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撒娇征服反派大佬》晚亭风 ^第15章^ 最新更新:2019-07-30 18:2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叫大嫂?
      
      顾霄震惊地看着他们两人。
      
      顾沉舟指间的力度收得更紧,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言下之意好像在说顾霄,到底懂不懂家族里的规矩。
      
      尽管把顾霄扫地出门,顾霄和自己的母亲不一样,他身上流着顾家的血脉,始终是顾家名义上的孩子,只是还没对外公开,也因为他是艺人的身份不便公开,但顾老爷子迟早会把他认回来。
      
      到时候,他们两个人就是相互竞争家族企业的兄弟关系,现在逼着顾霄喊苏酥一声“大嫂”,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顾霄气得额头青筋直冒,从顾沉舟这里得到的答案让他难以相信,毕竟苏酥之前为了气他,才勾搭上丁燃那家伙,现在丁燃的风波还没有过去,苏酥又已经和他这位“大哥”好上了?
      
      什么时候的事,他们两个人,到底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顾霄甚至不知道苏酥从哪里认识的顾沉舟,她以前明明什么都会和自己说,可如今,就像是曾经与自己最好的那个人,偷偷隐瞒着他和别人有说有笑去了。
      
      嫉妒使顾霄发狂。
      
      那么多年过去了,一直以来在苏酥身边的人都是他,顾沉舟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可能只与苏酥认识短暂的几个月时间,甚至都没有,却比和他在一起时的感觉还要好一样?
      
      她曾经对他的好,现在全部从他的身上,转移到顾沉舟的身上去了。
      
      顾霄深知他这个大哥的为人,顾沉舟以前就是一个很不好接近、不好相处的男人,就算女人们爱他的多金帅气,却也忍受不了他的坏脾气,这么多年来,顾沉舟都是孑然一身,身边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女人,也不曾真的谈过恋爱。
      
      所以顾沉舟喜欢什么样女人的类型就成了业界的一个谜。
      
      既然没有公开表明自己会选择什么样类型的女性,那么任何一种性格的年轻女性都会有机会。
      
      但顾霄不相信,苏酥怎么看怎么不会是顾沉舟喜欢的那一类。
      
      让他叫她大嫂,这辈子都不可能!死都不可能!
      
      顾霄死死捏紧拳头,强装镇定,转脸去问:“苏酥,你知道他是谁吗!”
      
      本意上,原主不应该知道顾霄和顾沉舟的关系,只清楚顾霄本人的出身不太光彩,而顾霄也不想将这个作为可以分享的事情到处说,在原主这里当成是秘密一直有所保留,却在和许甄甄认识后不久,就将这个秘密和盘托出。
      
      所以原作里有一段情节是,许甄甄状似茫然地看着原主,很诧异地表示——顾霄竟然没有将那件事情告诉你?你们不是青梅竹马吗,我还以为你会是第一个知道的人呢。
      
      而现在,苏酥自然要装一装:“知道呀,他是我的邻居顾沉舟顾先生。”
      
      “我指的不是这件事,”顾霄望着她,双手近乎握成拳,“他就是我那个……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这样啊。”苏酥假装表现出惊讶的样子,抬头看向顾沉舟。
      
      他站直的那一刻,被沉静月色罩着,好像黄袍加身,那个从前高大的、挺拔的、众星拱月的顾沉舟,好像回来了。
      
      苏酥抿唇一笑:“难怪刚才沉舟要你喊我大嫂呢。”语气亲昵到张口就叫他“沉舟”。
      
      顾霄:“……”
      
      她的态度和从前相比判若两人,顾霄还是不敢相信:“既然你现在知道了,你就应该明白我和他的关系有多紧张。现在告诉我,苏酥,他说的都不是真的,你不可能这么快就和他这样的男人好上!”
      
      “他这样的男人?”苏酥好像不解,“他怎么了?很坏吗?”
      
      腰间的手似乎紧了一瞬,顾沉舟的目光更加沉冷,像是很在意这件事一样。
      
      顾霄再次握拳,想要把她拉回自己的身边:“他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情面可言的男人。”
      
      “你在说什么啊,”苏酥笑了笑,“沉舟是什么样的人,和他朝夕相处的我肯定比你要了解。”
      
      “再说……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他?”苏酥故意顿了顿,“换做是我,我也一样不会对父亲在外的女人和孩子客气。”
      
      “而且嘛,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顾沉舟嘴角的弧度不自觉往上勾起,好像被她的话要逗笑了:“……”
      
      顾霄一愣。
      
      他咬牙切齿:“苏酥,你在和我开玩笑吧?”
      
      那个善解人意,凡事都为他着想的苏酥,和眼前的这个质疑他是私生子的苏酥,能是一个人吗?
      
      苏酥一脸坦荡荡:“没有啊,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这就是我的想法,当然一个人的出身无法选择,一个人的父母也无法选择,我们只能接受既定的现实。但你的母亲对旁人造成了伤害,这本身就是不道德的行为,在做出那种选择的时候,你的母亲就应该想到往后会遭遇到什么情况。”
      
      顾沉舟听后也是一怔。
      
      能这么说的苏酥,即表示她将男女问题看的很清楚,绝不可能拿自己的行为去挑战道德底线,那么网传她和丁燃的事,确实要打一个问号。
      
      苏酥:“我早和你说了,我们两个人应该各走各路,互不相干。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我现在只想要展望未来。你怎么就是听不懂我的话呢?”
      
      为把戏演的更加逼真,苏酥配合着顾沉舟的动作,也回搂着他的腰。搂得顾沉舟身体更僵,但假装着自己即使被女人抱着也完全没有问题,顾沉舟脸上淡然的笑容从未失去。
      
      苏酥发现,顾沉舟的腰是真的窄,但和女人的纤细不一样,肩膀也是真的宽,看起来很瘦,身上意外的挺结实,不知道暗地里有没有进行锻炼。
      
      若是真的有进行锻炼,以他目前的状况,那么他其实根本没有放弃自己。
      
      顾霄望着这一幕,脑海里几乎变得一片空白。
      
      他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苏酥之前明明只会对着他一个人温柔地笑,会在他最伤心难过的时候,给予他特别的关怀和温暖,会在他每年生日前夕准备好惊喜,会那么依赖他,凡事都想着他、念着他,总是在他的身边轻声唤他“阿霄”、“阿霄”。
      
      他们曾经在高中毕业的时候携手去某个城市旅游,至今顾霄都记得那一幕,苏酥头戴着鸡蛋花,一边走在海滩上,一边踢着沙,眉眼弯弯逆着光而笑的模样。
      
      可是现在,苏酥变了,变得不再对着他笑,对他温柔,变得那么遥远,和他之间仿佛隔着亿万光年的路。
      
      “这就是你要的未来吗,就这么喜欢作践自己吗,看到一个有钱的男人就要上吗!”顾霄气到发狂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的嘴里究竟在说一些什么样伤人的话。
      
      他本不该说这些,等说出口以后早已后悔,但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想收也已经收不回来。
      
      苏酥仰头,故作深情地望向顾沉舟,那双眸里眼波一荡,倒是让顾沉舟微微一怔,那一刻好像拿出了她毕生所有的演技。苏酥轻笑着说:“是啊,这就是我要的未来啊。”
      
      顾霄再也忍耐不了,想上前徒手拆散他们两人。
      
      他本以为不管自己做什么事,追求许甄甄也好,护着许甄甄也罢,苏酥都会对他不离不弃,可是他错了,错的很离谱,现在苏酥不仅不想理睬他,连看他一眼都成了奢侈。
      
      不等顾霄冲过来,顾沉舟一半的重心压向苏酥,直接拿着拐杖抵在顾霄的腹部上,让他再敢靠近一点,他就不会对他客气一分。
      
      顾沉舟冷笑着说:“我就是喜欢让苏酥上,一般的女人我还不屑给她们碰,只有我看上的女人才可以。怎么,你有意见吗?”
      
      顾霄的拳头又捏紧几分,手背上的青筋几乎暴起。
      
      他狠狠地咬着牙,眼睛里充着血地看向苏酥,却又不能真的拿他们两个怎么样。
      
      见他如同一头暴躁的小兽,只能被打坏了牙齿往肚子里吞,一点杀伤力都没有,顾沉舟又轻笑着将拐杖收好,重新夹回腋下后,苏酥已经把垃圾袋全部回收完毕。
      
      顾沉舟看都没看顾霄一眼,在苏酥的搀扶下,拄着拐杖慢悠悠地说:“走吧。”
      
      “苏酥——!”顾霄想在后面追,有股说不出的酸涩几乎爬满心头,让他的眼眶都快湿了。
      
      眼下的情况就好比平时放在眼前的水源,平淡到那么不起眼,可他每天都在汲取水源的甘甜,忘记这个水源对他的性命有多么重要。
      
      当有一天,他开始为外界的事物所吸引,被那些鲜美可口的瓜果所吸引,渐渐以为自己不再需要水源,而水源也逐渐流逝到其他的沙漠的怀抱。
      
      他才发现,那个让他无比渴望、无比需要的珍宝,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
      
      顾霄不情愿迎来这个结局。
      
      他才是陪伴在苏酥身边二十几年的那个人。
      
      她怎么可以轻而易举就从他的身边离开,去往别人的怀抱?
      
      那一刻的顾霄咬着牙感受锥心的疼痛。
      
      在原地颓然地站了许久,顾霄忽然轻笑出声,望着灯光下早已不见的身影,默念苏酥的名字。
      
      早晚有一天,我肯定能把你夺回来!
      
      ……
      
      浓郁的夜色下方,苏酥搀扶着顾沉舟走了许久,到垃圾亭前将垃圾一一归类后,顾霄都没有追来,顾沉舟终于冷着脸和她说:“好了,刚才我也利用你了,现在我们两个扯平了,你可以放手了吧?”
      
      他望着她的细嫩到好像一掐就能断的手腕,难以置信这一路以来苏酥都一直挽着他的手臂。
      
      不过刚才的事也让他明白一点,苏酥很有可能是和顾霄发生了争执,想要摆脱顾霄的束缚,才想到跑到他的面前利用他。
      
      这个女人……真是……每次都让他无话可说。
      
      苏酥抿着唇,上仰脑袋望着他时,有一点点小小的窘迫和羞怯。
      
      那眼神弱到像一头可怜巴巴的小动物,也不知怎么变成这种模样,明明是她突然缠上来,却每次好像都是她受了不小的委屈。
      
      顾沉舟眉心紧皱,吐息着:“能放手了吗?”
      
      我也想放啊……苏酥轻微地摇摇头,都快想办法把脸埋在发丝底下了,慢慢地连表情都看不见。
      
      顾沉舟一时烦躁,单手扳住她的下巴,迫使苏酥的脸从发丝下重新显露出来。
      
      他还是皱着眉:“我在和你说话。”
      
      甚至没有威胁力的在警告:“我不喜欢和女人动手,你最好听话点,自己松开。”
      
      与此同时,脑海里冰冷的机械音提醒道:“恭喜宿主完成任务【3】到顾沉舟的面前以撒娇的口吻道声‘晚上好’,并陪着他一起丢掉垃圾。”
      
      “两人之间的配合天衣无缝,成功击败顾霄,获得评分S级。”
      
      “得到点数15点,目前总点数30点。”
      
      “系统请求,宿主需要现在就加点吗?”
      
      ——暂时不用。
      
      苏酥终于松一口气,拒绝了系统的请求,它的声音便在脑海深处逐渐消失。
      
      赶紧把顾沉舟的手臂丢开,她往旁边猛然挪动一大步,错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望着手心已然成空的事实,反倒让顾沉舟微妙的愣了一愣。
      
      他目视着她的脸,那张平静到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脸,顾沉舟呵了一声,这女人,还真是听话啊?
      
      怎么平时不见她这么听话,每次都很突然的又抱又搂?
      
      顾沉舟凝视着她,都不肯错开一眼。
      
      苏酥说松就松,完全没有任何犹豫,本还以为她会选择再挣扎一下,强词夺理也要继续赖在他的怀里,没想到意外的干脆。
      
      干脆到让他的心里竟然觉得有点不适。
      
      “我说女人,你到底为什么老是突然跟着我?”顾沉舟想要出声警告她。
      
      但明显,苏酥没有在听他说话。
      
      她的心里在想另外一件事,也是突然想到的,因为之前系统君说的话——成功击退顾霄。

  • 作者有话要说:  今明2天先各更一章,多更等过了这2天后,一次可能更5章甚至更多。然后谢谢大家的等待。
    最近网站发生了很多事情,说实话影响到心情了,但是看到你们依然在,有种说不出的感动。总之谢谢你们。
    谢谢25189076小可爱的地雷。
    感谢以下几名小可爱们的营养液:
    读者“轻城”,灌溉营养液+12019-07-30 17:42:54
    读者“丝丝入扣”,灌溉营养液+52019-07-30 14:46:48
    读者“云胡不喜”,灌溉营养液+12019-07-18 14:45:53
    读者“宝宝不哭,站起来撸”,灌溉营养液+102019-07-15 23:05:48
    读者“温酉”,灌溉营养液+12019-07-15 21:05:24
    读者“云胡不喜”,灌溉营养液+12019-07-12 01:41:51
    读者“weed”,灌溉营养液+12019-07-11 19:10:26
    读者“小星星”,灌溉营养液+12019-07-09 19:27:27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