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撒娇征服反派大佬》晚亭风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7-10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防止他冷,章福特意在他的腿上盖了一条毛毯,今天天气不好,风又大,他怕顾沉舟看书的时候太忘乎所以,不知道要照顾自己。
      
      可顾沉舟最喜欢的天,便是这样的天,不仅清凉,也很符合他有时候的心境。
      
      自从他没了腿以后,就喜欢在阴暗的地方待着,笑容逐渐减少,甚至怎么笑的都忘记了。
      
      有些时候看见别人笑得如太阳般那么耀眼,就会觉得热闹都是他人的,也更让他明白一点,人在面对强大的天灾人祸面前,显得如此渺小。
      
      那之后,他就会变得无比烦躁。连带着,也不喜欢有阳光的日子了。
      
      纸页从指尖慢慢地拂过,顾沉舟慢慢看完手上这本生涩难啃的财经类书籍,忽然说道:“章叔,你什么时候回去?”
      
      这是章福听到的第无数次一样的问话,他尽量不在顾沉舟的面前笑,但眉眼间仍然祥和:“沉舟,我要是走了,谁来照顾你?”
      
      顾沉舟将敢骑在他母亲头上的三儿赶出家门以后,顾母暂时回老家养身体,家里只剩下他、顾老爷子以及顾老太爷,顾沉舟不想看到自己的父亲,直接从家里搬了出来一个人住。
      
      合上书本后,顾沉舟抬起清端雅正的面孔,语气微冷:“不用照顾我,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以前在国外的日子,也都是一个人这么过来的,那时候也没人这么关心他,倒是少了一条腿后,大家就开始把他当成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一样,顾沉舟讨厌这样。
      
      章福正要说什么,院子前忽然驶来一辆搬家公司的车。
      
      顾沉舟眼神犀利地看过去,眉梢轻挑。
      
      那车最终在他们隔壁停了下来。
      
      章福十分好奇,放下水壶以后站在围栏前面往那边张望。
      
      隔壁的房子在顾沉舟买下这里之后不久,也被卖了出去,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隔壁的住户,一次都没有,连装修的时候,对方似乎也不关心,连一次都没来看过。
      
      章福看了半天,终于说:“沉舟啊,这是终于有人要搬来和你做邻居了吗?”
      
      只见后车门打开,从里面跳出一个女人。
      
      有一点点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可不就是昨天在医院门口附近看到的那个被媒体包围的小姑娘吗?
      
      顾沉舟眉头微微一皱,不用章福唤他,从他的角度,也一样看到那个女人。
      
      居然是她。
      那个演技贼差的有辱演员之名的女人。
      
      她居然做了他的女邻居?
      
      “回房吧。”顾沉舟把书夹在腋下,面无表情地按下电动轮椅的按钮,转身回房。
      
      章福明显愣了一下,追在后面:“沉舟,咱们不和你的新邻居打一声招呼吗?”
      
      “不用。”顾沉舟压下稍显不耐烦的声音。那个女人他压根没兴趣认识,就更没必要与对方有任何接触。
      
      章福拿他没有办法,只得跟着一起进入室内。
      
      一直不开晴的天空,竟是在这一刻初绽光芒。
      
      苏酥站在搬家车辆旁边,看几名师傅忙前忙后,她等得有点无聊,干脆打量起附近的房子。
      
      这里的别墅如同它的名字起的那般,大气又奢华,透露出一种庄重与威严的豪迈感,整个建筑的外观偏向于欧系流派,别墅山庄内种植了很多绿植,苏酥都能想象,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这里就会和宫廷里的后花园一样美丽迷人。
      
      眼睛正到处打量,隐隐约约看到隔壁有个男人好像在落地窗前盯着她瞧。
      
      她来的时候忘记乔装改扮,蹭的是搬家公司的车,这是她自己的主意,怕上了吴雯的车后,会被附近蹲等的娱记发现,短时间内自己的住址再被公开就不好了。
      
      而搬家公司的车隐蔽性更强,人坐在里面,从外面根本看不到。
      
      苏酥赶紧把嘴捂上,那个男人总觉得在哪见过,但隔得太远,看不清对方具体长相。
      
      男人好像也发现她发现了他,眉梢轻扬,他不客气地把窗帘狠狠一拉,从外面顿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苏酥:“……”难道又是她的一个黑粉?
      
      不久之后,赵滨坐着吴雯的车一同赶至,搬家公司已经把物品搬得差不多,本来就没带多少东西,收拾起来很方便也快捷。
      
      四百多平的别墅里,定期有人来打扫,看起来一尘不染的,很清爽。
      
      苏酥请吴雯和赵滨两人入内,从鞋架上取下客拖供他们两人换上。
      
      赵滨第一次来苏酥的这处房产,看着什么都像好奇宝宝一样,还求着苏酥,想去二楼三楼参观参观。
      
      苏酥直接让他去了。
      
      吴雯留在底下和她说话:“现在公司的官博已经发布了那条声明,很多人都在等反转,苏酥,这是一个好机会,但是,毕竟涉及到个人隐私的问题,即使我们这边有了实在的证据,也只能花钱找别人来做,公司方面没法亲自出面。”
      
      当然了,吴雯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如果可以让丁燃亲口承认他们已经离婚的事实,那是最好不过的事。”
      
      但要做到这一点,非常的困难,丁燃想要公开离婚的事实,早就会公开了,一定是有利益挂钩的事情阻止他这么做。
      
      这也是上层领导发愁的事情,作为一个在娱乐圈当中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公司,他们的号召力很强,却没有公然和哪个业内大佬叫板过。
      
      苏酥明白吴雯的意思,其实她能一直站在自己这边,还有公司能在这种时候为自己发声,已经是她意料之外又状况之内的事情了。
      
      苏酥保持微笑:“吴姐,这件事我来处理,我会让丁燃主动承认。”
      
      吴雯愣了一下:“你来?”苏酥姣好的面庞,带着自信的笑容落进她的眼里,不知怎么,就让吴雯的心里踏实许多。
      
      “好吧,你来,”吴雯叹息,“由你开始,也由你终止。”
      
      苏酥自信满满地点头。
      
      很快赵滨参观完毕,回头和她夸了半天这个别墅的结构和装修,三个人有说有笑聊了很久。
      
      怕她一会儿饿着,赵滨来前特意让吴雯带他去了一趟路边的生鲜超市,买了不少生蔬瓜果。
      
      本是要留下来给苏酥大展身手做一桌好菜,吴雯说公司里还有事,拉着他就要先走,赵滨怕她不会做菜,苏酥说自己随便吃点就好,他这才跟在吴雯的后面,依依不舍地一起离开。
      
      周围冷清下来,又变成一个人,苏酥看着略有些空旷的室内,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终于掏出手机,从黑名单里找到丁燃的号码,把他从那个犄角旮旯里拖了出来。
      
      许是丁燃一直在尝试联系她,刚拖出来不到十分钟,丁燃的电话居然来了。
      
      苏酥的眼睛一亮,慢悠悠接起来,通过丁燃的声音,都可以想象到他有多么焦头烂额:“苏酥,你到底要怎么样?”
      
      苏酥反问一句:“什么怎么样?”
      
      丁燃不知道人在哪里,可能周围有其他人,他的声音刻意低了下去:“你不是说你害怕的吗?”
      
      明明在最开始的电话里,苏酥和他说她被人追着骂,怕得要死,想要寻求他的安慰和庇护,尽管他撒了谎,说什么事都包在他的身上,根本不用感到害怕,可当时的他的的确确心软,真的以为她特别需要他。
      
      原来这都是苏酥的演技吗?
      
      “是啊,”苏酥故意矫揉做作地说了一句,“我好怕好怕哦。”
      
      丁燃:“……”
      
      “苏酥,你是要钱吗?开个价,要多少,我立即打到你的账户里。”
      
      苏酥真的觉得这里的丁燃,是不是没脑子啊,她声音里仍旧带着笑,故意沉默着。
      
      他心里跟打鼓了一样紧张,一晚上,整整一晚上,他睁着眼睛都没好好睡觉,就怕被媒体公开什么,虽然不至于身败名裂,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比如他让苏酥一个人背黑锅的事,就能让人诟病很久。
      
      “你到底想干什么!”丁燃的嗓音都快哑了。
      
      “没想干什么啊。”苏酥的语调格外轻快,“在下不才,之前把你和我通话的过程全录音下来了。”
      
      丁燃:“……”看吧,快看吧,他就知道!苏酥果然留了一手!
      
      苏酥的笑声活像个妖精,伸出一只无形的小爪子,在他的胸口上一阵乱挠。挠得他脸色惨白,不知所措。
      
      “丁燃,是男人呢,你就爽快点,是我把你的事公开,还是你自己公开?”
      
      “要是你觉得麻烦,我替你代劳也可以。只不过如果经过我手说这些话,我可能会从自身考虑多一些,也希望你能够谅解。毕竟我现在到了这个境地,你的功劳功不可没呢。”
      
      丁燃的头皮都快炸开。
      
      开什么玩笑,如果苏酥来公开,这和公开处刑有什么区别?
      
      若是之前,苏酥拿这种事来威胁他,他当然可以不发声,让网友自己评判,买点水军带点节奏,让大家误认为这是苏酥伪造的音频。
      
      眼下时局不同了,随着星光娱乐的发声,不少网友已经开始对真相是什么,产生着强烈的质疑。
      
      若要由苏酥公开,简直是打他的脸,到时候他更没有形象可言。
      
      为了挽回声誉,现在出面说不定还来得及。
      
      “好,我知道了。”丁燃泄气下来,不过……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后天到香格里拉的墨雅茗清茶楼见我一下。”
      
      ……
      
      挂掉电话,苏酥冷哼一声,这个丁燃,居然还敢提出这样不要脸的条件,想也知道肯定是一个鸿门宴,不知道单独见面的时候,丁燃会对她干出什么事来。
      
      上次苏酥拿到的是音频,音频可以被人说造假,如果是视频呢?
      
      这次鸿门宴即使不想去,也是必须要去一次,她得做二手准备。
      
      把手机往沙发上随意地一扔,苏酥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不管怎么说,现在情势都在一点点慢慢地往好的方向改变。
      
      她要每天都进步一点,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那些依旧喜欢着默默支持着她的粉丝!
      
      充满干劲后,苏酥重新看向赵滨买来的蔬菜水果,望着已然快到中午的时间,准备先去厨房里大干一场。  
      
      门口有人在按门铃。
      
      苏酥刚去拿围裙的手又自然放下,转而走到玄关处开门。
      
      一张年迈的面孔即刻闯入眼帘。
      
      苏酥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张脸,但一时间怎么都想不起来。
      
      不管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明星的身份,她的防范心都比较高,门只打开了一条小缝,还上了保险链。
      
      透过小缝,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往外看,轻软的声音带着甜味说道:“请问有事吗?”
      
      章福赶紧自我介绍:“我是隔壁人家的管家,看你今天刚搬过来,辛苦了,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苏酥的目光往下移了移,果真看到老人家的手里捧着礼物。
      
      一盒包装精致的法国名点马卡龙,以及一瓶看起来价格十分昂贵的红酒。
      
      苏酥把保险链拔开,慢慢打开房门,客气地接过他送来的礼物:“不好意思,今天是我搬来的日子,作为邻居,应该是我准备点礼物,去上门拜访。”
      
      眼前的老人家看起来压根不知道她的身份,她的警惕性降低不少,也是,年代感不同,可能对方压根不爱看现在小年轻演的电视。
      
      苏酥想了想,也想不到房子内有什么可以送的礼物,毕竟刚搬过来,连食物都是小赵帮忙做的准备,便说:“以后我会补上。”
      
      “您客气了,不用特意准备的,是我贸然叨唠您了。”章福眉眼慈祥地笑了笑,隔壁的这个新搬来的小姑娘当真很合他的心意,不仅有礼貌,看上去文静又优雅。
      
      毕竟是过来和顾沉舟做邻居的孩子,看模样,两个人年龄相当,章福想着,年轻人之间多少可以走动走动,没准也能有话题聊在一起。
      
      加上顾沉舟曾经盯着这个孩子长达十秒钟以上——这个不败的战绩,章福从来没见到顾沉舟在其他的女人身上有过。
      
      章福笑得更是和悦:“小姑娘,没事的时候,可以经常来我们家走动走动,我家少爷肯定也会开心的。”
      
      这句话好像有容易让人误会的成分,哪有一见面就让女性经常去他们男人家里玩玩的事儿?
      
      怕她担忧,章福出口后赶紧补充:“我们顾家是正经人家,有上市公司,不信您可以上网搜搜。”
      
      好像越说越乱,没一会儿居然把眼前的小姑娘给活活逗笑了。
      
      苏酥没想到这位老人家这么风趣幽默,他见她笑了起来,也有点窘迫,不安地等着她的回复。
      
      身后慢慢传来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
      
      “章叔,不是说了吗,不用特意过来拜访。”
      
      随之就是椅轮轻轻转动,轧在地面的细微声响。
      
      苏酥循着声音与章福两个人一道望过去,只听章福喊了一声:“沉舟。”
      
      她的目光定格在他的身上。
      
      顾沉舟端坐在轮椅上面,清俊雅正的面孔,似乎带着一丝丝微妙的不悦。
      
      他的个头很高,即使坐着也能感受到。
      
      那双波澜不惊的眉眼,瞳色黑幽幽的,有着冥顽不灵的固执,一般人难以闯进他内心的冷漠,以及清冷中的傲慢,倔强中的锋利。
      
      此刻他的目光糅杂着极为复杂的情绪,也投放到她的身上,苏酥才想起来,之前看到隔壁那个在见到她打量附近的环境时,马上拉窗帘的人就是他!
      
      顾沉舟那个大反派,居然是她的男邻居?
      
      “章叔,我说过,不要多管闲事,我一个人很舒心惬意,并不想和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打好关系,只是住在隔壁而已,有些人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成为我的朋友。”
      
      他不悦的声音,最终含着无法释怀的戾气般,有一种君临城下的独特霸道。
      
      这句话的意思好像在说,你这是知道我住在这里,所以故意在网上搜索到我的家庭住址,特意想在我面前乱晃吧?
      
      苏酥:哈???
      
      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被称为反派了,说的话简直能把人气上天。
      
      苏酥冷笑一声,尽量保持着应有的优雅:“我想顾先生是误会了,我买这处房产的时候,是前年。”
      
      顾沉舟也冷哼一声,还说是误会,连他姓什么都知道,却听苏酥突然说:“我记得刚买下那会儿,装修的时候我来看过,隔壁还没有人住呢,说不定是有些人更想成为我的朋友,所以暗地里调查了我买的房产的地址。”
      
      顾沉舟顿时眉峰犀利地看向她:“……”
      
      苏酥倒也不怕,你看随你看,反正天大地大,我就住这里。
      
      章福也不知道现场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情况,闹得他有点头大,原是想让新邻居好好和顾沉舟相处,谁想到……顾沉舟这臭脾气,到底该怎么整才好?
      
      眼下两个人好像是针尖对麦芒,哄不好了,焦头烂额中,章福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苏酥直接哼着小曲,脚步轻快地往自己正门方向去,临行前,和章福又说:“谢谢伯伯,下次我会准备好礼物的,省得有些人说不定在背后说我不仅想要和某些人做朋友,还想占对方的便宜。”
      
      顾沉舟的余光望着她,面色顿时冷了下来,指间微紧:“……”
      
      章福在旁边劝:“沉舟……”
      
      正当苏酥拉开门的那个瞬间,她的脑海里一道冰冷的机械音诡异地苏醒:“倒计时3,2,1.”
      
      苏酥:???
      
      “内核文件加载完毕,剧本模式更新完毕,载入成功,正式开启《我靠撒娇征服反派大佬》主题世界,锁定目标人物顾沉舟中...”
      
      苏酥:嗯???
      
      “现发布任务,请上前对着顾沉舟撒个娇,并抱着他的身体持续三十秒。”
      
      什么?!
      
      如晴天霹雳,苏酥整个人都懵了。
      
      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动弹。
      
      ——系统,你这是想拆我的台吗?

  • 作者有话要说:  苏酥:你是拆台专业户吧!!!
    系统君:不,我明显是红娘系统。
    苏酥:奏凯!
    苏酥:妈妈,就是这个系统,谁能把它带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