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装修任务 ...

  •   急诊科护士休息室平常是坚决不允许男人进去的,但是今天却有了一个例外。
      
      苏茂言红着脸被几个小护士推了进去。
      
      他求饶道:“你们要看病的话,可以来我们药铺,在这里看的话,影响不好!”
      
      苏茂言像是被逼迫的良家妇男一样,被推倒在了一个垫着浅粉色坐垫的椅子上。
      
      他放眼看去,有粉红的被子,粉蓝色的床单,墙壁的挂钩上还挂着衣服,他甚至不小心瞥见了一件被盖在外衣下面的小胸衣。
      
      这个景象太可怕了,可怕到他好想去帮她们整理整理。
      
      被子应该叠成方块,床单的褶皱也要一点一点的铺平,衣服怎么能那么挂呢,一点都不整齐,还有地上的拖鞋……
      
      不行了,苏茂言已经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罪恶之手了。
      
      还好护士们把他围住了。
      
      “苏大夫,你也帮我瞧瞧啊!”
      
      “对,我也有一点月经不调。”
      
      “你能治痘吗?我最近特别爱长痘。”
      
      “乳腺疾病你懂吗?吃中药对乳腺增生有效果没有?”
      
      她们之前也不信苏茂言说的,就是看苏茂言长得好看,凑个热闹,没想到他还真的把圆圆的子宫肌瘤给诊出来的。
      
      她们可是去问了的,确实是早期,虽然是多发性的,但是瘤还特别小,如果不是B超室的主任打得仔细,可能还会被忽略过去。
      
      苏茂言顿时觉得自己像被一百只鸭子给围了起来,简直是无福消受。
      
      瞥眼一看,瞧见了从外面走过的广宏,立刻站起来道:“我家就在药王镇的苏氏药铺,你们有问题可以来找我,红姐那里有我的电话,也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还有问题想问广主任,先走了啊。”
      
      广宏是专门从这里路过的,这些护士们简直是在胡闹,和强抢民男有什么差别!
      
      好在苏茂言聪明,知道利用他脱身。
      
      广宏带着苏茂言去了办公室,又问他道:“你中医是在哪里学的?”
      
      作为一个医生,广宏对中医还是有点粗浅的了解的,确实在一些疾病方面,中医有优势,但是在诊断肿瘤方面,他真没听说有几个中医能靠着把脉就把肿瘤诊出来的。
      
      苏茂言说了自己的毕业学校,又道:“我祖上都是学中医的,算是有家学。”
      
      听到后面这句话,广宏就释然了。
      
      在中医这方面,很多家传的东西比在学校里学的还要有用,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跋山涉水的去寻找高人呢。
      
      苏茂言也没有骗人,他们家祖上一直就是在宫里当御医的,后来没了皇帝,家里又出了点事,到他爷爷这一辈,就迁到了药王镇,开了间药铺过日子。
      
      他爸对中医没什么兴趣,也没什么天赋,算是被逼着学的,学成了一个连半吊子都算不上的医生。
      
      他是有兴趣,从小到大也努力,但是当年祖上留下的书都被烧了抢了,如果不是得到了药王系统,估计也是熬日子积经验才能有所成的。
      
      广宏又道:“我刚刚听说,你在妇科方面比较有建树?”
      
      苏茂言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也不想只专精妇科,但是系统坑他啊,他也只能点了点头:“暂时对月经不调和不孕不育的诊断上有一些心得。”
      
      广宏迟疑了片刻,还是道:“我有个朋友,一直要不起孩子,两口子都去市医院检查了,他老婆AsAb是阳性,属于免疫性不育。”
      
      AsAb被称为抗精子抗体,简单来说,就是精子杀手。
      
      苏茂言闻言道:“免疫性不育应该是可以治疗的,采取皮质激素治疗的话,一般可以影响抗原,阻止抗体继续产生,有三分之一的几率可以让AsAb转阴吧。”
      
      免疫性不育听起来有点难以理解,其实不复杂,最普遍的情况就是女性的身体对男性的精子产生抗体,小蝌蚪还没进入赛道,就被免疫细胞给当成敌人消灭了。
      
      广宏所说的,也是这种情况。
      
      广宏点了点头:“没错,但是我朋友的老婆就属于另外的三分之二。”
      
      苏茂言又道:“试过中西医结合治疗吗?”
      
      广宏道:“我那个朋友来咨询过我,事实上,中西医结合治疗免疫性不育的案例也不少,所以我还是推荐他去试试,但是治疗了两个疗程,还是没有用。”
      
      苏茂言闻言道:“所以您的意思是?”
      
      广宏有些不好意:“我想介绍他去你那儿看看。”
      
      死马当成活马医嘛,他这个朋友是无论如何不打算离婚的,但是两口子都想要孩子,不想领养,就想亲生,所以到处求医,可惜这都一年了,还是没有任何改善。
      
      苏茂言点头道:“没问题,我最近都在铺子上。”
      
      广宏松了口气,拍了拍苏茂言的肩膀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就麻烦你了。”
      
      这回到县医院,苏茂言的收获不少,回去的时候,月经不调的任务已经完成了2.5个,不孕不育的另一个病人也应该会来找他。
      
      这样算起来,10天应该也是能完成任务的吧。
      
      苏茂言莫名的有点心虚。
      
      药王镇上,郑霜正在喝药,她捏着鼻子,一口灌了进去:“嘶,好难喝!”
      
      她妈道:“良药苦口,喝几天就好了。”
      
      郑霜道:“要是真有用,我就把表哥介绍给我们同学,你不知道,班上好几个同学月经都不调。”
      
      月经不调果然是妇女同志们的克星!
      
      “你们这些年轻人,喊不要碰冷水,不要熬夜,不要吃辣的,没有一个人听,月经肯定不调啊!”
      
      郑霜见她妈又开始唠叨,忍不住打开手机,在她们寝室群里分享了今天的见闻。
      
      “我表哥真的很厉害!就是给我诊了诊脉,就把我的症状全部说出来了,而且全对,太牛逼了!”郑霜兴奋的打着字。
      
      “你先吃药,要是有效的话,我也去找你表哥看。”很快,另外几个朋友也开始回复了。
      
      郑霜觉得很长脸,噼里啪啦的继续打字道:“我表哥人超帅,药王镇镇草听说过没?又高又帅又有气质!”
      
      她的朋友们顿时更感兴趣了,有一个直接道:“不用等你吃药了,明天我刚好有空,我来镇上找你,顺便去你表哥那里看一看。”
      
      郑霜嘿嘿一笑,有一种自家水灵灵的白菜终于让其他猪仔知道了的自豪感,忍不住又道:“对了,我这次过去,还发现他身上还喷了香水,不知道是什么香水,挺好闻的,但是好像没闻过。”
      
      郑霜之前一心都在她的月经不调上,现在才琢磨起来,苏茂言身上的味道还挺好闻的,下次去看病的时候,问问他到底是什么味道。
      
      如果苏茂言知道她的问题,只会回答她,那是中药味。
      
      他每天吃完早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安静的铺子里,像是调香水一样往自己的香包里装药。
      
      今天他的香包里装着的,有合欢花、薄荷、佛手……经过他精心调制,当然好闻了,至少对他来说,非常适合他的心情,高度衬托了周围的气氛。
      
      回了铺子,苏茂言开始思考起了他们苏氏药铺的转型升级工作。
      
      他既然已经继承了铺子,肯定就要往着做大做强去发展,再这么门可罗雀的,他也只能喝西北风了。
      
      首先,就是铺子的装修问题。他记得上一次装修都是他小学时候的事情了,所以铺子的陈设很旧,一看就是日落西山的夕阳店铺,没人进来也是正常的。
      
      第二,就是他们的客源问题。光在药王镇招揽病人肯定是不够的,哪里有那么多病人给他治,还得扩大影响力,先扩大到县上,再扩大到市上,最后扩大到省上。
      
      苏茂言一边畅想一边露出了炫目的笑容。
      
      苏九溜着金子,一进门就瞧见了发呆的苏茂言,忍不住抱怨道:“这是你的狗还是我的狗!天天都是我在溜!你刚刚跑哪儿去了,怎么到处都找不到人。”
      
      金子也对着苏茂言呜呜的叫。
      
      苏茂言抱起金子,撸了撸它的毛,又摸了摸它的腿,石膏打得不错,爪子也没有肿,过些时候就能拆了。
      
      “爸,等金子好了,你想养不?”苏茂言喜欢捡受伤的流浪动物,医好了之后,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要么送人,要么送到那种领养机构去。
      
      这么多年了,真正养过的就两只狗两只猫,但是后来都过世了,他因为这个抱着他的泰迪熊伤心了一个多月,所以后面就有点不敢再养了。
      
      金子似乎听懂了他的话,水润润的眼睛看向了苏茂言,又用头蹭了蹭他的腿。
      
      苏茂言的心都要化了。
      
      反正他也回家了,家里有院子,养只狗应该也没什么吧。
      
      苏九见状愤慨道:“我看你就是渣男,捡回来又不负责!”
      
      苏茂言无辜道:“主要是家里没有皇位,佳丽三千不属于我,我钱包的意思,就是万花丛中过,只摘一朵花。”
      
      “呸!你还想继承皇位,干脆上天算了。”苏九道,“反正你现在回来了,家里养只狗也热闹点,我看金子就很好,就他了。”
      
      苏茂言打了个千儿:“都听太上皇的。”
      
      于是金子就彻底在苏家小院安定下来了,成为了苏茂言后宫中的第一位嫔妃。
      
      吃饭的时候,苏茂言把装修药铺的事情说了。
      
      王子华道:“好,家里还有点钱,本来是想着给你在城里面买房子的,但是你现在回来了,也可以先挪一部分装修药铺。”
      
      苏九悲愤的吃了一口炝炒莲白,还在为了没有鲜椒兔伤心,忍不住反驳罪魁祸首:“就只给他存了五十万,把铺子装修了,想在县里买房子都买不起了。”
      
      “言言这么厉害,还怕赚不到钱吗?”
      
      苏九还想反驳,王子华双眼一眯:“明天还吃不吃兔子了?”
      
      苏九啪的一下搁下了筷子,忍辱负重的闭上了眼:“装就装!”
      
      苏茂言噗嗤一笑,拿起一边突然响起来的手机。
      
      橘猫还在玩游戏,所以只是消极怠工的用脚敲了敲屏幕,一段话出现了。
      
      这只猫,竟然连话都不说了,简直是一只不称职的系统!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良好的环境可以让病人感受到温馨和舒适,也能让医生更好的发挥自己的技能和作用。为了让您的药王生涯走得更远,系统特地为您设计了以下的装修方案,请严格按照下图进行铺面重塑工作。”
      
      几张漂亮得让苏茂言眼热的设计图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
      
      “装修预算:100万,您需付款30万,系统会为您免除另外70万的装修费用。”
      
      “完成时间:请您在1个月内完成装修。”
      
      “指定公司:千金装修公司。”
      
      “完成奖励:1.在装修期间,免费送隔壁40平米的铺面2套,可付费10万进行同样风格的装修。”
      
      “2.装修结束后,将免费为您彻底清除甲醛。”
      
      苏茂言差点没被这个抢钱的系统给呛死。
      
      谁家装修铺面按照100万的标准来装修啊!而且还指定了装修公司,这是内外勾结扰乱市场秩序啊!
      
      不过看清楚了奖励之后,苏茂言的眼中闪烁起了只属于进步分子的光芒。
      
      隔壁两个铺面空已经空了好几天了,也是时候让它们发挥余热了。
      
      所以这份沉甸甸的责任,就让他承担了吧!
      
      苏茂言淡定的擦了擦嘴,不就是装修吗?
      
      坚强的男子汉,没有什么干不成功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