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撒娇征服反派大佬》晚亭风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04 12: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她笑得很甜,一改平日里盛气凌人的感觉,面部柔和了不少。
      
      赵滨愣了一下,随即说:“当然可以。”
      
      从兜里摸出手机,递到苏酥的面前,她接进手里。
      
      然后赵滨多嘴问了一句:“苏酥姐,你要用我手机做什么?”
      
      苏酥从包里也摸出自己的手机,低头边翻联系簿边说:“一会儿我给一个老朋友打电话,还麻烦吴姐和你先别出声。”
      
      吴雯微微皱眉:“你要打给谁?”
      
      她现在就怕苏酥再惹出什么无法回头的事,当然她目前的情况已经很难翻身,连公司都不打算再保她。
      
      从联系簿里很快翻到一个叫丁燃的号码,苏酥在赵滨的手机里输入号码之前,又向他们两个人神秘地“嘘”了一声。
      
      吴雯和赵滨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噤声。
      
      电话很快拨出去,先没有人接,等拨第二次的时候,终于有一个人姗姗来迟地接起:“谁啊?”
      
      现在处在风口浪尖上,对方的声音显得很小心,也很紧张,苏酥没用自己的手机拨给对方,就是因为丁燃看到她的号码压根不可能去接,很有可能把她拉到黑名单里也说不定。
      
      苏酥打开免提,抓紧机会一边泪眼婆娑,一边声情并茂地说:“丁燃,你在哪里啊,我现在被人追着骂,我好害怕。我不敢拿自己的手机打给你,只能借了朋友的。”
      
      丁燃一听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头皮几乎炸开,苏酥的声音很有特色,甜而不腻,娇娇弱弱的,和她的名字一样,听着就能让人的骨头都酥开。
      
      当初选择她,就是因为她的嗓音不仅娇柔,连长相也是,偏生苏酥的脾气硬,就喜欢把自己表现得特别高冷没感情。
      
      越是难啃的骨头,越是勾着丁燃想要征服和靠近。
      
      但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丁燃避她还来不及,平时压根不想联系。
      
      此时此刻听到她带着哭腔是真的好像愁到不知道怎么办了,男人的保护欲顿时占满心头,丁燃想挂断的手指犹豫几分,低声耐心地哄着:“行了,别怕了,我保证这段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你再忍忍,以我的人脉资源,还愁不能洗白你自己吗?”
      
      吴雯和赵滨两人又互相对视一眼,赵滨想开口说话,吴雯摆出“嘘”的手势。
      
      本来她以为苏酥缺心眼,都到这份上了还想着求丁燃做事,但看到苏酥的手机里打开了录音软件,她就知道事情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可是……”下一秒,苏酥的话风果然一转,“你说过,你早已经和自己的妻子……和樊宝芸离婚了。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答应和你交往。”
      
      赵滨诧异地看向苏酥,就连吴雯的表情也变得丰富多彩,那个著名的大导演丁燃,和自己的妻子樊宝芸其实已经离婚了?
      
      丁燃一时没反应过来:“所以不是说了吗,叫你先忍忍,我会公开和她离婚的新闻,到时候我就明媒正娶你回来。”
      
      当然,这些话压根是丁燃胡编乱造的信息,到时候会怎么样他根本不会认账,可话一出口,丁燃恍觉哪里不对。
      
      “我没有和你说过和宝芸离婚的事,你从哪里……”话到这里,竟然“嘟嘟”两声,电话被彻底挂断。
      
      丁燃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被挂断的手机,从始至终都不敢相信苏酥会这么做。他又拨打了那个陌生来电,毫无疑问的被对方不留情面地挂断。
      
      丁燃:“……”
      
      尝试着拨打第二次第三次,统统被挂断,可能是惹到她的烦了,不久之后,号码直接无法拨通。
      
      丁燃不傻,相信自己的号码已经正式进入对方的黑名单里,他不信邪地也从自己的手机黑名单里拖出苏酥本人的号码,拨打过去,发现同样不通。
      
      丁燃气得差点能吐血,从没想过,那个比骨头难啃的苏酥,居然是金刚石做的。
      
      赵滨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苏酥,说话都有点不利索:“苏酥姐,丁燃和樊宝芸已经离婚了?”
      
      录音到之前已经结束,拿到关键证据,苏酥坦然告知:“对,他们两个早已经离婚了,我就算再傻,也不会拿自己的星途开玩笑。”
      
      赵滨脑袋有点发懵,完全没料到事情居然出现这么大的转机,而且电话里丁燃清楚地说自己没和苏酥说过,那么苏酥又是从哪里得知呢?
      
      对此事,苏酥也不打算解释太多。
      
      赵滨茫然地转向吴雯:“吴雯姐,这件事你怎么看?”
      
      吴雯耸耸肩,也对此事毫不知情,要怪就怪丁燃那边的保密性做的太好,娱记媒体那里没有一点风声。
      
      就在不久前,丁燃携自己的“妻子”刚刚参加了某音乐盛典的红毯活动,两个人在活动现场大秀恩爱,被媒体播报为圈内感情最好的模范夫妻之一。
      
      但从刚才开始,吴雯对苏酥的印象有一点转变,以前只觉得她没脑子,冲动好胜,原来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
      
      录音不能作为最绝对的证据,倘若丁燃能够出面发声是最好的结局。
      
      苏酥第一时间将证据先上传到云端存储盘里,生怕一不小心丢失。
      
      小心翼翼做完这些以后,她抬起脸,将手机还给赵滨,感谢道:“谢谢你,小赵,今天如果不是有你在身边,我一定会受更严重的伤。”
      
      苏酥刚刚注意到,赵滨的手臂上也有被砸伤的痕迹,已经红肿,不难想象,当时的他一定冲到原主的身边替她阻挡了一波攻击,可赵滨提都没提。
      
      在她身陷丑闻风波以后,还有这样不遗余力保护自己的助理在身边,不仅是为了往后想办法将他留在身边重用,也确实让她心怀感激。
      
      苏酥索性站起来,问出去又进来的小护士:“请问方便给他也上一点药吗?我的助理也受伤了。”
      
      赵滨微微一愣,明显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苏酥姐,不用这么麻烦。”
      
      “要的。”她坚持己见,声音极其温柔。
      
      旁边的吴雯更是呆住,带了苏酥这么久,什么时候见她这么和颜悦色过?
      
      她马上递出掌心,尽量避开她额上的伤口,在苏酥的脑袋上一捂,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啊?”
      
      脑子不会真的砸坏了吧?
      
      小护士应声,赶紧替赵滨也处理了一下。
      
      这家私立医院是明星们以及富商们喜欢就诊的地方,不仅因为雄厚的资金和治疗团队的厉害,更是因为其间的保密性做的很好,无需担心在里面说话,以及因什么情况就医会被传出去。
      
      过程中,苏酥已经想好该怎么解释,这关乎她往后性格方面的转变。
      
      首先和经纪人吴雯说道:“吴姐,我已经想好了,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好多问题都出在我的身上。我之前太过心急,胜负心也重,一时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只想着要快点拿到更好的资源,枉费了曾经一些观众对我的喜欢。”
      
      “小赵今天挡在我面前那么保护我,让我觉得很惭愧,居然把他也给卷入了这样恶性的事件中。”
      
      说话的过程里,苏酥朝着赵滨望了一眼,让赵滨也心生感激。
      
      苏酥继续道:“我知道以后的职业生涯,倘若没有转机,会因为这些事情一落千丈,至少让我还在这个职位的时候,善待身边曾经对我好的人。”
      
      吴雯更是诧异,苏酥把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都料到了。
      
      也是,这件事情影响如此之大,是娱乐圈最近最大的一桩丑闻。已经被预定为该年度最爆炸的新闻之一。
      
      只不过,以前的苏酥眼比天高,拍了一两部热播剧就开始以为自己牛到冲天,有时候自己和她说话她都不听,在圈子里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怎么可能心平气和地和她说出这番话?
      
      按照以往苏酥的性格,即使认为这件事是自己的错,也不可能这么直白主动地承认。
      
      吴雯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还准备将公司上层的决定暂时压一压,等她心情好些的时候再告诉她,谁知苏酥已经预料到那些最坏的结果。
      
      诧异归诧异,那个理由倒也站得住脚,人在经历很大的变动时,很容易产生性格大变的情况。吴雯想通以后轻轻一笑:“是真的想通了?”
      
      苏酥轻巧地一笑,脸上完全没有一点阴郁的神情:“想通了。”
      
      吴雯叹一口气:“想通就好,也许现在还为时不晚。”毕竟前一分钟她才得知,丁燃并不是有妇之夫的身份了。
      
      吴雯过来就是要和苏酥说,新闻媒体全都得到了她受伤的爆料,如今有不少狗仔蹲守在这家私立医院的附近,只等他们一出去,就会冲过来用各种准备好的问话来进行采访。
      
      ……
      
      等苏酥额头上贴好纱布,三个人准备出医院,吴雯已经联络好司机,保姆车就停在停车场里,只等他们一出门,就接上他们,从医院的侧门赶快离开。
      
      吴雯的打算没有错,这样能降低风险,然而三个人一行走到半路,还没出院门,苏酥忽然止住脚步,提道:“我有一个主意。吴姐,你相信我吗?”
      
      吴雯:?
      
      医院附近,接到信息的娱记们,顶着盛夏最热最毒的太阳在马路附近徘徊。
      
      这家医院的密封性和安保做的都很好,别说是一个人,在门卫与保安的监视下,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娱记们交头接耳,互相说着自己是哪一家的记者,现场一片热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大家都等到无望的时候,从医院正门方向缓缓驶来一辆保姆车。
      
      有眼尖的记者马上认出那是苏酥常坐的那辆,几乎是手脚并用地往前一挤,生怕与时下最热的新闻素材擦肩而过。
      
      一个人产生这样的举动,其余的人们也马上领悟,纷纷效仿之,冲上前试图将保姆车拦下。
      
      就在这一阵如惊涛骇浪的骚动当中,让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是,保姆车逐渐放慢速度,最终在路边停下,从车里最先下来的人是苏酥的助理赵滨,接着才是她本人。
      
      几十个镜头瞬间对向她,苏酥不急不缓地站好,朝着镜头歉意地一笑。
      
      为什么事而感到歉意,娱记们自然知道,还不是因为她不要脸做人家小三吗?
      
      丁燃和樊宝芸结婚多年,虽然一直无儿无女,两人在圈中的地位非常高。本来苏酥就做她的二三线女星接接戏,赶赶通告,日子过得也算很潇洒,偏偏要惹上那个国宝级演员樊宝芸的老公。
      
      几家娱记的脸上已经露出不屑的神情,等着看苏酥闹笑话。从她的脸上很希望看到羞愧、害怕等神色,有记者已经事先准备好非常刁难的问话。
      
      按照苏酥以往的性格,没准会与记者们发生言语上,甚至肢体上的冲突。
      
      却不料,在有人开口之前,苏酥对着所有的人先大大地鞠上一躬。
      
      九十度鞠躬的她看起来态度非常的真诚,声音也好像非常的诚恳:“我知道大家很想骂我,我虚心接受大家的批评,也欢迎大家随时随地到我微博下面批评我,每一条评论我都会尽量去看的,无论是对演技,还是对人品,对我的所作所为,都欢迎大家指出我的缺点。”
      
      全场都被她这样突如其来的态度震住,包括在车上静观其变的吴雯也是。
      
      这是什么情况?
      
      哪有人赶鸭子上架急着让别人去骂?
      
      当然苏酥的微博下面,早就涌来了一大批黑粉,已经将她骂的天昏地暗。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所有娱记们顿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发声。
      
      坐在车内的吴雯倒是很想把苏酥拽上车内,一想到之前苏酥说过一句,“吴姐,你信我吗?”,她将自己心里的冲动全部按了回去。
      
      虽然不知道苏酥在搞什么鬼,但从她对丁燃的态度上可看出,她是有一定计划的。
      
      看娱记们的态度,本是想看着她怎么丢脸,估计谁也想不到今天的她,会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与此同时,人群的末端慢悠悠被推来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见到这样突发的状况,对方的眉尖先是微挑,随即嘴角一张一合。
      
      富有磁性的声音如同击打在玉石上面,清凌凌的纯净又耐人寻味,从他性感的薄唇中缓缓吐出:“前面是什么情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