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得太认真》微笑的羽毛 ^第13章^ 最新更新:2019-08-10 17:14: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十三章 ...

  •   
      一听到梁施洛的声音,俞铮眼睛一亮,没等梁施洛进来俞铮已经过去迎接了,梁施洛看到门从里面被人打开,还以为是金予空,脸上的喜悦之情不自觉露出,结果当门打开,她看到了俞铮,眼底略略闪过一点失落感。
      
      “俞总,你也在?”梁施洛嘴角的笑有些牵强。
      
      俞铮捕捉到了她眼底的失落,装作无意的调侃:“怎么,大小姐看到是我失望啦,怕我打扰到你们?”
      
      俞铮的目光瞟了瞟办公桌前的金予空。
      
      “俞总说笑了,只是觉得俞总这个时候应该回去陪女朋友了,这个点还能在公司看到俞总有点惊讶而已,还有,我跟俞总一样都是金总的员工,俞总以后可别叫我大小姐了。”
      
      撇去梁施洛是金予空秘书的这一层关系,她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小姐,梁氏集团是搞房地产的,算是房地产界的一大巨头,资金之雄厚不容小觑。
      
      梁施洛是家里的独女,本来是要继承亿万家产的,却跑过来当金予空的秘书,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金予空结婚之前,外界是十分看好这对金童玉女的,谁成想,金予空不按套路出牌,转眼娶了一个从未有过交集的漂亮女星。
      
      若论长相,梁施洛的脸蛋和身材都很不错,但比起喻楚楚,就是少了一丝清纯。
      
      也许金予空就是喜欢清纯一点的妹子吧。
      
      然而令众人不解的是,金予空明明已婚,梁施洛却没有辞职离开,她究竟什么心思,外人也看不大透,这样一个身份尊贵的大小姐总不至于沦落到惦记一个有妇之夫不忘吧?
      
      “梁秘书。”俞铮改口,有些生硬:“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公司逗留?”
      
      梁施洛忍不住要对俞铮翻白眼。
      
      她本来是回去了的,后来接到消息得知金予空回到公司,她就又原路返回。
      
      “我来看看金总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梁施洛的目光瞥向办公桌前男人冷峻的身影。
      
      梁施洛从小的路子就很顺,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优秀的有很多,可女人是一种十分奇怪的生物,越容易得到的反而就不稀罕,反而是得不到的,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却深深被他吸引。
      
      梁施洛发现自己有些自虐心理。
      
      “不用了,你回去吧。”金予空没有抬头看她,语气冷冷的说道。
      
      梁施洛心底有些失落。
      
      俞铮打趣道:“看金总对你多好,女孩子经常熬夜会变黄脸婆的,我多么希望金总可以放我回家啊。”
      
      “你留下。”金予空听到俞铮的抱怨,冷不防的飘来一句话,就是不想让他如愿。
      
      俞铮懊恼之下要抽自己一个嘴巴,他的这个模样倒把一旁郁郁寡欢的梁施洛给逗乐了。
      
      “好吧,我先走了,你们……”梁施洛看了金予空一眼:“别忙太晚了。”
      
      主语中虽然带了“你们”两个字,实际上是说给金予空听的。
      
      回应她的却是俞铮:“好啦好啦,赶紧走吧,回家敷个面膜把自己保养的美美哒。”
      
      梁施洛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金予空一眼才退了出去。
      
      *
      
      喻楚楚自从喻家回来后,就不断接到喻铭和方俊成的电话,总是三番两次的提醒她要好好说服金予空,自从喻家离开后,金予空去了公司待了一个晚上也没有回来。
      
      第二日,喻楚楚打电话给金予空,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在电话里头,喻楚楚吞吞吐吐,不知道如何开口提起父亲的事,金予空却听了出来,告诉她回去再说。
      
      金予空出了一趟差,两天后才回来,吃完饭之后他便进了浴室,喻楚楚给他倒了杯牛奶放到床头柜上,然后坐在床上等他出来。
      
      金予空穿着浴袍,他用毛巾擦着有些湿漉漉的头发,喻楚楚眼疾手快的上前来接过他的毛巾:“我来帮你。”
      
      金予空没有拒绝。
      
      喻楚楚在他面前需要微微踮着脚尖,高举着细白的胳膊,微仰着尖秀的下巴细心的帮他擦着头发。
      
      洗过澡的金予空身上散发着满满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喻楚楚跟他夫妻同床快两年,依旧抵挡不了他的强大魅力,只要瞥到男人那张好看过头的俊脸,便忍不住脸红了红。
      
      喻楚楚帮他擦完了头发,拿起床头柜上的牛奶给他喝。
      看金予空仰头喝牛奶,性感的喉结滚动着,喻楚楚心下荡漾,她的手指抓紧擦过头发有些湿漉漉的毛巾,有些难以启齿:“予空,我爸爸的事……”
      
      金予空漠然的视线瞥了眼女人低垂的眉眼。
      
      “爸的项目,理论上来说,予尚集团是没有投资的必要,因为对予尚集团没有实际上的帮助。”
      
      金予空表达的十分直白,喻楚楚叹了口气,微微有些失落。
      
      金予空捕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深不可测的眸子里浮现一丝异样。
      
      他忽然又开口,语气中似蕴藏着一丝无奈。
      “也并非没有投资的可行性。”
      
      一听有转机,喻楚楚抬眸,一双眼睛里写满期待的色彩,熠熠生辉的看着他。
      
      “不过你得让咱爸保证,不能出差错。”
      
      “我一定让爸爸和舅舅加倍小心。”喻楚楚信誓旦旦的说。
      
      喻楚楚了解喻铭的做事风格,他是个做事很踏实的人,若说唯一不确定的因素,只有可能是方俊成了。
      
      喻楚楚激动的拿手机给父亲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对于金予空而言,如果投资的对象不是自己的岳父的话,他这个决定可能会做得很快,因为予尚集团不差钱,只要不是赔的很厉害,做个顺水人情也无所谓,这件事难就难在处于特殊时期,他做的任何的决策都会被公司的老狐狸紧紧的盯着,他和俞铮已经在找那些人的把柄,在抓到他们的把柄之前,不能有一丁点的闪失。
      
      喻楚楚给喻铭打电话的时候,再三叮嘱他实施这个项目的时候要处处小心。
      
      喻楚楚打完电话回来,从后面搂住了金予空的腰,嗅着男人身上清淡的体香:“予空,谢谢你。”
      
      金予空感受着身后的那一抹柔软。
      
      他转过身来,视线低低打量着她:“谢我什么?”
      
      喻楚楚抬眸迎接他的目光:“我知道你其实是看不上这个项目的,谢谢你,没有拒绝我的爸爸,给了他面子。”
      
      “我为什么要给你爸面子?”
      
      喻楚楚顿了一下,因为,那是我们的爸爸啊。
      
      她望着金予空那张冷峻的脸,语气中有一些期许,问道:“你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喜欢我?”
      
      金予空的神情出现一丝的恍惚,他似乎在不经意间避开了喻楚楚的目光。
      
      “我出去抽根烟。”
      
      金予空点了根烟来到阳台,不知道为何,忽然心烦意乱起来,他烦躁的吐着烟圈,很快一根烟便见了底。
      
      情这种东西,是他这辈子最忌讳的东西。
      
      方才喻楚楚问他是不是有一点喜欢她时,他竟然迟疑了,因为这个问题不得不让他去正视自己的内心。
      
      金予空抽完了烟回到卧室,卧室的壁灯已经关了,仅亮着一盏灯光昏暗的小台灯,喻楚楚也已经钻进了被窝里,她并没有睡,只是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而已,此刻她的内心十分懊恼,为什么要问出那样的话。
      
      就好像她是个骗婚的坏人似的,在答应金予空接受没有感情的婚姻的前提下结了婚,却又不死心的向他索取他给不了的东西。
      
      喻楚楚感觉身旁的半张床一沉,金予空躺了下来,她听到男人发出一道粗重的喘气声,然后,她的身体被人掰了过来,紧接着,粗鲁暴躁的吻落了下来。
      
      这个吻来得突然,令喻楚楚有些猝不及防。
      
      喻楚楚能从男人急躁的动作中感受到他的情绪,她这是惹到他了?因为问了他那句是不是喜欢我吗?
      
      这一夜,喻楚楚的境况有点惨,被金予空欺负到哭着求饶:“痛……”
      
      男人凶巴巴的咆哮了声:“忍着,喻楚楚,你真是个小妖精。”
      
      ……
      
      *
      
      俞铮步伐仓促的进入总裁办公室。
      
      “金总,出事了。”
      
      金予空听俞铮的语气有些慌张,他将视线从文件上抬起,看着俞铮语气冰冷的问道:“什么事?”
      
      “你岳父的工程出人命了。”
      
      金予空的眉头皱起,脸色渐渐变得有些凝重,他冷声:“什么情况?”
      
      “喻铭现在做的工程被举报偷工减料,压榨员工工资,在起争执期间一名员工不慎从二十五楼摔了下来,当时刚好有领导来视察,现在负责人,也就是你的岳父已经被押起来了,整个工程已经叫停,喻铭的公司正在被彻查中。”
      
      俞铮看了眼金予空的脸色,阴阴沉沉的十分难看。
      
      “当初我就不太赞同你投这个项目,就怕出什么事,没想到还是出事了。现在估计那些老狐狸在等着看笑话呢。而且,就算咱们只是投资方,可喻铭是你的岳父,他若是被查到有什么污点,多多少少会影响到你。”俞铮担忧的看着金予空。
      
      金予空的眼底散发着一丝戾气,放在桌上的手指不自觉的收紧。
      
      他的语气冰冷刺骨:“这些被举报的内容属实吗?”
      
      “从小道消息得来,十有八九。”
      
      “真他妈恶心。”
      
      “这估计是你做的决策中最失误的一次了,一颗老鼠屎坏了整锅粥,自己人还能坑自己人。”
      
      “把事情尽可能的压下来,找对策。”他冷冷命令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看新封面好不好看,嘿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