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即便是大清早,v站生活区的企鹅大群也跟炸了似的。
      
      作为v站第一大区,生活区最不缺的就是八卦,今天有创意抄袭明天有撕逼大战,一天天瓜多得吃都吃不完。
      
      万事可爱冒出来说话的瞬间,刚还聊得热火朝天的群瞬间静了下来。
      
      千万不要给傻逼眼色,这道理大家都懂。
      
      另外就是,万事可爱确实是个神经病,主动招惹他绝对没好事。
      
      一般人进了群都给自己披马甲,万事可爱从来不这么做,他到哪儿都得刷刷存在感。
      
      万事可爱:所以现在大家是都觉得我无理取闹了?【流泪猫猫头.jpg】
      万事可爱:我从头到尾究竟做错了什么,才让大家现在都来指责我?为什么所有人都这样针对我?
      万事可爱:是要我退圈你们才满意是吗?
      
      这人发了一连串质问,奈何群里根本没人理他。
      
      万事可爱:@西西子今天吃什么
      
      不作声待在屏幕背后的众人皆是一阵叹息,这倒霉徒弟怎么也不改个马甲名啊。
      
      大白鹅:你发疯就发疯,艾特别人干什么?
      万事可爱: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闲杂人闭嘴
      
      万事可爱:@西西子今天吃什么,你现在是不是可高兴?我师父变成你的了
      
      西西子本人不知道是没醒还是窥屏,他那个账号的群等级本来就是潜水。
      
      万事可爱:躲着不说话算什么意思,昨晚在论坛上不是很横吗贱人!
      万事可爱:@西西子今天吃什么,我跟你绝对没完,你跑都跑不掉!
      
      ……
      四人企鹅小群内。
      
      大白鹅:【截图】万事绝对有病,妈的气死老娘了。
      
      捡起一把98k:梁山老白莲了。【赞】
      
      花花幼稚园:唉你给他眼色干什么呀,他都撕走好几个美妆up主了,待会儿搞你怎么办,你刚才连马甲都不披一下QAQ
      
      大白鹅:我一个搞宠物的怕他?
      花花幼稚园:他现在不也准备撕搞美食的嘛
      
      花花幼稚园:我就知道万事肯定会疯,昨晚论坛的楼全是顶宣誓主权再@万事打脸的
      花花幼稚园:我现在有点儿担心西西子,他看上去不大能打的样子【咬手手.jpg】
      
      捡起一把98k:@墙,来抢救一下你徒弟
      
      贺垣睁眼的时候,手机就正好停在小群的聊天界面,估计是他刚才关闹钟碰到了。
      
      这个群里的全是生活区的签约up主,一个打游戏一个晒宠物一个小裁缝,加上他这个做美妆的,正好四个人。
      
      他睡得喉咙挺干,坐起来整个人有点儿低气压,在不大清醒的状态下回复:他飞了。
      
      贺垣平时基本不在群里说话,其他四个都默认他三次元比较忙。
      
      大白鹅:什么飞了?
      花花幼稚园:他昨晚没把你抱得死死的吗,都暖了【斜眼笑】
      捡起一把98k:…看样子当事人还什么都不知道【点烟.jpg】
      
      贺垣刚睡醒的时候耐性都不大好,偏巧这时万事可爱还强行给他发来了消息。
      
      他原本准备再眯三十秒,因为震动睁了眼,有种火上心头的感觉。
      
      万事可爱:我来问一下你,你和西西子是什么关系啊【猫猫乖巧.jpg】
      万事可爱:你为什么捡他做徒弟呀,他看着挺菜的
      万事可爱:我没说他不好的意思,就是客观评价
      
      贺垣深吸了口气,很用力地按手机键盘。
      
      墙:我和他什么关系跟你没关系。
      墙:你可以滚了。
      
      这两句发完,贺垣直接把万事可爱拉黑,将手机扔到了床尾。
      
      =====================
      周三下午,建院全院无课。
      
      基本每个学院都会在一周中抽出半天时间,不安排学生上课,专门用来办一些集体活动。
      
      这周建院是搞趣味运动会,到七人八足项目时学委现场抓人,给一个个脚脖子套上绑腿绳,而后抓起最后一截绳子大吼:“贺垣呢!”
      
      他这一扯绳,站边上的差点儿摔一跤。
      
      “刚评图的时候还在的,我在最后一排看见他了。”被绑着脚的女同学说。
      
      “那就是又溜了!”学委顿时咬牙切齿,“喊他打球不来,运动会也不来,学神都不需要锻炼身体吗?”
      
      “他打球挺厉害的,但没怎么见他打。”旁边同学讨论说。
      
      “哎我来我来!”徐昭远跑过来,自觉补上,“他鬼混去了别理他!”
      
      与此同时,贺垣正站在隔壁医大校门前,看了眼别人学校的招牌。
      
      牌子挺旧了,日晒雨淋得掉了金漆,“医科”两个字看上去特别像“酱料”。
      
      医大不严格管束出入,贺垣直接进去了,沿着长长的一条林荫道往里走。
      
      相比理工大,这里要陈旧不少,大多建筑还是几十年前的模样,教学楼旁的空地上长满了荒草。
      
      这个点校道上没什么学生,学医的课都排得满,从早上到晚。
      
      贺垣事前看过临床大一的课表,学建筑久了方位感很好,瞥一眼地图就能找着地儿。
      
      十五分钟过后,贺垣到达某教学楼四楼的大阶梯教室后门,里边坐了一百多号学生,正在上近代史纲要。
      
      他此刻希望对方当个老实人,不要刚入学一个多月就逃课。
      
      贺垣伸手点了点最后一排靠近门的学生,开口道:“找个人。”
      
      后边几排没认真听讲的都循声回头看,贺垣本就长得打眼,穿衣服还不像一般的工科生单调,看见他的都一个戳一个,喊旁边的同学看。
      
      最后几乎大半个班的学生都朝后看,贺垣也找到了想找的那颗平头。
      
      何鑫阳原本正挂着耳机看球,甫一和贺垣对上视线,整个人惊得脑门儿砸在了桌面上。
      
      “卧槽完了完了完了。”何鑫阳嘀咕着。
      
      讨债的来了,他这一转头还举目无亲。
      
      萧桉和他不同班,其他几个哥们儿选的都不是这节近代史。
      
      “就他。”贺垣跟点菜似的,“那个平头的矮个儿。”
      
      于是教室里的学生又一个拍一个的,终于通知上了何鑫阳本人:“走,隔壁帅哥接见你。”
      
      何鑫阳抖抖索索摘了耳机起身,向身后某个黑皮肤的瘦子使了个求救眼色。
      
      再转过来时,他很是勉强地朝贺垣赔了个笑。
      
      贺垣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看见他来了就转身。
      
      “哎贺哥!”何鑫阳追在背后,“我正寻思着下了课找你赔礼道歉来着,你就来了。我们学医课特别多,抽不出空,不然我早过去了…”
      
      贺垣骤然停了脚步,何鑫阳差点儿在楼梯口栽一跤。
      
      “没人告诉你,”贺垣看了他一眼,“道歉要积极主动吗。”
      
      “贺哥,我是真的…”
      
      何鑫阳别的借口没说出来,被贺垣猛地一把揪过了衣领,吓得脸色唰地就变了。
      
      贺垣虽然看着挺干净白皙的,但人劲儿显然不小,何鑫阳一只脚还勉强着地,另只脚已经被逼出了楼梯口悬空。
      
      只要贺垣一撒手,他就能立马从这儿摔下去。
      
      贺垣抓他抓得特轻松,沉默了三秒,像在酝酿什么。
      
      他是真的生气。
      
      何鑫阳惊恐地看着他,连扑腾都不敢,单从他嘴里听见恶狠狠的四个字——
      
      “你人没了。”
      
      -
      何鑫阳唯一的小救兵闯进解剖馆的时候,临床1班正在上系统解剖。
      
      教室内空调开得很足,十月天里这儿完全就冻得像是冰窖子。
      
      男生冲进去什么装备都没有,被扑面而来的福尔马林味儿冲得捏住了鼻,狂喊:“萧桉呢?”
      
      没有人回应他,里边太吵了。
      
      教室里正热闹着,每七人共用一具尸体,看看心脏摸摸骨头的,吵得人耳朵嗡嗡响。
      
      男生只得咬牙杀进去,转了一大圈,最后在角落找到了昏昏欲睡的萧桉。
      
      萧桉坐在块圆凳上,面前摊着解剖课本,披着干净的白大褂戴着口罩手套,眼睛眼看着就快闭上了,长睫毛软软搭在口罩上缘。
      
      真不愧是家里开医院的,都这环境了还能睡。
      
      萧桉自己是真的困,他昨晚把墙以前的直播录屏和投稿全看完了,熬到凌晨三点。
      
      墙实在很帅,讲话嘴毒却很有意思,看了根本停不下来。
      
      萧桉是真心诚意地想认识他,但是前两天私信了墙到现在都没回复,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不想认他当徒弟了。
      
      如果是就太可惜了,这几天为了当好徒弟,他还特地收藏了好几个帖子,学了一下怎么卖萌讨师父开心…
      
      “萧桉萧桉萧桉!”男生急急忙忙拍醒他,“出事儿了!”
      
      萧桉眉一皱,睁眼看对方。
      
      “刚来了个很高很白的帅哥,把傻阳抓小鸡似的抓走了!”男生紧紧捏着鼻大声道。
      
      “什么帅…”萧桉一秒回了神,面色稍微凝重了几分,“贺垣啊?”
      
      “哎我哪儿知道他叫什么,傻阳给我使眼色喊救命。”男生焦急地说。
      
      “知道了。”萧桉懒懒散散起身,跟组里几个人说:“我离开一下。”
      
      教授这会儿在教室斜对角带一组学生看肋骨,注意到萧桉就是一瞪一指。
      
      “你去哪儿?再逃课我告诉你爸爸!”教授怒道。
      
      这话显然半点儿威慑力都没有,萧桉就抬了个手,还是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真希望他们打起来(不怀好意.jpg)
    感谢在2020-07-21 22:18:16~2020-07-23 17:12: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TC今天在一起了吗 2个;有没有鱼、抹茶蜂蜜、孤帆云外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紫幻曦、不是坚果 2瓶;传奇、s_mel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