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十次后》远远i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9-10-15 11:32: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追上之后呀 ...

  •   “咚咚咚——”
      
      静谧的房间突然响起敲门声,打断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沃蕞莓用力的把男人推开,惊惧的擦去嘴上的湿润,低着头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口腔里满是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唇上的伤口隐隐的发疼。
      
      “宝贝。”邪魍的凑到女孩身侧,眼神幽暗的盯着那么白嫩的耳垂,轻呼一口热气。
      
      “干什么?!”皱着眉躲开,攥着衣角怒目圆瞪。
      
      “干你。”嘴角微勾把女孩圈在怀里,眼神危险。
      
      “!”惊恐的瞪着眼,僵硬着身子紧紧的靠着墙,瞄到男人胳膊下面的那个缝,眼珠子转了转趁着他不注意钻了出去,蹭蹭蹭的跑到客厅。
      
      遭了,忘记把卧室门给关上,懊恼的转身忽的撞到一个男人温热的胸膛。
      
      “嘶——”
      
      到吸一口气捂着鼻子,抬眸只看到男人的下巴,眼渐渐滚热眼泪啪嗒啪嗒的从脸颊划过落在地上。
      
      甄玐裯无奈的微叹,顺势抱住了她:“怎的这么多眼泪?嗯?”
      
      挣扎着推开男人,倔强的噙着泪低着头不去看他。
      
      “呵,宝贝,你这是在勾引我。”眼神幽暗的看了眼女孩让人忍不住□□的泪脸,眼尾泛着红色。
      
      “!”惊恐的瞳孔微缩,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人模狗样斯文败类的狗男人,害怕的愣在原地。
      
      “呵。”低声沉笑一声,霸道的小心牵着女孩的手,朝着门外走去。
      
      “你...你要带我...去那...”用力的拽着窗帘并紧双腿曲着身子,奈何那个狗男人力气大的很,门越来越近。
      
      “松手,你还想受伤?嗯?”停下来冷漠的紧紧盯着蹲在地上的人儿,黑色的皮鞋啪嗒啪嗒的敲在地上。
      
      沃蕞莓顺着往上看,瞄到男人面无表情的脸,还有眼中深不可测的深渊,吓得不敢乱动。
      
      拒绝的扭头不去看他,眼神乱瞟不敢看男人生气的模样。
      
      “小妖精,那你没办法,呵。”敛去眼中的复杂,弯下腰把蹲在地上的女孩抱起来,稳妥的下楼。
      
      黑色的豪车停靠在楼下,司机识相的打开车门。
      
      甄玐裯满意的把女孩塞进后座,然后跟着坐上去,声音平淡无波:“去附近最大的商场。”
      
      “是。”司机领命前往市中心最大的商场,从内后车镜中瞄了眼温和许多的总裁,疑惑的看了眼旁边扒着窗户的女学生。
      
      唉,不知道对这位姑娘来说是福还是祸,大户人家他见的多了,她们这种身份地位底下的,只能做人情妇。
      
      不在多想,司机专注的开着车。
      
      “怎么了?不舒服?”不经意间瞥到女孩苍白的脸色,还有泛着白的唇,专权的凑上前捧着她的头。
      
      “我...没...事...”有些难受的闪躲开,虚弱的低着头仰靠在座椅上。
      
      “知道骗我的后果么?嗯?”眼神危险的嘴角微勾,霸道的将手移到女孩的腰间,轻轻的磨蹭。
      
      “你.....你...好讨厌.....”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变得哽咽,眼眶瞬间红了一圈,眼泪不断的打卷啪嗒一下落下来。
      
      胃里开始沸腾,眉头微簇紧紧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吐出来。
      
      “停...停车...”哀求的看着眼前让人心颤的男人,声音有气无力。
      
      甄玐裯皱了皱眉,伸手对司机示意停车。
      
      车一停,沃蕞莓就趔趄的推开车门扶着旁边的树吐起来,干呕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欢快的流淌。
      
      难受的擦去脸上的泪水,整个人陷入悲伤的状态。
      
      胃里的不舒服,还有脖颈上一阵一阵的疼痛,让她完全提不起精神应对身后的那个狗男人。
      
      “很难受?”修长的手指捏着一张纸巾,轻柔的擦拭女孩的嘴角,把手里的水拧开递到她面前:“乖,喝些水。”
      
      泪眼朦胧间瞄到男人眼中的温柔,鬼使神差的接过了那瓶水,漱了漱口后喝了几口。
      
      回到车上后,看了眼旁边又恢复面无表情的男人,纠结着张了张嘴,到口的谢谢就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小刘,去医院。”
      
      “是总裁。”
      
      司机认从的转方向朝着市医院快速的开去,总裁嘴角微抿,眉头微簇,一看就是心情急切又烦躁。
      
      震惊的扭头看了眼面无表情的男人,嘴动了动,小声的说道:“我...我真的...没事...了...”
      
      甄玐裯剑眉微簇,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过来。”
      
      “你...你要你...要....干什么....”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但还是听话的往那边坐了坐。
      
      “呵,你说呢?”危险的笑了笑,手环住女孩的细腰,让她躺在腿上。
      
      额.....
      
      沃蕞莓红着脸尴尬的看着那个部位,往后躲了躲。
      
      甄玐裯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耳尖动了动面无表情的扭头不去看趴在他腿上的女孩,眼中闪过一抹懊恼。
      
      “眯会眼。”干巴巴的说完这一句,直接看向窗外,不敢看女孩的眼神。
      
      沃蕞莓紧紧的绷着嘴不让自己笑出来,她自然也看到男人微红的耳尖。
      
      胡思乱想之间,大脑昏昏沉沉不一会就困的睁不开眼,在周公的呼唤下陷入了睡梦之中。
      
      听到女孩清浅的呼吸声,看向窗外的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温柔,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撸着女孩柔顺的长发。
      
      “总裁,到了。”司机小声的说道。
      
      冷漠的点了点头,轻声的推开车门,皱着眉看了眼腿上睡的迷迷糊糊的人儿,想了想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平在车上。
      
      等下了车弯着腰把女孩给抱在怀里,细心的用外套遮住耀眼的阳光。
      
      医院VIP房间。
      
      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发出轻微的沉闷声,漆黑的眸子盯着病床上的女孩发呆。
      
      脑海里不断的回响着医生的话。
      
      “轻微的脑震荡,应该是撞到了某个东西,好好休息几天就好。”
      
      呵,脑震荡?
      
      瞄到床上的人脖颈上的伤,眼中凝聚着怒气。
      
      沙汈可真是好样的,为了一个苏家的女儿,居然伤害她的人。
      
      呵!
      
      冷笑一声,从兜里掏出手机面无表情的拨通某个号码。
      
      苏汴钿是么?他家宝贝受了这么重的伤,就想无事人一般,呵。
      
      “甄总?”
      
      手机对面传来一阵尖锐的男声,听起来像是四五十岁的样子。
      
      “苏汴钿的所有黑历史发到我的邮箱。”甄玐裯举着手机站在窗户旁边,漠然的看着外面来往的人群。
      
      “嘿嘿,那钱?”
      
      “一百万。”
      
      “好好好,我马上发过去。”
      
      挂了电话,眼中的怒气褪去,化作一潭平静。
      
      俯视看着女孩苍白的脸色,心疼的弯下腰磨蹭着那抹红唇。
      
      贵族学校有些规矩需要改了。
      
      嘴角微微上扬,俯下身在亲吻了下女孩的额头,不满足停顿一下慢慢下移,含住了那张让他难以自持的红唇。
      
      许久后,满足的眯着眼离开病房,手中的手机一亮一亮的。
      
      晚上。
      
      沃蕞莓迷茫的睁开眼,盯着天花板发呆。鼻尖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周围陌生又熟悉的环境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挣扎着从靠在床头摸索着打开台灯。
      
      一瞬间,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
      
      她也看清了周围的环境,虽然装修的同家里一样,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医院。
      
      只是这里是传说中的VIP贵房罢了。
      
      疑惑的看了眼门外,并没有听到熟悉的声音。
      
      狗男人离开了?
      
      她想她应该很开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有些低落。
      
      看了眼空荡荡的病房,低着头暗自伤神。
      
      “叮铃铃~”
      
      桌子上的手机亮起来,熟悉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胡思乱想。
      
      歪着头不解的把手机拿过来,现在这个时间还能有谁给她打电话?
      
      “喂?小白,你知不知道苏汴钿出事了,校园论坛里都在疯传她的黑历史,还有她跟一个男的的床照,我早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这么快就遭报应。”
      
      女主出事了?
      
      怎么回事?原书中也有这件事么?
      
      “喂?小白,你在听吗?”
      
      “嗯,我在。”
      
      沃蕞莓皱眉干咳一声,嗓子涩的发疼。
      
      “小白你生病了?等会记得吃完药在睡觉。”
      
      “好,谢谢小恩。”
      
      “咱俩谁和谁,我可跟你说,离那个苏汴钿远点,别让她发疯乱咬人咬到你。”
      
      “嗯嗯,我知道啦,你也早点睡,小心有黑眼圈。”听到对面人的关心,忍不住开怀的咧嘴笑了笑。
      
      小恩对她真好,不,应该是对原身真好。
      
      挂了电话后,想到刚才小恩说的事情,心不怎么平静的有些慌乱。
      
      “系统,原著中有这件事情么?”
      
      “宿主,有的。”
      
      系统丸不橙没有说出后面的剧情,其实原著中这件事是女配左小恩搞出来的,最后被女主苏汴钿记恨送到了精神病医院,搞的人不人鬼不鬼。
      
      这一次却换成了反派舅舅甄玐裯,但它不打算告诉宿主,剧情只要正常发展,是谁都不要紧。
      
      “那就好,我还以为出现了变故。”后怕的呼出一口气,这才感觉的后背都已经湿透,淡青色的长裙紧紧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瞄了眼房间内的洗澡间,挣扎了一番还是走了进去。
      
      水流声哗啦啦的响着,曼妙的身姿投在洗澡间的磨砂玻璃上。
      
      “咔哒——”
      
      修长白皙的手指慢慢的推开病房的门,黑色的西装在灯光下越发的高贵冷艳。

  • 作者有话要说: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