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004章 ...

  •   “小明,你回来了,祖父正在等你。”费言明显是专门等着费明的,费明还没来得及装作没看到,就被费言一句话说的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费家家大业大,现在的家主,正是费明的亲祖父费海。
      
      因为费希没有按照费海的意思娶个门当户对的雌子强强联合,所以,费海对费明一家从来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像今天这般,特地召见费明,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不过,费明可不会认为费海会良心发现,最大的可能是,他的性别曝光,让费海盯上了。
      
      费希对姜简算是有情有意的,但是,这并不能掩饰费希本身能力平庸这个事实。虽然说姜简完全有能力养活全家,可因为费希雌侍生育了费家第三代唯一的雄崽的关系,费海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费希分家单过的。而现在,费明突然曝出雄子身份,可以想见,老谋深算的费海就更不可能放手了。
      
      费明心里对于一会见到费海后可能遭遇的刁难一一模拟了应对措施,等到了地方才发现,自己完全白操心了,因为面积足以媲美小型宴会厅的大书房中,除了费海之外,费希、姜简夫夫赫然在座。
      
      哦,既然雌父也在,那就不需要他来当出头鸟了。费明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许多,乖乖给费海见过礼,就坐到姜简身边充当鹌鹑去了。
      
      “小希,你呀,太胡涂了。你看看你,好端端的雄子当雌子养,这说出去,多少人在看咱们家笑话呢!”费海慢悠悠的开口,表面看来似乎在训斥费希,不过,在座的心里跟明境似的,这是在变着法儿说姜简这个雌君不合格呢。
      
      费海对姜简,从来就没看上眼过。平日里,没少明嘲暗讽,对此,姜简早就习惯了,今天自然也不会因故发作了。
      
      “雄父说的是,都是我们疏忽了。”费希对费海还是有感情的,基本不会当面拂费海的面子,不过回头自然会好好补偿姜简,这也是夫夫俩这么多年来,感情仍然如胶似漆的最大原因。
      
      儿子阴奉阳违的行为,费海早就被气的没脾气了,而且今天费海找儿子一家的目的也不是日常挤兑小门小户出身的姜简,重点是讨论一下费明未来的安排。
      
      之前,费明是雌子,又是费海最看不上眼的姜简生的,费海对费明一直采取的是放养政策,和天天带在身边教导的姜言区别待遇不要太明显。现在不一样了,费明是A级雄子,那就是费家未来的领军人物,可不能再让费希夫夫胡乱养着了,必须接受费家正统雄子教育才行。
      
      费海的算盘打的很好,却没问过当事人愿不愿意。再一个,姜简可从来不是逆来顺受的小媳妇,别看费海现在好像在苦心为费明谋划未来,姜简敢打赌,等哪天大伯家生了小雄崽,自家小明绝对会被毫不犹豫的舍弃,这可不是姜简单乐意看到的。
      
      费希对费海素来尊敬,但是事关费明的教育问题,费希还是勇敢的说了不。
      
      费希是费海和雌君所出的第二个雄崽,他的雌父生他的时候,已经是高龄产夫了,为了费希这颗宝贝蛋,费明的亲爷爷可没少遭罪,后来费希虽然顺利破壳出生了,费家爷爷的身体也彻底垮掉了,辛苦熬到费希成年,就撒手西去,便宜了对他雌君位置虎视耽耽的本家堂弟。
      
      费希和兄长费德虽是同父所出,但是年龄差了上百岁,再加上费德一出生,就被费海带在身边教养,兄弟俩感情很是一般。而费希从小是雌父带大的,在费德看来,费希抢走了雌父的爱,对费希带着若有若无的敌视,这就造成了费希本人十分厌恶费海口中那套正统费家教育模式,他可不想自家儿子养成费德那样的性子,那会让他做梦都要哭醒的。
      
      费海第一次被费希毫不留情的拒绝,当下又急又气,不过做父亲的舍不得责怪幼子,自然而然的把矛头对准了姜简。自家小儿子素来乖巧,打从碰上姜简后就学会了忤逆雄父,他当年就不该心软同意两人的婚事。
      
      “姜简!”费海大声呼喊姜简的名字,眼睛都快冒火了。
      
      姜简能在费海眼皮底下平安无事的过了这么多年,自然深谙对付费海的方法。在费海怒火中烧的时候,姜简从来不会去直面姜简,而是把自己当作隐形人,那淡定自在的模样,可不和费明一模一样嘛,果然是亲父子呵。
      
      费希和姜简心意相通,自然明白什么时候可以装糊涂,什么时候必须站出来。
      
      “雄父,我家小明一直是当雌子养大的,他不像您和大哥,是天生的雄子,这孩子像我,胆小,我们也从来没有对他有太多要求,只希望他一生平安喜乐就好,雄父,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费希的语气很平静,但他眼底的认真却是不容错辩的。
      
      费海对第一任雌君还是有感情的,确切的说,第一任雌君是费海情窦初开时,第一个喜欢上的雌子,两人结婚后,感情也不错,可惜的是,那个雌子死的太早了。费海还记得,心爱雌君最后的日子里,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他以后能够善待费希,何谓善待呢,大约是让费希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吧。
      
      费希是雌君一手带大的,打小和自己不亲,而雌君的愿望,费海也是清楚的,否则他当年也不会同意费希和姜简的婚事了。这些年,表面看来,费希只是费家不受重视的纨绔子弟,可实际上,他才是诺大的费家,活的最肆意最真实的人。
      
      费希这番话,一来是打亲情牌对费海动之以情,二来也是向费海表决心,自家绝对没有觊觎费家家业的意思,希望费海高抬贵手,不要打费明的主意。
      
      费海叹了口气,费希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如果他坚持己见的话,只会把这个本来就不亲近的儿子推的更远。罢了罢了,左右费德还年轻,总会生下雄崽的,费希愿意惯着费明,就随他去吧。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读者“佳佳”,“雨石”,灌溉营养液,还有所有看文的小可爱,群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