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糖三分甜》千雪ss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12 19:51: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颗糖 ...

  •   《谈恋爱不如学习》
      文/千雪ss
      
      第一章
      
      刚下完一场雪,空气冰凉凉的。
      夜晚的希城很冷,寒风凛冽,刀子似的往脸上刮。
      
      从车站出来,温度骤降,唐微微不禁打了个哆嗦,缩了缩脖子,把脸埋进脖子上那圈毛绒绒的米色围巾里。
      她在原地蹦了两下,活动了一下身体,才提着行李箱往前走。
      
      唐微微是一个人来的希城。
      ——或者说“回”。
      希城是她出生的地方,在四岁以前,她一直是生活在这座城市。
      
      但那时候太小,唐微微其实根本没什么记忆。自从父母离异后,她就跟着母亲于婉吟去了临城,只逢年过节的时候,会回希城看看外婆,待个几天又回去。
      
      但是今年不一样。
      今年她是要定居在这儿了。
      
      唐微微慢吞吞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剥开包装纸,把糖果塞进嘴里,同时低头看手机。
      
      系统冷冰冰的提示音响起:
      “绿江地图正在为您导航……当前位置信号弱……”
      
      屏幕泛着荧荧的光,照在她脸上,乌黑的眼睫染上浅浅的亮色,肤色比雪还要白。
      
      唐微微看着地图上那个到处乱转分不清东南西北的箭头,棒棒糖被她咬得咔哒咔哒响,直接四分五裂在嘴里。
      她把纸质的棍子从嘴边拿下,小声骂了几句这个辣鸡导航。
      
      春节期间车不太好拦,加上她要去的锦绣花园离车站也不算远,十几分钟的路程,唐微微便打算步行。
      谁能想走了一半,导航突然没了信号。
      
      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路灯昏黄,月光凄冷的光笼罩下来,衬得整条街都荒凉无比。
      
      十六岁花季少女孤独一人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关键是还不认路,唐微微觉得自己好不凄惨,简直就是小可怜本怜了。
      
      小可怜按照导航上的大致方向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好在脚下这条路笔直笔直的,也不存在走错路的问题。
      
      直到她看见前方出现一条巷子。
      
      巷口模模糊糊有一道人影,高挑清瘦,大概是位少年。
      旁边的路灯应是坏了,光线暗沉。他整个人都匿在黑暗中,只有指尖一点猩红是清晰的,火光明明灭灭。
      
      冷风里裹挟着淡淡烟草味飘过来。
      虽然气味并不浓烈,但唐微微对烟味向来敏感,一闻就容易咳嗽。
      
      “咳咳咳咳——
      
      夜色深浓,万籁俱寂。
      她这咳嗽声几乎惊天动地,少年只要没聋当然也听见了。
      
      夏川拿烟的手顿了顿,侧头看过来,瞥见女孩纤细娇小的身影,正弯着腰咳得要死要活的样子,啧了一声,把烟头抵在身后的墙上,按灭。
      
      唐微微咳了半天,终于缓好。
      抬眼看过去,那点火光已经不见踪影了。先前的烟味也已随风散去。
      
      唐微微犹豫一下,还是往前走了几步,没靠太近,礼貌地开口:“请问,你知道锦绣花园怎么走吗?”
      
      她天生声线偏细,说起话来轻轻软软的。
      距离有些远,夏川没听清,略低的嗓音响起:“什么?”
      
      唐微微又重复了一遍。
      
      “……”
      
      夏川没说话,斜靠着墙的后背忽然直起,抬脚往她这边走。
      唐微微轻皱了下眉,往后退了退。
      
      注意到她的反应,夏川停住脚步。
      他从黑暗里走出来了大半,身形轮廓清晰了许多,只是五官依旧沉浸在夜色中看不太真切。
      
      “小姑娘。”夏川喊她,双手插在裤兜里。
      他的声音平静又冷淡,垂着眼看她,“你跑什么,怕我?”
      
      唐微微:“……”
      先不提她不过小小后退了一步,怎么在他眼里就成了跑。
      
      这位兄弟请你摸着良心回答,就你这叼着根烟一副不良少年的社会人气场,哪个柔弱娇美的小姑娘会不怕?
      
      虽然唐微微的确,咳……不怕他。
      
      唐微微会后退主要还是因为他身上沾染的烟味,她不太喜欢。
      
      夏川又开口:“你说话能不能大点声。”
      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他目光落在唐微微的脸上。
      
      乌黑柔顺的长发披在身后,额前薄薄的刘海,脸蛋估计只有巴掌大,还有一小半埋进了围巾里。露出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特别无辜,像只迷路的小鹿。
      
      唐微微第三次重复道:“锦绣花园怎么走?”
      
      还真迷路了。
      夏川拖着尾音“啊”了一声,像是在思索,然后懒洋洋地开口:“忘记了。”
      “……”
      
      这个点外婆肯定睡了,四周也没别人,唐微微盯着面前看不清面容的少年,很有耐心:“那你再仔细想想。”
      
      说话的时间,刚停没多久的雪又开始下了。
      无数雪花从浓墨铺满的深蓝夜空上打着转飘下,纷纷扬扬,地上和屋檐的积雪还未融化,又覆上一层新的。
      
      希城的冬天要比临城冷上十来度,唐微微不太适应,加上长时间站在原地不动,从巷子里窜来的冷风呼啸着往她脸上吹,身体一直在发颤。
      
      她的脸本来就白,这会儿更是苍白。
      有雪花落在少女乌黑的发上,像是深浓夜色里点缀的星星,那双水润的眸子眼巴巴望着他,看上去柔弱又无助。
      
      夏川顿了顿,手从裤兜里伸出来,偏过头,给她指了个方向:“前面右拐就到了。”
      
      唐微微眨了眨眼。
      
      “以后别选这么迟的票,”夏川又看向她身后浅粉色的行李箱,语气淡淡,像只是随口一提,“你一个小姑娘,这么晚在外面多不安全。”
      
      其实唐微微不太喜欢别人喊自己“小姑娘”。其他长辈这么喊就算了,关键这人看上去也没比她大多少,听着实在是变扭极了。
      
      可他也是在关心她。
      
      唐微微鼓了下腮帮子,刚说出两个字:“谢谢——”
      又听见少年说:“如果我是坏人,你现在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
      这大过年的,说什么死不死的过分了啊!
      
      “——谢谢叔叔。”
      唐微微面无表情地把后面的话补全。
      
      这两个字喊出来,可以明显的看见少年身体一顿,哪怕五官藏在黑暗里模模糊糊,唐微微也能感受到他眼神里如这冬日新雪般的凉意。
      
      夏川眯着眼,问:“叔叔?”
      唐微微笑得特别纯真无辜:“你喊我小姑娘,那我喊你叔叔有什么不对吗?”
      夏川嗤了声:“是哥哥。”
      “……”
      
      唐微微才懒得搭理他,拍了拍头上的雪花,托着行李箱转身就走。
      走了没几步。
      “喂。”少年又喊她,“你东西掉了。”
      
      唐微微回过身,看见有什么东西在空中划出半弧,抛至自己眼前。
      她手忙脚乱接住。
      低头一看,是一袋草莓味的水果软糖。
      
      可能是刚才转身,她手从口袋拿出来去抓行李箱拉杆时,不小心从兜里掉出来的。
      
      唐微微抬眼看过去。
      少年重新站回了原先的位置,背倚着墙,上半身微弯,他垂着头,被夜色勾勒出来的剪影修长又好看。
      
      夏川没看她,从口袋里摸出烟盒。
      
      虽然一直没看清他的脸,但唐微微莫名有种直觉,这人应该挺帅。
      那行吧。
      
      她弯了弯唇,嘴边有浅浅的梨涡,右手放在嘴边,提高音量,一字一顿地喊:“谢谢哥哥!”
      
      “……”
      啪嗒。
      烟盒掉在了地上。
      
      夏川眯了眯眼,看着女孩远去的方向。
      片刻后,半蹲下去重新捡起烟盒,舔着唇发出一声轻笑。
      
      叫起来还挺好听。
      
      -
      
      三月初,希城的天气还是很冷。
      
      于婉吟工作忙,转学手续拖了很长时间才办好,把她安排好后便赶往临城,过年在家的时间甚至不超过两天。
      好在唐微微已经习惯了。
      
      唐微微怕冷,去三中报道的那一天,也没想着打扮得光鲜亮丽光彩动人地出现在新同学面前,随便裹了件深色的棉服就出了门。
      
      路过那个巷子时,唐微微没忍住多看了眼。
      和那天晚上的寂静不同。晨光熹微,照亮了这个胡同小巷的全部样貌。
      
      巷子里边开了一排排小店,还有卖早点的摊子,有豆浆的香味在空气里弥漫,来来往往的人不多,说不上热闹,也说不上冷清。
      
      唐微微在巷口停了一会儿。
      视线扫过那堵灰白色的墙,墙面斑驳,底下杂草丛生,有一些塑料垃圾,倒是没看见烟头。
      
      她又凑近了仔细看了看,还真没有。
      
      唐微微觉得有点新奇。
      没想到竟然还是个有素质的不良少年。
      
      -
      
      三中,高一九班。
      
      讲台上的女孩没穿校服,宽大的棉服套在身上却一点不见臃肿,五官柔美,气质温婉,属于毫无攻击性的长相。
      特别是她的皮肤还白,衬得那双眼乌黑明亮,剔透得跟个玻璃珠似的。
      
      等老师介绍完毕,底下一群小鸡崽们纷纷拿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唐微微,时不时跟旁边的同伴小声讨论几句:
      
      “这就是我们班这学期新来的转校生?看上去好乖啊。”
      “哇靠,这颜值够能打的啊,像个小仙女!”
      “切,没见过穿这么土的仙女,你看她那衣服,我姥姥都不穿这个颜色款式了。”
      
      有人反驳:“穿成这样还这么好看,真·仙女无误了。人家颜值在线,套个麻袋都漂亮。”
      “……”
      那个女生气结,干脆不说话了。
      
      介绍完,就是安排座位了。教室内几乎坐得满满当当,只剩第四组最后一排有一张空桌子。
      唐微微没得选,抬脚往那边走。
      
      全班同学对她行注目礼。
      
      “……”
      唐微微顶着所有人或同情或羡慕的目光,淡定入座。
      
      余光扫过旁边的抽屉,发现里面塞满了书。
      原来旁边的位置有人啊。
      
      结合大家那复杂的眼神,她猜测这位同桌多半来头不小,应该是个牛逼哄哄的大人物。
      
      老师开始上课,唐微微还没去领书,只能先借同桌大佬的一用。
      翻开第一页,上面没写名字,而是用黑色水笔画了三条竖线,大小几乎横穿整页纸,也不懂是什么意思。
      
      “欸,新同学。”旁边一个男生压低了声音喊她。
      
      唐微微转过头,漂亮乌黑的眼睛眨了下,眼神疑惑。
      近距离看,她皮肤白得宛如瓷肌,几乎没有一丝瑕疵,睫毛长而密,像把羽毛做的小刷子。
      
      贺行舟明显怔了片刻,敛了敛心神,然后才指着她桌面上的书,继续压低嗓音神秘兮兮的对她说:“这书,不能碰。”
      
      不能碰?
      
      也许是男生的反应太奇怪,唐微微看向桌面上那本奇怪的数学书,书页上那三道普普通通的线条落在她眼里,莫名变得诡异了起来。
      
      这课本该不会是什么被诅咒了的禁.书,不能翻开,一翻就要嗝屁之类的吧?
      
      唐微微被自己的脑洞吓了一跳,有点好奇的问:“为什么呀?”
      
      贺行舟没解释原因,只神情严肃,语气认真的对她说:“快把书合上。”
      唐微微“啊”了一声,照做。
      
      “再放回去。”
      唐微微把书往抽屉里一塞。
      
      贺行舟急了:“不行不行,你得放回原来的位置,要保持原样。”
      
      唐微微还记得这本书是夹在英语和语文中间的,层层叠叠的书,抽出来容易,再塞进去就比较麻烦了。
      她费了点劲才放回了原处。
      
      贺行舟总算满意了,舒了口气,放下心来。
      
      好奇心旺一向旺盛的唐同学追问道:“这书是谁的啊,为什么不能碰?碰了会怎么样?”
      
      贺行舟凑过去,只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语气幽幽:“会死。”
      唐微微一惊:“!”
      
      贺行舟还想说什么,他的同桌推了他一把,探出头对唐微微说:“妹子你别听他瞎扯,这书是川哥的,他不喜欢别人乱动他东西。碰了最多打一顿,死不了的。”
      
      唐微微:“……”
      社会社会,惹不起。
      
      唐微微想起刚刚在书页上看见的三道竖线,结合隔壁桌口中的“川哥”……敢情那不是什么神秘符号,就是个“川”字啊!
      
      这位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要把字写那么大,那么飘,重点是还那!么!丑!
      
      于女士从小就逼着她练字,一直给她灌输一个道理——
      字如其人。
      
      看这字迹,啧,这真人得丑成什么样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