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改造系统[快穿]》航宇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1-04 00:08: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与无边的海洋在远处相交,太阳从海平面缓缓升起,普照着整个大地。在广袤的土地上,山川河流交错分布,森林平原竞相展示勃勃生机。
      
      在在远山部落的一个公共山洞中,一个骨瘦如柴的小男孩躺在仅仅铺了一层干草的地上,眼睛紧紧闭,嘴唇干得都裂开了。
      
      周阳,即躺在地上的这个小男孩,只在腰间披着一个短短的兽皮围裙,全身热得都要着火了,而他却醒都醒不过来。
      
      很快他感觉自己被人背着跑,说是跑,其实是快走,而且一颠一颠地,仿佛把他的五脏六腑都要颠出来,在强撑了一段时间后,周阳终于忍不住彻底昏迷了过去。
      
      而背着周阳的同住在部落的夏,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阳浑身发热,因为夏的腿在一次打猎的时候伤到了,便只能一瘸一拐的将他背到部落的巫的洞穴处:
      
      “荒巫您快看看,阳发热了。”
      
      荒是部落唯一的巫医,既要负责远山部落的祈神、祭祀等活动,还兼职做一些简单的救助,只是大多时候,荒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大早上听到夏在外面喊,荒出来看了一眼,就让夏将阳放到了洞穴中的大石头上。
      
      作为部落地位最超然的巫,荒的洞穴是最大最“高档”的,洞穴是两室的,还有一些奢侈的石头家具,比如石床、石桌、石凳等等。
      
      荒让夏去河边弄了些稀泥回来,然后将周阳身上唯一的兽皮褪去,再用稀泥抹遍全身,之后就是例行的祈神活动,跟跳大神有异曲同工之效。
      
      等跳完之后,荒就让夏将阳又背了回去,一直到当天下午,周阳身上的温度才慢慢地降了下来。
      
      “咳咳咳。”
      
      周阳的嗓子发痒,止不住地咳嗽起来,然后就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野人过来,吓得周阳还躲了一下,焦急地说道:“阳,我去给你弄水。”
      
      这是什么破地方?难不成他让野人绑了?
      
      而后,脑子里涌入了一段糟糕的记忆,清楚地告诉周阳他现在在的是怎样世界。
      
      只一条就让周阳感到绝望,去年冬天这个部落,只是因为食物短缺、天气寒冷,死了十一个人。
      
      总共一百多人的部落,一个冬天就能死十一个人,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周阳脑子快要炸了,很明显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根本不是梦,而他真的是绑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现在就被那个破系统整到这饿死人的蛮荒世界了。
      
      “系统,在吗,我们谈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即使周阳想拖出系统来打得它满地找牙,他也做不到。
      
      而面对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他想要尽快的改善,就离不开系统,即使他算不上智力极高的天才,但如此简单的判断却是很容易得出的。
      
      “宿主,你要谈什么?”
      
      系统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无悲无喜。
      
      “我要怎么做?才能回到原来的社会。”周阳开么见山地说到。
      
      “完成系统的任务,获得积分和经验值,就能够兑换休假时间,你就可以回到你之前的现代社会了。”系统说到。
      
      然后,周阳便看到了一个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任务面板,上面涉及天文地理,士农工商等等所有在历史中曾经出现的行业。
      
      “这些东西,我怎么可能学得完?系统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周阳看着头皮发麻,和系统说到。
      
      系统:“宿主多虑了,宿主不需要完成上面所有的任务,只需要获得足够的积分和经验值,就能离开当前世界。”
      
      “比如原始世界,宿主只需要获取五十万的经验值,就能够提前离开,回到自己的世界。”
      
      周阳听到不需要全部完成时,微微松了口气,但目前他对五十万经验值,还没有一个准确地认识。
      
      很快,夏就从外面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的芭蕉叶,里面装着水给周阳。
      
      “阳,喝水。”
      
      周阳看着一双又粗又黑的手捧着一个芭蕉叶,里面的水似乎因为走路颠簸撒了大半,就只剩下一点点了。
      
      周阳没有犹豫,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扶着芭蕉叶,将里面的水喝了。
      
      “谢谢。”
      
      周阳不想哭,日子苦点就苦点,他又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只是吃点苦而已。
      
      但是看着夏的模样,就忍不住眼泪在眼睛中打转,这个时代可不止是吃点苦,而是受尽了苦难仍然难以活下去。
      
      “阳好好休息,别害怕,你肯定会好起来的,神明一定会保佑你的。”夏看周阳泪眼朦胧的,还以为是他害怕,便安慰他说到。
      
      “嗯。”周阳点点头。
      
      躺下之后,周阳根本就睡不着。身上抹的大部分稀泥已经干掉了,他实际上是睡在泥土混合着的干草上的,可想而知有多难受了。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便听到外面传来了激动地声音。
      
      “打猎队回来了,采集队也回来了。”
      
      周阳就看到山洞中的人一瞬间就沸腾,不论大人或者小孩,都急匆匆地跑出去。
      
      打猎队是部落中最强大的战士,他们每天要跑出很远,去森林或者草原上去打猎,每天下午打猎队回来的时候,都是部落里所有人最激动的时候。
      
      夏曾经也是打猎队的,只是在一次打猎过程中伤到了腿,跑不快了,就只能住到了公共山洞里来。
      
      在远山部落,只有打猎队的成员是有独立山洞的,而不在打猎队的人,只能住在公共山洞。周阳现在住着的这个山洞中,就住了八个人。
      
      夏腿脚不便,领取食物的时候就落到了后面,等轮到他的时候,就剩下一些骨头了。
      
      族长用一个已经能看出形状的打制的石刀,在骨头上砸了几下,放到夏的兽皮上。
      
      “夏,以后你早些来,肉都被分完了,恰好今天打猎队打到了两头羚羊,不然就是骨头都没有了。 ”
      
      族长看着这个往日里勇猛的战士,也是心疼,能打猎的战士都是部落的勇士,每每在打猎中出现伤亡,都是部落巨大的损失。
      
      “知道了族长。”夏说到。
      
      他知道族长是好意,但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废物,打猎是不可能,采集队他也去不了,走不快,又爬不了树,什么都做不了,干啥子要浪费那般多的食物,饿不死已经很好了。
      
      夏抱起自己的兽皮,兽皮黑漆麻胡的,根本没有人能看得出来这原来是一张白色的羊皮。
      
      “阳,过来吃肉了。”
      
      夏对躺在地上的小男孩说到,比起自己,阳才应该多吃点。
      
      周阳只看了一眼带着血的骨头,瞬间扭过头去干呕了很长时间。
      
      这个部落还没有使用火,他们只远远经历过山火,对火充满了恐惧,也没有办法保存火种,也就是说,他们现在还是吃的生食。想要这儿,周阳有些绝望。
      
      夏看着阳这个样子,着急了,“阳,你哪里不舒服?”
      
      周阳知道自己现在这个状态不对,他必须得吃东西,不然一定会饿死。
      
      “系统,我要是在这里死掉了,会出什么事?”周阳在脑海中问系统。
      
      “会出现在下一个环境更恶劣的世界,所以宿主要珍惜生命。”
      
      系统的声音明明还是与原来一样,周阳却生生听出了其中的警告和威胁。
      
      “我没事。”
      
      周阳忍着恶心对夏说到,然后靠着土墙,从夏手里接过骨头。
      
      所谓地骨头,其实是带着些肉的,现在的工具根本就不能把所有的肉从骨头上完全剔下来,所以族长分肉的时候,索性剩下些,直接连肉带骨头分给族人。
      
      周阳拿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的骨头,从上面撕下一片肉来避着眼睛塞进嘴里。
      
      为了不让自己吐出去,他咬都不咬一下就吞进去了,然后使劲闭着牙关,不让自己吐出来。
      
      夏不知道阳为什么发了一次热,吃肉都不想吃了,看着阳吃肉那艰难模样,很是担心,不爱吃肉是长不强壮的,也就没法打猎,这样在部落是活不下去的。
      
      周阳不知道夏的担忧,他将骨头上的肉一片一片撕下来塞到嘴里,强迫自己咽下去,吃了十几片就不吃了。
      
      “夏,你帮我将下面的干草收拾一下可好?”周阳现在也没有别人能够请求了,只能厚着脸皮让夏帮他了。虽然不能洗澡,起码把干草上的土块清理了。
      
      “好的。”
      
      夏将阳抱到一边,这时候周阳才意识到他这具身体有多瘦弱,夏抱他的时候,轻飘飘的貌似一点都不费劲。
      
      然后夏将地上铺着干草抱起来抖落抖落,放到了另外一个没有多少泥疙瘩的地方了。
      
      “阳,以后你就睡这边吧。”夏对阳说到,眼睛里充满了慈爱。
      
      今年夏已经十八岁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本应该追求一个女孩,也有一个小小的幼崽。只是伤了腿之后,就彻底失去了竞争机会了。
      
      对于阳,他其实有点当自己的孩子来看得,阳的父亲比他的运气还不好,受伤之后,很快就感染死掉了,即便是荒也没有办法。
      
      阳的父亲死去没多久,母亲也生病死亡了。这在部落中,却是再平常不过的现象了。
      
      周阳算是在夏的帮助下,度过了最初最艰难的一段时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