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独惹温水》纵澜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06 16:52: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1 ...

  •   “知道吗?就是那个总是低着头,死气沉沉跟鬼一样的男生设置的炸.药!”
      “天呐,我一直觉得他阴气森森的,每天走来走去却跟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很可怕——”
      “看着就不像人,做的也不是人事!那就是恶鬼,该下十八层地狱!”
      “你们把他的尸体交出来!他的尸体不配安息!!就该魂飞魄散!”
      “我们的孩子就是他害死的,他死了也要赔罪!!”
      
      时温猛地从梦中醒来,被子缠在身上,她捂住脸,蜷缩起发颤的身子,手心的冷汗与脸上的融在一起,气息湿润。
      
      “小温,睡醒了吗?晚饭已经做好了。”
      温柔的声音就像从梦里穿出来的一样。
      
      时温眼前画面一闪,不是母亲温柔的脸,而是她在车上发疯,哭喊死去时暖的模样,而是她抢夺方向盘的模样。
      
      “小温,早点出来吧,不然饭菜要凉了。”
      
      时温缓缓回过神,轻应:“好,我马上就来。”
      
      餐桌在白炽灯下泛着柔和的光泽,桌上摆着时温和时暖最喜欢的菜品,墙顶几道蜿蜒裂缝,勾勒着岁月。
      
      晚饭接近尾声。
      时温放下碗,缓缓开口,“爸爸妈妈,我想转学。”
      
      桌上三人皆是一愣。
      
      “转学?为什么突然想转学?”时父先反应过来,出声询问。
      时母紧跟着问:“是不是学校有人欺负你啊?”
      时温摇了摇头,“没有人欺负我,我就是想……跟姐姐在一起。”
      时暖闻言,当即放下了碗,紧皱着眉,“你想转到我学校?”
      时温点点头,解释道:“我觉得这样,我们姐妹俩也有个照应。”
      时暖冷笑一声,“你发什么神经啊?照应?我并不想照顾你,也不需要你的照顾!”
      时父瞪眼,时母轻斥:“小暖!”
      时温垂下眸,轻声说:“我真的很想转到二中,而且,越快越好。”
      
      她必须转学去二中,阻止那个少年,阻止轰炸事件再次发生。
      
      时父时母对了下眼色。
      时父:“这事我跟你妈妈再商量商量。”
      
      转学的事,一周不到办下来了。
      
      二中跟时温原来的学校一样,都是市重点。不过校区很大,建筑古老,墙角可见年月的痕迹,建筑风格也充满历史与文化的浓稠感。
      
      在时暖的强烈要求下,时温跟她不同班。不过由于时温在原来学校长居年纪第一,还是被分到了好班。
      
      时温被安排在班长王婷后面坐着,王婷是个很热心的女生,细致的跟她介绍了校园的情况。
      两人聊了一会,临近上课,时温擦拭完桌椅,开始整理书本。
      
      二中是单个的书桌,没有同桌,时温整理完,忽然发现身边的座位仍没有人来,明明快要上课了。
      抽屉里露出小截书,应该是有人坐的。
      
      时温犹豫了一下,最后轻轻拍拍王婷的椅背。
      王婷立马转回来,露出笑容,“怎么啦?”
      时温轻笑,指了指旁边的空位,“这里有人坐吗?”
      王婷脸色霎时变了,语气也低了几分,“你别管他。”
      时温不解,“为什么?”
      王婷不想多说,只道:“反正你别管他,他跟你,应该说跟我们都不是一类人。”
      时温颤了下睫毛,若有所思点点头。
      
      王婷见她听进去了,放下心来。心想时温长得就这么温柔可爱,肯定不会跟那种人扯上关系。
      她撑着椅背,不自觉打量起时温。皮肤白皙又细腻,眉毛细长,眼睛大大的水水润润,气质温淡柔和,说话声音也温软清甜。
      
      王婷轻叹,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啊。
      想起什么,说:“等会午饭你跟我一起去,你应该不知道食堂在哪。”
      时温轻轻摇摇头,“不用了谢谢,我姐姐会带我去的。”
      王婷诧异,“你姐?谁啊?”
      想到她的名字,惊呼一声,“不会是时暖吧?”
      时温有些惊讶:“你认识我姐姐?”
      王婷:“你姐全校上下谁不认识啊,校园女神!”
      她说着,语气带着羡慕,“你们家基因也太好了吧,姐姐长那么好看,结果妹妹也这么好看,还都很有气质,别跟我说你成绩也很好!”
      时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王婷盯着她白里透红的脸颊,咋了咋舌。
      
      时温见老师从前门进来,提醒王婷,“老师来了。”
      王婷回神,迅速转回身。
      
      时温握起笔,几秒后,又不自觉看了眼过道另一边的空位,眸光微微闪烁。
      
      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班里的同学一哄而散,脸上是不同课堂的放松和朝气。
      时温独自一人坐在教室,边背英语单词边等时暖。
      
      十几分钟后,时暖来到了教室,她站在门口,冷淡的两个字,“吃饭。”
      时温听到她的声音,立马抬起头,嘴角泛起笑,“好,马上。”
      
      二中的食堂菜品众多,且色香味俱全,时温走出食堂的时候还一脸满足。
      “估计这一年多我能吃胖。”
      时暖在一旁冷哼,“就你那点食量能胖到哪去?”
      时温不在意,“姐,陪我去操场走走吧,认认路也消消食。”
      时暖想也没想就拒绝,“不去。”
      时温偏头,“我们学校这么大,我以后要走丢了不还要麻烦你?”
      时暖皱了下眉,嫌弃:“事多。”
      
      二中的操场很大,太阳温度媚人,足球场有男生穿着球衣疯狂奔跑,风掀起他们的发和衣摆,汗水肆意挥洒。
      
      操场最西边的大树下,一个男生背靠着树干,面对围墙坐着。
      那块地带仿佛被人装着透明玻璃隔开了,与操场别处格格不入。
      
      男生垂着头,黑发比大多数男生要长,遮着眉眼和情绪。曲起的膝盖上搭着冷白瘦削的手,春季校服被他堆到肘部,小臂满是伤痕,鲜红的血偶尔落到地上几滴。
      
      时温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比这幅样子还要糟糕。所以,时温不顾时暖的阻拦,走向他,递给了他餐巾纸。
      
      可是谁能想到呢……
      
      如果,当初她听时暖的话不靠近他,后面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时暖也不会才十八岁就死。
      
      思绪万千,回忆像个深渊。
      时温身上冒出冷汗,余光时暖向树下那人走去,她一惊,连忙拦住。
      “姐,别去。”
      
      时暖有些诧异,看着她拉住自己衣袖的手,没意味地笑了笑,“我记得一个星期前,他躺在小巷里,我也是这样拉着你让你别去,可你一定要去,这才一个星期……”
      时暖看着她的目光带着不解和怀疑,“我以为你是为了他才要转来的,怎么……”她突然扬眉,一副了然,讥笑,“你怕我接近他,他会喜欢上我?”
      
      时温情绪复杂,无声摇头。
      
      一年后,那个少年会用他的天赋制作化学武器,轰炸学校。而时暖会死在断楼下,时母会因此精神崩溃,抢了时父的方向盘,车会翻……
      
      时温不知道车祸有没有让父母离世,她只知道一醒来,她回到了一年前,却偏偏是她递给那个少年纸巾的第二天。
      
      如果高二的时暖像高三一样喜欢她就好了……如果上一世她能猜到就好了,如果上一世她多关心多在意一下,就会知道,时暖并不是真的喜欢陈迟。
      时暖接近陈迟仅仅只是误会她喜欢他。如果不是她递了那张纸,时暖就不会误会,就不会蓄意接近陈迟……
      
      听说,陈迟是为了一个女生发了疯,炸了学校。
      时温知道,那段时间,陈迟身边的女生就是时暖。
      
      这一世,她没机会不递出那张纸,来不及阻止时暖认识陈迟。但是,这时两人才认识一个星期,一切都来得及补救。
      
      时温深吸一口气,攥紧时暖的袖子,“我当时只是觉得他可怜,现在想想觉得他很奇怪,不知从哪受的伤,不处理也不找老师……姐,我们还是不要跟他扯上关系了。”
      
      时暖眯了眯眸,片刻后,甩开她的手,“是么?那你回教室吧。”
      
      时温了解时暖,知道没那么容易阻止她。
      
      时暖赶到陈迟身边,看到他身上的伤,皱起眉头,“你怎么又伤成这样?”
      男生仍垂着头,没有任何反应,胸膛起伏也很微弱,黑发下的脸冷白脆弱,没有任何生气。
      时温站在不远处,看得心颤。
      那些伤,真的太吓人了……
      
      时暖很快又站起来,往教学楼的方向跑去。
      时温知道她去拿什么。
      
      时温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慢慢走向陈迟。
      她来到他身边蹲下,放缓呼吸。
      
      上一世,她没转学来二中,只是偶尔会问问时暖这个少年的情况。高三学业繁忙,时温结束课程,会顺路来接时暖,结伴回家。几次,她都看到时暖在给陈迟包扎。
      那时候,时温怎么也见过陈迟数十次,可却从没看清楚过他的脸,他的头发正好长到眼睛,看不眉眼和情绪。
      
      他皮肤有种病态的白,鼻挺精致,唇形好看,却很薄,颜色略显惨淡。
      眼睛长什么样呢,这世上大概没人见过他的眼睛。
      时温想着,男生突然睁开了眼。
      视线相触,那双眼漆黑如夜,如深渊,看不出丝毫生机和星点,毫无波澜。
      却是双桃花眼。
      
      时温表情破裂,露出丝丝畏惧和恨意。
      上一世,那些人对他的谩骂声再次在脑海回荡。
      
      时温恨他,恨他因一己私欲伤害了那么多人和家庭,可是,也自责,因为无论如何导火线是她,同时,她也疑惑。
      为什么呢?那场轰炸不仅炸死了许多师生,也炸死了他自己,他那天完全可以不出现在学校。
      
      面前的少年忽然动了动脑袋,再次看向她。那双眼没有任何起伏,如同死水,空洞洞的一切。
      
      时温突然呼吸困难。她准备站起身,他却突然抬起了手,她动作一顿。
      
      陈迟慢慢抬起手,腾空举在她下巴下方,一滴泪不知何时从时温眼眶落下,划过脸颊,最后堪堪落在他指腹。
      他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带着细密的伤。盯着那滴泪,没有任何表情。
      时温愣住,不知作什么反应。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两世只喜欢女主,与姐姐时暖无任何感情纠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