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炮灰二代(穿书)》芋圆酱 ^第54章^ 最新更新:2019-06-27 17:42: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4、及笄 ...

  •   龙攸宁闻言,那张白皙俊秀的脸上浮现出红云,越来越红,颜色越来越深,终于,脸皮薄的少年忍受不了唐茵茵的调皮捣蛋了!
      “嗷呜!”
      这天的青阳山上,有两个身影格外显眼!小的在前面捂着屁股疯狂逃窜,不断求饶!大的在后面手持戒尺,一路穷追不舍!
      整个画面鸡飞狗跳,十分热闹!
      先生和学生们见此情景,下巴都掉在了地上!那个谦谦君子、脾气极好的楚王世子龙攸宁,竟然脸颊通红地追在一个小屁孩身后,高举手中的戒尺,扬言要让她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
      “你要是再调皮捣蛋,就要把你送入学堂了!”
      龙攸宁的声音远远飘来,语气中满含着怒意!
      “我不!我可是念过大学的!”
      仿佛一阵风一样刮过,唐茵茵从众人面前跑过,嘴里不服气地叫嚣着还口!
      此情此景,先生不由地感叹道:“攸宁这孩子,平日里对自己的要求太严谨了,也许现在才是少年真实的模样吧。”龙攸宁一向以没有个人情绪的高尚君子形象示人,如果唐茵茵这个“野孩子”,能让龙攸宁敞开心胸,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这“野孩子”唐茵茵,看起来粗糙,其实脑筋灵活,虽然从没上过学堂,却不输给任何一个学子。她眼中的信念比谁都坚定,只要她坚持这么努力,也许日后会非常有前途。
      先生教了那么多学生,看人的眼光不会错,唐茵茵果然很争气,靠着种植前宣草、开茶馆、开绣坊赚的钱,将产业越做越大,一跃成为了最有财富的天才少女!10000点主角值也完成了七七八八,再达成几个成就,就能完成她的使命了!
      唐茵茵整天致力于发展产业、达成成就,自己埋头苦干,面朝黄土背朝天,宛如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创业者。几年过去了,她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大好的乡村社会建设啊!
      如今及笄的日子就要到来,距离嫁进王府的时候不远了!
      “喔,这不是王爷吗?小人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金泰号的马老板见到门外出现的男子,神色一紧,连忙迎上去,恭恭敬敬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将那人引进店来。
      “不要紧。”
      那男子看起来十分年轻,俊美非凡的脸上有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他眉宇间的风度如玉谦美,谈吐文雅,不由地让人敬服。
      他身穿得体的玄色衣袍,细看可以见到肩上的行龙暗纹,低调地展示着他尊贵的身份。
      “本王是来取明月玉簪的。”那男子一撩衣袍下摆,优雅地跨过门槛,向马老板说明来意,“三个月前,本王曾在贵店定制这支簪子,并约定今日来取。”
      马老板欠着身子,满脸堆笑地回答道:“好嘞,明月玉簪早就请最好的工匠制作好了,小的马上就给王爷拿来。”
      马老板亲自取来一个精致的雕花木匣子,双手呈上,那男子接过小木匣,打开仔细检查了一下,露出了满意的神情:“本王看中的就是你们家四师傅的手艺,如今一见,果然巧夺天工,与本王想象中的簪子一模一样。”
      得到夸奖,马老板笑开了花,又把自己店里的员工吹嘘了一番:“老四别的不会,就是会这个。只要王爷您喜欢,日后想要多少首饰,小的就让老四打造多少。”
      那男子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张银票,递给马老板:“这个你拿好,作为本王的谢礼。”
      马老板感谢万分,一路送到门外,感激之余不忘笑道:“王爷费心思定制这支簪子,是要送给哪位幸运的女子?”
      那男子目光悠远,浅笑不答。
      这一天恰逢花魁大赛,是不夜城中最热闹的一天,各家秦楼都大摆擂台,高调不已,各家当家花旦争奇斗艳,毫不吝啬地展示着自己的才艺,想要在大赛中夺得全城花魁的位置。如此不仅可以身价暴涨,也许还能被权贵们相中,于是无不倾其所能,琴棋书画、歌舞动人,看客纷纷大饱眼福。
      其中最有希望夺魁的是清风楼的何梦梦姑娘,她体态轻盈,眉眼弯弯,挥动水袖时仿若凌空飞舞,遨游太虚,让人叹为观止,只要何梦梦上一次台,台下就掌声雷动,要求何梦梦再来一曲。
      “Encore!Encore!再来一个啊啊啊!”
      一个与众不同的尖叫声在人群中尤为突兀,人们纷纷转头看向声音的源头,只见一个梳着两条长辫子的少女在台下又蹦又跳,兴奋得脸颊红红,还不住地大声说:“非酋欧皇!我要给何梦梦打call!拿我的荧光棒来!”
      两个高大的壮汉闻言,恭恭敬敬地拿出了两根透明的棍棍递给少女。少女接过之后捣鼓了一阵,按下了开关,透明的棍棍立刻闪闪发光,还不停地变换颜色,瞬间成为在人群中最靓的仔!
      少女得意地一手拿着一根荧光棒,蹦得更欢了,甩着头发喊道:“何梦梦一定要C位夺魁!!!”
      如此强势的应援声,把台上的何梦梦本人都给惊着了!少女顺势将碗大的银子往台上扔!何梦梦受宠若惊,赶紧捡起大佬打赏的银子,不敢就此下台,只得继续歌舞!
      “王妃,天色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
      白脸的欧皇看了看天色,向玩疯了的主子提醒道。
      “王妃毕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如果被人知道了在这种地方看花魁,恐怕名声会受损啊。”
      黑脸的非酋也说道,两座大山都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家主子。
      “只要你们少叫一声王妃,就没人知道我在这里。”
      少女回过头来,一张小圆脸充满灵气,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排整齐的牙,乍一看就是一个明艳动人的小美人。
      ……要是不知道她扯着嗓子尖叫、疯狂甩头打call的样子,或许会那样认为吧。
      两个大块头露出为难的表情:“别呀,我们只是担心……”
      “担心啥?”少女扬起脸,鼻孔朝天,用无比自信的语气说道,“我唐茵茵从九岁开始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来大风大浪,什么没有见过?不都是昂首挺胸地走过来了?只是看个花魁比赛而已,管他什么名声不名声的,老子有的是钱,想看就看咯!”
      “好一个想看就看。”
      清雅的嗓音从背后响起,唐茵茵不由地浑身一震!
      糟糕,好像有麻烦了!
      “就算你不在意名声,也不想为本王考虑一下吗?”
      一只大手落下,唐茵茵的后衣领被捉住,逃也不能逃,无助地被对方拎了起来!
      “茵茵,歌舞可好看?”
      她被拎到与他平齐的高度,看着他极近的脸庞,感觉到他的呼吸落在她的颈间,有一种干净好闻的气息。
      这好听的声音说出的句子,可不那么简单!
      她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威胁!
      “不好看、不好看。”唐茵茵见风使舵,眼睛眨都不眨地说,“哪有您好看呐!攸宁哥才是我心中唯一的一枝花!”
      这话一出,龙攸宁脸黑了一半,对于她一贯爱用的夸奖之词,他总是觉得怪怪的,听起来都像是在形容女子。
      “什么时候进城来的?”龙攸宁提着手中的少女,问道,“怎么也不和我打一声招呼,就一个人跑来看花魁?”
      这个唐茵茵,也不知道有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他去青阳山找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回来搜索却发现她早就进城来了,还兴奋地观看着花魁表演,连他在她背后驻足了那么久,她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呃——”唐茵茵眼珠直转,绞尽脑汁地想着为自己开脱的说辞,“我随便溜达溜达,正准备去王府找你呢,没想到你先找到我了,哈、哈!”
      她干笑了两声,心中叫苦不迭。她太了解龙攸宁了,他虽然年纪不大,却是个老古董,见到她来这种混杂的地方看花魁,肯定不会放任不管,还要教育她老半天!
      早知道她就听非酋欧皇的劝了,早点功成身退,就不会被龙攸宁逮个正着!
      “随便溜达?”龙攸宁显然不能接受她的理由,一双星眸凝视在她的脸上,严肃且郑重地说,“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怎么可以随意溜达?”
      “嗷?”唐茵茵一头雾水,睁着大眼睛回望着龙攸宁,完全一脸疑惑不解的模样,“什么日子?”还不能随意走动了?为啥?世界禁足日?
      龙攸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自己的生辰,一点也不记得?今天是你及笄的日子。”
      唐茵茵懵逼了!今天,是她的生辰?她今天及笄?
      她来到这个世界,竟然已经过了六年!
      “我……我一时间没想起来!”唐茵茵尴尬地说,这个身体原主傻蛋的生辰,她哪里知道呀,这么多年她忙于赚钱赚主角值,从来都没有庆祝过生辰,别说傻蛋的生辰了,连她自己本人的都没庆祝过。
      他看向她的目光,暗含着一丝像是怜惜的感情。
      他将她稳稳地放在地上,大手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现在想起来了?回王府吧,我为你准备了生辰礼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