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同帐共处 ...

  •   玄津检查了下这一次的损失后,下令让车队继续前行,他则向夏梓煜去报告这一次的伤亡情况。
      
      周宝玉处于劫后余生的瘫软状态中,等马车再次停下,外面的人唤她下马车她都没有察觉到。
      
      等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是最后一个下马车的人。
      
      春花抱着包袱惨白着脸跟在周宝玉身后,两人脚软地来到了已经选好扎营的地方。
      
      看着侍卫们已经正在扎帐,周宝玉长舒一口气,她和春花找了个地方落了座。
      
      那些并没有遇上危险的公子哥们各个悠闲自在,看着那边周宝玉魂不守舍地呆坐在角落内,都聚在一起低声嘲笑了起来她。
      
      周宝玉没心情理会那些人,她差一点又死一次,没工夫介意这些人。
      
      过了会,玄津过来唤周宝玉,说是夏梓煜唤她过去。
      
      周宝玉带着春花去往了夏梓煜所在的帐篷,她走进了帐篷内,而春花识相地在外面候着。
      
      进去一看,夏梓煜正端坐在桌前品着香茗,她走上去给他请了安后,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来坐。”夏梓煜招呼着周宝玉过来身边落座,“听说是你先发现塌方的?”
      
      “嗯,意外看了眼,没想到……”周宝玉提及那时候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多亏了你,不然整个车队都危险了。”夏梓煜看向脸色苍白的周宝玉,看得出来她也吓到了,主动给她倒了杯茶水,“喝些茶水,事情已经过去了,前面的路我已命人去查看,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周宝玉点着头,捧起茶杯就喝了起来,长舒一口气后,她站起身来对着夏梓煜说道:“大皇子,若是没有其他事情吩咐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夏梓煜看着似乎从惊吓中缓过劲来的周宝玉,沉默了片刻后,对她说道:“装有帐篷的马车损失了两辆,现在帐篷数量不够,你这几日就与我同住即可。”
      
      周宝玉听了这话直接傻眼了,她支支吾吾地对夏梓煜问道:“我……你……这样不合适吧……我还是……”
      
      “莫不成你还想一个人占一顶帐篷?”夏梓煜不悦地挑起剑眉,沉声问道。
      
      “不敢……不是……”周宝玉为难地看向夏梓煜,当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或者你想与谁一起住?”夏梓煜续而质问道。
      
      周宝玉左思右想,确然没有其他更合适的对象了,她为难地低着头,沉默了好久后,嘟囔道:“我在马车上……”
      
      夏梓煜看了眼左右为难的周宝玉,直截了当地下令:“无需多言,你就与我同住即可。”
      
      周宝玉不敢违抗,只能研究怎么才能把自己的秘密隐藏起来不被发现。
      
      夏梓煜看着一下子慌乱起来的周宝玉,心底不免觉得有意思。
      
      周宝玉想想现在没办法,只能在帐篷内四处转转看看情况,发现这里万幸洗澡的地方有个屏风遮挡住。只是,让她最为难的就是这里面只有一张床,她肯定不能睡在床上,看来只能睡在地上凑活了。
      
      她招呼春花进来,帮忙把行囊整理下。
      
      春花给周宝玉带的行李不多,所以只是把她们用的换洗衣服取出来。
      
      现如今想要沐浴更衣都是麻烦事,看着那边不动如山的夏梓煜,她怎么也开不了口请这位爷出去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来周宝玉的纠结,夏梓煜站起身来对她说道:“我让人送来热水,你若是想要沐浴的话可以用里面的浴桶。”说罢他便直接出去了。
      
      “多谢大皇子。”周宝玉看着离开帐篷的夏梓煜,不由得松了口气,看着很多有人送来了热水,她立刻招呼春花帮忙,赶紧洗个澡换衣服。
      
      舒舒服服地泡着热水澡,周宝玉开始思索着这几夜要怎么过,她穿好衣服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帐篷内的角落对着春花问道:“你可有地方歇着?”
      
      “随行的下人都是住在各自的马车内,少爷别担心,我夜里住在马车内即可。”春花倒是觉得马车挺好的,就是有些担心周宝玉怎么办,“倒是少爷你……”
      
      “我没事,你小心点,夜里多注意些。”周宝玉相比自己更担心春花,这里这么多男人,春花自己一个人,到时候遇上事了怎么办。
      
      那边夏梓煜终于回来了,看着散着头发坐在帐篷角落的周宝玉,这样的她多了几分柔和的女人味,这般一看他心底的猜测又多了几分确认。
      
      周宝玉看到夏梓煜来了,立刻将头发简单地绾起,对着他请求道:“大皇子,我就带了春花出来,她一个女孩子在马车内歇着有些不安全,能否请侍卫们多照看些。”
      
      夏梓煜轻轻点了下头,随后对周宝玉说道:“等下会送饭菜过来,今天早点歇息,明日一早还要赶路。”
      
      过了会玄津走了进来,夏梓煜就将春花的事情交代给玄津。
      
      玄津得了令,转头看向周宝玉身边的春花,就瞧着这漂亮的小丫头羞红着脸看向自己,他不自觉地微微一笑,招呼她跟自己来。
      
      春花看了眼周宝玉,随后就跟着玄津出了帐篷。
      
      周宝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尴尬地看向正在宽衣的夏梓煜。
      
      夏梓煜让人又搬了个浴桶进来,他走到屏风后面泡澡。
      
      周宝玉坐立难安地在屏风这边待着,生怕夏梓煜对她提出什么特别的要求,小说里面的男主不都是喜欢做些招惹人的事情,比如帮忙搓背擦身啥的。
      
      不过还好夏梓煜没有这样,估约着因为自己不是女主的原因,她松了口气。
      
      夏梓煜沐浴之后换上了单薄的白色长袍,他看到了周宝玉,对她说道:“过来帮忙。”
      
      周宝玉立刻意识到了夏梓煜的意思,忙上去帮他擦拭头发,她觉得默不作声这样气氛很尴尬,便开口询问道:“大皇子,还要多久才能到围场?”
      
      “还有两日的路程。”夏梓煜将桌上放着的书本拿起来继续看着,“后面路被落石堵住了,回去时还得绕路,会多费些时日。”
      
      周宝玉想想这么久都要跟夏梓煜独处,不知道会不会露馅,看来自己要小心点,药绝对不能忘了吃,幸好景阳又帮自己做了些改变嗓音的药,不然这一次真的要完蛋。
      
      很快就有侍女端着晚膳过来,随后周宝玉终于解放,将帮夏梓煜擦干头发的重任交给了侍女。
      
      周宝玉开心地在桌前落了座,看着满满的一桌佳肴,可是开心不已,今天白天赶路的时候可就只是吃了点干粮,她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抬眸看向夏梓煜。
      
      夏梓煜微微点了下头,示意周宝玉可以动筷子。
      
      周宝玉在侍女的面前还是很注意,用公筷为夏梓煜夹了些菜放在公碟内后,这才为自己夹菜。
      
      夏梓煜看着周宝玉给自己夹的菜色,倒也有几分意外,这些都是自己喜欢的菜肴,她怎么会这么了解自己?
      
      周宝玉没注意,看着夏梓煜心情不错,之前一直对着自己冒着红色心形。她估约着是因为自己之前的出声提醒,让车队的损失达到了最小,救了不少人的性命,加上之前武景阳治好夏梓宴的事情,夏梓煜对自己改观不少。
      
      周宝玉觉得这样下去,只要不出幺蛾子,应该不会沦落到原著里面的凄惨下场。
      
      吃了饭,周宝玉不想出去,就在帐篷内来回踱步消食。
      
      夏梓煜则端坐在桌前静静地看着书,时不时分神将视线落在周宝玉身上,他招呼人送来一碗燕窝粥,让人给她送去。
      
      周宝玉惊讶地看向夏梓煜,倒也没拒绝,美滋滋地喝了起来,只是她在屋内待着有些无聊,喝了粥之后凑到夏梓煜身边,对他询问道:“大皇子,可有多余的书能借我看看么?我出来得急,什么都没准备。”
      
      夏梓煜抬眸看向身侧的周宝玉,抬手指了下自己带来的一个箱子,示意她自己过去挑。
      
      周宝玉走上去打开箱子一看,里面确实放了不少书籍,只是拿起来一看,基本上都是有关兵法的书籍,她翻了几本扫了一眼,顿觉得没什么意思,心想古代人真是能够耐得住寂寞,随意拿了本书,她直接走到春花给她铺好的地铺那边坐着。
      
      夏梓煜瞄了眼周宝玉手里捧着的书本,似乎是《神机制敌太白阴经》,这本书他才看过,内容挺丰富的。
      
      结果就见周宝玉没看多久,就倒在床榻上呼呼睡下。
      
      夏梓煜将视线落在熟睡的周宝玉身上,悄无声息地来到她的身边后,将被她手臂压折了大部分页面的书籍拯救出来,抚平了书页将书本放回箱子内后,他又回到了她的身侧。
      
      他看着似乎睡得并不太舒服的周宝玉,伸手轻轻晃动了下她的身体,发现她依旧熟睡后,便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向自己的床榻那边走去。
      
      对于周宝玉的沉睡,夏梓煜倒也没有太吃惊,毕竟是他让人在她喝的燕窝粥内下了点助眠的药。
      
      抱她到床上的路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到自己脚边,他没仔细看,把周宝玉轻柔地放在床榻上后,返回去一看,居然是个布料做的那玩意,缝制得倒也逼真……
      
      看到这个,夏梓煜心中的猜测已经变为确信,他就一直觉得周宝玉怪怪的,她手无束鸡之力,身材不似一般男人那般魁梧,那张般般入画的美丽容颜怎么都不应该出现在男人的脸上。若非声音像是个男人,行为举止也不似女孩子那般,任是谁也不会把他当做个男人看待。
      
      坐在床榻旁,夏梓煜将手中的东西塞回了周宝玉的裤子里面,随后伸手撩拨开了挂在她鼻尖上的发丝。说来他吃不准这家伙接近自己的目的,要是做个奸细的话,似乎不见她与任何人提及关于自己刻意泄露给她的“机密”。若是想要攀上自己,以她的模样与姿色,没必要女扮男装来接近自己。
      
      所以,这个周宝玉为什么要一门心思讨好自己,往自己身边凑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周宝玉:哎呀我的秘密一定要保住呀!睡觉也不能睡得太死,要提防男主耍诈。
    一会之后,周宝玉:呼呼呼!
    夏梓煜:呵呵……
    ————————————
    夏梓煜拾起某布料缝制的东西,心想这家伙挺有梦想的,做得这大小比例快赶上自己了!
    周宝玉:呵呵……
    ————————————
    亲们加更了,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夏梓煜:呵呵!
    周宝玉:呵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