗肺……
      
      一个又一个的负面成语被白溪屿放到了反派本人的身上,如果不是现在他就是反派本人,他都要上前跟这个反派打一架了!
      
      怎么能够这么坏呢?
      
      不过很快白溪屿想到了自己为什么会穿越过来——还不是因为反派的人设给崩了!
      
      现在他倒是很好的理解了为什么后面作者能够洗白反派了,如果玄奕的母亲真的是反派的救命恩人,那他保护玄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白溪屿晃神的厉害,饮风看着还以为他是为了恩人的早逝而伤心,连忙安慰道:“宗主,生死乃是人生常事,即便我们修道之人,不过也是向天赚个三五百年的寿命,在得道成仙已经是一个神话的今天,谁都是要死的,您节哀顺变,现在最重要的,可是活人呐!”
      
      白溪屿被他拉回神来,点点头道:“你说得对。至于玄奕……就先不要带他回来了。修仙虽然好,但是其中苦闷,自有人知。还是让他自己决定自己未来的道路吧,你派人在暗中护着他,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和我汇报,若是有人欺负他,不必汇报,直接杀了便是。”
      
      饮风道:“是,属下这就吩咐下去。”
      
      白溪屿:“……等等!”
      
      饮风回首:“宗主?”
      
      白溪屿想起了自己的任务,是要完美的扮演一个反派。
      
      反派对主角坏有理由吗?有。但是他会对主角好吗?不会。
      
      白溪屿沉吟片刻:“吩咐下去,照看他的人务必要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如果暴露了……就不必回来了。”
      
      饮风:“属下遵命。”
      
      白溪屿看着饮风下了车,松了口气。
      
      这下自己反派的人设应该立得住了吧,白溪屿美滋滋的想。
      
      *
      飞鸾玉撵很快启动,晃晃悠悠的到了拜月宗。
      
      听着速度好像很慢,但其实比白溪屿印象中飞机的速度也差不了多少——缥缈宗和拜月宗,一个在北,一个在西南,相差了何止千里之遥,就算在白溪屿那个年代坐飞机可能都要半天左右,但是白溪屿在中午饭之前就到了拜月宗。
      
      对于新任宗主的这个师兄,拜月宗众人还是非常恭敬的。
      
      一般人在宗门前就要下撵下轿下飞剑,徒步上山,可是白溪屿就可以坐着这个飞鸾玉撵直接上山。
      
      当然也有不少人嫉妒,酸了吧唧的说一些质疑的话,可全被拜月宗的人堵回去了:“人家可是天下第一修仙大宗缥缈宗的宗主,你们要是也是这样的身份,大可以御剑上山,我们绝不阻拦!”
      
      此话一出,当然没有人再敢质疑,白溪屿也顺利的上了山。
      
      他直接被人请去了花溪樾的卧室。
      
      今日花溪樾才是主角,不过他并没有出去见客,而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做些什么。
      
      白溪屿进门的时候,他正面对着铜镜梳妆。
      
      “师兄来了。”花溪樾头也没回,手中拿着一根细细的笔在画眉。
      
      小说里面并没有提过花溪樾和反派的关系,所以白溪屿这个时候也拿捏不准要怎么对待这个师弟。
      
      好在这个时候他脑子里又浮现了一些画面,里面的主人公,便是他和花溪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