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糖三分甜》千雪ss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29 22:51: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颗糖 ...

  •   “……”
      前桌两人无语了。
      
      那个寸头说:“是校宝啊,校宝!”
      
      唐微微很懵:“啊?”
      校宝是个什么玩意儿?
      
      寸头:“咱们三中的三大校宝,你没听说过吗?”
      
      “……”
      你们学校的画风咋就跟其他人不一样呢?
      别人学校都是三王子、三校草什么的,怎么搁你们这就成三校宝了呢?
      
      唐微微是真想不通。
      
      三中作为众多高校里不一样的烟火,据前桌们解释,这个校宝就是指学校的宝贝,是学校里人气最高,付出最多的人。
      
      前面那个人气高唐微微能理解,毕竟颜值摆在那里。
      但那个付出又是什么鬼?
      创造了全校最高的迟到率逃课率?
      
      然后她就听见刚才宣称自己要是女生,就会喜欢夏川的飞机头说:“就咱们现在上课的这栋楼,就是川哥家里捐的。除此之外,图书馆的翻新据说也是,还有……”
      
      唐微微:“……”
      好了好了,她懂了:)
      
      “不过你刚才说的校霸校草其实也算,至于校花——”
      
      飞机头停了停,看着面前女孩精致的面容,刚想说些什么,寸头就拿胳膊疯狂撞他。
      他瞬间会意,两个人动作一致地转身,只留下两个后脑勺给她。
      
      唐微微:“???”
      
      唐微微一脸疑惑地回过头,就看见刚才谈话中的主人公正拎着个扁扁的书包,边走路边打哈欠,又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夏川停在过道,没急着入座。
      他垂眸看着小同桌那张清纯茫然的脸,想起了什么似的,把书包拎起来,打开拉链在夹层里摸了摸。
      
      “……”
      唐微微坐在座位上,面无表情地看他掏了三分钟的书包。
      
      终于,夏川停止摸索的动作,大概是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胳膊从包里抽出来,手里抓着什么东西。
      
      唐微微本以为他找了这么半天,是要掏出什么宝贝给她看。
      满怀期待和好奇中,少年把手臂伸向她,掌心摊开,一团皱巴巴的东西安静地躺在那。
      
      唐微微仔细一看。
      哦,是一张二十块钱。
      
      见她不接,夏川又把手往她那边伸了伸,意思很明显,是在催促她快点拿。
      
      唐微微觉得这个校霸的画风跟别人学校的比起来好像也不太对。
      不仅不收同学保护费,还要给她上供钱。
      这什么毛病?
      
      夏川大概是察觉到她的疑惑,开口解释了一下,声音很低,还带了点不明显的鼻音,微哑:“昨天的奶茶钱,给你。”
      
      您可真是位有原则的校霸。
      唐微微好感动,但还是决定说实话:“昨天有活动,你那杯是送的,不要钱。”
      
      夏川“哦”了声,”也没把钱收回去,而是直接把那皱巴巴的二十块放在她桌面上,拉开旁边的椅子坐进去,懒洋洋说:“那就当哥哥请你喝。
      
      唐微微:“……”
      
      -
      
      上课铃打响,老师拿着课本走进教室。
      
      唐微微暗暗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和他计较称呼问题,一把抓起桌面上那二十块钱直接塞进他抽屉里,手掌撑着脸,侧过头,连个余光都懒得给他。
      
      英语这种东西对于九班这些成绩不好的学生而言无疑是天书,班里认真听课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昏昏欲睡。
      也有几个是直接就睡了。
      比如夏川。
      
      少年安静地趴在桌面上,脸朝着唐微微这边,鼻梁高挺,长而密的睫毛下,眼睑乌青的痕迹要比昨天更重一些。
      
      困成这样。
      总不会是昨晚跟人一路决战到天亮吧。
      
      唐微微咂咂嘴,收回视线,把注意力从同桌的美色移至黑板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里,眯了眯眼。
      
      唐微微有点轻度近视。
      平常没什么影响,她也就没去配眼镜,但偶尔还是会有看不清字的时候。
      
      没办法。
      只能求助他人了。
      
      唐微微伸手戳了戳前桌的后背,等那个飞机头转过来,她凑过去轻轻的问:“黑板上第二行,第四个单词,m还是n?”
      
      飞机头瞄了一眼黑板:“n.”
      “还有第六个,i还是l?”
      “i.”
      “那第三行,那是floor还是flour?”
      
      说话的音量渐渐大了起来。
      
      飞机头还没回答,唐微微听见左边传来“呲啦”一声,是椅子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杂音。
      
      夏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靠着椅背,下颌微抬,黑眸沉沉的盯着他们,里面带了点不爽。
      
      唐微微:“?”
      
      “很吵。”
      每次刚睡醒,他的嗓音都会微微有点哑,带着颗粒感,低低沉沉。
      
      唐微微知道被吵醒的感觉有多令人不爽。
      虽然这是上课时间本来就规定了不许睡觉,但她还是好脾气地说:“不好意思,我看不清黑板上的字,所以在问他。”
      
      夏川的脸色还是很冷,没说话。
      
      本来气温就低,现在旁边还有个天然冰山在释放冷气。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唐微微叹了口气,决定暂时臣服于大佬的威压:“那我闭嘴,您继续睡?”
      
      少年修长漂亮的手搭在桌面上,指尖轻点了两下,视线停驻在那张清纯无辜的脸上,两秒后又错开。
      
      他压下心底的烦躁,揉了揉眼:“算了。”
      唐微微:“嗯?”
      
      夏川把手放下,目光移至黑板,淡淡对她说:“你哪里看不清,可以问我。”
      
      “!!!”
      唐微微已经震惊到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了。
      
      原来这位不止是个有原则的校霸。
      还是个乐于助人,非常有同学爱的校霸!
      
      夏川没管她惊诧的表情,一只手托着脸,手肘撑在桌面上,神色松懒地看着她,催促道:“嗯?说啊。”
      反正他也睡不着了,找点事打发时间也好。
      
      “……”
      唐微微看了眼黑板,把刚才问飞机头的问题重复了一遍:“第三行,floor还是flour”
      夏川:“佛什么?”
      
      唐微微:“……”
      唐微微只好给他挨个字母拼出来。
      
      连续发生三次同样的情况后。
      
      唐微微转过头,特别真诚地建议:“要不您还是继续睡吧。”
      
      -
      
      贺行舟是第一节课下课了才来的,和他的同桌一起。
      
      看见最后一排靠墙那个位子,坐姿懒懒散散,但可以很明显看出是清醒状态的少年,他猛地一个激灵,大为吃惊:“卧槽!!!”
      他同桌跟在后面进来,被吓了一跳:“你发什么疯?——卧槽!!”
      
      唐微微:“……”
      所以你俩都在发什么疯?
      
      “吵什么?”
      男生嗓门大,别说夏川现在是醒着的了,就是没醒也能被他俩折腾醒。
      
      贺行舟感叹:“川哥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而且竟然不在补觉,奇迹啊!”
      夏川没什么所谓地说:“不想待家里,就来了。”
      
      上午还剩三节课,夏川没睡觉,贺行舟他们就喊他开黑打游戏。
      
      左右两边都在玩游戏,就唐微微一个人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认真听课做笔记,和他们形成强烈又鲜明的好学生与差生的对比。
      
      唐微微正在算一道数学大题,刚有了点思路,隔壁响起一声激情昂扬的怒骂:“我日他大爷娘亲的二舅爷,这个射手傻逼吧!!!”
      
      唐微微:“……”
      这问候的亲戚有点儿远啊。
      
      思路被打断,唐微微让他们小声点,这俩人嘴上答应的好好的,一到团战时刻,嗓门几乎比台上讲课的老师还大。
      
      唐微微:“……”
      小唐同学心里苦,小唐同学想揍人。
      
      相比起隔壁桌的骂骂咧咧,同桌的夏川就明显安静多了,很有作为大佬的沉稳气质。
      
      少年靠着椅背,横拿着手机放在腿上,低着头,神色悠闲,拇指在屏幕上滑动着。
      
      偶尔嘴角会稍稍弯起弧度,每当这个时候,旁边的贺行舟就会开始吹彩虹屁:
      “川哥牛逼,又五杀了!”
      “残血一挑三,秀得我头皮发麻!”
      
      吵死了。
      唐微微忍了忍,终究还是忍住掀了隔壁桌子,把手机塞进他们嘴里的冲动。
      
      她又喊了他们几声,不知道是她声音太小还是他们玩得太嗨,没注意到。
      
      手里的笔没拿稳,从桌沿滚落,“啪嗒”一声摔在地上,又朝左边滚了一段距离,停在一双黑红色运动鞋旁。
      
      唐微微弯下腰,刚想去捡起来,一只修长好看的手突然出现在视野内,率先拾起那只笔。
      
      唐微微重新直起身,对上少年那双黑瞳。
      怔了片刻,她很快恢复成面无表情,接过夏川递来的笔,冷淡地道了谢,转过头继续听课。
      
      “……”
      夏川盯着她冷漠的侧脸看了一会儿。
      
      小姑娘刚刚的神色是很明显的不高兴,连敷衍的假笑都没有,漂亮剔透的眼睛里也是全躁意。
      
      ——她怎么了?
      听着耳边时不时响起的,夹杂着脏话的声音,夏川很快就明白过来。
      
      “喂。”夏川把椅子往后拉了些,喊贺行舟他们,“嗓门大是能给你们加攻击还是怎么,能不能消停会儿?”
      
      贺行舟还很委屈:“川哥你竟然嫌我们菜,我们兄弟这么多年……”
      夏川啧了声,朝小姑娘纤细的背影抬了抬下巴,眉梢微挑:“打扰你女神上课,影响人将来上清大华大,你良心不痛吗?”
      
      贺行舟:“……”
      唐微微:“……”
      
      -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唐微微收拾着东西,旁边的贺行舟拖着椅子往她这边挪了挪,双手扒着她的桌面,讨好地笑。
      
      “小唐同学,刚刚对不住啦。”贺行舟说,“中午请你吃饭赔礼道歉怎么样?”
      
      平时后排坐着的都是些和他们一样,上课不认真听讲,来学校混日子的不良少年。
      这突然来了个好学生坐旁边,一时有点不习惯,没能顾及到她的感受,他心里还挺愧疚。
      
      唐微微动作一顿,摇了摇头:“吃饭就不用了。”
      
      贺行舟:“这怎么行,这样我良心过意不去啊!”
      唐微微:“……”
      
      想起老师刚刚上课被他们气得怒目圆睁的模样,唐微微很真心的建议道:“我觉得你们以后上课还是低调点比较好,我看老师瞪你们瞪得眼珠子都快出来了。”
      
      左边倏地传来一声低低的笑。
      
      唐微微顺着声音转过头,夏川正斜歪着身体靠在墙上,黑眸直直望着她,嘴角弯着似有似无的弧度:“小姑娘,你说话怎么这么血腥?”
      
      唐微微面无表情:“我不是说了别总喊我小姑娘吗。”
      夏川挑了挑眉,眼神里写着“喊都喊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挑衅。
      
      唐微微咬了咬牙,声音却轻轻软软:“叔叔。”
      “……”
      
      唐微微还在继续说:“叔叔,这是夸张修辞手法,小学语文没学好吧?”
      “…………”
      
      贺行舟和他的同桌惊恐地睁大了眼,胆战心惊德看着这俩人。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位看上去乖巧文静的小仙女胆子竟然这么肥,连大佬都敢出言嘲讽!!
      
      在放学后哄闹的教室里,唯有最后排这块vip专区的小角落是诡异的安静,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
      
      静默了十秒后。
      夏川突然不紧不慢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同桌,黑眸危险的眯了眯。
      
      唐微微仰着头,对上少年那双如同墨砚的眼瞳,其实心里也有些紧张。
      早知道就忍一时风平浪静了。
      
      但这也不能全怪她。
      她今天的耐心在上课时已经被贺行舟他们消耗殆尽了。
      
      唐微微知道大佬的脾气通常都不怎么好。
      哪怕这是一个很有原则,并且喜欢乐于助人的校霸,在被人质疑自己的智商的时候,正常来说肯定要叫上小弟们揍她一顿的。
      
      唐微微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更无辜无害一些。
      
      毕竟对方人多势众。
      她打不过。
      
      少年垂着眼看她:“行,你有文化。”
      
      唐微微眨巴几下眼,正觉得自己示弱方案的效果好像还不错的时候,就见这人忽然抬起了手——
      
      完了完了完了。
      大佬果然恼羞成怒要动手了。
      
      在唐微微纠结到底是“乖乖配合被揍一顿”还是“奋起反抗然后被揍得更惨”的时候,突然感到头顶传来一点重量。
      
      少年的掌心按在她秀发上。
      温温热热的触感,在一刹那,仿佛顺着头皮攀爬而下,蔓延过全身。
      
      “既然如此,”唐微微看见他动了动,慢悠悠从座位里走出来,伴随着戏谑的话语,手掌在她脑袋上轻拍了两下,“那今晚的语文作业就麻烦你了,优等生。”
      
      唐微微:“……”
      滚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夏川:小姑娘,在我的地盘你很嚣张啊。
    唐微微:呵呵:)
    后来某次外校的人来找碴:叫你们学校老大出来!
    ……嗯??你们找个小丫头片子过来干嘛?!你们校霸不是叫夏川吗?这谁??
    三中众人:不好意思,我们川哥听她的,她才是老大!
    做大佬的女人有什么意思,当然是自己做老大比较爽。
    不仅他的地盘归她管,他也归她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