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琏二爷[红楼]》白玉悠哉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22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第一追究 ...

  •   贾琏得到小皇帝和太后娘娘的口头准信,心情只能用“乐不思蜀”四字词形容。
      
      出宫的时候,即使是被一个普通小太监撞到,琏二爷也是温和地询问对方伤到没有,啧啧,惺惺作态的样子收获了一枚单纯善良的太监粉。
      
      贾琏吩咐车夫让马车跑得很慢,这样做他的愉悦感可以慢慢多享受一会儿。
      
      贾赦整天不在家,贾政乐的做贾代善的好儿子,父亲生病无法下地行走,贾政衣不解带地服侍他喝药吃饭。
      
      这件事传出去,贾政的名声比起贾赦好多了。
      
      贾琏嗤之以鼻,二叔的行为再好也没用,朝廷规定了嫡长子袭爵,有这个功夫,二叔去讨好老夫人还有用点,喔,其实按照老夫人的脾气,二叔一家人才是老夫人的亲人。
      
      老爷其实也有爷们儿的表现,狠得下心肠连亲生儿子也爱搭不理,怪不得不屑一顾老夫人的态度。
      
      荣国府的敕造牌匾还是那么气势如虹,它是贾府的荣耀之一,可惜等祖父一蹬腿下地府,它就是贾代善一脉的祸害,将会下狱的铁证!
      
      贾琏即使有力气拆掉牌匾,也不愿意做得不到好名声的真•好子孙。
      
      荣国府最佳好孙子应该是属于贾宝玉弟弟,至于爷我还是管好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顺便提点我那个没良心的老爷避过大劫,爷就阿弥陀佛了!
      
      “二爷,二老爷、珠大爷…还有大老爷,他们正在老爷的屋子里等你问话。”守门的奴才颐指气使地举着木板,话里带刺地望着贾琏说道,压根不给贾琏这位“袭爵第四代”的面子。
      
      而且把贾琏的父亲放在最后面提起,一点长幼有序也不管,明显是别有用心。
      
      “宝玉弟弟不去吗?”贾琏定定地瞧了他一眼,仿佛看穿了他的小心思,想拿爷的脸面来讨好二房的人,竖子阴狭隘心。
      
      他突兀地低头一秒,再抬起头时又露出与平时无二的态度,笑的阳光明媚,灿烂里带着警告,又带着一点小心机。
      
      然而琏二爷的瞳孔深处并没有一点波澜。
      
      贾代善久病多年,贾琏也无需时时刻刻摆出哭丧的脸。
      
      大家族长辈对于不成器不成熟的后辈子弟并不太在意这些小细节,平常爱去哪去哪,想喝花酒就去喝花酒,纨绔的形象就是这样的。
      
      贾代善无端端找齐家中男人,肯定不是为了有人陪他一个老头子聊天。
      
      贾琏心凉凉,他知道实情。
      
      无非是为了探清楚我入狱的真相,安阳侯昏迷不醒一事被上面的主子全面压下消息了,贾琏是荣国府唯一知情者。
      
      门房忍不住一哂,琏二爷健忘吧?宝二爷才几岁,真有事跟他说了也不明白。
      
      “宝二爷不需要。”门房如实回答。
      
      好一个不需要,真是醉了我!
      
      琏二爷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还会如此愤世嫉俗,竟然嫉妒一个小孩子的坐享其成。
      
      宝玉生来据说是有大造化的人,其实是创造这个世界的人把他定位为天命之子。
      
      琏二爷不愿做炮灰,宁愿相信系统的建议,去嫁给另一个男人,也不要忍气吞声地过活。
      
      **
      
      贾代善的屋子是荣国府最大最富丽堂皇的院落,采光好,阳光足。
      
      纱帘挂钩,露出一张枯槁的病容,满是皱纹的眼角还残留着丝丝煞气,战场上的将军与富贵作态的老爷总归是不一样的老年人。
      
      贾琏第一时间演技上线,立刻飙出不值钱的眼泪。
      
      十五岁的少年郎还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容颜秀丽姣好,清亮的嗓音,多情善感的眉眼,芯子里经历了世事的透彻,比姑娘家还细腻无暇的肌肤,白里透红,细细的腰,未发育好的个子才一米六五。
      
      竹叶青色的衣裳穿在他的身上,削肩玉骨,腰间束扎着一条玉绦,垂下一块洁白的玉佩,少年风姿飒爽,如纯美皎洁的月季花,如潺潺流过的山间暖泉,神采奕奕。
      
      他一踏入屋子,里面的几位主子顿觉眼前一亮。
      
      仔细一看,贾赦撇撇嘴,相似的眉眼里带着疏离,如出一辙的桃花眼在岁月熏陶下更加醉人,只是不修篇幅的打扮令人不喜,尤其是在上年纪的老人眼里,这样的模样就是不敬。
      
      原来是大老爷我儿子,还以为是哪家俊杰登门拜访呢!
      
      贾政压下心里的小惊艳,大哥的儿子啥时候变得这般好看勾人呢!?
      
      自命清高的政老爷还没有日后的嚣张气焰,对于鄙夷的大哥,还是会见面问好,礼仪方面做得滴水不漏。
      
      贾琏心里不舒服,怪不得老爷和我会输给二房!
      
      贾珠是小辈,他比较关心自己的功课,这个时候也还在默默无声地背诵四书五经。
      
      他在为荣国府嫡长孙的荣誉而战,一分一秒也要珍惜,分秒必争。
      
      贾琏对于这位死读书呆子最后成了真•死•读书的珠哥哥分外同情怜悯。
      
      想起此事,他发散思维地想到另一回事,贾珠算不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典型作死珠大爷!
      
      贾代善病重,勉强在丫头的服侍下坐起身,明明是合体的衣服,如今一月光景罢了,一月前裁剪的衣裳却大了几倍。
      
      “祖父、老爷,二叔和珠大哥好,让大家久等了。”贾琏一来先问好,接着道歉,贾政也挑不出错,只好悻悻地罢休。
      
      贾代善喜欢爱读书的幼子,也重视第四代的教育问题,他一直希望贾家武转文,如今天下太平,根本不需要打战的人才,相反的是,学识高的才子更容易在官场往上爬。
      
      他希望下一代继续辉煌下去,珠儿就是他的重点关注目标,其他孙子孙女,若是庶出,他就不太在意,若是嫡出还不长进,他就恨铁不成钢。
      
      其实贾代善最喜爱的孙子是过逝多年的贾赦嫡长子贾瑚,聪慧过人、伶俐可爱的真正荣国府嫡长孙。
      
      也因此,或许贾琏在贾代善心里的地位并不低,嫡孙身份+贾瑚胞弟=?
      
      贾琏以前求神拜佛,自己在二房一家的屋子下看人眼色,如履薄冰地讨生活,不也没见这位高高在上的祖父老人家施舍过一点关爱怜爱,冷眼旁观小爷被他人作践,也只会严厉呵斥小爷不上进。
      
      爷填饱肚子的时间都没有了,还读书上进,浪费智商脑力。
      
      现代人就是厉害,老开发一些神奇的用语。比如:智商不够请及时充费。
      
      “琏儿,好孩子,过来祖父这里。”
      
      打亲情牌?老家伙来这一套,罕见。
      
      恕爷懒得奉陪,也罢,早点把事情说清楚,回自己的小窝休息。
      
      贾琏一囧,嘴角微微勾起讽刺,旋即又摆出一副羞赧孩子的模样,不疾不徐地走到床沿边,蹲下身子,孺慕地望着贾代善。
      
      在众人眼中,贾琏在外不着调,但是碰到长辈还是有分寸的,十分乖巧。
      
      “祖父,琏儿好担心你的身体安康。你找琏儿问什么,尽管直言,琏儿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决不敢多打扰祖父的休息。”
      
      或许是安息。
      
      好话不嫌多,琏二爷在某些场合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嘴甜。
      
      “琏儿真懂事。”贾代善虚伪地笑道,顺带勉励一句。
      
      贾琏实在厌烦虚来虚去,加上自己是半个皇亲国戚,说出那件事也不怕被砍头,晾这几位长辈也不敢多嘴说出去。
      
      “安阳侯的寿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贾政在贾代善的眼神示意下,利索地说道。
      
      贾赦眼观鼻鼻观心,表示自己是透明人,万事不管。
      
      贾珠还是那句话,他辈分小没资格发言。
      
      爷还是好好努力背书,争取今年一次性考上进士。
      
      贾琏娓娓道来,吓蒙了所有人,震惊他的全身而退,竟然被两位贵主子高抬贵手放回家。
      
      没有被追究就是万幸之事。
      
      幸亏贾代善清空了侍候的奴才婢子,否则杀头大罪就逃不脱了。
      
      听完后,贾代善神态一变,不复刚才初见的温和,带着些微的冷厉。
      
      众人表示惶恐地退下,贾代善挥挥手,露出安慰的神情。
      
      贾琏跟在贾珠身后走出屋子,贾赦走得飞快,贾琏伸出手要挽留的念头还来不及窜出来,竟然赶不及贾赦逃离的速度。
      
      老爷避我跟避瘟神一样,切。
      
      贾琏暗啐一口,迈着小碎步魔性地往小院子走去,忘了提,他的小院子半年前已经转移到贾赦大院子的旁边。
      
      贾政目光贪婪地隐晦地扫了贾琏的背影一眼,满含深意,不知内心在做什么阴暗的打算。
      
      **
      
      贾琏惊疑不定地慢慢走过去,轻手轻脚,不敢弄出声响。
      
      柜子里的动静是什么?
      
      “唰唰”
      
      “依拉”
      
      “小肥仔,你在爷的柜子里干嘛?”
      
      琏二爷忍着笑意,慢吞吞地问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