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女医对我动手了》暮兰舟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26 18:31: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

  •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沐朝夕是个男人。
      
      是个二十二岁、精力充沛、正当壮年、尚未婚配、没“吃过”猪肉,但是绝对知道猪跑、对女人有欲望的男人。
      
      这个年龄一般都娶妻生子了,但是沐朝夕十六岁时被逐出沐王府,门当户对的人家看不上他,差一些的人家他看不上,互相嫌弃,就这么耽误了婚期,至今单身。
      
      提携他的正德皇帝一死,沐朝夕就只是个锦衣卫带俸千户,没有实权,被贬到宫门口早早当起了“看门大爷”,但是骨子里是世家公子的傲气,目光挑剔。
      
      白司药发髻上插根筷子都好看,说话轻声细语,和她官居六品的身份、以及放出的狠话形成鲜明的反差,成功撩起了沐朝夕的征服欲。
      
      出身沐王府这种百年勋贵望族,千金小姐他见得多了。当官的女人、还这般年轻漂亮,他第一次见。
      
      白术一到锦衣卫衙门,放完狠话,就立刻被等待已久的陆炳陆大人带走提审了。
      
      沐朝夕提着一壶加了盐和糖的水去了牢房,“照顾”白术的护卫牛二,脑子却全是白术穿着湘妃色衣裙(直男审美)、朝着他笑的幻想:
      
      她的唇……有些寡淡病态,要是涂些唇脂就好了,什么颜色适合她呢?像樱花那样的粉红色就很好……
      
      沐朝夕陷入幻想世界时,牛二正在喝盐糖水,监狱里有些闷热,他刚中暑醒来,就脱了上衣凉快一下,正好撞见铁窗外沐朝夕对着他呆笑。
      
      牛二不禁一身恶寒,汗毛直竖,把脱下的上衣又穿起来。
      
      当幻想中的白司药丧心病狂的穿上一双粉红色的高底鞋时,一声惨叫打碎了沐朝夕的臆想。
      
      感觉脑袋后面有风,沐朝夕反应迅速,头也不回就往左边闪躲。
      
      哐当!
      
      一个锦衣卫狱卒就像一块破布似的被人扔到牢房铁窗,被砸得倒地不起。
      
      沐朝夕大怒,拔刀,“什么人敢擅闯诏狱?”
      
      回答他的是一根弩/箭。
      
      沐朝夕挥刀,将弩/箭从中间劈开。
      
      “来人!有人劫狱!”沐朝夕大吼。
      
      然而没有什么用,监狱门口二十来个狱卒全部被扔过来,居然一个增援的都没有。
      
      沐朝夕眼瞅着打不过,立刻打开监狱的门,乘着牛二还没恢复力气,藏在他身后,把刀就在他的脖子上,威胁劫狱的人,“你们要人还是要尸体?再靠近一步,我就杀了他!”
      
      “停!”
      
      对方果然在乎牛二的性命,大声喊停。
      
      一个身穿锦衣,头戴乌纱帽的人走近监狱,他头上的乌纱帽上还插着两根约手臂长的稚尾,走路的时候随着步态颤抖,很是威风。
      
      沐朝夕不认识对方,但是从打扮来看,对方是宫里高品阶的太监。
      
      沐朝夕还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太监。明明是个无根之人,居然走出了将军的步伐,带着逼人的杀气。
      
      太监身后跟着一群人,头戴黑色尖顶帽,穿着褐色袍子,脚穿白皮靴。这是东厂番役们的打扮。
      是东厂的人!难怪敢大闹锦衣卫诏狱。
      
      东厂,全称东缉事厂。
      
      主要职能是办理皇帝交代的御案,以及监督锦衣卫。东厂的番役都是锦衣卫里挑选出来的精英,不过领头的是太监。
      
      就连锦衣卫的老大陆炳陆大人都不敢得罪东厂,何况沐朝夕一个无权无势的千户?
      
      沐朝夕放下刀,“请问这位公公如何称呼?来锦衣卫有何贵干?”
      
      这个刚才差点将他一剑穿喉的太监没有回答问题,直接问道:“是你把白司药抓到诏狱的?”
      
      太监不回答,一旁牛二见到此人,连忙拖着病躯跑到太监身边,说道:“这是东厂副提督麦公公,识相的赶紧交出白司药,否则把你连诏狱一起砸了!”
      
      这么年轻就当了东厂副提督?
      
      来者不善,我可干不过东厂的公公啊,沐朝夕立刻甩锅,“标下奉陆大人之命,去五里屯窦家村拘捕白司药。”
      
      东厂监督锦衣卫,是上级部门。
      
      麦公公眉头一挑,“白司药所犯何事?”
      
      沐朝夕说道:“事关机密,陆大人要标下保密。”
      
      专门负责剧透的牛二说道:“麦公公,我看过他出示的拘捕令,说白司药偷盗尸体。”
      
      麦公公的眉毛波浪式抖动,好像难以置信,“就偷尸这种小事?”
      
      沐朝夕:偷盗尸体是重罪!怎么是小事了!难道白司药犯过比盗尸更严重的罪行?
      
      牛二说道:“公公您还不了解白司药?就她那风吹就倒的身体,别说偷尸了,就是偷个活人也难啊。”
      
      什么偷人,沐朝夕心道:真是人如其名,又牛又二……
      
      “闭嘴!”麦公公一记眼刀杀过去,居然将牛二这个铁塔般的汉子震慑的一动不动。
      
      这时东厂的番子们回来复命:“厂公,标下翻遍了诏狱,还去陆炳的职房里寻了,没有发现白司药。锦衣卫的人说,白司药刚被抓到衙门,陆炳就带人从后门走了,不知去向。”
      
      麦公公朝着沐朝夕勾了勾手指,“你,带我去找陆炳要人。”
      
      沐朝夕说道:“我不知道陆大人去了何处。”
      
      麦公公举起弓/弩,对准他的额头:“那么你对我就没有任何用处了。”
      
      居然要杀他!
      
      我就知道没有什么突然得到上官赏识,然后飞黄腾达的好事!
      
      陆大人找我,就是哄骗我当替死鬼的!
      
      这里头的水太深了,本以为是前程,谁知道是深渊!
      
      “且慢!”沐朝夕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回想着接到任务时的情景,灵机一动。
      
      麦公公手里的弓/弩一动不动,“不见棺材不掉泪,他们在那里?”
      
      沐朝夕说道:“陆大人在值房给标下看拘捕令的时候,标下注意到房间屏风后面有一只脚,应是躲在里面不方便露面,但是此人的鞋子是土黄色六个孔的罗汉鞋,是僧人所穿。”
      
      僧人、偷盗尸体、居然有胆子抓白司药……
      
      “把他带走。”麦公公指着沐朝夕,“包围护国寺,锁死门户,谁都不准走。”
      
      护国寺在北京北城的发祥坊。
      
      这里停放着正德皇帝的梓宫。因为正德帝三十一岁就死了,死的太突然,天寿山的康陵才刚刚动工,葬礼办了,还没正式下葬,暂时将其梓宫停放在护国寺地下的高塔地宫里之下。
      
      这里有诸多高僧的真身舍利,以感化正德帝荒唐的一生。
      
      知了知了!
      
      护国寺里蝉声雷动,塔下的地宫寂静凉快。
      
      此时,正德帝的棺椁已经被打开了,里头没有尸体,只有三十一枚铜钱,代表着正德帝短暂的寿命。
      
      陆炳说道:“白司药,你把皇上的龙体弄到那里去了?根据地宫的记录,你是最后一个见到龙体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龙体去那儿~
    今晚继续送200个红包,爱你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7660186 14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草莓柠檬啊 20瓶;陌上花开与谁享、木木、年少不知愁滋味 10瓶;在追书的西西、酒窝 2瓶;小喵三千、猫大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