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慕》折兰遗所思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08 00:03: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结怨二 ...

  •   众弟子异口同声地称是,还不忘齐声打招呼:“陶夫子好。”
      
      陶晋似乎还有些拘谨,便冲众人微笑道:“我是太尉大人陶政的长子陶晋,奉命来给大家授业教学几日,若有不周到之处,还请大家多谅解。”
      
      闻言,林老夫子的眸色瞬息之间有了几番变化,程易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似乎对陶晋的话有些敏感。
      
      众弟子中不知是谁应了一声:“噢,太尉大人啊?”
      
      有人正待跟人细声细语讨论,但见到林老夫子的神色,又不敢造次,乖乖把声音压了下去。
      
      林老夫子面无表情地跟陶晋嘱咐了几句,道:“这就交给你了,老夫跟程易先走了。”
      
      陶晋点了点头,微笑着目送他们离开,但临走前,程易又特地看了谢禅一眼,看得他心里直犯怵。
      
      谢禅正在发呆,陶晋已经站了起来,这会儿理了理头发,又一正衣领,开始一板一眼道:“冒昧问一句,大家的课业到了哪里?”
      
      一人提醒道:“陶夫子,我们昨日开始温习《中庸》第一章。但我们孔名跟太学不同,基本上以朝堂之事为主,眼下公试要到了,程夫子才令我们温习四书五经的。”
      
      陶晋点了个头,回身在书案上翻找出《中庸》的书简,又拨了拨衣领,咳嗽一声后,正色道:“好……”
      
      陶晋后面说了什么,谢禅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忍不住回头冲身后的少年小声嘀咕道:“子规,你有没有发现陶晋很有娘娘腔的潜质?”
      
      洛子规一身红衣衬着异常白皙的脸颊,未脱的稚气嵌在眼角眉梢,笑起来的时候,脸颊就会出现两个小小的窝陷。
      
      他一想,看着谢禅,赞同地点点头:“嗯,有点儿。”
      
      谢禅还来不及跟他进入深一步的讨论,耳畔就响起了众弟子炸耳又有些拖音的齐读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
      
      谢禅不喜欢跟风,便回身继续看他那本《民间异志》。
      
      无意间翻开书页,瞥见了那页的内容,谢禅就忍不住留了心。
      
      那一页写的是,这世间有阴符令,得阴符令者,可号令对应的阴兵为其征战四方,上面说了,一支阴兵往往是同一日惨死在一起的将士或者世族百姓,到了阴间不肯投胎,就自愿化作以一当百的阴兵。
      
      而阴兵过处,向来尸骨无存。
      
      若非没人找到过阴符令,这样的好东西肯定到哪儿都有不少人挣着抢。
      
      据说当年齐方与郸越对上之前,巫觋在广阳一个山神窟建了个祭灵台,就为了召唤阴符令,但最后文帝没了,郸越也彻底败退滚出齐方,他那里也没什么消息,想来这种东西,也不会有几个人信吧。
      
      书上忽然间投射出一片阴影,谢禅眼睫微微颤动,缓缓抬起头来时,却发现是陶晋背对着他,跟旁边的陶温煦小声讨论着什么。
      
      众弟子的齐读声太大,很快湮灭了他们的谈话声,但谢禅也没关心墙角的习惯,便懒得在意,又去琢磨方才看的内容。
      
      “谢禅!”耳畔炸开陶温煦冷冷的一声,谢禅愣是吓了一跳,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书案已经被人敲了几下。
      
      谢禅越过陶晋去看陶温煦时,那混蛋也在皱眉看他,两人目光一对上,陶温煦又立刻别过头去,谢禅便回头满不在意地对着陶晋轻笑。
      
      “你在做什么?”陶晋似笑非笑地问道。
      
      谢禅不甘示弱,唇角微微上翘:“你猜。”
      
      陶晋几不可察地收敛了一点笑意,耐着性子道:“叫什么名字?”
      
      谢禅老实回答道:“《民间异志》”
      
      谁知陶晋彻底不笑了,猛地一拍桌子,音量也提高了几分:“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口气不好听,谢禅也不是吓大的,他抬眼看着陶晋,口气从未有过的冰凉,不耐烦把书皮翻过来道:“书上写了!”
      
      陶晋:“你!”
      
      谢禅心想,书上那几个大字眼睛不瞎的读书人都认识,难不成这陶晋真的报复来了?
      
      这时,有人插话道:“陶夫子,他叫谢禅。”
      
      谢禅:“……”
      
      敢情是问他的名字。
      
      陶晋凝了眉目,皮笑肉不笑道:“你在做什么?”
      
      反正都得罪了,谢禅也不差再得罪这一次,便迎上陶晋的刁难道:“陶夫子,有何贵干?”
      
      “在做什么?!”陶晋似笑非笑地重复了一遍。
      
      谢禅笑容一敛,心想着陶晋肯定没长眼睛,便忍不住扔下一句:“你看不见?”
      
      洛子规悄无声息地戳了戳谢禅的后背,小声唤道:“子婴……”
      
      谢禅虽然听见了,但还是打算跟陶晋对抗到底,也就没什么动作。
      
      但陶晋明显不高兴了,手指无意识地卷住落在胸口的头发,凭借他站着的优势,居高临下地看谢禅,“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书?”他说着抓起了那本《民间异志》翻看了几页,大概内容也没看清,就摇头讥讽道:“果然,什么乱七八糟的书都看,人也就这样吧。”
      
      谢禅本来就非常讨厌别人居高临下跟他说话,此刻听了陶晋的鬼话,更是没来由的很生气,他目光凌厉地盯着陶晋道:“若我看的是这世间名士所撰,陶夫子以为就没问题了?名士所撰自是经典佳作,可晚生以为,天下之文章,各有其优,能择其善者为己用的便是好书。这本《民间异志》也曾为一位长安名士高评过,试问,陶夫子可知学而不拘于时为何意?”
      
      谢禅所言翻译为人话就是:名士高评过的书,你说乱七八糟,你个小小夫子,算什么东西?
      
      陶晋眉头一皱,面上有些过不去,便冷声道:“不满意我是吗?”
      
      谢禅在每位夫子的课上都是这样,哪怕是他打心底敬重的任清冉,偶尔出现在孔名教他们瑶琴,他也会忍不住作作死,根本算不上不满意谁。
      
      要说也是孔名的夫子比较有气度,不跟他这个晚辈计较,而今没气度的陶晋这么说,他自然听得心里很不舒坦,便只是看着陶晋笑了笑,并不说话,但那神情却好像在说:你是夫子你说了算。
      
      这时,不知道谁多嘴了一句,“陶夫子,谢禅是以亚第考进孔名的。”
      
      谢禅眉目微微一挑,无话可说。
      
      陶晋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讥讽道:“能考进孔名,还是第二名,难怪恃才傲物,何况有谢文诚那样的背景,耍耍威风也是可以的。”
      
      不知道弦中的哪个音拨动了谢禅的逆鳞,只见他眸光一冷,徒然间拍案而起道:“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陶温煦微微皱了眉,冷声提醒道:“谢禅,你给我闭嘴!”
      
      谢禅扫陶温煦一眼,一字一顿道:“陶温煦,你别太过分!”
      
      陶温煦眉头一挑,正要开口,陶晋却忽然扬了手示意他别说话,他便看谢禅一眼,偏开头去不再言语了。
      
      很奇怪,陶晋竟然没有生气。
      
      就在谢禅想着陶晋会趁机狠狠惩罚他一通的时候,陶晋忽然转过身去了,却是对着一众弟子,微笑着开口道:“大家听到了,谢禅目无尊长在先,我可没说他什么。”
      
      此言一出,谢禅浑身上下忍不住战栗了一瞬。
      
      众人对此并没有直白地开口说什么,只是在私下里嘀嘀咕咕地做着讨论。
      
      谢禅正欲霸气拍案,然后潇洒滚出去,大概觉得这样会很有面子,陶温煦背后的少年却忽然间站了起来。
      
      那少年披着件白色狐裘,面容略显得憔悴苍白,唇上也毫无血色,但面容文雅出尘,温润的眼眸深处也从一而终。
      
      少年叫任思齐,是任清冉独子,虽说谢文诚跟任清冉关系不和,但并不影响谢禅和他们的关系。在太学的时候,他就喜欢和一堆狐朋狗友跑去扒拉任清冉家的墙头,再把任思齐骗去某猴山上一起扯旗。
      
      温润少年音缓缓开口,却字字珠玑:“请陶夫子恕晚生无礼——陶夫子为人师表,难道也要跟晚辈在小事上较面子输赢吗?师者,传道、授业、解惑,陶夫子可曾做到了其中一点?”
      
      “你说什么?!”谢禅费了那么多口舌也没把陶晋惹怒,没想到任思齐几句话就激起了他的脾气。
      
      陶晋也是咬牙说出这一句后,恍然发现不妥,便强行克制住脾气,又慌乱地拨正了衣领,恢复一派彬彬有礼道:“你叫什么名字?”
      
      任思齐轻声道:“弟子任思齐。”
      
      谢禅没想到任思齐会这么凶,觉得真是看错他了,一时间有些发愣,徒然间回神,便见陶晋朝任思齐走近了几步,“任思齐?任大人家的?”
      
      谢禅生怕陶晋会对任思齐不利,忙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一字一句道:“有本事冲我来。”
      
      陶晋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任思齐,最后偏过头来,冲谢禅微微一笑,凑过来极小声地说了一句话,便转过身去了。
      
      谢禅的眸光却在一瞬间变得森冷无比,带着本不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杀意波动,倏地站起身来。
      
      在任思齐惊异的目光里,谢禅低声道了一句:“听话。”然后将欲起身的任思齐轻轻按回座位,又回身朝门口走去。
      
      洛子规见此本欲起身,又被任思齐拉住了——他才没有一时冲动,中了陶晋的下怀。
      
      对于陶晋那句话,谢禅听得清清楚楚,陶晋说:“别以为在孔名我就不敢收拾人。”
      
      陶晋显然没料到谢禅有这脾气,但也是莫名的得意,便扬声道:“谢禅!你还想上天吗?”
      
      谢禅并没有打算停下脚步,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毫不犹豫地迈步走了出去。
      
      陶晋却丝毫没有在意,得意地笑了笑,又转向众弟子道:“大家都看到谢禅的态度了,我什么都没说他。”
      
      谢禅步伐忽地一滞,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快步离开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