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666 ...

  •   还不到一周的时间,盛倪的眼镜被打闹着的男生撞飞了好几次,那些男生最后都带着好奇和惊艳看着她。
      无奈之下她只能去配一副细框眼镜,镜片也换成了透明色。
      回来这一路上殷黎都激动的不行:“我的天啦,你就不应该配那种眼镜,这样子多好看啊。”
      盛倪无奈:“可我是还是觉得很怪啊。”从小到大的心里暗示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削减的。
      
      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心里还在发毛,小时候被男同学欺负过的心里阴影还在。
      一路上依然还有男生们好奇的凑过来看,看完吹上一个口哨,殷黎把这些不知所谓的人都赶走了。
      也幸好有她在,不然盛倪真感觉自己跟动物园里被人围观的猴子一样,不过是换了一副眼镜而已。
      
      走到教学楼前面,韩江几个人真在打球,看见她的身影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刘楠吹了一声口哨。
      韩江似乎也对这边看了一下。
      “四眼妹!”
      
      自从盛景发了那个帖子以后,四眼妹这个绰号在学校里面传开了,这个称号从同学口中叫出来竟然没有嘲笑的感觉。
      韩江走了过来,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个什么东西简单粗暴的扔在她面前:“给!”刚打完球的少年站在面前,一股热气从他身上扑面而来,他额前的头发有点长了,搭在眉毛上方。
      
      眼神中带着锐利和冷,不是这个年纪的少年人该有的。
      韩江的长相属于跟当红的爱豆那种类型不一样,特别的爷们,特别有男人味,在这个时代是很少见的帅哥品种,很容易激发少女们蠢蠢欲动的荷尔蒙。
      
      旁边的人都吃惊极了,这是韩江,那个脾气不是很好的韩江。
      竟然对一个女生这么好声好气的说话。
      盛倪其实早就看见她了,这些男生每天固定时间在这里打球,她本不指望韩江能注意到她,她现在已经够麻烦了,不想跟这个学校的麻烦制造器联系在一起。
      
      盛倪接过来一看,是两张市学生篮球赛联赛的半决赛票。
      听说十七中的男生打进了市联赛的半决赛,很多同学都想要一张票,不过这票不属于市面上能买到的,一个学校就发了估计的份额,现在的行情是一票难求。
      
      韩江给了她两张.......
      盛倪微诧:“这个票....给我啊。”
      韩江:“要去看!”
      盛倪看了一眼时间:“我是不会去的。”
      韩江已经很不爽了:“老子给你票,你敢说不去,不去试试看。”
      盛倪:“.......”
      
      韩江突然笑了起来,弯腰凑近从她背包上面撸走了个东西:“怎么,不给老子面子。”
      混蛋,他拿走了盛倪从小到大带着的挂件,一个小布包包的玩具,是她小时候自己缝的,对于恋旧的盛倪来说意义非凡。
      “给我!”盛倪垫脚去取,没有想到没站稳,径直扑了上去。
      
      韩江顺手扶了她一把,别说他没想到,女孩子的身体竟然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他扶着女孩子腰线的手一抖,差点让她跌倒在地上。
      
      还好她站住了,不过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韩江如果把这个弄坏了,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理他,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
      韩江把小布包包举得高高的,不让她拿到。
      
      周围过来过去的同学还在看,盛倪急的眼泪水都在眼睛框框里打转。
      
      “不许给别人,不许不去,要是让老子发现你没去。”
      “啊?”盛倪下意识的抬头看他,瓷白色的脸上挂着懵懂,大眼睛珠子转了转:“真的要去,那我可能要翘课了。”
      不过是次晚自习而已,翘课就翘课嘛,对于韩江来说是常事。
      
      “手机号码给我。”
      “啊?”
      “很刻意的把手上的东西晃了晃。
      盛倪:“.......”
      
      刘楠跟徐泽一路追了过来:“不是说没票了呢,怎么给妹子了啊,她看得懂吗?”
      韩江拽成二五八百万:“看不看得懂关你屁事。”
      徐泽不爽:“干嘛给她两张啊。”他还想要去看呢,韩江爸爸真不是东西,有女性没同性,典型的有了媳妇儿忘记儿子的狗东西。
      
      刘楠敲他的头:“你傻啊,给妹子一张她肯一个人去吗,她就不怕韩江对她意图不轨吗?”
      韩江嘴角上挂着浅浅的笑意:“给两张票难道我的意图就很纯洁?”
      被忽视掉的两人:“.......”
      
      盛倪拽着票来到教室,内心怦怦跳个不停。
      少年干燥而又滚烫的身体跟她贴的挺近,当时她就有一种全身都酥了麻了的感觉。
      好在他没有发现,不然囧死了。
      
      吃完晚饭,盛倪偷偷找到殷黎,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殷黎,晚上要不咱们请个假出去一趟呗。”
      “哈?”殷黎吃了一惊:“宝贝,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不舒服早点跟我说啊,咱们家不差钱,有病早治疗。”孩子不常这样,偶尔犯病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才有病。”盛倪生气的敲了一下殷黎的头:“你知道吗,晚上不是有个篮球半决赛吗,我想去看。”
      殷黎对手指:“可是我没有票哎宝贝,这次不能依你了,这个票好难买的,而且比赛场地很难混进去,我也想进去看啊,咱们学校的代表队帅呆了。”
      
      “不是,有人给了我两张票,你能翘课陪我去看吗?”从心里有怀疑的那一刻起,盛倪就跟着了魔一样的想知道那个答案。
      “什么,你有票?”殷黎差点跳起来,她找人弄了很久都没有买到啊,今天这场是十七中对旁边的安和技校,去年安和技校是全市联赛的冠军,非常有看头。
      
      “别人给了我两张。”
      “什么别人这么好啊。”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就问你去不去。”
      “去去去,当然要去。”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韩江拿到的票自然是最好的位置,不仅对方看赛场里十分清晰,赛场里看那两个座位也很醒目。
      第一节都快要打完了,那两个座位都是空着的。
      
      因为韩江的漫不经心,分数离的很近,十七中还落后了安和两分。
      “韩江,用心点。”队长没好气的说,他已经高三了,这是他高中生涯的最后一次比赛,进取心非常强。
      韩江毫不在意的瞥了他一眼。
      她没来。
      
      盛倪高估了自己的体力,踩着小单车到体育馆的时候已经打了十几分钟了。
      她拉着殷黎气喘吁吁的跑到座位前,看见场上的比分差距已经拉到比较大,有十好几分。
      十七中的啦啦队有点丧气的说,今天韩江的表现有些不好,好几次都走了神。
      
      盛倪吐了吐舌头,有点不可置信的想,难道是因为她没来的关系,她不会自多了吧。
      “同学,上半场打完了吗?”她偏过头,看着旁边的男生。
      
      男生是外校生,能来这种座位上看比赛的大多都有点关系,这个男生也不例外,他看到跑得气喘吁吁的盛倪,虽然素颜,但是有着小仙女一样的气场跟颜值,一下子没缓过神来。
      场上的韩江自然也看到了,还没等男生回过神来,一个篮球直接丢了过来。
      带着怒气。
      
      男生刚想发火,看见气势汹汹走过来的韩江,不敢说话了。
      韩江不仅是十七中的校霸,在海城也很有名,上过社会新闻的那种,在场估计大半都认识他。
      “好好看比赛盛倪。”从韩江嘴里叫出来她的名字,感觉怪怪的。
      
      他看见她跑过来的时候心情大好,本来以为她不会来的,人家好学生嘛,旷课看篮球赛这种事情估计她有生之年都没干过,看着一头汗水的盛倪,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虽然迟到了,但好歹也来了。
      
      韩江的脸阴沉的像是怪物:“喂,迟到了好久。”眉眼里都是痞气,难怪别人怕他。
      盛倪不好意思:“好好打球啊韩江。”
      天气不那么冷了,她穿着一件草绿色的套头卫衣,卫衣胸口还有一只很可爱的狗狗,憨憨的,或许害怕别人察觉到自己跟韩江有什么联系,她很不好意思的把脸低下来。
      
      韩江心说谁叫你迟到。
      第二节下半段开始,安和遭到了十七中的非人对待。
      不过就是十几分而已,韩江一下子跟吃了药一样的来劲,走位又恨又骚,眼睛虽然还时不时的往场外瞟,但是是那种进球以后志得意满的表情。
      
      中场休息的时候,十七中已经快要把比分追平了。
      “刚才台上一个劲投三分球的那是谁啊,怎么这么猛,前面也没看见他爆发力那么好,是不是吃了药。”
      “你懂不懂,吃了药现在才爆发?”
      
      “不对啊,去年没有看到十七中有这么变态杀伤力的人啊,新转学来的?”
      去年,去年他应该不在学校,高一是韩江旷课最多的一年。
      
      这场比赛已非常大的悬殊结束,安和被虐的好惨,三十七分的差距。
      这种实力简直是神跟人的差别,但是见过韩江现场打球的人,都说不出有争议性的话来。
      韩江是第一次代表十七中出场,不然八强赛会把人虐成狗没法看,十七中的学生很嚣张的说这是我们隐藏着的一个秘密武器,最关键的时候才能拿出来。
      
      韩江从一片欢呼声中走出,笔直走出球馆外,拦住了准备回去的少女。
      一场运动下来,额前的长发上还滴着汗水,韩江的眼睛都快要被遮住在头发后面了。
      “盛倪。”
      “恭喜你啊韩江。”
      “别整这些没用的。”
      “啊?”
      
      “我打赢了比赛,没有礼物什么的?”韩江的样子看着痞的要命,狭长的眼睛看上去格外的懒散。
      盛倪听说过学校很多女生给他送礼物,最后都去了刘楠的肚子或者垃圾桶里:“你想要什么啊。”
      “你。”
      “啊?”
      
      “你自己问老子想要什么。”
      原来韩江也会讲这种骚话,盛倪反应过来被他吓到。
      韩江笑着离开,在她手里留下来一个东西,狭长的眸子带着这种骚死人的笑,现场的女生都燃炸了。
      
      好几个外校的女孩子都跑过来找他要电话号码,韩江没搭理。
      电话号码作为奖励给他骚过去了。
      盛倪觉得自己还是太弱了,说好的黄金法则要离他远一点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幻言重生文《如何逃离偏执狂[重生]》by可萌可萌
    文案:路易其人,冷漠阴鸷,冷血暴戾,喜怒无常,可他却对钱多多极尽宠溺,把她捧在手心里,任何人都不能窥探到她半分。
    他把她当做宝贝宠了十年。
    她应该很幸福,如果他没有妻子,如果他没有罔顾她的意愿强行占有她的话。
    直到死,钱多多也没能逃离他的掌控。
    重活一世,钱多多发誓,一定要远远躲开他,改变前世被囚禁十年的悲剧命运。
    ……
    路易俯视着蜷缩在地上的女孩,眼中弥漫着病态般的痴迷与狂热,“不要反抗,乖乖来到我怀里。”
    女孩颤抖着声音,“你做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