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亲近 ...

  •   小皇帝不知不觉地往自己的椅子里没骨气地缩了缩,在考虑这件事的后果。她挠了挠头,想起书上的内容,她记得皇后矜持,眼前的皇后莫不是个冒牌货,怎地这般主动?
      
      很显然,小皇帝陷入自己的矛盾中了,亲不亲,要不要知晓皇后的解释?
      
      她不是古人,做不到那样谨守规矩,抱腿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抬首觑了一眼皇后:“你要什么诚心?”
      
      小皇帝身子瘦小,整个都缩进了圈椅里,格外弱小。皇后见了不忍,心中默然叹息,可又想到昨夜她对自己的态度,就硬下心肠道:“陛下可愿听话?”
      
      开始套路了……小皇帝心中有了提防,也不作回应,静静地望着皇后,似在思考这句话的含义。
      
      她微微扬首,黑漆漆的眼眸里闪着复杂的情绪。皇后感叹,陛下很聪明,懂得在思考,可见她也想亲政的,不甘心大权旁落。
      
      “陛下不愿听话,就算了。时辰不早,该用午膳了。”皇后不勉强她,昨日才见面,不足十二时辰,小皇帝对她这个奸臣之女还是时刻保持警惕的。
      
      不欢而散后,皇后午后去偏殿收拾带入宫的陪嫁,小皇帝也不知怎地步步跟着她,每每她回头,都是欲言又止。
      
      小皇帝入偏殿后,见了些许古玩器物,随意放置在箱笼里,她看了一眼后,就坐在凳子上,怪道:“都道首辅富可敌国,怎地就给你这么些东西,聘礼呢?”
      
      皇后挺直的身躯微微弯曲,眸色沉了沉,也不瞒着,直道:“我不受父亲喜爱,怎会让他下血本。”
      
      小皇帝一惊,听到惊天秘密般走到皇后身旁,凝视她的神色:“他不喜欢你,喜欢谁?”
      
      皇后手中执一礼单,细细对照着器物,她余光扫到小皇帝震惊的神色,回道:“不知,反正不喜我。”
      
      “你不说实话,他若不喜你怎会让你做皇后。”小皇帝刨根问底,一面注意皇后的神色,感知皇后的话有几分真的,首辅不喜嫡女,难道喜欢府内那些不知名的庶女?
      
      皇后一面听,一面将对照过的礼单名字画勾,眸色波澜不惊,被小皇帝逼问急了,才道:“我出生时辰不好,父亲就不喜我。再者做陛下的皇后,也未必是好事。”
      
      她话出口,方觉哪里不对,方才的话好像在鄙视小皇帝。她担忧地抬眸,本以为小皇帝又炸毛了,谁知小皇帝低眸沉思,很懂事地没有生气。
      
      一日来的相处,皇后感觉出小皇帝并非无理取闹之人,相反在小事上比较容易炸毛,大事并不糊涂。她渐渐放心,至少不会是个小昏君。
      
      小皇帝认真思考后,觉得皇后现在也不是全心对首辅,或许她可以利用皇后心里淡淡的怨恨,让父女怨恨,这样她才或许有机会。
      
      她将自己的欣喜掩藏住,双手背在身后,细细去看那些瓷器,她知晓大宋有官窑,善烧瓷器,都是出自大家手笔。
      
      然她什么都不懂,只记得书里提过几件珍品,她在皇后的陪嫁里一件也没有看到,她眼睛转了转,不动声色道:“朕记得首辅爱瓷器,收藏许多大家之物,没有给你一件两件?”
      
      她一出口,皇后就明白是何意思,小皇帝在用离间之计,有些粗糙,也可见她花了心思的。
      
      方才三言两语就明白她与父亲不和,加以利用,有些小聪明。
      
      皇后道:“没有,我不懂这些,要之无用。”
      
      小皇帝沉默,在思考事情。她久久不说话,皇后停了下来,见她呆呆傻傻的,摸了摸她的脸颊,清凉柔软,如美玉般温藉,反笑道:“怎地,陛下要送我些许?”
      
      “嗯?”小皇帝回神,看了一眼箱笼里的小玩意,她的临安殿内也摆了很多。
      
      她扬首看着皇后,眼睛闪闪亮,用着谈判的口吻:“你要也可以,先告诉我偷情的两人是谁?”
      
      闻言,皇后忍俊不禁,小皇帝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偷情的事,也不停地在盘算,也真是难为她了。皇后复又去核对,不打算再搭理这个胡思乱想的小皇帝。
      
      再次受到漠视的小皇帝叹气,也不去理睬皇后,正好自己留着这些宝贝。她前世父母离异,跟着奶奶穷得叮当响,骨子里不愿将好东西送给别人,还是白莲花皇后,更不行了。
      
      面对小皇帝的吝啬,皇后也不甚在意,她二人现在看上去本就是敌对的,也不能指望她对自己有多好。
      
      皇后带入宫的东西不多,甚至有些寒酸,可见首辅对她真的不好。小皇帝心中起疑,见到那些不值钱的玩意,忍不住道:“首辅不怕丢人?”
      
      皇后一顿,反问小皇帝道:“这些有人会知晓?”
      
      小皇帝沉思,她方才看得清楚都是锁在箱笼里的,外人是看不到的,且看皇后这样亲自盘点,也不想旁人知晓的。
      
      她坐在椅子上,抱膝想着自己的经历,与书里的内容是不一样,她遇到的皇后也是不一样的。首先书里皇后是没有这么大的力气,她凝视皇后纤细的手腕,揉揉自己的眼睛,昨夜是不是她眼花?
      
      古代是有变戏法的,或许皇后就是拿着戏法在糊弄她呢。
      
      皇后在忙着盘点,小皇帝跟着她许久,最终断定这个皇后太寒酸了些。
      
      核算结束后,皇后让人将这些搬入库房,见小皇帝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许是从未有人这般望着她,有些不适,脸色微微发红。
      
      小皇帝没有自觉,一面看一面想着自己的事,总觉得哪里错漏了,信息错误,以至于她看不清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一发呆,眼睛就不眨,怔怔地出神,眼睛就很大,漆黑分明。皇后觉得她好玩,只是警惕心太重,让人无法亲近。
      
      小皇帝自己想得入神,没有注意到皇后过来,更没有察觉皇后伸手捏她脸颊。
      
      “嗯?”小皇帝惊得回神,一下拍走皇后的手,摸摸自己被捏的脸,怒目而视:“你又捏我。”
      
      “捏一下而已不要紧,陛下不会吃亏的。”皇后轻笑,见她抱着自己的膝盖,笑意在唇角凝滞,关心道:“膝盖还疼,要上药吗?”
      
      小皇帝生气,不理她,方才想的思路都被打断了。先帝临终任命四大辅臣,其中温轶为首,这些年压制着其余三人,使之不得不屈服,面和心不和。
      
      或许这就是她的出路!
      
      赵攸是傀儡小皇帝,朝中大事也无人告诉她,每日里见到最多的就是请安的奏本,其余大事小事都是看不到的。
      
      昨日大婚,首辅连她上朝都免了,明曰休息一二。
      
      其中心思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太妃在暗中帮衬着他,前朝后苑都无人为小皇帝说话的。
      想到这些,小皇帝的脊背就弯了下来,双手背在身后,往正殿走去,要从长计议,徐徐图之,至少不能轻信皇后的话。
      
      皇后在后面见她老气横秋的模样,无奈摇首,幸好她有野心,没有被温轶带得不学无术、整日贪玩。
      
      帝后二人一同回寝殿,宫娥送来点心与冰镇的果子。葡萄仿若刚出水,颗颗晶莹剔透,冒着冰冷的气息。小皇帝看了一眼,不吃。
      
      皇后屏退宫人,也不去劝,自己捡起一颗轻轻剥皮,送入口中,道:“宫中栽种的葡萄很甜,在冰中冰了许久,入口香甜,又十分解暑。”
      
      小皇帝依旧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斜眼睨着她一颗一颗将葡萄剥皮送入口中,直至盘中空了。
      
      这个女人竟一人吃完了?中途也不喊她吃?
      
      生气。小皇帝本不想吃的,见她这么目中无人就觉得过分,好歹她还是皇帝呢。傀儡也是她的夫君。
      
      皇后用完一串葡萄后,吩咐宫娥收拾,瞧了一眼外面炙热的日头,看向气鼓鼓的小皇帝:“陛下可要歇息会?”
      
      她的目光在赵攸的膝盖上停留片刻,意思明显,该上药的。
      
      小皇帝一迟疑,内侍进来禀报:“陛下,贵妃来给您请安,您要见吗?”
      
      “哪个贵妃?”小皇帝脱口而出,不大明白。一旁的皇后弯了弯唇角,没有置喙。
      
      内侍一愣,与皇后成亲一日将后宫妃嫔都忘了?他回道:“季贵妃。”
      
      小皇帝想起来,她父亲是将军,要不要见?余光扫过身旁皇后,触及她眼中的冷意,她不自觉缩了缩,总觉得昨夜捏碎杯子的事对自己影响太大。
      
      总觉得皇后不让她和别人亲近,她这是错觉?
      
      

  • 作者有话要说:  遭遇晋江疯狂锁文,心力交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