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月经不调 ...

  •   一大早苏氏药铺就开了门,看热闹的群众们一传十,十传百,都打算过来瞧瞧稀奇。
      
      苏茂言看着那么多人,头都大了,关键是进来的劳动妇女们,问的问题都和月经不调、不孕不育没关系,反而全集中在他身上。
      
      “言言有对象没?”
      
      “打算找什么样的啊?”
      
      “我们家乐乐暑假也回来了,不如你们见个面?”
      
      苏茂言仿佛被一群鸭子围攻,很后悔没有把自己的泰迪熊拿下来。
      
      还是苏九出来解了围。
      
      大蒲扇被敲得碰碰响,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苏九道:“我儿子暂时不找对象,也不相亲,什么欢欢乐乐的也不用见了,咱们有病就看病,没病就别挤在这里了。”
      
      妇女们见状撇了撇嘴,一人攻击了苏九一句,然后一窝蜂的离开了。
      
      自从这个中年老男人不顾形象走向邋遢之后,他在药王镇就失去了他独特的地位!
      
      苏茂言见状傻了眼,这么多人,怎么一个找他看病的都没有?
      
      原来都是觊觎他的身体,不是觊觎他的技术吗?
      
      苏九嘲笑他道:“我原来守铺子的时候,一天能来两个人找我抓药就不错了,换成你小子,可能能有三个吧。”
      
      “不过。”他看了眼外面写着专看不孕不育和月经不调的牌子,“现在估计一个都没了。”
      
      他们镇子小,也没什么秘密。
      
      今天谁过来瞧了病,还没出铺子估计就会被打上月经不调和不孕不育的标签。
      
      苏茂言痛心道:“这不是讳疾忌医吗?!”
      
      “不,这个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苏九嘿嘿了一声,又转头去逗金子去了。
      
      橘猫在手机里狂笑,期待着为苏茂言买小天使的那一天,他甚至已经在淘宝里看好了,只等着帮苏茂言下单了。
      
      苏茂言无奈,只能把牌子取了,然后去找了王子华。
      
      他妈交游广阔,肯定能承担优秀中间人的职责。
      
      王子华一听,好奇的盯着苏茂言看了半天,把苏茂言脸皮都看红了,才夸他道:“言言果然是妇女之友!这事儿就交给妈,妈出去一趟,准能给你带一个回来。”
      
      果然,过了不到半小时,王子华就从后门给他带了一个病人回来。
      
      “表妹?”苏茂言惊讶道。
      
      没错,王子华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把苏茂言的表妹郑霜给带来了。
      
      苏茂言突然有了一种卖保险先祸害自己人的错觉。
      
      郑霜红着脸喊了一声表哥。
      
      王子华道:“愣着干啥,帮你表妹看看。”
      
      郑霜马上高三了,这几个月来,月经一直推迟,量也不多,每次都疼,好不容易学校放了几天假,正打算去医院好好看看,不过还没去就便宜了苏茂言。
      
      苏茂言让她坐下,仔细看了她的脸色,又让她把舌头伸出来。
      
      “平常有什么症状?”苏茂言问道。
      
      郑霜其实一点也不相信苏茂言的技术,毕竟苏茂言刚刚从学校里面毕业,能看什么病啊,而且她也不信中医,要不是王子华硬拽她过来,又用昨天的例子举例,她是肯定不会来的。
      
      不过表哥从小对她都很好,既然表哥这么想研究妇科,与其让表哥去祸害别人,不如就祸害她吧!
      
      郑霜抱着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不过面对自己的表哥,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只说了月经延迟,量少,肚子痛。
      
      苏茂言见她一副不愿意多说的表情,也没细问,直接道:“把手伸出来。”
      
      郑霜伸出了手,很快苏茂言的手指就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郑霜紧张的看着苏茂言,本来她不应该紧张的,但是苏茂言的表情太严肃了,像是在研究什么世纪难题。
      
      “表哥,我没事吧?”郑霜下意识的问道。
      
      苏茂言闻言道:“没事。”
      
      不过手指仍然没有放开。
      
      他昨天被灌了一脑子的知识和经验,当然得利用好每次机会好好体悟,多诊几分钟,也好多感受几分钟。
      
      他刚刚不问具体的症状,也是想看看能不能单凭脉诊诊出原因来。
      
      几分钟后,郑霜手都酸了,苏茂言才松开手。
      
      郑霜越发觉得苏茂言应该是把她当成了人体试验品。
      
      她现在纠结的是,苏茂言开的药她到底吃不吃。
      
      一边是亲戚情分,一边是自身健康,郑霜泪目,她为什么这么命苦,要面临这么两难的抉择!
      
      还没等郑霜哀叹完自己的命运,就听苏茂言道:“你每次来月经,颜色应该很淡,而且血里有血块,是吗?”
      
      郑霜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她刚刚没说啊。
      
      苏茂言见状继续道:“月经期间,腰酸怕寒,四肢发冷,但是放点暖宝宝在肚子上就会好点,对不对?”
      
      又说中了,郑霜立马点头。
      
      “嘴巴淡,觉得吃什么都没味道,也不想吃东西,大便也是稀稀拉拉的,是不是?”
      
      郑霜脸更红了。
      
      仿佛苏茂言是一个疯狂追踪狂,而且肯定是一边收拾垃圾筒一边刷厕所的那种。
      
      不然怎么苏茂言连这种事情都知道!
      
      苏茂言闻言一笑,拿起笔认真的写起了脉案:“没什么大问题,你这个是典型的血寒,吃段时间的药就好了。”
      
      血寒,用教材里面的话来说,就是“寒邪入血,寒凝气滞,血行不畅。”
      
      郑霜红着脸道:“我看你那么严肃,还以为我有什么大毛病,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其他症状的啊?”
      
      她真的特别好奇!
      
      苏茂言抬起头,对她露出了一个笑容:“秘,密!”
      
      实际不是什么秘密,因为郑霜的脉象太典型了,月经不调的原因有很多种,有脾肾气虚、肝肾阴虚、气血两虚等等,每一种的症状、表现和脉象都有很大的不同。
      
      当然能轻易的分辨出来。
      
      围观的苏九起了兴趣,他虽然是个半吊子,不对,连半吊子都比不上,但是也忍不住对郑霜道:“霜霜,把手伸出来,我给你诊一诊。”
      
      郑霜把手伸了过去。
      
      苏九摸了半天,只觉得手指下面的脉象还是怀抱琵琶半遮面,不晓得究竟是啥玩意。
      
      不过输人不输阵,他松开手后,赞同的对着苏茂言点了点头:“诊的不错,是血寒引起的。”
      
      苏茂言也笑:“霜霜的脉象很典型,一摸就摸出来了,不过我第一次有机会诊脉,忍不住多感受了一下。”
      
      苏九:笑容渐渐扭曲。
      
      那个脉很典型吗?!
      
      明明一点都不典型好吗?!
      
      郑霜倒是很捧场:“表哥肯定都是和表姨夫学的!”
      
      苏九艰难的维持住了高人的风范,他要去找在外面撒欢的金子安慰他!
      
      苏九一走,郑霜就凑过去看苏茂言写的方子。
      
      “桂枝、艾叶、熟附子、当归……”苏茂言的字写得很好,看着特别享受,郑霜问道,“这是什么方?”
      
      “这个叫温经汤。”苏茂言道,“你下次月经是好久?”
      
      郑霜道:“还有十多天吧。”
      
      苏茂言点头:“这个方子你先拿回去吃七天,七天之后我再帮你诊脉。”
      
      虽然温经汤的方子基本是固定的,但是根据病人的情况,在药材和剂量上都可以调整。
      
      郑霜抓了药,高高兴兴的回去了,自从苏茂言把她的情况说清楚之后,她就入坑了。
      
      她表哥虽然才毕业,但是从小到大成绩都好,人又聪明,干什么干不好,不就是月经不调吗?她相信她表哥一定能成为称职的妇女之友!
      
      郑霜走后,苏茂言的任务进度条走到了0.5/10。
      
      “0.5是什么意思?”苏茂言瞧了瞧屏幕,问那只正在打游戏的橘猫。
      
      橘猫头也不抬道:“说明她有病,你有药。”
      
      “说人话!”苏茂言戳了戳橘猫的肚子,把它戳了个仰倒。
      
      橘猫生气的一甩游戏机,仿佛被女朋友打扰的游戏渣男,简直想冲出屏幕对苏茂言进行家暴了。
      
      苏茂言只能用上了撸猫十八招,终于把这只猫给伺候舒服了。
      
      它瘫在一个App 上面,尾巴甩来甩去:“就是说,你的药开得没有问题,她也确实是你诊断出来的那个毛病,不过她还没吃药,病情也没有改善,所以还不算完成任务。”
      
      苏茂言眼睛一亮,那他不是可以利用任务完成情况来检验诊脉和开方的正确性吗?
      
      不过,他又感觉到了命运的沉重。
      
      要是他的病人不吃药怎么办?难道他还要打电话去一个一个催吗?!
      
      而且郑霜可能是他今天唯一的病人了。
      
      因为三缺一,他妈被拉去打麻将,不愿意帮他拉客了。
      
      苏茂言心情沉重的抱住了自己的泰迪熊。
      
      人生艰难。
      
      苏九抱着金子,对着苏茂彦露出了一个同命相连的表情。
      
      因为可恶又紧急的三缺一,今晚他的鲜椒兔也泡汤了。
      
      苏茂言想了想,坚强的男子汉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他放下自己的泰迪熊,干脆开车去了县医院。
      
      他只是去看看昨天那位大哥的情况,绝对不是去和县医院抢客人的!
      
      县医院一楼是急诊科,苏茂言一进去就碰上了昨天遇到过的护士。
      
      “是你啊!”年长的护士叫苏红,和苏茂言算起来五百年前可能还是一家,见了他也很热情:“你是来看昨天那个病人的?”
      
      苏茂言道:“那位大哥怎么样了?”
      
      苏红道:“已经出院了,没事了。”
      
      她还招呼一边的小护士道:“你们不是一直在问昨天的事儿吗?这不,正主来了,有什么都可以问他!”
      
      于是苏茂言又被一群可爱的小护士们包围了。
      
      “苏哥,你昨天是怎么把人给救回来的啊?”
      
      “针灸真的那么神奇?”
      
      “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
      
      苏茂言简直招架无能,不过他也没有退缩,这里这么多年轻可爱的小护士,说不定里面就有他的潜在客户呢!
      
      为了完成任务,他必须要以卖保险的精神去拓展自己的客源!
      
      所以他敏锐的从无数个问题里找出了自己最想回答的那一个。
      
      苏茂言露出自己最炫目的笑容,对着最左边那个问他最擅长什么的雀斑小护士道:“我最擅长治疗不孕不育和月经不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