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慕》折兰遗所思 ^第87章^ 最新更新:2019-07-13 10:02: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7、巫厌 ...

  •   温昱一路跟人打听,在加上铜盘的指引,绕过迷宫一样的街道和巷子,终于来到一个巷子最深处的一处府邸的后门之前。
      
      他手里托着铜盘,抬头看看后门上那没写字的牌匾,往前走了一步,正想敲门,旁边的墙头却响起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喂,你干嘛?”
      
      温昱一听这声线,便喜出望外地退开一步,循声望了过去,“颜姐?”
      
      那是个身着深蓝色衣裙的少女,宽大的衣帽被揭开垂在背后,她正坐在墙头让两条腿交叉晃。
      
      墙内那棵参天的桃花树已经开了满树桃花,纷纷扬扬的花瓣落了几片沾在她头发上,有些入境的美和爱怜。
      
      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容颜姣好,依旧是那副清纯可爱的长相,然而她跟幻境里的样子却有些不同。
      
      幻境里的姑娘头发漆黑如墨,她却是满头银丝,衬得脸色极其苍白。
      
      温昱看到她的时候,她手中正抓着一把花,好几朵花的花瓣都被她扯秃了,这会见到温昱,便顿觉无趣地随手将那些残花往后一扔,托腮端详了温昱片刻,而后像是认出了他,就皱眉骂了一句,“臭小子,你来干嘛?”
      
      温昱惊喜地上前道:“颜姐……”
      
      那姑娘则打断道:“大逆不道的兔崽子,叫娘。”
      
      温昱笑道:“你又不是我娘。”
      
      那姑娘一听,火气立马蹭蹭地往头顶冒,“白瞎了为娘对你那么好!喂,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温昱道:“幻境。猜的。”
      
      那姑娘略一沉思,哦了一声,没心没肺道:“那你找我干嘛?”
      
      温昱想了想,冲她微微一笑,“当然是想颜姐啦。”结果被那姑娘大眼睛一瞪,乖乖补充道:“我还想求证一件事。”
      
      姑娘托腮道:“想问我真名是什么?你都来这里了,还用问?听好了小子,你娘我大名巫厌,温颜这名字是瞎取的。”
      
      温昱倒没有感觉到惊讶,轻轻地笑着摇头道:“不是这个……我只是来问一个问题,”他看了看巫厌,试着问道:“”我跟任清冉什么关系?”
      
      见巫厌明显一愣,温昱面色依旧平淡道:“要不然颜姐为什么要我看任清冉的过往?还有,颜姐跟温近月有关系吧?倘若我是温近思的话,也说得过去了。”
      
      巫厌果断反驳道:“你才不是温近思!”
      
      温昱没料到巫厌会这么激动,他有些迟疑的,又开口道:“那为什么,颜姐要我自称温近思?”
      
      巫厌哼道:“这话没错也没骗你,是她让我这么做的,怪不着我,反正你是我捡来的,不是什么温近思,信不信你就给一句话。”
      
      温昱听了这话,莫名有些失落,“我信。不是就好。”
      
      巫厌则哼道:“你个小王八羔子难过什么,那么想给人当儿子……”她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看起来有些忌惮,没再往下说。
      
      于是她话到嘴边,很快利落地转了个圈,“除了名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真不是什么温近思。”
      
      温昱:“噢。”
      
      巫厌有点恨铁不成钢,直接从身后桃花树上撸了一把残花朝他劈头盖脸扔过去,“臭小子,终于想起你娘了,你知不知道这些年你娘我过得有多艰难?你知不知道我被那王八蛋欺负得多惨?你要早来救我……”
      
      温昱皱眉道:“没有,我以为你还生我气,故意躲我。”
      
      巫厌姑娘这回没说话了,板着一张欠债脸,忽然感应到什么似的,着急看向温昱,话音还有些颤抖,“他来了,他来了,你快走!臭小子你……”
      
      温昱很听巫厌的话,但他也很清楚他来这里的目的,便脚下钉钉似的一动不动,“我来接你回家。”
      
      “厌儿,在跟谁说话?”巫厌还没说什么,一声沉闷沙哑的嗓音已经响起了,等他话音落下,人也推开了门。
      
      巫厌立马从高墙上一步跳下来,躲开温昱下意识想接她的手,一个旋身拦在温昱面前,“我跟谁说话,你管得着吗?”
      
      来人看到她先是一愣,深沉的目光透过骷髅面具端详了温昱片刻,然后淡淡开口道:“你还敢来?”
      
      温昱心里知道要完蛋,却还是想试着隔空抓样东西来对抗他,然而他才伸出手,就见巫觋默默地看着他,慢条斯理地拿出了先前那个小铜盘,又抬手对着温昱的方向托在掌心。
      
      随着那小铜盘开始缓缓地转动,远处的棍子还没飞到温昱手里,就在半途掉到了地上。
      
      温昱感觉到不可名状的危机感,抬手又想试一次,然而这回棍子只是随着他的意念扭了扭身子,就彻底摔在地上半死不活了。
      
      巫厌忙抬手按住他的胳膊,示意他别再试了,低声嘀咕道:“等会我帮你把他那司阴摔了,你赶紧走。”
      
      温昱盯着那名叫“司阴”的小铜盘,张了张口没说话,然而却在下一刻,巫觋忽而身如鬼魅般地出现在他面前——巫觋迅速将巫厌一把拽到身后,抬手时已经一把掐住了他。
      
      温昱本来是想躲的,但意念用不了的他就是个普通人,哪能跟巫觋对抗,这会更被巫觋掐得有些半死不活,他拼命想掰开巫觋的手,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巫觋见他脸色被憋得有些发红,轻轻地笑了一下,“前几天刚被谢禅耍了一道,这会你来又是为了什么?”
      
      巫厌见此,急忙上前拽住巫觋的手,也想把他的手掰开开,然而温昱尚且不行,她一个小姑娘又怎么能行?
      
      巫厌没掰动,气急败坏道:“喂!你要敢碰他,信不信我这辈子都不理你了!?”
      
      巫觋手顿了一下,眼角余光扫见巫厌的神情,不免温柔了许多,也就没再管温昱这个活人,轻声看着巫厌道:“那你乖乖喝药。”
      
      巫厌:“做梦去吧!”
      
      “……”
      
      巫厌:“好啦你别碰他,喝就喝,总你比喂我好……”
      
      巫觋倒没生气,也没有加大手下力道的意思,只是轻声问道:“厌儿,当年我忘了问你,他是谁?从哪儿来的?”
      
      巫厌听后却躲闪了一下目光,生怕没把“我瞎说的”四个字写在脸上,没好气地环抱着手臂道:“捡的!”
      
      巫觋笑了一下,“哪这么容易捡?”他顿了顿,略微沉思了片刻,像是想起什么,目光忽而变得深邃起来,又凝神道:“依照年纪来看,他跟温近思应该……”他故意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是一样的。”
      
      巫厌脸色有些惨白,又听巫觋慢条斯理道:“不对,甚至可以说——是在同一天。”
      
      巫厌当即反驳道:“他才不是温近思,你想干嘛呀?!好啦哥我怕你了,你别伤他好不好?”
      
      巫觋没理他,仔细端详着温昱的双眼,又故作惊喜道:“你自己就从没发现你这双眼睛跟任清冉很像吗?”他琢磨了一下,又补充道:“这就是你易容的原因?”
      
      “那是巧合!丫的,天底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你几个意思!?还有那谁,谢子婴跟他爹就不像,难道他们还不是父子了?哎呀我懒得跟你说了,反正他不是温近思……”巫厌有些说不下去了,就想上前抢那司阴,但巫觋拽着温昱往旁边一偏身,她就扑空了,“我说你要干嘛呀大哥!”
      
      温昱脸色本来有些不自然,这会巫觋忽然稍微松开了一点,他便一鼓作气掰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却连连咳嗽起来。
      
      一连咳嗽了好几声才算完,他冷冷地笑了一声,“颜姐从没骗过我,我当然信她。”
      
      巫厌则道:“臭小子你快走!”
      
      温昱刚想往后退,四面八方却在瞬息之间涌出了十来名护卫,很快就将他团团围住了。
      
      他下意识捂了一下心口,抬眼又见巫觋用手指在那司阴上划着什么,他一时没忍住就膝盖一软跪到了地上。
      
      紧接着心口疼得无以复加,他眉头也紧紧地拧成一团,他神色痛苦地咬着牙,指尖死死地抓住衣襟,似乎就要陷进肉里。
      
      巫厌忙推开几个护卫冲过来扶着他,又回头冲巫觋咬牙道:“老不死你一把年纪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
      
      巫觋却缓步走过来将巫厌拉到身后,巫厌当即各种嫌弃打他的手,“你干嘛,又想动手动脚?放手放手!”
      
      巫觋却抓得紧紧的没松开,任凭那姑娘炸毛,然后弯腰冲温昱笑道:“求我。”
      
      温昱:“滚蛋!”
      
      巫觋从容不迫地用指尖在司阴上划了一道,伴随着闷哼声,温昱再也克制不住咳出一口血,巫觋却提醒道:“别忘了还有谢禅,你这么痛,他会好到哪去?”
      
      “你怎么……”温昱垂眸没说话了,巫觋便缓缓地直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那声求饶。
      
      没等一会,温昱依旧皱着眉,却没抬头,艰难地从齿逢间挤出了三个字,“我求你。”
      
      但听了这句,巫觋似乎还不满意,“既然决定了要低头,那就一低到底,别一副心不甘情不愿让人瞧不起。”
      
      温昱倏地抬眼盯着他,但很快又将那些情绪压了下去,稍微平复过后,抬眼迎视着他,“好,巫觋大人,我求你。”
      
      巫觋笑道:“求我什么?”
      
      温昱淡淡道:“别伤我……”
      
      巫厌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眼见手抽不出来,便用力捏了他一下,“你够了没有!他头低了,也伤不了你,你还要干嘛呀?!再说他要是没了,我看你怎么办!”
      
      巫觋回头看着她,“那我现在取出来,再杀了他?”
      
      巫厌一听这话,满眼的不可置信,随即没骨气地给他跪下了,“我好容易养活这么个小孩,你别碰他!求你了,我以后肯定乖乖听你的,你要我喝那种恶心的药我也喝,我保证,你放了他好不好呀哥?”
      
      温昱忙道:“颜姐你别跪他,我来这里就带你回家的。”
      
      巫厌却一声呵斥过去,“你闭嘴!”
      
      温昱:“……”
      
      巫觋没说话,巫厌便气急败坏道:“老不死你信不信!?我告诉你啊,我这暴脾气就温柔这一次,你要不答应,以后没机会了!”
      
      巫觋终于动了动唇角,温声道:“好,那你告诉我,他是谁?跟任清冉……”
      
      巫厌直接给打断了,又死咬着那句话,“都说了他不是温近思!你怎么就不信呢!?哎呀我说真的!”
      
      巫觋眉心一挑,眼底也多了几分狠戾气,他的耐心一下飚到了终点,抬手又想掐住温昱的脖颈。
      
      巫厌情急之下哭着说了两句话——但那不是汉语或是郸越语,很陌生、风格又诡异的语言,温昱从没有听过,所以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巫觋却听懂了,收回了手,反身给巫厌擦着眼角的眼泪,“别哭了,我放过他。”
      
      温昱则想不到巫厌那姑娘居然也知道“哭”为何物,他本来还有点感动,但见那丫头下一刻破涕为笑,还有意无意地冲他笑,他又觉得他是误会了——那没下限的死丫头压根就是装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