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贺垣给自己灌了小半瓶矿泉水,在电脑桌前坐下。
      
      即便这是周六上午,他直播间人数也在刚开播的十分钟内接近四位数,弹幕已经刷起来了。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感谢妈妈八点骗我说十二点叫我起床】
      【感谢邻居家施工队拿电钻钻墙叫我起床】
      【主播开播时间总是不定啊,好好奇主播是做什么的qwq】
      
      贺垣拿手背擦干唇上的水滞,在确保特效开好以后,打开了摄像头。
      
      今天的随机特效是副巨大的墨镜,几乎挡住了他大半张脸,只留下高挺的鼻和嘴唇。
      
      弹幕瞬间刷得更快,里边有老粉也有新人。
      
      直播间名称只有粗暴的“口红试色”四字,主播ID也同样简单,仅一个字“墙”。
      
      “早上好。”贺垣说。
      
      【墙啊早上好,腿都蹲麻了你可算开播了!!!】
      【我墙白得发光啊真没有开滤镜吗】
      【总感觉主播颜值不错,为啥特效挡脸啊】
      【盲猜主播英俊的唇鼻之上,有一双豆豆眼→v→】
      
      绝大多数情况下,贺垣都不会主动回应弹幕,他直播向来进入主题的快,下播也很快。除了直播内容就不说别的话,不像别的主播那样爱和粉丝们扯闲篇儿。
      
      但他的粉偏偏就吃他这一套。
      
      “今天试一款——”贺垣摸过前几天商家寄来的口红礼盒,瞥了眼道:“鸽欧的脸瓜联名唇釉。”
      
      【#鸽欧,危#】
      【这家包装很精致少女啊,回回出新品都骗我钱QAQ】
      【墙一脸冷漠的吐槽大会即将开始】
      【墙这么久没开播,还以为是没商家敢给他寄新品了哈哈哈哈】
      【鸽欧给妈妈冲!让他夸夸你多仙多好看!】
      
      “盖儿是峨眉山邮筒的颜色。”屏幕外,贺垣已经拆出了第一支扁方管唇釉。
      
      【嘤嘤那是圣诞绿啊墙QAQ】
      
      这管唇釉摸在手里挺塑料的,绿得人发慌的盖儿上画着咧嘴笑的瓜,这设计实在让人看了直皱眉。
      
      透过透明的管身,能看见里边土橘色带金闪的内容物,贺垣给镜头对焦了一下色号,神情淡漠:“锦鲤色,然而这根本不像锦鲤,这是橘子烂在地里的颜色。”
      
      【他要开始了呜呜呜】
      【情不自禁地抱住我的同款唇釉瑟瑟发抖】
      
      贺垣将绿盖儿拧开,刷头和管口一经分离,发出很清脆的一声“啵”。
      
      有点儿硬的刷头上沾染的液体粘稠,贺垣直接就着直播屏幕往唇上涂。刚一刷子上去,贺垣沉默了会儿说:“嘴黄了。”
      
      弹幕即刻笑喷,贺垣持刷的手很稳,认真而坚持地涂满了全唇。
      
      他是典型的浅唇,不怎么需要打底,这会儿唇釉涂上去显色度特别高,涂厚了泛着大量的金闪。
      
      【多好看多亮闪呀!blingbilng的小朋友们可喜欢啦(狗头)】
      【主播这手法很直男,但总觉得和一般的直男有哪里不同…】
      【对的没错,我墙是会先描边再填充的直男(叉腰)】
      【啊啊主播这唇形我真实的慕了TvT上唇线像山水画里的一字大雁】
      
      “特别丑。”贺垣微微抿着金唇,面无表情地下结论,“老版西游记看过吧,这就是将孙悟空的眼影涂在了嘴上。走到太阳底下晃一晃,你就是整条街最闪耀的崽。”
      
      贺垣摸过盒子多看了眼,道:“究竟为什么叫锦鲤我没理解,这颜色该叫佛光普照,金光照大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错感觉这色号有了辟邪的功效】
      【哈哈哈哈艹突然更想要了怎么回事儿】
      【这届主播真硬核,嘴毒还会说相声(拇指)】
      
      “下一支。”贺垣抬手从书桌上抽了张卸妆巾,将金闪闪的唇釉给擦去。
      
      =====================
      下午三点,理工大建筑学院第二教学楼报告厅。
      
      由学院组织的“精准杯”建筑设计大赛在今天迎来决赛,作为建院大三级全体学生必须参加的重要比赛,“精准杯”在过去一个月里一直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这会儿报告厅内座无虚席,前排是学院领导老师,后排是黑压压一片学生,哪个年级的都有。
      
      虽然是全员强制参赛,但院里陪跑的无疑占多数,如今大家都是来瞻仰大神佳作的。
      
      “这部分立面参考来源于建筑师藤本壮介的作品,采用多模块堆叠,依靠绿植将看似分离的空间连结…”
      
      贺垣只身站在台上,正就他作品的设计参考作讲解。
      
      顶上打光明亮,贺垣穿白衬衫扣至最上一颗纽扣,黑西裤衬得双腿长而直,身材笔挺。
      
      讲解中他偶尔侧过身,英俊的侧脸轮廓便映在巨大投影屏幕的一角,向上是他绘制出的室内效果图。
      
      无论是人还是作品都抢眼,观众席里连半个玩手机的都找不到。
      
      他的指导老师就坐在第二排,面带微笑地注视着自己的得意门生。
      
      报告厅的后门在这时被推开,差点儿将站在最后一排的人撞倒。
      
      室外的热浪顿时涌入了报告厅,后排学生纷纷回头看。
      
      萧桉带着个篮球进来,和几个眼熟的人打过招呼,手臂直接往站着的吴醒肩上一搭,低声道:“说好打球的,在这儿干嘛呢。”
      
      他这哥们儿特别好认,穿得就很理工,一件深色格子衫。
      
      “看会儿比赛…你怎么还染发了?”吴醒也低声回。
      
      “早想染了,就说你桉帅不帅?”萧桉随口问。
      
      萧桉刚染了个冷棕色的头,今天奔着打球来的,穿得比较运动系,整个人有种特别清爽的感觉,进来就特招小姑娘看。
      
      “帅。”吴醒也随口应了。
      
      “跟他比呢?”萧桉往台上看了眼,笑。
      
      “非得这么为难我吗兄弟?”吴醒都没忍住笑了。
      
      实际离这么远也看不清,就看见大屏幕上投影的双层建筑模型。
      
      萧桉是隔壁医大学临床的,根本不懂行,听了几句不感兴趣,最后还是把哥们儿拖出去了。
      
      他最近迷上了理工大的篮球场,刚翻新过又大又宽敞,周末或者没课的时候就过来,能打满一整个下午。
      
      “唉。”吴醒出报告厅就一脸惆怅,“看见人学神这么优秀还这么努力,我这都不好玩儿了。”
      
      萧桉一路运着球,看他一眼,自在道:“这有什么,学神改造世界,凡人享受人生,咱努力到刚刚好就成。”
      
      吴醒又长长地叹了口气,点头道:“说得也是,当学神肯定累死了。”
      
      -
      相比过去参加过的一些校外比赛,贺垣今天下午赢得特别轻松,作品展示结束的时候,连院长都站起来替他鼓掌。
      
      一群人合影还有教授单独谈话耗去了不少时间,等贺垣独自拿着奖杯盒出来,外头天都黑了。
      
      国庆假期过后,尽管白天再怎么热得像夏天,入了夜秋天的味道还是起来了。
      
      贺垣放慢脚步穿过教学楼中庭,每到这个时候他都觉得放松,胃里没东西,连带着大脑也比较空,整个人精神没防备却很舒服。
      
      周六晚没课,这个点教学区自然没什么人,中庭结构四面包围,只要有几个人说话就能产生余音绕梁的效果。
      
      离了大概几十米远,贺垣看见迎面来了三个男生,手里带了篮球,正热火朝天地讨论投篮招数。
      
      “啧,不是,你肯定没看清,桉哥刚才是…”站旁边剃平头的小个子夺过球,继而蓄力。
      
      “怎么还表演上了。”站中间染了棕色头发的笑。
      
      小平头誓要将表演进行到底,将篮球高举过脑后,脚底像装了弹簧,尽最大限度弹跳而起——
      
      棕头发急忙长手一伸,要拦已经来不及,篮球不慎从小平头手里脱落,呈一道彗星撞地球似的抛物线飞了出去。
      
      贺垣这边脚步一滞,篮球着陆发出一声剧烈的脆响,有什么东西被撞裂开了。
      
      “卧槽!”小平头抱头大叫,“卧槽我撞坏什么了?”
      
      中庭边上摆了一排供展示用的建筑模型,虽然四周围有玻璃护着,但顶上是空的,篮球就这么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其中一个。
      
      就是贺垣用不起3d打印机,熬夜通宵肝了快一个月的那一个。
      
      对面三个人颇紧张地跑向模型,小平头痛苦地哀嚎起来,震得贺垣脑仁儿都疼了,也清楚自己的心血粉碎了。
      
      “你完了闯大祸了!”边上穿格子衫的高个儿说,“这我们学院贺神的作品,大佬亲手一点点儿搞出来的。”
      
      小平头听了嚎:“那我怎么办卧槽,我也不是故意的啊,你们学院就不能把贵重东西放隐蔽点儿吗?”
      
      “贺神是谁?”棕头发从模型废墟里小心捞起了犯案凶.器。
      
      格子衫劈手往旁边荣誉栏指了张合照:“就是贺垣,我们学院顶牛的大佬,今天咱桉进报告厅找我的时候,台上站的就是他。”
      
      “他怎么样,好说话吗?”小平头一脸紧张地看着照片。
      
      “就挺高冷的,平时不怎么说话。”格子衫想了想安慰小平头道,“我没真正接触过他,可能就是社恐,天才都自闭,咱认真道个歉,人家指不定‘嗯’两声就过去了。”
      
      “挺帅的。”棕头发打着手机手电筒看照片,另只手拿捏着照片里贺垣的脑袋,往下比了好几下,说:“这人有八头身。”
      
      贺垣:“……”
      
      “几头身都一样,他就是两头身也照样冷着张脸…要不我们先给学院的老师打个电话?”格子衫提议。
      
      棕头发和格子衫讨论起解决方案,沿着荣誉栏往前走,小平头在惊慌中四下看了看——
      
      冷不丁看见离了一段距离的贺垣。
      
      因为天黑了,周围灯也不亮,其实看得不算太清。
      
      贺垣这会儿垂眼看着他粉碎了的宝贝模型,脸上没什么表情。
      
      “哎,吴醒,桉哥。”小平头转回去拉人,手都哆嗦了,“咱后面那人,长得和照片有点儿像。”
      
      “你是不吓傻了,什么叫人长得像照片…”棕头发话说了一半,止住了。
      
      站在荣誉栏前的三人同时陷入沉默,瞬间一动也不会动了。
      
      隔了好几秒,他们才同步僵硬而缓慢地转过了脑袋。
      
      贺垣在这时抬起头,一脸冷漠地和他们对上了视线。

  • 作者有话要说:  食用说明:
    ①主攻,贺垣攻萧桉受,不逆不互攻。
    ②互宠,攻受都是我鹅子,深度控谨慎入坑。
    ③日常甜饼,快乐温馨治愈好好谈恋爱向,适宜睡前享用。
    专栏接档《我在民国修单车》求收藏,以下文案:
    一句话简介:神匠与,他的宝剑。

    钟樾是神匠,活了数千年,为历朝君王锻造过无数神兵利器,也看尽了世间兴衰浮沉。
    至民国年间,钟樾选择隐姓埋名,甘愿当个历史洪流中不值一提的佛系自行车维修工。
    原本只想专心修车,不想招惹了城里有名的花花公子白鹭。
    ——他养的白虎坐骑把白少家的漂亮公猫给7了。
    白鹭捏过钟樾的下巴:你也很漂亮,让我7你好吗。

    白家捡来的小少爷平日张扬跋扈,私下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是一把用神匠的血液锻造而成的宝剑,一朝化了人形,很是得意。
    然而数千年来饱尝战事摧残,至今已是伤痕累累,每到月圆之夜身体便疼痛难忍。
    直至某天,城里有名的维修工到他家干活。
    白鹭在旁观望,对方那双手白皙修长,瞬息间可化腐朽为神奇。
    一股热流瞬间涌上他的身躯。
    白鹭为之一振:确认过眼神,是将我造出来的人!

    自打钟师傅被白少爷缠上后,就没个清净。
    对方闹着要钟樾将他从头到尾翻新一遍。
    白鹭:快钝了,给我打磨打磨,不打仗了我还能切菜呢!
    白鹭:好干啊动不了不如来点儿油吧!
    钟樾一直没理会,直到月圆夜,白鹭疼得眼角渗泪抱着他发着抖呜咽。
    钟樾:还出去花天酒地吗?
    白鹭:不敢了再也不敢了QAQ
    翌日,被彻底翻新过的白鹭皮肤光泽,白里透红,心满意足地蹲在炉边给钟樾熬汤喝。
    ===小剧场===
    白鹭抓着钟樾手臂晃晃:樾樾,我想要个新的剑穗QwQ
    钟樾面不改色:男孩子要这么花哨做什么
    数日后,白鹭头上戴着个冰蓝色流苏装饰,逢人便炫耀。
    “我本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如果你要走,请把我挂在腰上。”
    食用说明与排雷:
    ①主攻,1V1,甜文he,互宠高亮。
    ②架空民国,主日常轻松快乐轻剧情,和谐看文勿深究w
    ③白虎和漂亮猫猫可能会是副cp,但戏份不多,卖萌助攻为主。
    cp:佛系清冷撩人腿软美艳优雅攻x(伪)花花公子满口骚话临屮即怂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