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婴儿是很能睡的,姜锦鱼一觉睡到天亮,醒的时候,她爹姜仲行已经早起赶回县学去了,她娘何宛还得坐月子。
      
      乡下家里添了孩子,邻里乡里的都会拿点红糖、鸡蛋啥的,上门来唠唠嗑。
      
      姜锦鱼昨天睡了一天,今早老早就醒了,她奶姜老太过来瞅儿媳妇,顺便就把她抱出去见客了。
      
      外面天气冷,早上太阳还不大,姜老太也不敢胡乱带她出门,也就是在隔壁的堂屋里。
      
      与她相熟的几个老婆子来做客,见她抱了孙女来,通通凑上来打量了一番,倒抽了一口气说,“金花,你这孙女长得可真好!小鼻子小嘴的,咋越看越讨喜呢?”
      
      这倒不是她们说话哄姜老太,姜锦鱼的确长得好,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刚出生的奶娃娃,胎发黑亮,眸子晶晶亮亮的,睁着眼睛的时候特别有神,迷迷瞪瞪的时候又显得很惹人怜。
      
      姜老太被吹捧得高兴,得意道,“那是,这孩子有福气,一看就是我们老姜家的娃,跟她爹她爷,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姜锦鱼倒抽一口气,她奶这也太会自吹自擂了吧!她要是长得像她爹她爷,估计要在家里做一辈子的老闺女了!
      
      老姜家是出了名的彪悍魁梧,她爷姜老爷子年轻时候扛得起三四百斤,大伯、三叔、四叔也个个高大魁梧,她爹姜仲行这个唯一的读书人,也就是稍微好一点,但比起一般的书生,那看上去就不是一个画风的。
      
      姜家人不光长得高大壮实,长相也是憨厚型的,不算俊朗,小麦色的皮肤,但看着便很稳重憨厚,让人觉得放心踏实。
      
      所以啊,客观来说,姜锦鱼这长相,还是遗传了她娘何氏的,她奶这纯粹是在吹牛~
      
      不过,与姜老太相熟的老姐妹们,都知道她这个脾气,当然不会上赶着反驳她,都笑眯眯应和她。
      
      “是像,我瞅着还有点像你这个做奶的,一瞅就机灵得很……”
      
      老姐妹几个有说有笑,临到中午的时候,几个老婆子才说要走,她们虽然都是当婆婆的年纪了,但还是要盯着家里的儿媳妇做事的。
      
      送走几个老姐妹,姜老太又吩咐儿媳孙氏和吴氏去坐午饭,自己搬了个板凳,抱在姜锦鱼在屋檐下晒太阳。
      
      “砰砰砰……”掩着的院子大门传来声响,嘎啦一声,门被推开了,站着个衣衫褴褛的老道士,手里还拄着根拐,仔细一看,老道士眼里灰蒙蒙的,似乎是个瞎的。
      
      姜老太也不觉得奇怪,就快过年了,乡下来串门子找生意的道士啊算命瞎子啊,都不少,扯着嗓子就说,“老道士,咱家不算命,你去别家吧。”
      
      老道士摆摆手,喘喘气,看上去可怜得很,哑着嗓子,“老道讨口水喝……”
      
      姜老太虽然泼辣,但却不是个狠心的,见了就起身,将姜锦鱼放到一旁的摇床里,舀了半碗凉开水,又去厨房兑了半碗热水,一碗温水递过去。
      
      “喝吧。”
      
      老道士渴坏了,一饮而尽,喝完了砸吧砸吧嘴,感慨道,“好水!可否再给老道一碗?”
      
      姜老太起身又给兑了碗温水,看那老道士把水喝了,空荡荡的碗递回来,看他破破烂烂的好不可怜,好心好意说,“老道士,咱们双溪村肯花钱算命的人家可不多,你去隔壁村转转吧,隔壁村有几个财主嘞,家里那叫一个光鲜,进门都不用踩泥巴。”
      
      老道士闻言哈的一笑,捋着胡子,摇头晃脑道,“老太太,你以后也不用踩泥巴……儿孙满堂,诰命加身,子孙孝顺,你的福气在后头呢!”
      
      算命的有几个不说漂亮话的,姜老太听了也就是一乐,没当真,摆摆手,“你可别说了,我啊,没钱算命!”
      
      老道士捋着胡子笑,一双灰蒙蒙的眸子带着笑意,“老道不收钱。”
      
      说着,在院子里“看”了一眼,捻了捻指尖,心里有数了,“你家里四个儿子,都是孝顺的,皆是长寿之相,不过你二儿子和四儿子最有出息。四儿子日后是从商的,家产不薄,就是子女缘分浅了些,孩子来的迟。你二儿子是个命好的,是官老爷的命。”
      
      姜老太听了半信半疑,追问他,“我二儿子做官?那你说说,他这回能中秀才不?”
      
      今年秋天的时候,姜二郎去县里参加了秀才试,不过这结果还没那么快出来,估计得翻了这个年才知道。
      
      老道士捻了捻指头,神神道道说,“今年不行,时机未到。三年之后,福运加身。”
      
      她这话一出口,姜老太有点信了,算命的哪有说坏话的,老道士这么说,还说的头头是道的,她急急忙忙问,“老神仙多说些!”
      
      老道士笑着摸摸胡子,摇摇一指,明明是个瞎的,却好似看得见一样,不偏不倚指向了摇床上的姜锦鱼。
      
      姜老太二话不说,把姜锦鱼抱了过去。
      
      姜锦鱼就那么被她奶抱在怀里,捧着给个瞎了眼的老道士“看”,好在只是看看,没对她动手动脚。
      
      老道士含着笑,“真是好命的孩儿。福多寿多,宜家宜室,在家旺家,出嫁旺夫,夫妻和睦,诰命加身,子孙满堂。”
      
      姜老太被他说的一脸激动,倒是姜锦鱼,内心无语,这老道士比她奶还能瞎编,她要是命好,上辈子能落了个不得善终的下场麽?还子孙满堂呢,她就一个孩子,还在肚子里就给流了!
      
      姜锦鱼不当一回事,姜老太却是信了七八成了,转手把姜锦鱼放回摇床,要去屋里取钱去。
      
      取了钱出来,还没把钱递出去呢,就听的老道士摆手说,“老道不用钱,可否将老道的水囊灌满。要这井里的生水即可。”
      
      姜老太赶忙灌了水,老道士接了水要走,临走前又飘乎乎留下一句,“明日有意外之财。”
      
      送走老道士,姜老太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就听大儿媳孙氏在门口大喊,“娘,爹和四弟回来了。”
      
      姜老太正抱着姜锦鱼看自家后院里的蔬菜,听到赶忙抱着孩子朝外走,见到一天未见的老伴儿和许久未见的小儿子,笑得合不拢嘴,忙问,“回来了,正好赶上吃晚饭呢。对了,老四,今儿咋回来了?这还没到过年放假吧?”
      
      “还没,总得到二十五六才放假。我听说家里添丁了,正好爹也要回来了,就跟东家请了假,明天就回去。”姜四郎姜季文拍拍袖子,凑上来看了看姜老太怀里的小侄女,笑眯眯,“娘,这就是二哥家四妞妞呢?给我抱抱呗。”
      
      姜季文小的时候调皮,自个儿掉河里了,是他二哥姜仲行一个人背上来的,打从那时候起,姜季文就格外地亲自家二哥,今天也是听说家里二嫂生了,才匆匆跟爹一起回来的,当然顺便也还有点别的事情。
      
      姜老太一边把孩子递给姜四郎,一边说,“什么四妞妞、四妞妞的,你二哥给取了小名的,叫绵绵。”
      
      姜仲行走之前,琢磨了一宿,才琢磨出这么个小名来,寓意也好得很,福气绵绵么。
      
      姜季文如愿把小侄女抱到怀里,顺口问,“绵绵啊,这名字不错,大名叫啥,姜绵?”
      
      他这一问,登时就问到姜老太心里去了,姜老太不自觉挺了挺胸脯,有些显摆地说,“诶,还不是你二哥二嫂非要我取,我做奶的,总不好连这种小事都不答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喜欢她嘞,我就给取了个名,叫姜锦鱼。锦是锦绣的锦,鱼是小鱼儿的鱼!”
      
      锦绣这词,姜老太还是从二儿子口里学来的,现下就拿出来显摆了。
      
      姜四郎是个机灵的,一听就明白自家二哥的打算了,当即夸道,“娘这名字取的好!还是二哥二嫂主意正,以后我的孩儿,也让娘也取名字!”
      
      姜四郎抱够了,正打算把小侄女还给姜老太,低头瞅了瞅不哭不闹盯着他的姜锦鱼,真乖啊,不愧是二哥二嫂的闺女。
      
      而此时的姜锦鱼呢,快激动坏了,总算是见到四叔了,要知道,全家除了爹娘和大哥,对她最好的就数这个四叔了,上辈子潘衡出去瞎混,四叔这个暴脾气的,居然拎着棍子上门,把潘衡给狠狠揍了一顿!
      
      姜锦鱼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那叫一个解气,在四叔怀里,那叫一个乖巧可人,要不是现在还做不出笑的表情,就差来个灿烂的笑容了。
      
      姜四郎不舍地把孩子还给姜老太,姜锦鱼在她奶怀里没待多久,就被送进她爷怀里了。
      
      姜锦鱼对她爷奶的感情其实一般,不过那是上辈子了,这辈子,她都打定主意了,一定要牢牢抱住爷奶这两条金大腿!
      
      要知道,在乡下,很少有人家会分家,一般都得到孙子辈娶亲,才会分家,除了某些压根过不下去的人家。所以,上辈子一直到她嫁给潘衡,大伯母和三婶两人合力闹了几回,姜家才分家。
      
      不过,那都是十多年之后的事情了,至少这十几年,家里还是爷奶做主,尤其是她爷,虽然平常沉默寡言,但在大事上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姜锦鱼打定主意要抱她爷的大腿,一被送进姜老爷子的怀里,立即乖乖巧巧,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爷,哪怕老爷子其实不会抱孩子,抱得她不大舒服。
      
      姜老爷子还是头一回这样抱孙女,他是个不大吭声的,平时唯一的消遣就是坐在屋檐下抽旱烟,几个孙女孙子都怕他敬他。
      
      难得见到这么一个乖乖巧巧窝在他怀里的孙女,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还直直盯着他,仿佛就知道他是爷爷一样,姜老爷子心里也生出了点喜欢来,哑着嗓子说,“嗯,是个乖的。”
      
      三儿媳吴氏一看,心里就不舒服了,同样是丫头片子,怎么就不见她家二丫招爷奶待见呢?老二家的这丫头片子不就是生得好一点麽,咋就人人见了都喜欢呢,真是奇了怪了!
      
      “爹,娘,咱赶紧进屋吃饭吧,菜都要凉了。”心有不甘的吴氏看不惯这么个丫头片子被众人围着,特意抬高声音说话。
      
      “行,进屋吃饭吧。”作为一家之主的姜老爷子一开口,众人纷纷迈开步子了。
      

  • 作者有话要说:  300收藏3个评论
    我好惨一作者
    虽然这样
    但是更新还是每晚八点必来啊~
    咪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