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漪舟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19 13:00: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灵魂 ...

  •   我走在孤零零的大街上,凌晨四点,我看到一座大楼边有警示的标志,大概是那里出了什么事情。
      
      我路过那里,灯光没有照出我的影子,我浑浑噩噩地走过去,穿透警示带,看到地上的一滩已经干涸的血污。
      
      似曾相识。
      
      哦,对了,我已经死了。
      
      我叫林雾,女性,一家著名影视公司的董事长,今年,27岁。
      
      我死于自杀跳楼,这一点我本人可以确认。
      
      可是我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记不起来了。
      
      我这么想着,在那一滩血污旁蹲到了天亮,看着人开始变多,繁华的城市里有不少路过的人注意到这篇警戒区,却没有一个人看得到我。
      
      我想我如果走过我去过的地方,应该就能记起来。
      
      于是我站起来,走出去,穿透人群,走向我的公司。
      
      ......
      
      我的公司名为具声影视,拍摄的电影,脚本都是我来挑选,我忽然想起来了,有几部电影似乎最近被禁播了。
      
      那是几部讽刺社会的电影还是同性恋主题的电影,我不记得了。
      
      我看着前台笑容满面招待来宾的前台小姐,来的人都带着白花,面上看起来似乎有忧愁的样子,似乎又没有。我记不起他们是谁,但是不知为何他们这幅样子让我着实犯恶心。
      
      那表情,像人/皮/面/具,像是缝上去的。底下似乎随时都要露出愉悦的笑容来。
      
      我又接着往上走,我的公司很大,有许许多多的员工在这里工作。
      
      我看到他们一个个也戴着白花,总裁训斥着主管,主管又训斥着小员工,小员工互相发牢骚,开始说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死法,弄得公司乌烟瘴气的。
      
      我并不在意,这家公司现在已经不属于我了,因为我已经死了,也没有写继承人。我没有儿女,父母也不太需要我——他们有一个宝贝儿子,并不需要一个总想着自杀的女儿。
      
      我看到年轻些的员工窃窃私语的样子,忽然回忆起我刚走上社会的时候。
      
      挺稚嫩的,又挺幼稚的。
      
      可走上社会之前,我在干什么呢...
      
      我不再去管他们虚假的悼念,走出了公司,看着蓝天白云中漂浮着的,人所看不透的淡烟,我走向我的家。
      
      我的家在三环,似乎是很好的地带,我养了一只白猫,蓝眼睛,但是是一只聋的猫,它见到我回来,很高兴地在我腿边绕了几圈,我想可能是因为猫能看见灵魂,它们很纯净。
      
      我看向屋子,这好像是我肉/体死去的第二天,还没有人来我家中取走我的东西,上面有些东西落了灰,我看见几张熟悉的相片,我走过去仔细看着它们。
      
      一张是年轻时候的我和一个男人的合照,另一张是二十五岁左右的我和一个女人的合照。
      
      照片里的我笑得很开心。
      
      很幸运,定格在照片里的我是开心的。
      
      我看到那两个和我合照的人,我又想起了很多。
      
      十九岁,我谈了一场恋爱。
      
      爱情总是盲目又炽热,从前他们说给我灌输的理念,只不过是通过物质交换一样的夜晚来夺取我生命中一些或多或少的东西,时间,精力,还有那一点对未来的憧憬。
      
      同样,很多人的爱情,似乎不是独一无二,它们甚至可以分成很多份,他可以在很多好看的小姐耳边同样说着我爱你,同样一遍遍夺取她们生命里和我相似或者不相似的东西。
      
      “宝贝儿,这就是爱情啊,你能给我欲/望,难道这不是爱情吗?”
      
      他不仅说过这句话,在我发现他找小姐的时候,十九岁的女孩哭着问他为什么要背叛自己,他只是说:
      
      “你能给我的爱情,她们也能,说明你并不是我的唯一,我们不太合适,抱歉。”
      
      生命里第一个留下烙印的人就这么走离了我的人生轨迹。
      
      我的猫用柔软的毛蹭了蹭我,但是它什么都没碰到,我想摸摸它的头,但是我也什么都没碰到。
      
      我并不感到难过,因为这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无论是从前的,还是现在的。
      
      我又去看另一张照片,那个女人,比我小三岁,长头发,大眼睛。
      
      那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人。
      
      她是我的助理,我和她一起工作五年,我爱她。
      
      我唯一能记起来的就是当她知道了那件事以后,她只是惊恐地告诉我她并不喜欢女人,然后她申请去了分公司,她和她的男朋友发牢骚说,同性恋真是太令人害怕了。
      
      她可能认为我这些年没谈恋爱是因为她,我想着,我之前没有早恋过吗,还是我不记得了。
      
      于是我想在我的灵魂完全消失之前找到我的所有记忆,我和我可爱的白猫告别了,再过一天就会有人来领养它——我自杀之前只交代了它的未来生活。
      
      又快到晚上了,我不知道居然已经过了这么久,我路过一家面馆,看到了我的家人。
      
      我的母亲正带着她二十二岁的儿子吃着汤面,父亲在面馆外面交涉着我的遗产处理。
      
      母亲胸口带着一朵白花,大概是为我佩戴的,而弟弟胸口的白花已经粘上了油渍,不太干净了,我看着觉得讽刺,这是在悼念我还是嘲笑我呢。
      
      父亲交涉好了,他似乎心情不是很好,进了面馆和我母亲说了什么,我母亲皱起眉头,说了一句我看出口型的话:
      
      “她的钱肯定得归我们啊!”
      
      我听了以后,才想起来我是他们领养的孩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领养到家里,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弟弟已经一岁了,我从小就是很听话的好孩子,但是我得到的永远没有别人的多。
      
      父母不怎么打骂我也不怎么管我,他们只是为我准备好上高中的钱,然后再准备上大学的钱,最后等着我为他们把钱翻倍赚回来。
      
      我是十四岁那年,发生的事情让我现在都觉得残酷,我的灵魂居然想起了这件可怕的事情。
      
      我奥数不好,但是家里没有多余的钱给我找奥数老师,我只好恬不知耻地去问问老师能不能给我课后补习,那个看着老实敦厚的男人很和蔼地答应了。
      
      我很感激,并且答应以后一定会尽力补偿老师,并且我也做到了,在床上求饶着补偿那个人。
      
      我真的太痛苦了,父母说我是一个心理变态,我看着他们看我时怪异的眼神,我就觉得害怕,我告诉了我最好的朋友——老师强迫了我,但是她只是和别人笑着说我是个婊/子。
      
      于是后来我也没有朋友,也没有喜欢过男生。那个老师现在已经退休,在家中安享晚年,受到惩罚的人始终只有我一个。
      
      我离开了面馆,对这座城市没有很多留恋,我想再去看一眼我的作品。
      
      它们应该可以给我安慰。
      
      我到了一家电影院,海报上面写着我的影视公司出品的电影,我走进去,找了个空位子坐下,等待电影开幕。
      
      等了很久,人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小声地说着些八卦,也有人知道了我的死,偷偷地和朋友分享:“这家影视公司的董事长昨天跳楼死了!”我不以为然,可能在他们眼里,自杀是一种亵渎生命的行为。
      
      可是活在世界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也就没必要在这污秽之地停留那么久,久了整颗心都会变。
      
      电影开场了,编剧是我没有见过的,这大概是董事会又决定把我选的青少年性/侵题材换掉了,我没有生气,只是看着。
      
      电影里的女主角和男主角热烈地拥吻着,他们像块年糕,很白,但是粘在一起很久不分开,看到这里,很多情侣也激动地在电影院拥吻起来。
      
      直至电影结束,我都没有看到我想要的效果。整个剧情都是真实却又加上不真实,似乎整个世界都是为男女主而生,而其他人都是配饰。
      
      我大概也是别人人生里的配饰吧,我想着。
      
      有人叹息我的公司为什么影视越来越低级,没有了从前的深层感,也有人说这家公司很识时务,终于不再放那些无聊的小孩子哭泣的影片了,我无奈地笑笑,如果这世界上没有人把强/奸当乐趣,或许我也不会选择拍那些并不跑火赚钱的电影。
      
      外面开始下雨,我走在雨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雨,雨水穿透我的灵魂,我笑着想,也许这样我的灵魂会得到真正的洗涤。
      
      可是城市里的雨水,怎么可能干净呢,我摇摇头,继续走下去。
      
      我走到了一家有名的殡仪馆门前,我看到了我的葬礼正在举行,我走进去,很多人都在哭,他们眼睛鼻子都红红的,似乎很难过的样子。
      
      可是我并不认识他们。
      
      我走进去,听着有人说我死于抑郁跳楼自杀,我又看到了我的父亲母亲还有弟弟,他们胸口的白花已经换了,是新的。
      
      他们也哭了,但是当有人念着遗产交给公司处理的时候,我父母亲愤怒地站起来,和那些人吵了起来,刚刚的泪水似乎是假的,现在的唾沫才是真的。
      
      我看到我爱的那个女人,她怀着孕,戴着为我悼念的白花,她摸着肚子,没有哭,只是一遍遍地说着她没有对不起我,死了别来找她。
      
      我的葬礼很乱,当神父念着经文的时候,我渐渐感到了疲劳。
      
      终于,我的灵魂和我的肉/体一并封印在了棺材里。
      
      没有人知道这个女孩曾经经历过的痛苦。
      
      也不会有来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