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 ...

  •   匡正到家已经半夜了,别墅区只有主路两侧亮着蜿蜒的路灯,柳林静谧,他把保时捷停进车库,从正门进屋。
      刚换了鞋,手机响,他接起来:“喂,赵哥。”
      
      叫赵什么他忘了,去年一次风投圈的聚会上认识的,搞TMT(1)项目孵化,同时也开发人脸识别技术,之前通过几次电话。
      匡正边脱西装边听他说,这人手里有两家科技公司,初创没多久,被私募股权经理看上了,想收购,给的条件不错,但他本来想自己IPO,所以有点纠结,想请匡正手下人帮忙估个值,看怎么卖合适。
      
      这种生意成交前一般都捂着,姓赵的能找匡正帮忙,说明很信任他,匡正就接下他这份信任:“没问题哥,你把公司财报和相关文件发过来吧。”
      赵哥又说:“我有点急啊,老弟。”
      
      匡正看了眼表:“明天一早给你。”
      赵哥没想到他这么痛快,咂了下嘴:“行,老弟,哥记下了。”
      
      “客气,哥。”匡正挂断电话,上楼冲了个澡,再看手机,两家公司一年半的报表已经发到邮箱,他开了罐啤酒,正要开工,突然发现这房子没电脑。
      “我去!”他挨屋找,家是底下人过来搬的,想的很周到,柴米油盐、内衣内裤,连体感游戏都更新到了最新版本,就是没电脑,连笔记本都没有。
      
      匡正给气乐了,这时候打电话过去教训也没用了,他忽然想起来,刚才开车回来看见对面邻居家好像亮着灯。
      他拿上手机钥匙,穿着运动鞋和休闲裤出门,夜风微凉,送来桂花树的香气,让人莫名心痒。
      
      一条马路的距离,邻居家一楼灯火通明,他摁响门铃,一抬头,桂花树就长在这儿,暖黄的路灯亮在翠叶间,投下一地婆娑。
      等了一阵,没人开门,他又摁,看看表已经一点多了,还是没人开。他从台阶走下去,正考虑开车回公司,咔嚓,背后的门开了。
      
      匡正回过头,那里站着一个男人,穿着宽松的大短裤,从台阶下看上去,一双腿修长笔直,像拿夹板夹过,漂亮得让人意外。
      “你好……”匡正盯着他的腿,指了指自己家,“我是对面邻居。”
      
      宝绽睡得迷迷糊糊,眯着眼睛:“你好,有什么事吗?”
      “我看灯亮着就过来了,”匡正往台阶上走,桂花树实在太香,有些熏熏然,“我工作上有急事,想借下电脑。”
      
      宝绽临时住进来,除了医院的几件换洗衣服,什么都没有,正想拒绝,树影摇了摇,他看清了面前的脸,莫名熟悉,仿佛在哪儿见过——那天在如意洲,和匡正四目相对时,他已经有些晕眩,意识模糊了。
      “我说……”匡正看他呆呆地盯着自己,不大自在,“电脑,有吗?”
      
      宝绽下午收拾过屋子,卧室里有一个笔记本电脑,他猜是原主人的,没乱动。
      “不方便的话,打扰了。”说着,匡正转身要走。
      
      “等一下,”宝绽叫住他,这么晚了,这里离市区又远,“有个笔记本。”
      匡正跟他进屋,在客厅沙发上坐下。
      
      宝绽上楼去拿电脑,下来时听到匡正在打电话:“你们不是二十四小时送餐吗,这个地址怎么了……郊区我加钱,三百?五百!”
      那边连连道歉,还是挂断了电话,匡正骂了一句英文,把手机扔到一边。
      
      宝绽把笔记本放在茶几上,给他倒了一杯凉白开:“你没吃晚饭?”
      “吃了,八点多吃的,”匡正打开电脑,一边登邮箱下文件一边新建Execl表,“干到三四点的时候肯定饿。”
      
      三四点?宝绽睁大了眼睛:“可惜我这儿没米没盐,要不……”
      “要不怎么着,”匡正笑了,手上快速导入数据,“我那儿什么都有,茶米油盐酱醋茶花椒桂皮,你会做?”
      
      这时有电话打进来,是公司总务处的Alice:“匡总,临时通知,今年迎新地点定在澳门了,明天……不,今早十点半的航班,请您带好身份证件,登机信息我发您微信。”
      投行做M&A(2)的,大半夜接个项目都不奇怪,别说是福利了,匡正回一句“知道了”,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万融每年有两次迎新,夏招的规模比较大,澳门、香港、釜山都是常去的,逼签时的文件里就写明了要提前办好相关证件。
      “我会做,”宝绽说,“你那儿有什么菜?”
      
      匡正正在做数据日历化,皱着眉头,一副被打扰到了的表情:“嗯?”
      “我说,我会做饭,你想吃什么。”
      
      匡正噼里啪啦敲键盘的手停下来,严肃得难以取悦的嘴角不自觉勾了勾,他抱着笔记本起身,另一只手潇洒地插进裤兜:“去我那儿看看?”
      宝绽点个头,拿上钥匙,踩着夜半的月光,跟他回家。
      
      两栋楼的户型是一样的,岛式厨房,宝绽在流理台那边淘米洗菜,匡正坐在这边吧凳上做估值,没一会儿,整个客厅就充满了甜鲜的香气。
      匡正看一眼表,才两点多,忍了又忍,问:“能吃了吗?”
      
      宝绽背对着他,个子不矮,有一米七八以上,那片身板又薄又直,像是刀背,又仿佛花茎,T恤领口露出一截纤长的脖颈,还有他的举手投足,总让匡正觉得像什么动物。
      “现在吃吗,有点烫。”宝绽转过来,长眉,凤眼,被热气蒸腾过的脸。
      
      匡正想到了,是鹤,白羽、黑尾、额上一点红的仙鹤。
      “有香油吗?”宝绽问。
      
      匡正愣了愣,他从没注意过家里这些东西,什么大米、小葱、盐,如果不是这个不知名的邻居,他都要忘了家常饭是什么味儿。
      宝绽知道问他也是白问,自己在壁橱里找着了,转身端来一碗粥,撒着花生和菠菜碎,点了一滴香油。
      匡正吹着热气尝了一口,服了。
      
      宝绽擦擦手,他左腕上有一只银镯子,很重,刻了一行小字,还缠着一段老式红线,下头坠着一对铃铛,匡正瞧着,像是女人戴的东西。
      还有他那条大短裤,怎么看都不像住这种房子的人,“你一个人住吗?”他问。
      说到房子,宝绽有点心虚:“啊……嗯。”
      
      “我也一个人。”匡正风卷残云解决掉一碗粥,还要。
      宝绽去给他盛:“房子不是我的,是借的,”他实话实说,“暂住。”
      
      他这么说难怪匡正浮想联翩,住人家别墅的人他见过,还不少,大致分成三类:卖的、小三儿、小老婆,总归一句话:不是什么正经人。
      房主是女的?这么寻思着,匡正拿眼把宝绽从头到脚捋了一遍,算漂亮,但不是那种能让中年富婆掏钱买车买表买别墅的型儿,怎么说呢,看着太纯,做的粥里都是一股不会来事儿的纯味儿。
      
      “以后就是邻居了,”匡正说,“互相照顾,”他这人无利不起早,主要是想让人家照顾他,“怎么称呼?”
      “姓宝,宝绽,绽放的绽。”
      
      宝……好像在哪儿听过,匡正问:“还有这姓?”
      “满族,”宝绽说,“正白旗的。”
      
      匡正挑了挑眉:“匡正,‘匡正’的‘匡’,‘匡正’的‘正’。”
      宝绽笑了,点点头。
      
      匡正不知道哪儿戳着他笑点了,但这一笑很亮眼,像栖沙的仙鹤乍然晾翅:“你都睡下了,怎么一楼的灯还亮着?”
      宝绽的眉头一动:“我……忘关灯了。”
      他没说实话,实话是他第一次住这么空的房子,还是郊区,落地窗大得吓人,一眼望出去全是树,风刮得呜呜响,不开几盏灯他睡不着。
      
      “对了,你会热粥吗?”宝绽转移话题。
      匡正舀粥的手停了一下。
      三年多前,他在新加坡出差,吃到一家很对胃口的潮汕粥店,特意打包了一份第二天吃,结果粥没吃上,倒把酒店的锅给烧漏了。到今天他也想不明白,粥里明明有水,怎么能糊成那个奶奶样呢?
      “会啊,”匡正笑出一口白牙,“怎么可能不会!”
      
      宝绽放心了:“那我回去了,明天一早还得挤地铁。”
      “上班?”匡正放下碗。
      不是上班,是到剧团练功,十年如一日雷打不动,但宝绽没纠正,跟不懂京剧的人说这些,没必要。
      
      “明早我送你,”匡正把碗扔进水槽,“附近打不着车。”
      “不用,”就算有车,宝绽也舍不得打,“太早了。”
      “别跟哥客气,”匡正习惯了说上句,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几点?”
      
      宝绽想了又想,说:“六点半,七点也行。”
      匡正有五六年没九点以前起过床了,听到这个点儿脸都绿了,硬着头皮答应:“好,七点,路边等你。”
      “谢谢……”宝绽走到门口,很真诚地叫了一声,“哥。”
      
      这声“哥”,匡正根本没当回事,他一天认识的人比宝绽半辈子认识的还多,定好闹钟就到电脑前头做数据去了。他曾是万融最好的估值手,两家没上市公司的建模,在他手里就像小姑娘翻绳儿那么简单。
      
      (1)TMT:科技、媒体、通讯行业。
      (2)M&A:兼并收购。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Medicis 4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糖年糕、微观、八宝饭、如椿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度旅、青滟、皓月冷千山、26015836、Asuka、佛系蜜桃春、咖啡豆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松露玫瑰是吃货 20个;吃果儿 10个;微观 9个;tangstory 5个;丝路路与罗小虎、雪松树下你和我、imgrow 3个;绀三郎、晓洁、Eric-小黑爷、五谷三禾、晨、LU猫滴小姐姐、有點甜、小裁缝发财、豹抱宝 2个;莉莉chowchow、折一枚针的绝美小尾巴、云叆叇、春卷卷卷卷、宇宙第一萌神、22267259、容与、与火不加冰、风味发酵乳、兰叁不是三、想吃小笼包、859行星中转站、喵星大佬、乘风不可见、OHSEHUN、青皖皖皖、Medicis、kecoy、灵曉、锦瑟、童子太太什么时候爆更、怪矣、米茶米茶米、阿脸、乙醇、宇宙苏苏、一罐橄榄菜、大熊猫不是猫、Tuelly、永远喜欢项大王、宁静海、橙子橙子、荒北冰原、晓鱼儿89、0416、风暴降生、然然小可爱、有三只虫、睫毛藏星星、丫丫长得白又壮、桂花酒圆子、?? 小芒果 ?、半半jk、16480708、失踪飞行员、南野叶子、21335477、黑羊有骨、星际非酋林爸爸、醋味儿的呆花、锦鲤已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三分糖 25瓶;微观、妄拾叶昼、鹤旬一玉 20瓶;松露玫瑰是吃货 17瓶;xc 11瓶;想吃小笼包、闹闹、奥特蕾的宠物鱼 10瓶;实体书控 9瓶;24044362 7瓶;Kiko 5瓶;25355357 3瓶;咖啡豆 2瓶;Syuu、饼饼、夜色、4U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