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发烧 ...

  •   这话可不好回答。
      别看裴靖如今年纪尚小,但人家可是做男主的人,可一点儿也不好糊弄。好在她穿来的及时,还没铸成大错,只要过了今晚这一关,应该便无甚大事了。
      想到此,戚柒更是打起了万分精神,考验她演技的时刻到了!
      
      她悄悄掐了一把自己,努力让自己眼中含泪,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角道:“靖哥儿,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忘恩负义的人吗?对,没错,我之前是犹豫过。我承认我吃不了苦,但是就在刚才,我后悔了。我想到了相公,他对我那么好,若是没有她,我早就死了,所以,我怎么能……怎么能对不起他呢?”
      她深吸口气,目光坚定的望着裴靖,郑重地道:“靖哥儿,你放心,嫂嫂不会再做那样的事了,我不能让相公死不瞑目!我会带着你们好好活下去的。”
      说得真是情真意切,戚柒自己都要感动了!
      
      裴靖却一直没有说话,一张俊秀的脸无甚表情,只是用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看着她,看着戚柒亚历山大。也不知道他信了没,定定看了戚柒一会儿,他便闭上了眼睛,像是睡了。
      戚柒也没多留,见此,也乖觉的回了房间。
      冷不丁的穿越了,她要好好想想接下来的生活,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穿回去,不过戚柒也明白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好在她在现代也无亲无故,穿越了虽然有些突然,但总归能适应的。
      戚柒这样安慰自己。
      
      只是这安慰只持续到了第二天早上。
      裴家是真穷。
      虽然裴大哥年轻力壮,但养着三个拖油瓶,其中裴靖还要读书上学,花费更是不知凡几,因此,裴家也就是个饿不死的状态。
      戚柒进了厨房,本想做些好吃的,发现厨房只有不到半斤米,小半袋还有些颗粒的玉米粉,两个鸡蛋,一丢丢盐,一丢丢油,除此之外竟啥也没了。
      这日子过得真是太没滋味了。
      
      戚柒在现代也大小算是一个网红,微博粉丝近千万,不同于其他设定单一的博主,戚柒走得是一条不同寻常的网红路。她长居家乡的小山村,种地、美食、各种手工都是她的素材,而且几乎都很接地气,走得是淳朴风。
      只是如今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就这么点点的东西,她就是想做的好吃点都不行。
      
      让她有些惊讶的是,厨房里竟然已经有两个人了,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子和才三头身的小男孩儿。
      戚柒并没有原主的记忆,不过想着原书中裴靖有两个弟妹,知道这女孩便是刚十岁出头的裴家小妹裴锦,男孩儿便是刚五岁的裴家么子裴裕。
      此刻,小裴锦已经把粥熬上了,旁边还熬着中药,该是给裴靖的,而小裴裕也鼓着一张小脸正在烧火。
      两个小孩儿还没灶台高,小裴锦甚至还踩在一张小凳子上才够得着灶台。
      
      见到戚柒进来。
      小裴锦便道:“嫂嫂,再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你先去堂屋等着吧。”
      这话说得特自然,似乎让小孩儿做饭,大人等着吃这行为很正常似的。
      旁边,裴锦看见戚柒站在灶台前不动,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便道:“嫂嫂,家里没肉了,今早就喝粥,我切点咸菜可以吗?”说着,小女孩儿有些蜡黄的清秀脸蛋便皱在了一起,“家里没多少钱了,还要留着给二哥买药,嫂嫂,我们……我们不吃肉了好不好?”
      说到最后一句,大眼睛里竟还有些哀求和怯意。
      
      戚柒虽然没有细看过原书,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原书这种人自私自利又懒又馋,怕是平时没少折腾小裴锦。
      十岁的小丫头,瘦瘦小小的,在现代还是上学享福的年纪,她却已经负责了全家的家务活。
      戚柒心尖都软了,她忍不住便想起了幼时的自己。
      两个小孩子都这么努力生活,她也要努力了!
      戚柒摸了摸裴锦的脑袋道:“喝粥就喝粥吧,不过光粥可吃不饱,嫂嫂再做点其他抵饿的。小锦就专心熬药,裕哥儿就烧火,我们三个合作好不好?“
      小裴裕没说话,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瞅着自家小姐姐。
      
      裴锦却看了看戚柒,犹豫的道:“嫂嫂,要不您还是歇着吧?“
      自从嫂嫂到了他们家,她可从未见过嫂嫂做饭。裴锦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家嫂嫂那削葱般的玉白手指、修长白嫩的手,心中的犹豫更甚了。
      嫂嫂做出来的饭,真的能吃吗?不会把他们一家毒死了吧?
      戚柒完全不知道裴小妹内心的吐槽,还以为裴锦这是想照顾她,更觉得这小姑娘太善良贴心了,顿时被感动了,“哎呀,小锦真乖,没事儿,嫂嫂精神着呢,不歇了。乖,快去熬药吧。嫂嫂给你们做顿好吃的!“
      
      说罢,戚柒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工了。
      裴锦见劝不动戚柒,心中更担忧了,她想着,要不一会儿去找村里的赤脚郎中开点消食的药吧?不过……家里好像没有多少钱了,唉,这该怎么办啊。
      小小的人儿忍不住皱起了一张脸,忧心忡忡地熬起了药。
      哎,等嫂嫂做好了,她先尝尝吧,就算吃坏肚子,那也只牺牲她一个人。
      想到此,裴锦一脸的视死如归!
      
      裴锦的心思,戚柒完全不知道。
      她刚才看见院子后面有一块自留地,里面种了一些新鲜蔬菜。她去摘了几根黄瓜,一小把小葱和韭菜。因为鸡蛋就两个,她准备合着玉米粉,做玉米鸡蛋卷,再熬点清粥,凑合凑合就是一顿早餐了。
      鸡蛋打入碗中,加上切好的小葱,再放些玉米粉在里面,加点盐。让戚柒惊喜的是,她竟然在厨房里还找到了一点点猪油。
      把锅烧热,加上一点猪油,让油均匀的铺在锅底,再倒入调好的玉米鸡蛋糊。
      
      只听油呲——一声。
      很快,香味就冒了出来。鸡蛋的香气加上玉米的清香,以及小葱的香味,味道合起来诱人极了。烧火的裴裕忍不住抽动鼻子,迫不及待地跳起来看锅里。只见金黄金黄的一张面饼铺在锅底,颜色诱人至极,小裴裕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好香啊,嫂嫂什么时候可以吃啊?“
      “马上就好!裕哥儿,熄火。“戚柒飞快地把切好的黄瓜丝放在面饼上,然后卷了起来。因为锅够大,一张面饼的卷起来分量十足。
      戚柒用刀飞快的切成了四份,模样精致又可爱。
      
      正好裴锦那边把药也熬好了,戚柒收拾收拾,喊道:“开饭啦!”
      裴裕立刻蹦起来,兴奋的叫道:“哇,吃饭啦!”
      裴锦很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吃食,原来嫂嫂会做饭啊,还做得这么好,裴锦看着诱人的鸡蛋卷,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肚子饿得咕咕叫,裴锦忙道:“我先去把药端给二哥。”
      说着就飞快地跑走了。
      
      戚柒把吃食端到堂屋的饭桌上,一路上,裴裕迈着小短腿像个跟屁虫似的乖乖跟在身后,戚柒见他那小模样有些想笑,刚想开口让小家伙先吃,却听厢房那边突然传出了裴锦的哭声——
      “嫂嫂,嫂嫂,不好了,二哥不好了!他身上好烫啊。”
      戚柒一听,拔腿便跑了过去。
      屋里,裴锦端着药无措的站在床边,见到戚柒进来,小姑娘强忍许久的泪水倏地落下,哭道:“嫂嫂,你快看看二哥,我……我怎么也叫不醒他,怎么办……怎么办啊……”
      她想到了去世的父母,还有不久前突然死去的大哥,只觉得满心惶然。
      
      床上,裴靖满脸通红,一看就是发烧了。
      戚柒当机立断道:“小锦,你先去叫大夫。乖,不要怕,你二哥不会有事的。”
      裴锦重重点头,强压下内心的恐惧,拔腿便跑了出去。
      大夫来得很快,把着脉,看到裴靖的样子,沉默良久,面色沉重的摇了摇头道:“他这烧难得退下来,我开些药给他喝了,若是今晚烧退不下来,只怕……”
      
      余下的话,大夫没有继续再说,但意思却都明白。
      戚柒的心登时咯噔一声。
      她不知道原书中有没有这一节,虽然戚柒觉得作为本文男主,裴靖应该不会死。但凡事就怕万一,万一她这只蝴蝶扇错翅膀了呢?
      大夫开了药,戚柒重新熬了药给裴靖喂了下去。
      见裴锦裴裕两个小家伙还面色惊恐地站在一边看着,满脸是泪,让人瞅着心都疼了。
      她想了想便道:“小锦和裕哥儿快去吃饭,不用担心你们二哥,他不会有事的,你们吃了饭就去找小伙伴玩吧。二哥这里,嫂嫂会好好看着的。”
      
      裴锦没说话,只是抽着鼻子问道:“真的吗?嫂嫂,二哥真的不会有事吗?他不会像爹娘和大哥那样……离开我们吧?”
      裴锦已经是知事的年纪了,明白死亡的含义,亲眼目睹三位至亲的离开,小姑娘心里怕是早就吓坏了。裴裕还小,他不懂生死,但是他知道大哥之前就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没多久,他就再也没有看见大哥了。
      他不想二哥也是这样,他想二哥一直陪着他。
      他会乖乖听话的,再也不调皮。
      
      戚柒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却笑着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头道:“嫂嫂可是大人,大人说话都会算数的,所以你们放心,你们二哥很快就会醒过来的。乖,别怕啊。”
      说着,她便把两个小孩儿一起抱在怀里,轻拍着背安慰着。
      “而且你们二哥那么疼你们,也不想看见你们哭的样子对不对?所以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这样才不会让二哥担心,二哥才会很快醒过来的。”
      
      许是她的安抚起了作用,裴锦的情绪总算是镇定了下来道:“嗯,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小弟的。嫂嫂,那你好好看着二哥,我和小弟去摘点野菜野果子,这样二哥醒了,就可以做好吃的给他了。”
      “去吧。”
      
      等到两个小家伙离开了,戚柒才把精力放在裴靖身上。
      夏天本就炎热,裴靖此时还发着高烧,整个人似乎都要烧糊了。此时的裴靖与昨晚那个危险阴郁的少年完全不一样,虚弱的躺在床上,精致俊秀白皙的脸蛋红通通的,俊眉紧皱,睡得似极不安慰,“热……好热……”
      这就是一个生病的可怜孩子啊。
      
      戚柒这人最看不得孩子受苦,因为那会让她想起自己不算好的幼年。
      哪怕明知道作为男主,裴靖的虚弱只是暂时的,心也忍不住软了。她叹了口气,决定先给裴靖降温。
      药没有多大作用,就只能先物理降温了。
      想到此,戚柒伸手就去解裴靖的衣衫。
      只是上衣刚解下来,手刚碰上裴靖的裤头,手腕却被人猛地抓住,戚柒反射性的抬眼看去——
      对上了一双充满戾气的眼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