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5章
      
      坤宁宫,东暖阁。
      
      苏青霓醒来时尚不知今夕何夕,只觉得通体舒泰,浑身懒洋洋的,宛如泡在温水中一般,自她病了一年多以来,夜里时常头痛心悸,有时候疼到凌晨时候方才疲惫不堪地睡去,不到一个时辰又惊醒,如此反复,竟是整整一年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她迷迷蒙蒙地看着眼前的床帐,上面绣着龙凤祥瑞的花纹,喜庆又陌生,苏青霓一惊,下意识叫了一声:“晴幽,晴幽!”
      
      “小姐。”
      
      一个女子声音在床畔响起,苏青霓转头一看,瞳仁微睁,猛地醒过神来,震惊之色一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自如的笑意:“碧棠。”
      
      碧棠将床帘打起,道:“小姐刚才在叫谁?”
      
      昨夜的事情瞬间全部回笼,苏青霓坐起身来,不当心碰到了扭伤的脚踝,痛嘶一声,含混道:“梦见自己养了一只猫儿,还给它取了个名字。”
      
      闻言,碧棠不疑有他,吃吃笑道:“小姐若喜欢猫,改天也养一只就是。”
      
      苏青霓唔了一声,也笑了,轻声道:“扶本宫起来梳洗吧。”
      
      碧棠扶着她下床,让宫婢们伺候她穿戴,碧棠拿了软履替她穿上,待看见左脚踝处的伤势,登时吓了一跳,掩住口惊道:“小姐,您的脚伤可怎么办?”
      
      苏青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也被惊住了,那原本纤瘦的足踝如今肿得好似一个大发面馒头,比昨天晚上还要胖上一大圈,青紫不堪,颇是骇人。
      
      只微微一动,就疼痛难忍,苏青霓看了看,眉心微蹙,道:“先穿上吧。”
      
      碧棠劝道:“小姐,不如还是先叫太医来看看吧?”
      
      苏青霓却摇头道:“现在没时间了。”
      
      碧棠还欲再说,正在这时,一名嬷嬷自殿外进来,先是恭敬行礼,才禀道:“娘娘,您今日还要去慈宁宫拜见太后娘娘,可不能迟了。”
      
      帝后大婚,次日一早是要去朝见两宫,眼下哪有时间叫太医?碧棠只好住了口。
      
      苏青霓的目光扫过殿内,不见楚洵的踪影,问道:“皇上呢?”
      
      她昨夜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不知道楚洵是在哪里睡的,但是看身旁的被子齐整,显然他并未在喜床上过夜。
      
      那嬷嬷道:“皇上一早就去养心殿了,奴婢已派人去通禀了。”
      
      乾清宫昨夜起了大火,虽说火势被及时扑灭了,但还是烧毁了不少地方,想来暂时是不能住了。
      
      苏青霓点点头表示明白,张开双臂,任由婢女们替她穿上正宫礼服,余光瞥见那嬷嬷从床上拿出了一样白色的物事,小心放在了宫婢捧着的朱漆雕花描金托盘上。
      
      苏青霓看了一眼,是昨夜那一条白色的丝绢,上面沾了些血迹,宛如雪地上盛开的朵朵红梅,她顿时就愣住了。
      
      猛然回想起来,昨夜楚洵拿了那条丝绢就离开了,一直没回来,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那这丝绢上的血迹是……
      
      楚洵的?
      
      苏青霓有点儿震惊,又下意识看了看自己伤了的腿,心说,何德何能,竟叫九五之尊自伤龙体,给她造了一回假。
      
      她都有点对楚洵刮目相看了,也许昨天是她看走了眼,永嘉帝不是那种心胸狭隘之人?
      
      ……
      
      苏青霓的腿伤虽然严重,但是礼不能废,她还是得去拜见太后,楚洵眼下在养心殿,凤驾便要先绕路过去,与他会合之后,再一道前往慈宁宫。
      
      苏青霓被几名宫婢扶着,艰难地上了舆轿,碧棠替她理好裙裾,又将一个手炉递过来,道:“小姐若是冷了,只管叫奴婢一声。”
      
      苏青霓接了那手炉抱着,忽然叫住她,轻声道:“碧棠,日后不要这样称呼本宫了,如今是在宫中,人多耳杂,让人听了不好。”
      
      闻言,碧棠一怔,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是,奴婢记下了,皇、皇后娘娘……”
      
      苏青霓笑了一笑,拍了拍她的手,往后轻轻靠在软枕上,舆轿的帘子放了下来,遮去了冷风。
      
      紧接着,舆轿被抬了起来,稳稳往前行去,桑蚕丝的轿帘被风轻轻吹起些,露出了一丝缝隙,苏青霓从中看过去,只见碧棠走在一旁,面容沉静,鼻头有些发红,大约是被风吹的。
      
      苏青霓心中一酸,她垂了眼,怔怔地看着手炉上的朱漆描金龙凤纹,碧棠是她的贴身侍女,八岁就跟在了她身边,两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后来先帝留下遗旨,苏青霓被赐婚永嘉帝,便带着碧棠一道入了宫,可最后苏青霓却没能护住她。
      
      延宁帝病重之时,朝廷的大权掌握在了苏青霓与一干内阁大臣手中,延宁帝的亲生胞弟怡亲王意图谋反,使人暗中给苏青霓投了毒,最后险些没救回来,事后碧棠十分自责,独自去调查投毒之人,不想却因此送了性命。
      
      此后多年,苏青霓每每想起此事,都觉得心中抱憾,尽管她后来为碧棠报了仇,可人已不再了,报仇又有什么用呢?
      
      好在,她还有一次重来的机会……  
      
      正在苏青霓思量间,舆轿停下了,帘外传来了碧棠的声音:“娘娘,养心殿到了。”
      
      苏青霓应答一声,帘子被打起来,她一眼就看见了养心殿的大门里有人影晃动,紧接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来了,那是帝王的仪驾。
      
      这么巧?
      
      苏青霓心里冒出点儿疑惑,欲起身下轿,碧棠连忙扶着她的手,道:“娘娘小心。”
      
      还未等她站起,一个太监小步跑了过来,先是行了个礼,道:“娘娘,皇上说,礼就免了,直接去慈宁宫便是。”
      
      闻言,苏青霓也乐得轻松,她如今脚伤不便,自然是能不动弹就尽量不动弹,她往外看了一眼,见帝王仪驾已经走了,才吩咐碧棠道:“咱们也跟上去吧。”
      
      “是。”
      
      宫人们重又抬起舆轿,踏着满地的冰雪,跟在龙辇之后,往慈宁宫的方向而去。
      
      穿过隆宗门,再往前走,又过一道宫门,前面便是慈宁宫了,宫道两旁有宫人正在清扫积雪,见了圣驾浩荡而来,连忙纷纷伏跪了下去。
      
      苏青霓抱着手炉,坐在舆轿上,仔细地回想着有关于太后的事情来,她上辈子与太后的接触并不多,永嘉帝崩后,太后就搬出了慈宁宫,去宫外一座行宫住了,此后数年,非大祭不回皇宫。
      
      话说回来,这位太后也是个颇为传奇的人物,她本是小官之女,没什么家世背景,入宫时也只是一名小小的常在,不知怎么入了先帝的眼,一路青云直上,风头无两。
      
      先帝甚是宠爱她,甚至不惜力排众议,将她立为皇后,盛宠十年如一日,未曾衰减,而先帝此后也再未纳过新的妃子。
      
      只可惜,美中不足之处也有一桩,太后不曾有子嗣,一直没能替先帝诞下一儿半女,颇是令人唏嘘,但即便如此,她的位置也仍旧牢固。
      
      据说有大臣以皇后无所出,提议先帝废后,惹来先帝震怒,最后反倒丢了官职,此后几经折腾,无人再敢提此事了。
      
      由此可见,这位最终能当上太后,并不是运气使然。
      
      苏青霓一边想着这些事情,一边轻轻地摩挲着手炉上的花纹,有些走神,耳边听得碧棠小声呼唤,她才察觉到舆轿已经停了。
      
      “娘娘,慈宁宫到了,皇上在前面等着您呢。”
      
      苏青霓拖着受伤的腿,小心地挪下了舆轿,外头冰天雪地的,冷风刺骨,碧棠接了手炉,又叫几个宫婢来搀扶她。
      
      苏青霓看了看地面,这时候她的腿还疼得紧,并不能触地,但是总不能像昨夜那样单腿蹦着进慈宁宫,否则像什么样子?
      
      她一咬牙,将腿踩在了地上,极力无视脚踝处传来的疼痛,碧棠目露担忧之色,却也没再劝,扶着她往慈宁门走。
      
      帝王穿着深色的冕服,长身玉立,正站在台阶前,他的通身散发出冷漠的意味,仿佛那宫檐上的积雪,高高在上,不可接近。
      
      苏青霓忍着痛,一步步慢慢地走到他近前,面上带出一丝微笑,道:“皇上。”
      
      楚洵的目光在她苍白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她的左脚上,面上淡淡的,什么也没说,只是道:“走吧。”
      
      他说完便率先上了玉阶,慈宁宫的大门敞开,门边的宫人跪了一地,楚洵在门前停下了脚步,没再走了。
      
      苏青霓意识到他是在等自己,走得近了,才听见楚洵开口道:“皇后回宫之后,记得叫个太医。”
      
      声音还是冷冷淡淡的,但是苏青霓听罢之后,面上的微笑真切了些,颔首乖巧道:“是,臣妾明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楚洵:保持高冷。
    苏青霓:怎么没冻死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