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她翻车了[快穿]》三日成晶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03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这演技该死的惊人 ...

  •   石姣姣的胡言乱语,并没能引起卓温书的动容,但是她突兀的拥抱,却让卓温书有片刻的错愕。
      
      黑夜很好的掩盖了他的表情,惊诧只有瞬间,卓温书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把石娇娇从他的身上撕下来,甩抹布一样甩在地上。
      
      石姣姣膝盖和手疼被地上细密的小石子划伤,疼的轻呼出声,卓温书却慢慢的朝着她走近两步,停在她面前。
      
      “当初你把罪推到我身上,用我妈妈威胁我,我替你蹲了五年,你答应照顾她,却把她弄丢了,”卓温书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砸在石姣姣的头上,“我恨不得现在就弄死你。”
      
      石姣姣瑟缩了一下,嗓子里发出细小的呜咽,她知道卓温书说的弄死她,不是开玩笑,是真的会弄死她,她都死过好几回了,就算能读档重来,可死亡的感觉是真实而恐怖的。
      
      “五年。”卓温书轻笑一声,“现在你被石家认回去,做了有钱人家的小姐,要嫁云山市最出色的青年才俊……这世上哪有这种好事?嗯?”
      
      卓温书声音很轻,却听的人骨头缝儿都冒凉气,“我不会轻易放过你,你给我等着。”
      
      “温书……”石姣姣颤巍巍的叫了一声,浑身哆嗦着等待卓温书接下来的举动,但是战战兢兢的等了一会儿,却听到了一串离开的脚步声。
      
      确定卓温书确实是走了,石姣姣虚脱一样躺在脏污硌人的地上,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脖子,疼的直吭唧。
      
      逃过一命。是不是就说明这个路子能走?
      
      真的再不成,石姣姣也没别的办法了,没过一会儿,她吭哧着从地上爬起来,回到了婚礼现场,人都走光了,她在前台取了车钥匙,开车回了石家。
      
      刚才婚礼现场她跟亡命徒跑路,坏事传千里,估计现在早就闹开了,家里面没有人,她的便宜爹石悦城这会儿估计正焦头烂额在单家周旋。
      
      石姣姣回到自己房间,照镜子看了一下脖子上确实青的厉害,她拉开衣柜,随便找了一件裙子换掉婚纱,弄个小纱巾扎在了脖子上。
      
      在她便宜爹大发雷霆之前,她得先把东西和钱倒腾了,从衣柜里拽出一个大挎包,开始收拾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弄好了,想了想又随便塞了几件衣服,石姣姣开着车连夜离开了石家,朝着卓温书出狱之后落脚的地方去。
      
      卓温书出狱后,在一家纹身小店里面落脚,他十九岁进去,今年二十四,没有任何的朋友,纹身店里的人,是他在监狱里面认识的狱友。
      
      石姣姣剧情记的不太清楚,不知道具体位置,找了三家纹身店,两个已经关门了,总算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小门脸,屋子里灯还亮着,落地窗玻璃门清楚的能看到里面人正在吃饭,一桌六七个男人,个个光膀子身上纹的乱七八糟,看着十分瘆人。
      
      卓温书就坐在靠着门口的位置,背对着门口,身上黑色体恤掀起来一点点,露出劲瘦紧致的白皙腰线,头顶上的青皮在白炽灯下尤其晃眼。
      
      石姣姣有点胆儿突,别的倒是还好,社会哥们她也不惧,她主要怕卓温书看到她一个不高兴,一酒瓶子闷死她。
      
      五年青春,最美好的年岁都在监狱里蹉跎,卓温书的杀意和恨意,都是无比真实的。
      
      要不是他出狱之后托人找到了妈妈,要不是他的妈妈需要人照顾,石姣姣对她亲手写出来的怪物很有信心,她这具身体绝对活不过昨天晚上。
      
      她抓紧手里的包,酝酿了一会儿,还是硬着头皮打开门走了进去。
      
      门上有风铃,一进去丁零当啷的响起来,响的石姣姣心脏乱蹦,喝酒的几个都停下,看到石姣姣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有个胖男人放下酒瓶子开口道,“小妹儿,这都半夜了,纹身明个儿来吧。”
      
      石姣姣却站着没动,盯着卓温书的后脑勺,一桌子人就只有他没回头,石姣姣抓着包的手紧了紧,对着胖男人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然后小碎步挪到了卓温书的身后。
      
      张了张嘴,声音从嗓子里出来,变了九曲十八弯个调调,颤的不像话,“温……温书……”
      
      卓温书抓着酒瓶子正朝嘴边送的手一顿,“哐当”一声将酒瓶子放下,慢慢转头看向石姣姣。
      
      卓温书看着她的眼神像是在看死人,本来就恨不得掐死她,要不是因为他妈妈不能没人照顾,一切诚如石姣姣所料,卓温书绝不会让她喘着气儿站在他的面前。
      
      他活成这个鬼样子,这个罪魁祸首,也别想好好活着。
      
      没想到他还没想好怎么搞她,她倒是还敢迫不及待的找上门来!
      
      卓温书和嘴唇,都因为微醺而透着微红,加上他左眼中的紫色斑块,简直就像个要吃人的恶鬼。
      
      石姣姣强迫不后退,但是实打实的已经吓坏了,她一个从小到大,连和人吵架都数得过来的死肥宅,哪里直面过这种阵仗?!
      
      她哆嗦着把手里的包拉开,抓着里面的现金和各种首饰,一股脑的朝着卓温书的怀里塞,“我来给你送这——啊!”
      
      她手背上被狠抽了一下,钞票和首饰被拍飞出去,卓温书猛的从凳子上站起来,伸手又他妈的来掐她脖子,把她逼退到靠到玻璃门上,手上的包掉在地上。
      
      “还真敢来,你真以为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卓温书凑近她,“你来这里一路没有监控,这屋子都是我的人,我他妈就算是把你剁了油炸下酒,也没有人会发现!”
      
      石姣姣极其配合的哭成了泪人,双手抓着卓温书的手,整个人瑟瑟发抖如同踩电门,好像对面这男人再说一句话她就吓死了,心里却在琢磨——他这次卡着没用力,这代表没有杀意!
      
      至于什么剁碎了,骗傻子吧,还没监控?法治社会扯这种犊子信了就输了。
      
      她泪眼模糊的看着卓温书,一点脸皮不要,狗命要紧!各种认错认罪,最后哭喊着说,“你杀了我吧!”
      
      石姣姣闭上眼睛,一副英勇赴死的绝决样子,实际上连哭都是控制在不淌鼻涕的范围,乱闪的睫毛配合着微微颤抖的手指,十分的凄美而执拗,“死在你手里,总好过这么愧疚的活着。”
      
      一屋子人都被她的演技震惊并折服,一个个站着张口结舌的看着事态发展,说真的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电视剧不敢,石姣姣敢,她可是小说写手,最擅长狗血虐文,这个世界都是她亲手缔造的,没有她演不出的忧伤,杀不死的肖邦。
      
      当然她也不是真的来找死的,见卓温书都被她的演技震住了,她赶紧趁机挣脱了他的手掌,蹲下从兜里翻出了一张卡,抹着眼泪朝着卓温书的手里塞。
      
      哽咽着道,“这是我……是我这么多年攒的……等着你出来……给你,”
      
      石姣姣似乎是终于控制不住了,崩溃的蹲在地上哇哇哭,可怜兮兮的伸出布满石子擦伤和血污的手指,揪住卓温书的裤腿儿,仰头找到四十五度楚楚可怜角度,一只手默默掐大腿,眼角泪水放肆的流。
      
      她哭着说,“密码就是……你进去的那天……”
      
      都是他妈的扯淡,密码就是这幅身体的生日,至于他哪天进去的,她当初压根就没写,鬼才知道!
      
      这是她便宜爹石悦城的副卡,上限几十万,她就笃定卓温书不可能要,才拿出来瞎几把艹一下痴情人设。
      
      这出戏演的十分逼真且酣畅淋漓,本来就脖子被掐的疼,哭起来撕心裂肺毫不掺假,屋子里另外的几个老爷们眼圈都让她演红了,只有卓温书脸色越来越阴沉。
      
      殊不知石姣姣越是这样,越是让卓温书想起来当初诬陷他之前,石姣姣在看守所里面偷偷见他,她声泪俱下,挟着曾经送他妈妈去医院救他妈妈一命的恩,威逼加恐吓,要自己给她顶罪。
      
      五年,毁了他的青春正好,他的少年单纯。
      
      当时何止是哭?当初头都给他磕了,涕泗横流,面容扭曲,让他一夜之间看尽了人间丑恶。
      
      石姣姣见卓温书只是死死盯着她,没有动作,大着胆子扒着他站起来,伸手环住他的腰。
      
      “我对不起你,温书,我对不起你……”我他妈的就不应该写你,要不然何必要遭这个王八罪!
      
      “让我补偿你,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补偿你,”石姣姣头靠在卓温书的胸口,情真意切,“我不做什么石家小姐,我所有钱都给你,让我跟着你好不好……呜呜呜。”
      
      屋子里的男人们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更不知道害卓温书进去的,就是石姣姣,哪怕她不是原身,但构建卓温书悲惨人生的罪魁祸首就是她!
      
      只是看着石姣姣娇娇美美哭成泪人儿,钱给你人也给你,一等等好几年,这样的姑娘去哪找?!
      
      特别是他们这种犯过罪的,进去一两年还好,时间久了妻离子散,人生苦短大路朝天,谁等你啊,石姣姣这小话说的忒戳心窝子,为首的胖子喝的有点多的,没出息的已经抹起了眼泪,他就是进去媳妇跑了,孩子现在都不让他看!
      
      于是胖子出声劝到,“卓儿,小两口闹别扭,差不多就得了,外头有人等着,是多幸运的事儿,小妹儿都知道错了,快带她去楼上洗洗吧,哎呀可别哭了,哥可受不了这个!”
      
      卓温书僵硬的站着,扳着石姣姣的肩膀,把她硬推开,石姣姣说的话,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他现在不光恶心的够呛,还怒火中烧,要把天灵盖都烧穿了。
      
      做了那样的事,现在跟在他这里演戏?卓温书这几年在监狱里面,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他看人的经验,说是被人生生阴出来,用命换来的不为过,怎么可能再上石姣姣的当。
      
      身后哥们劝他,石姣姣则是又不知死活的抱上来,卓温书突然笑了起来,他不笑就显得很阴沉,笑起来一丁点都没有阳光灿烂的意思,白牙森森,唇色嫣红,艳烈的让人挪不开眼,却危险的令人毛骨悚然。
      
      他没再推开石姣姣,而是伸出手,用手背划过她泪水横流的侧脸,捏住她的下巴。
      
      “你说你想跟我?”
      

  • 作者有话要说:  石姣姣:我自己都想给自己跪下!我果然不愧是小说写手!我以后不写小说,我还能去演戏!
    卓温书:呵。(看透一切。)
    ————
    别忘了踊跃留言哦,前66送红包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