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十次后》远远i ^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10-15 12:23: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真霸道嘴角微勾坏笑。 ...

  •   论坛上的事情并没有沉淀,而是越传越远,沙汈面色阴沉的坐在沙发上,对面是他的好舅舅甄家的掌权人。
      
      甄玐裯优雅的端着举着高脚杯,薄凉的红唇微微上扬:“有事?”
      
      “舅舅,阿钿做错了什么,我想你道歉,论坛的事......”
      
      “呵,阿钿?”剑眉微挑,疑惑的看过去。
      
      “舅舅!”少年眼神阴沉,好像随时随地就爆发。
      
      “呵,你不说我怎么知道阿钿是谁。”男人慢斯理的撮一口杯里的红酒,闲适的倚靠在沙发上,修长的腿优雅的翘着。
      
      对面的人暗咬牙,手紧紧的握着。
      
      “苏家的苏汴钿,希望舅舅能放过她。”
      
      倔强的少年为了心爱的人低声下气,抛弃尊严。
      
      羞愤的脸通红,眼中溢满了悲愤。
      
      他从苏家别墅离开后就开始找人,等碰了一圈的壁后才明白,那件事情居然是他的亲舅舅甄总做的。
      
      呵,到头来他还得求他。
      
      想到阿钿伤心的面庞,还有日益消瘦的身体,心阵阵的发疼。
      
      “舅舅,我求求你.....”低着头不敢看眼前人高傲恣意的眼神,垂在一旁的手抖的厉害。
      
      “哦,苏汴钿?”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松开握着酒杯的手,砰的一声掉落在地上,不屑的嗤笑一声:“你觉得她伤了我的人,我能放过她么?呵,真是痴人说梦。”
      
      “舅舅,阿钿她并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抬眸看了眼对面的人,细碎的长发遮住他眼中的恨意。
      
      若是甄家是他的,何必苦苦哀求这个冷漠无情的人。
      
      “哦?是么?我家宝贝可是受了很重的伤,难道不是她的缘故?沙汈,你可真是翅膀变硬,为了女人打你舅母,呵呵。”
      
      森冷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别墅客厅,躲在厨房的周姨吓得一个哆嗦,大少爷发起怒来,连甄老爷子都不敢说什么。
      
      “舅母?!”猛地抬眸,不敢置信的呼声叫出来:“舅舅,你——”
      
      “沙汈,你知道我的手段,这只是小小惩罚,要是——”冷笑一声,剑眉微簇,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
      
      是么?她真的是他舅母?
      
      虽然舅舅没同她结婚,但从这个态度来看,早晚都会变成真的。
      
      担忧的心瞬间冷却下来,脑海中不断浮现模糊的脸,美眸巧笑嫣然。
      
      “沙汈,你真好.....你真好.....你真好.....你真好....”
      
      我...真好?
      
      好熟悉的声音,是谁在说他真好?
      
      低眸瞄了眼发呆的少年,甄玐裯冷声痴笑,翅膀硬了又如何,敢伤害他的人,就要承担后果。
      
      苏家的那位,呵呵。
      
      眼神幽深的看了眼他的侄子,嘴角微勾。
      
      被人欺骗还不自知,还真是让人心情舒爽啊。不知道他家宝贝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想念他呢,呵,应该骂他还差不多。
      
      想到女孩香甜可口的红唇,喉咙不自觉的上下动了动。
      
      ......................
      
      被人念着的沃蕞莓打了个喷嚏,皱着眉揉了揉了鼻尖,上洗手间取了裙子穿上。
      
      淡青色的长裙很干,VIP病房的设备那是杠杠的,就是费用贵的要死。
      
      想到欠了那个狗男人一百万,哀叹一声绝望的趴在床上。
      
      不行,她今天就要出院,要不然这钱得越来越多,买了她都还不清。
      
      想到就行动,收拾收拾自己,拿上手机就下楼去了前台。
      
      办了退院手续,站在医院门口神清气爽的眯着眼仰头晒太阳。
      
      路人看傻子似的指指点点,躲得远远地,生怕这个人是个精神不正常的。
      
      无视那些人,沃蕞莓在脑海里问系统丸不橙。
      
      “丸不橙,有什么挣钱比较多的么职业么?”
      
      “会宿主,有的。”
      
      “真的?!”眼前亮晶晶的,期待的搓着小手,等着系统的推荐。
      
      “高等会馆公主,一天十万。”系统丸不橙机械的回到,并翻了一个白眼:“宿主,你要认清现实。”
      
      “......”嘴角微抽,挥了挥手让它说下一个。
      
      “情妇,五十万——一百万。”
      
      “下一个....”
      
      “根据自身测量,宿主量身定制,有一个特别适合。”系统丸不橙机械的声音让人听不出其中含有的嘲笑。
      
      “是什么呀。”小眼神期待的发着亮光,内心欢雀,好像马上就能拿到小钱钱似的。
      
      “做梦。”
      
      “呵...呵...”干笑几声,嫌弃的翻了个白眼,踩着一双炫白的小白鞋哒哒哒的离开。
      
      而别墅内的甄玐裯立马收到了她退院的消息,敛去严重的宠溺,冷声对对面的少年说道:“我还有事,你该离开了。”
      
      “是谁是谁.....”执着的用力拨开迷雾,想要看清脑海中那人的模样。
      
      男人皱着眉看了眼魔怔的侄子,准备往外走的脚顿了顿:“沙汈。”
      
      回过神,茫然的抬眸,不知所措的看着他舅舅:“舅舅.....”
      
      “嗯。”漠然的嗯了一声,最后还是撇了他一眼,张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好自为之。”
      
      “舅舅....”眼神呆滞的看着他舅舅离开的背影,与记忆中的一幕重合。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和舅舅两人中间有了隔阂?
      
      是他妈常常在耳边的碎碎叨叨,还是他爸语重心长的拾掇。
      
      又或者,是那些人的奉承,让他不在满足与现如今。
      
      想到舅舅离去前的神色,敛去了眼中的复杂。
      
      舅舅其实也很好。
      
      ..............
      
      沃蕞莓刚到小区楼下就看见一辆熟悉的黑色豪车,疑惑的歪着头想了好久也没想起来在哪见过。
      
      忽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迈出一双大长腿,小眼神彭发出明亮的光芒,不自觉的期待起来。
      
      完全没发现她现在花痴的形象,被周围的老大爷老阿姨们看到,内心同步的了然于胸,原来小白那丫头喜欢长的好看的。
      
      看来以后扯红线相亲第一条就得长的好看。
      
      顺着大长腿往上移,等看到熟悉的脸,期待的眼神立马变成了嫌弃。
      
      狗男人怎么在这?
      
      算了算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趁着他没注意赶快离开。
      
      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尖低着头朝旁边的小道上跑,实不知现在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彭——”
      
      猛地红唇撞到狗男人甄玐裯的胸膛,吃痛的捂着嘴,泪眼汪汪的抬眸,看到狗男人面无表情的脸,眼眶中打转的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吓得。
      
      “你...你....”红着眼谴责的看向他,声音哽咽又委屈。
      
      “宝贝,你哭起来样子真是让人热血沸腾,恨不得死死把你揉进骨血,呵。”低沉的嗓音打在她的心上,耳边男人的呼吸声有些急促,带着喘息。
      
      “!”惊恐的往后退了一大步,警惕的捂着胸口,露出了被撞的红肿的唇。
      
      男人眼神暗了暗,喉咙上下滚动,垂在一旁的手难耐的抖了一下。
      
      “宝贝,躲什么?嗯?”危险的抬脚走上前,虚虚的握住女孩纤细的手腕,霸道又专权的把她抱在怀里,发出满足的喟叹。
      
      “你...你...放开我....好多人....都在看.....”面色通红的躲进狗男人怀里,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被这么多人围着,内心羞涩胆怯的很。
      
      方大妈的眼神尤为炽热,那天她可就见过这个小伙子,仪表堂堂的和她家小白般配的很。
      
      沃蕞莓躲着大妈大爷的眼神,不敢从狗男人怀里抬起头,还用力的往里拱了拱。
      
      “宝贝,你这是在引火。”复杂的看了眼怀里的女孩,胸口上传来女孩身上的体温,体内的热气一股烟的往下袭去。
      
      皱着眉强忍着欲望,美人在怀只能看不能吃,挠的他心痒难耐。
      
      “宝贝,你在动,我可就........嗯....”闷哼一声皱着眉蹦进腿夹着他的命根子,什么热流欲望都随着蛋碎(并没有)的声音华为虚无。
      
      “哼,疼死你。”得意洋洋的哼唧一声从狗男人怀里窜出去,伸出舌头做鬼脸。
      
      “呵。”呀牙切齿的低声沉笑,危险的迈着步子步步紧逼:“宝——贝——”
      
      “你...你别过来....”瞬间胆小的往后退,直到撞到狗男人的黑色豪车,差点仰躺到上面,脸色惨白的扭头不敢看跟上来的人。
      
      “呵,怕了?嗯?”伸手环住抖着身子的人儿,俯下身在她耳边吹了一口热气:“刚刚不是很厉害,嗯?怎么现在怕了?”
      
      “光...光天化日...你...你不敢...乱来....”紧张害怕的紧紧闭着眼,梗着脖子脸憋的通红。
      
      “是么?”眉头微挑,邪笑的俯下身吻上了那抹红唇。
      
      “!”唇上传来的冰凉激的她猛地整开眼,瞳孔微缩的盯着放大的狗男人的脸。
      
      “唔...”挣扎着捶打狗男人的胸膛,耳尖红的要滴血。
      
      然鹅女人的力气又如何比得上成年男子,更别说还是一个当过兵的人。
      
      “你想谋杀亲夫?嗯?”松开憋的脸色通红的人儿,欲求不满的紧盯着那抹娇艳欲滴的红唇。
      
      “你.....”发现四周大妈大爷们震惊的眼神,心里难受的厉害,眼眶泛着灼热,忍不住哭了出来。
      
      滚烫的眼泪掉落在男人的手上,啪嗒一声激起一层水花。
      
      “哭什么?”剑眉微簇,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
      
      听到狗男人冷漠无情的声音,悲从天上来哭的更加厉害。
      
      “宝贝,我错了,是我不好,宝贝别哭了。”束手无策的哄着他家打不得骂不得的宝贝,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色,耳尖不自然的动了动。
      
      眼中快速的闪过懊恼,怎么和书上说的不一样?
      
      不是说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霸道总裁么?尤其是那种和他家宝贝一样娇娇弱弱爱哭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晚了。
    今天拍了一天的作业,还下雨下冰雹,赶脚要发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