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景宝络被这突兀的一声吓得差点跳起来。
      不过,身为淡定清冷派系的大佬身份经验还是让她千钧一发之际稳住了身形,保住了人设。
      
      心里慌得一批,面上依然微微含笑漫不经心扫过去。
      然后在前面书架不到五米的地方看见了一个人。
      
      储丹室里为了丹药保存期,本就不够明亮,又因为层层书架阻挡,加上她五识不通,所以一时根本没察觉到那里站了一个人,也根本不知道对方在那里站了多久。
      更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到自己偷偷拿那两瓶丹药的动作。
      
      她有些尴尬放下~药瓶,向前走了一步。
      斗篷在地上拂过,倒也婀娜。
      这便看清了对面的年轻人。
      
      他一身月白长袍,墨发如瀑,梳了一个半髻,腰悬长剑站在那里,房顶四角微明的明珠为他身上投下淡淡光晕,仿佛站在一副静止的画中,看着她,嘴角是和煦温柔的弧度。
      
      景宝络看清他那张脸,不由微微一顿,这么英俊的人实在太难见到了。
      似乎觉察到她的注视,来人微微颔首,他的眸色很黑,瞳仁一圈带着微微的蓝,愈发显得深邃,温和的笑意让景宝络觉得房间都仿佛亮了一些。
      
      “姑娘是来取药?”取这个字用的实在妥帖。
      他目光扫过她身上的斗篷,微微一顿,问道:“炬嗔殿门下?”
      
      真有些熟悉。
      景宝络点了点头,忽略心中的异样,顺口随着他的话胡诌道:“啊…嗯,今日还情殿雪动,师父叫我上山来看看,师兄也是吗?”
      
      那人脸上带着温和笑意,闻言也并未露出惊讶神色,今日想来他也是因为特殊情况上了山,念及方才的异动,这个理由很合适。
      
      听见景宝络这样说,那人也就点了点头,看着她,慢慢说道:“嗯,方才天玑峰天门洞~开,闭关的茹斯兰江提前出关了。”
      
      景宝络闻言微微一怔,她惊讶的时候神色不变,但是眼睫会不由自主轻轻眨动。
      这小徒儿……怎么出来了?!这么快…她还没准备好啊!
      
      “那师兄——是来接首阳君下山的吗?”
      
      她这样一问,那人却像是听见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突然露出了一丝浅淡的笑意。
      他的笑容温柔和煦,仿佛初春的风。
      
      景宝络一时怔怔,她觉得眼前这人更加眼熟了,一定在哪里见过。
      这么一想,她不由定睛打量此人。
      
      然后从上而下看见了他手指上的扳指。那是一枚赤红的玛瑙扳指,寻常人戴起来恐会显得艳俗,但戴在他手上,反倒和他清隽温雅的模样有种奇异的和谐。
      啊,景宝络瞬间感觉脚有点软。
      她认出了这个扳指,那是她收男主为弟子时送给他的拜师礼。
      
      不是吧……
      是他?!
      她想了很多次和她这小徒儿见面的情况,但是从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她不但没有认出他来,还在他这里明目张胆偷了两瓶药……
      
      奇怪。明明是男主,还是她的徒弟。
      为什么会对这张脸毫无印象?整个记忆仿佛根本就没有这张脸的存在?
      
      是因为当初原主太高傲清冷,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徒儿的长相?
      不对,朝夕相处,便是一只阿猫也有印象才是。
      
      景宝络想了想,想起自己缺失的部分记忆,难道……是被遗忘了。
      这么一想,还真是有可能。
      
      景宝络:【为什么我会记不得我的小徒儿的脸?连来的路上几个渣渣龙套都记得啊?】
      【请确认使用最后一次求助咨询机会的唯一问题,本次咨询完成后系统将进入升级休眠状态】
      景宝络:【最后一次?啊?不是吧……刚那也算两个问题?】
      
      那之前她随便问问的那些……
      景宝络:【穿书?】
      景宝络:【谁?这是什么情况?】
      景宝络:【系统!他想做什么?】
      所以这特么就是四个问题?!这就好意思花了她四次求助咨询机会?这么算你良心不会痛吗?她肝儿一阵痛,狗逼系统又往死了坑我。
      
      景宝络深呼吸:【暂时不用了。我谢谢你啊。】
      【呵呵,不客气】
      
      好在她也是看过原书的人,还记得点。
      也就那么一点。
      她这徒儿,在炼丹和修剑上都颇有天赋,当日原主应诸位殿主的要求选一个徒弟时候,就一眼看中男主的博闻强记和聪慧,后来又将藏书阁交给他打理。
      这茹斯兰江天赋异禀却又谨慎自制,做事极有原则,让她这做师父的非常满意非常放心。
      
      现在这原则性极强、将储丹室一应丹药看做第二生命一般的徒儿正站在她面前,目不转睛看着她。
      
      景宝络再次不动声色摸了摸怀里偷的两瓶丹药,面无表情,心里更加慌了。
      这该死的系统也不提示一下。
      
      怎么办?不如稍微暗示一下,我是他师父,我这么做都是有苦衷的,她刚刚将手按在她当年亲自炼制的一瓶丹药旁——
      【滴!警告!】
      景宝络脑子嗡了一声,紧跟着心口一麻。
      【警告!为保证系统世界稳定运行,请停止任何主动掉马甲的行为,否则将予强制休克】
      
      她身形一晃。该死的系统又电我。
      茹斯兰江微微抬手,似要上前。
      
      景宝络已迅速扶住木架稳住身形,她脑子转得快,勉强一笑:“啊,对了,我刚刚是说——我师兄,他本来想来亲自接首阳君下山,但是突然临时有事,便叫我来迎首阳君下山。”
      她身上穿的是炬嗔殿的衣裳,不看僧面看佛面,她记得这徒儿一向温和与人为善,就算知道她撒谎,想来也不会太过为难一个小姑娘。
      
      果然,他听了这话,深深看了她一眼:“如此,有劳姑娘了。”
      
      临走前,景宝络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架子上那定情丹。
      今天的任务没完成,也罢,留得青山在。
      
      走在她身旁的茹斯兰江和煦沉静,他面上带了淡淡浅笑,出房门时,刚刚好走在她前面,挡住了多余的刺目阳光。
      对一个陌生人尚且如此。
      这徒儿果真是个暖心的好徒儿,以后知道她是他师父,不知道还有多少福气要享受呢。
      
      景宝络不禁感慨,那女主也忒不知道满足,身旁这样一个如珠如宝的有情郎,偏偏还要盛世白莲花一样到处招惹烂桃花,惹来了就一句,我也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XX哥哥竟然会是这样的想法,我真的不知道XX弟弟会对我……最后竟然生生逼得男主黑化。
      从一个温暖善良的人变成了病娇的黑化少年,最后的部分囚禁play虽然也满足了部分读者的恶趣味,而关于开车的描写实在……唔,说实话,看得还真是蛮刺激的……啧啧……
      
      景宝络一思及此,再看向身旁丰神俊朗的年轻人,神色不由复杂起来,面上不由也微微一红,而他也正好低头看她。
      背着阳光看不清他的眼睛,只觉得那双眼睛眸色着实暗沉。
      
      心虚的景宝络迅速移开了眼睛。
      
      “姑娘如何称呼?”男主就是男主,声音真是好听,低沉磁性,余音绕耳。
      景宝络迅速想了一下,原名是肯定不能用的了。
      
      她这个新身体的娘~亲姓韩。
      “韩宝儿。”她胡诌。
      茹斯兰江微微顿了一下:“阿宝。”那是她师父年少时叫她的名字。
      
      算了,都差不多。
      
      景宝络眼看两人已走到天玑峰边缘,再往下去就会碰到人了。
      她脚步放缓,停下来,微微揖手,刚打算先找个理由遁去。
      
      正好茹斯兰江也停下脚步:“阿宝,我此去蔽贪殿见门主,你不如先回炬嗔殿复命吧。”
      景宝络求之不得。
      又听他说:“藏书阁丹药久未清理,我看阿宝做事甚为仔细,不知道阿宝可愿意抽~出些许时间帮忙?”
      景宝络简直心花怒放。
      
      但这好事来得太容易,她抬头,他正静静看着她,人畜无害,和煦如风。
      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她想了一想,到底存了一丝谨慎:“那待我禀明师父,如果师父允许,再来为尊者效劳。”
      
      他眸光微闪,然后淡淡嗯了一声。
      长剑出鞘,御剑而去。拉风,帅气,逼格十足。
      
      吾家徒儿真是帅啊,看样子现在还没黑化,心底又好,是个好苗子。等她想办法找回记忆,紧接着冲破结丹障碍,重新走上人生巅峰,到时候一定好好罩着他,不叫他再去经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心情甚好的景宝络哼着歌向山下走去。
      山上的台阶开满了浅蓝的花,她一身雪白长袍斗篷走在花丛中,如同海岸旁轻轻卷动的浪花。
      
      她转过山腰,恍然觉得似乎有人在看她,转过身来,身后什么也没有,再抬起头来,只看见方才茹斯兰江消失的地方,浅白的云层上裹挟着薄薄的雾气,隐约中似乎对上一双眼眸,再仔细看,什么也没有。
      ~*
      景宝络顺利回了栖霜阁,却不见等待的临川。
      等着无事,她干脆将那小炉子又烧起来,扔进去两只木凳子脚,烧了半壶温热的水。
      
      然后在旁边的山边摘了两朵落蝶花,就着花瓣将顺来的顺经丸吃下半颗。
      如今她身体体质实在超出预期的差,只是吃了这半颗丹药,身体都有点承受不住,勉强再吃了半朵花瓣,景宝络挪到木屋旁边,勉强靠着休息一下。
      吃下丹药才发现,自己的七经八络几乎堵塞大半,想要冲破一个关卡如同一场大病。
      
      她疼的满头大汗才勉强通了两个。
      罢了。
      
      还是要从最基础的养气丹开始用起,或者直接用淬骨丸,一口气吃上它几瓶,舍得一身剐,痛上三天,不怕不通。
      想要淬骨丸看来还是要再去一趟藏书楼。
      正好顺便再将临川的事情帮他搞定。
      
      杀人杀到底,送佛送到西。她向来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只是这一切来得太容易,简直就是easy 模式幼儿园版啊。
      
      难怪系统不想她掉马甲,是怕她而成为有史以来最快完成任务的穿越者吧。
      啧。

  • 作者有话要说:  茹斯兰江:那些觉得我名字不够有范的小可爱,想想当初,我爹本来是想给我取“茹获至宝”的,现在是不是觉得好点了。
    茹家爷爷:好个屁,看我给你取的名字,“茹日中天”多拉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