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棋子 ...

  •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这句话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鹭之宫真序这次出门可不是为了杀人放火,她想了想,觉得在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件拯救别人的大好事。
      
      以善恶来说是善,以好恶来说是好——这种符合她审美又符合系统规则的事情可不常见。
      
      墨蓝色长发的少女在浓稠的夜色中穿行。
      
      要从她白天也救了高濑会的人说起。
      
      系统限制不能杀人,所以鹭之宫当时两边都注射了解药。
      
      解药的成分完全一样,羊这里的人在下午骤发痛苦,那么高濑会那边的人也会表现出相同的症状。
      
      钻心剜骨的疼。
      
      这种药物后遗症不仅可以持续很久,而且还会间隔时间有规律发作。羊那边全靠鹭之宫真序在场,才延缓消除了后遗症,但是高濑会那边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毕竟他们没有一个非人类首领牺牲自己。
      
      鹭之宫真序为自己留下了两种选择,她趁中原中也不注意,在高濑会首领手里面塞了纸团,让他在特定时间的特定地点来见她。
      
      至于对方来不来?
      
      那种痛苦可不是常人能忍受,鹭之宫真序不怕他不来。
      
      夜晚的擂钵街比白天更混乱,没有灯光而只有黑暗,老鼠们在暗处活动,潜藏在阴影里的家伙成为擂钵街活跃着的脉搏,彰显着来自黑暗的生命力。
      
      站在房屋废墟的高处往外看,不远处,仅仅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是灯红酒绿五光十色的港口城市横滨。
      
      高大的铁塔耸立,灯火如同大地脉络延伸,更映衬出她所在的地方是片小小的暗斑,光与暗的对比,在夜色更加鲜明。
      
      但是鹭之宫真序知道,横滨这座城市,无论是灯火通明那边,还是身处夜色这边,下面都埋藏着黑暗。
      
      港口黑手党五座大楼在闹市灯火中耸立,擂钵街在贫民区黑暗里流淌。
      
      这就是横滨啊。
      
      “系统还真是给我找了个好任务。”
      
      迎着轻柔的夜风,她的白大褂衣角飘扬。
      
      鹭之宫真序神色不明,道:“想要实现真正的和平……如果把整座城市的人全都灭杀,只剩我一个人,这不也是毫无争议的‘和平’么。”
      
      系统出言阻止:【你明明知道不可以这样做。】
      
      “是啊,所以我才说如果。”鹭之宫真序回答道,“这可真是太可惜了。”
      
      仅仅依靠超市里面购买的常见物品就可以造成灭城级别的破坏,少女瘦弱身体里面蕴藏的毁灭性可见一斑。
      
      如果没有系统始终拿“复活”作为条件约束着她,恐怕现在横滨已经笼罩在名为“真序”的阴影下了。
      
      “但是,即使在这种废墟上面,还是会有萤火虫。”鹭之宫真序伸开指尖,让一点荧光落在上面。
      
      “很漂亮。”
      
      似乎被什么惊扰,萤火虫颤动翅膀,离开了少女的指尖。
      
      片刻,鹭之宫真序抬头,看着面前脸色苍白的男人,平静道:“你来了。”
      
      面前的灰发男人正是白天高濑会那个小组的组长,鹭之宫真序就是把纸条塞在了他手里面。
      
      “想好了吗。”少女的语气像是潭水平静无波,疑问句被硬生生说出了肯定句的语气。
      
      男人苦笑:“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鹭之宫真序道:“当然有。”
      
      只不过,下场是什么就显而易见了……
      
      男人不说话,沉默蔓延。
      
      过了很长时间。
      
      “我选择为您效忠。”他不得不低下了头。
      
      “不错的决定,这能让你减少点痛苦。”鹭之宫真序语气不变,她扔了一个试管过去。
      
      男人连忙伸手接住,唯恐它摔在地上碎了。
      
      “喝了,可以抑制三天的疼痛。”鹭之宫真序简明扼要。
      
      “那……其他人呢?”灰发男子小心翼翼地询问鹭之宫真序。
      
      高濑会可不止他一个人喝过鹭之宫真序的“解药”
      
      ……他缓解了,那他的属下们呢?
      
      “忍着。”鹭之宫真序简单回答。
      
      灰发男子瞬间明白,他的那些属下被鹭之宫真序放弃了,因为只有自己有价值得到拯救,所以只有自己获救。
      
      就是这么残酷。
      
      他们都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男人咬了咬牙,举起试管。
      
      他没有选择。
      
      在男子迫不及待喝下试剂的时候,墨蓝色头发的魔女发话了:“告诉我高濑会的内部消息,知道多少告诉我多少,务必真实,否则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是。”男子恭敬又低沉地回答。
      
      “高濑会的会长是高濑先生,副会长福冈先生,他们管理不同的事务,高濑会一共拥有200多个人,其中……”
      
      “他们两个关系怎么样?”
      
      鹭之宫真序转念就有了想法。
      
      男子:“不,不知道。”
      
      “真的吗。”鹭之宫真序朝他看过去,看的男子背后冷汗直流。
      
      “……福冈先生最近在对羊组织下手的决策上面出现了失误!”男人在压力下脱口而出。
      
      “擂钵街这边三大势力就是,高濑会,羊和GSS组织。高濑会本来想吞并羊,之前的几次袭击都被中原中也阻止了,最近一次袭击失败,在你手上还折损了很多人手!高濑先生很不高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鹭之宫真序说了两句话。
      
      “那我就有机会了。”
      
      “你找机会跟他见个面,告诉他羊里面来了个很厉害的医生,想要跟他合作,帮助他得到高濑会,顺便把这个送给他。”
      
      她把一个小瓶子扔给男人,里面透明液体随着瓶身震荡。
      
      “我帮他上位,他要把一片区域收保护费的权利划分给我,不是羊,记住,是我。”
      
      “告诉他,这是来自‘医生’的诚意,下毒后会造成身体逐渐衰弱的疾病状态,最后衰弱致死,让他好好想想,他知道该怎么做。”
      
      男人:“就,就这样吗?”
      
      鹭之宫真序笑了:“没错,就这么简单。”
      
      “三天后还来这个地方,我会验收你的办事成果,把他的反应告诉我,顺便再决定一下,要不要给你剩下的解药。”
      
      少女从废墟上站起来,俯视着男人。
      
      “你可要加油干活哟。”
      
      “走之前,顺便把福冈的势力范围也一并告诉我吧。”
      
      她眼睛里面闪烁着不加掩饰的恶意。
      
      *
      
      男人离开这里后,鹭之宫真序在原地站立片刻。
      
      鹭之宫真序:【系统,周围其他有人吗?】
      
      她决定切换成御坂美琴状态,趁夜去袭击高濑会,重创福冈的势力范围,以此让高濑对他的不满再度上升。
      
      系统:【经过扫描,没有。检测到宿主有很危险的想法,再次警告,禁止破坏,宿主要建设和谐横滨!】
      
      鹭之宫真序:【……所以我讨厌读心系的能力。】
      
      她叹了口气。
      
      【建设和谐横滨可不需要赌场,黑市,成人俱乐部。我这是在为和谐横滨出力,每破坏一个都会有上千人受益,这明明是好事情啊。】
      
      鹭之宫真序装出无奈语气。
      
      系统沉默了一下:【你说得对,你可以去破坏它们。】
      
      黑暗中,本来冷漠而精致的少女被茶色短发的国中生取代。
      
      “如果是御坂美琴的话,一定会这样做的。”
      
      鹭之宫真序愉快道,“因为啊,她可是lv5里面唯一人格正常的正义家伙了。”
      
      将手机放在手中间,利用骇客能力,在空中投影出地图,并且标注好自己接下来应该袭击的地方。
      
      系统提醒道:【你只有最多二十分钟活动时间。】
      
      “如果是御坂美琴的话……现在应该攻击哪里呢?”鹭之宫真序超级快乐。
      
      *
      
      中原中也站在门外面,现在已经是深夜,羊们都已熟睡,只有他还遵从鹭之宫真序的话,准备如果有什么不对就进去看看。
      
      【她到底在里面干什么。】中原中也心想。
      
      自从鹭之宫真序展现出来过有毁掉横滨的倾向,中原中也就吊着一口气,害怕她制造出危险的东西炸毁这里。
      
      不,中原中也旋即一愣,如果是她的话,应该不会出现爆炸的情况,毕竟她总是会在无声无息间放倒敌人,再给予他们痛苦……
      
      【这次连她都觉得可能会产生危险,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大动作。】
      
      房间里面一直毫无动静,仿佛根本没有人存在。
      
      中原中也想推门进去看看,又忍住了。
      
      过了很久很久,大半夜的时候,房间内突然传来轻微的“咔嚓”一声。
      
      中原中也惊醒,扭头发现门从内部打开了。
      
      穿着白大褂的鹭之宫真序站在里面,惊奇地看向中原中也:“原来你还在这里,我以为你早就跑去睡觉了。”
      
      中原中也:“我是那样的人吗?”
      
      鹭之宫真序:“对哦,你连人都不是,所以不用睡觉吗?”
      
      “那么我是不是结合你的血肉培养出抗睡眠的生物……”
      
      中原中也及时停止这个危险的话题:“需要,平时作息还是和人类一样!”
      
      他沉默片刻,“你让我不要离开。
      
      这样啊,还挺遵守承诺的。
      
      鹭之宫真序抬了抬眼皮:“辛苦中也君了,去睡吧,等等,顺便走之前给我抽管血吧。”
      
      中原中也:“!”
      
      都说了是跟正常人一样的睡眠了,所以为什么还要抽血啊!
      
      鹭之宫真序随意挥了挥手:“放心,以后不会有一堆怪物围着你叫爸爸的。”
      
      中原中也:这画面听起来就很危险。
      
      中原中也:“!”
      
      鹭之宫真序看着中原中也的脸色犹豫了一下:“大概?”
      
      中原中也:“!!!”
      
      “不要擅自拿我的基因做危险的事情!”
      
      虽然嘴上这样说,少年还是乖乖将自己的胳膊伸了过去。
      
      “你刚刚在里面做什么?”中原中也趁着鹭之宫真序心情还不错,询问。
      
      鹭之宫真序眯眼打了个哈欠,手上快准狠地对中原中也甩出一针:“睡觉。”
      
      中原中也:“……嘶?”
      
      鹭之宫真序看了看提取出来的血液,满足地眯了眯眼睛:“没错,我在睡觉。”
      
      所以,我在外面守了半夜,防止你说的危险事情发生,而你,却在睡觉?
      
      中原中也面色发黑:“……”
      
      鹭之宫真序见此,立刻转身关上了门。
      
      她靠在门上,直到门后面的人走开,才又眯了眯眼睛,看着手里面的试管笑了。
      
      “或许……”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文:
    身为间谍的我成了港黑boss[综]by稚祈
    文案:雾岛澄接到了一个任务,首领把她安排到了一个新人身边做间谍。
      新人肤白貌美,还喜欢行为艺术,整天给自己缠绷带,雾岛澄一边心存愧疚一边准时准点交监视报告。
      间谍的任务不仅仅是监视,还要保护他的安全。
      为了获取他的信任,雾岛澄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镜子催眠自己对太宰至死不渝,然后整天吹彩虹屁。
      “太宰是照亮我生命的一道光。”
      “要是没有太宰,我的人生都失去了目标。”
      “我的心之所向就是太宰的方向。”
      雾岛澄的感情炽热如火,像热烈绽放的玫瑰,滚烫的爱意让太宰情不自禁的避让。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她会和太宰一起叛逃时,她和黑车司机私奔了。
      太宰:……?
      黑车司机乔鲁诺:承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