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快到家的时候,严管家那边发来消息。
      
      六号家里布置完毕,监控已经直接投到白绮的手机上。
      
      白绮打开屏幕画面,各个角度切换毫无死角,显示度也清晰无比。
      
      这会儿六号还没有回家,装潢讲究黄金地段的单身公寓显得有些空旷。
      
      江城寸土寸金,这个地段的公寓每个月光租金都是好几万,六号一个破落户成天又好吃懒做不上班。
      
      住得起这种地方,自然是原主那傻货还有朱云飞的支持。
      
      随后关于六号回国后的调查也发倒了白绮的手机上。
      
      对方开始表现积极是两个月前,对方那时候突然去医院做了次全身检查,状况奇佳。
      
      在那之后对方一度打算做生意,什么做微商,开美容院,注册品牌,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折腾了好些天。
      
      只不过三分钟热度后,大部分因为经营怠惰也无疾而终,只有开的那个美容院,完全甩给了专门请来的人打理。
      
      除了自己定期送成分不明的化妆水过去和每个月收钱外,一概不管。
      
      但不管怎么说,那美容院仓猝营业,且收费与规模和专业性完全不对等,两个月以来居然通过口口相传生意不错。
      
      但饶是这样,六号也依旧没怎么放在心上,每月的营业额在普通人眼里算多,但以六号的奢侈最多够买几个包。
      
      白绮冷笑一声,其实以六号的机缘,即便那灵泉是得捂进棺材里的秘密,需得小心藏着掩着。
      
      但只要有足够的耐心,绝对可以凭借它东山再起。
      
      只不过那家伙以前是豪门千金,又一贯眼高手低。创业一开始的辛苦和微末的回报又怎会放在眼里?
      
      六号真的喜欢157吗?恐怕不见得。
      
      高中还没破产的时候,对朱云飞可是不掩轻视的,但又极力撮合原主和157。
      
      无非是对于原主的自甘堕落乐见其成。
      
      但一朝家逢突变,对于六号来说,157却是她能够重归顶级圈子的最短捷径。
      
      只要白绮一死,操作得当的话六号便可以继承白绮的一切,这当然比辛辛苦苦自己创业简单多了。
      
      然后再利用金手指四处交好权贵,哪怕明白人对于她的立场不屑,但也绝对不妨碍她重新站稳脚跟。
      
      现在问题就是,两个贱人是以什么办法,对她的死亡完全不沾嫌疑的。
      
      系统忍不住提示道【宿主,我想说有很多执行者都会走进一个误区。】
      
      【那就是执行者通常与原主行事风格迥异,虽然原本的剧情有着强大的惯性,但太过偏差仍会有发生改变的可能。】
      
      【如果你一直表现得强势,或许过程不会按照原本路线发展。】
      
      白绮明白系统的意思,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得多没用才全指望剧情办事?你们之前不是说过,后面的世界很可能信息不全吗?那么按部就班的混能走多远?”
      
      “即便发展不如人意,无非是后续剧情无法参照而已,可我想知道的事,从来不指望从天上掉下来。”
      
      白绮又接着道:“系统,一个人死亡后,首先得注意的三大要素是什么?”
      
      【时间,地点,死亡原因——】说完系统就沉默了,不得不惊叹于这次的宿主的聪明。
      
      不管现状迷雾重重,只要抓住关键,再将能收揽的线攥在手里,总能摸到答案。
      
      下车后白绮给何嘉奈发了条信息报平安,果然那家伙顺势又和她聊了起来。
      
      白绮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进门便看见焕然一新的别墅,除此之外,严叔还留了两个佣人在这里。
      
      白绮自然是不会做家务的,将外套递给迎过来的佣人后便上了楼。
      
      便看见157在卧室里等着她。
      
      见她回来后,皱眉道:“怎么现在才回来,都几点了?天都黑透了还在外面浪荡,你要学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吗?”
      
      白绮漫不经心道:“我这个点都算不三不四,那你是不是该浸猪笼了?”
      
      朱云飞一惊,做贼心虚的怀疑白绮是不是发现什么端倪了。
      
      但见她脸上没有伤心质问的痕迹,便知道自己想多了,却也转移话题道:“喏!按你的吩咐,我已经把妈和云美安置在外面了,还交代她们在你没有消气之前绝对不能过来打扰你。”
      
      “这下你满意了吧?”157拼命将这事利益最大化:“老实说我妈是不对,可我做儿子的,把一把年纪的母亲赶出家门,我这心里实在是——我都觉得自己不配做人了。”
      
      “这可都是为了迁就你,再大的气也该消了吧?”
      
      白绮一贯受不了自己为她做出的妥协和牺牲,虽然今天闹急眼了,不过到这份上,应该心里已经是愧疚和感动了。
      
      朱云飞得意于自己对白绮的了解,低头看她的反应。
      
      结果就看到她连听都没听自己的话,低头对着手机不知道和谁聊得正欢。
      
      平素哪儿被这么无视过得朱云飞立马怒了,三作两步走过去,抢过白绮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内容。
      
      聊天对象的头像是个大帅哥,看着年轻又阳光,还有一股他这种出身的人培养不出来的贵气和肆意。
      
      聊天内容倒是没什么出格的,但全是那家伙的嘘寒问暖。对方言辞幽默,把白绮逗得明显比平时面对异性热情得多。
      
      朱云飞见状怒火中烧,指着聊天头像道:“他是谁?你今晚回来晚了就是跟他在一起的?”
      
      白绮做一脸茫然状:“何家的弟弟啊,你应该认识吧?晚上出医院正好碰见他,就一起吃顿饭了。”
      
      “你跟他什么关系啊就随便跟人吃饭?”朱云飞气得眼睛都红了。
      
      何嘉奈他当然认识,上流社会男人圈子里但凡关注点八卦的谁不知道他的大名?
      
      那可是让所有男人看到对方和自己老婆女友多说了句话都浑身警惕的人物,如果不是何家的家世摆在那儿,早被打死了。
      
      朱云飞指着白绮的手都在抖,但见她一脸无知的样子,也明白她成天不怎么接触人,自然不知道何嘉奈的德行。
      
      只得咬牙道:“以后离那家伙远点,他不是好人。”
      
      这时候手机又发来消息提示——
      
      【姐姐,听说你做菜好吃,什么时候就在家里请我一顿啊?】
      
      朱云飞作为男人一听就知道对方的打算,顿时火冒三丈的回复他【不好意思,她没空。】
      
      另一半洗完澡穿着浴袍边擦着头发的何嘉奈见状挑了挑眉,眼神里多了一丝兴味——
      
      【你是——?】
      
      【我是她丈夫,大半夜的你和一个有夫之妇聊这么久合适吗?我不希望我妻子跟你有太多交集,你什么人我清楚,何先生。】
      
      何嘉奈脸上兴奋掩不住,口气却要多白莲有多白莲——
      
      【你是白姐夫吧?我想你误会了,我是真心把姐姐当自己的亲姐姐看待的。可能你不知道,小时候我们关系很好的,有次我差点走丢,是姐姐找到了我。】
      
      【这件事姐姐难道没跟你说过吗?我姐姐那个人我最清楚,即便您对我不放心,也不能不相信我姐姐吧?】
      
      【何家和白家一直以来合作默契,关系良好,姐夫开口就要我以后回避,我想我不可能做到呢。】
      
      屁,你清楚谁老婆呢?
      
      朱云飞从来没跟一个男人聊天被噎得翻白眼过。
      
      你找不出对方一句出格之处,让外人看还是自己咄咄逼人,那边不断谦让,可表达的意思句句戳人肺管子上。
      
      朱云飞气急干脆把对方拉黑删除一条龙,那边何嘉奈见信息发不出去也不着急。
      
      慢悠悠的抛着手机,喃喃低语道:“呵!姐夫~~”
      
      朱云飞清理掉何嘉奈的痕迹才把手机还给白绮道:“睡觉了。”
      
      白绮淡定的接过手机,仿佛刚才那一幕不存在过。
      
      若无其事的开口道:“哦,那你出去吧。”
      
      “什么?”正准备脱衣服的朱云飞以为自己听错了。
      
      白绮又道:“难得换了新床单,我不想这上面粘了你的穷酸味。”
      
      “你,你说什么?”若说刚刚何嘉奈的挑衅只是让朱云飞光火,现在白绮的话便是触及到他最敏感的神经了。
      
      他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短短时间脸色瞬息万变,一会儿是他熟悉的那个妻子,一会儿又仿佛彻底变了个人。
      
      以白绮对别人自尊的小心,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可眼前这个女人却一脸不耐烦道:“你只会说这一句话吗?”
      
      “一脸被雷劈的狍子一样的表情,听不懂人话一样反复确认,你在公司跟我爸说话也是这样的?”
      
      说着她嗤笑一声:“也难怪,进去三年还没摸到一个重要项目。”
      
      朱云飞脸色涨得通红,胸腔剧烈起伏:“白绮,你说什么?你真的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吗?”
      
      白绮耸耸肩:“这哪儿是我说的话?这不是你妈一直以来在我面前念叨的吗?说我千金小姐瞧不起人,说话不经脑子,在家里老是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丈夫靠着我吃饭一样。”
      
      “你妈说的时候也没见你觉得不对啊?这会儿在惊讶什么?”
      
      作为一个深谙情感控制之道的男人,朱云飞当然经常放任老娘打压白绮,以前的任其发展,没料会有一天全面爆发,结果砸到自己的脚。
      
      朱云飞想跟白绮大吼理论,却见她已经拨通了岳父的电话,漫不经心的看了自己一眼:“我要跟我爸打电话了,你还不出去吗?”
      
      夫妻俩在卧室里当然不用顾忌,可朱云飞生平最忌惮的人就是岳父,生怕自己对白绮动手会被那边听到。
      
      于是只得悻悻的出去,临走前还听白绮提醒道:“别忘了喷点空气清新剂,我老觉得有股大蒜味。”
      
      “你——”
      那边电话已经接通,岳父的声音传过来,朱云飞只得屈辱的翻出清洗剂,草草的四处喷了一下出门。
      
      出了卧室他并没有往书房或者客放去讲究一晚,而是直接开车离开了别墅。
      
      白绮从窗户看着对方驱车离开,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去哪儿。
      
      157虽然惯会打压原主,但不管怎么贬低控制,他心里是明白自己的今天全靠白绮的,无论在白绮这里得到多少打压的快感,第二天面对白爹,照样得面对现实。
      
      但孟圆就不一样了,想这个豪门千金以前对自己是多不屑一顾?
      
      现在却对自己小意讨好,予取予求,极大的满足了朱云飞病态的自尊心。
      
      这会儿在白绮这里受的屈辱,自然得在孟圆那里找补回来。
      
      果然半个小时后,白绮就从监控里看到狗男女见面就滚在了一起,嗤笑的按下录屏键把手机扔一边不再理会。
      
      来到卫生间打算洗澡的白绮,卸妆的时候发现化妆棉上的污垢格外明显。
      
      卸干净妆容,便发现果然皮肤状态好了很多,虽然不至于赶上自己的状态,但却比刚来那会儿好多了。
      
      仅仅是稀释百倍便有这种效果,不愧是仙家之物。
      
      第二天被滋养得红光满面的六号给白绮送水过来,用了一个漂亮的玻璃瓶子。
      
      脸色心疼难掩的递给她:“这可是从我这个月的份里匀出来的,你珍惜着点。”
      
      白绮接过瓶子,漫不经心的扔一边,六号见状差点扑上去接住,好在那边有张毯子,瓶子没事。
      
      孟圆生气道:“不都说了让你小心点,有没有把我的话当回事?”
      
      白绮吃着早餐没多理会她,早上通过监控,白绮已经亲眼看到这家伙怎么把水取出来的了。
      
      就在朱云飞从公寓离开上班后,这家伙在房间里凭空消失,再出现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一壶水了。
      
      六号当然舍不得把全部都给自己,只在普通的纯净水里面滴了一滴,而且因为意难平,还往瓶里吐了口水。
      
      白绮自然不会碰这玩意儿,在六号出门之后,就让人去六号家直接把剩下那壶偷走了。
      
      当然为免在白绮决定摊牌前引起怀疑,她让人只取一半,再倒了半壶纯净水进去,一半的纯度凭六号自身奢侈的用量还察觉不出来。
      
      白绮要的根本就不是六号这抠门的仨瓜俩枣,即便她一时没法得到灵泉,她也会让那玩意儿任自己予取予求。
      
      孟圆见她兴致缺缺,想着昨晚朱云飞生气到甩袖子出门,丢她一个人在冰冷的别墅里独守空房,却在和自己翻云覆雨,便以为白绮打不起精神是因为这事,心中不免快意。
      
      于是装模作样道:“你这两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和朱云飞吵架了?我都说了让你多出来玩玩了,别太把重心放在他身上。”
      
      白绮笑了笑道:“别光说我,你呢?回来也这么久了,既然没打算上班,那也别就这么混着。”
      
      “你就这么混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你家里也没办法给你支持。”
      
      “你——”孟圆被戳到痛脚,脸色骤变。
      
      白绮却跟没看见似的:“不管怎么样总得为以后打算,你现在还年轻漂亮,既然不想上班的话就找个男人吧。”
      
      “昨天我问了一下,我爸说公司新来的一批年轻人有几个不错,如果你有意向的话,我可以介绍一下。”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孟圆笑得有些难看。
      
      能进入白父最近着手的项目的年轻人,自然是年轻有为的,放在普通人眼里绝对是难得的青年才俊。
      
      可在孟圆眼里依旧只是普通的打工仔而已,她从未真正正视自己已经不是豪门千金的事实,只觉得白绮是在羞辱她。
      
      白绮摇摇头道:“知道你眼光高,但你也得现实点,我倒是想介绍更不错的人给你。”
      
      “哦对了,先前你不是让我替你介绍钟家的少爷吗?当时你们交换了电话,事后没多久是不是无疾而终?”
      
      “我爸过后还说我来着,让我办事别那么不过脑子,连累他亲自跟钟家的老爷子道了句恼。”
      
      “唉,确实这个圈子不是每家都像我家这么开明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那姓钟的也不好意思耽误你是吧?”
      
      言外之意是一般六号这样除了几分姿色外一无所有的人,对方也不介意玩玩。
      
      一席话听得孟圆几欲翻脸,最后白绮又委婉的提了提之前借给她的钱——
      
      “你知道咱俩从来不分你我,你现在困难我也没有催你的意思,只是昨天你也看见我爸有些恼我,就突然查我的账,见我这几个月支出有点大,就追问了。”
      
      孟圆生怕钱的事真正捅到白老爷子面前去,便连忙转移话题后匆匆告辞。
      
      离开别墅的时候,孟圆回头看着大门冷笑。
      
      “看不起我,你留都留不住的男人还不是狗一样往我床上爬。”
      
      想着和朱云飞达成共识的事,孟圆眼里闪过扭曲的狠意:“你等着,很快你就是明白什么是打落牙齿活血吞。”
      
      

  • 作者有话要说:  和编编商量,文名改成【戏精女王】啦,总感觉这本开局好艰难(泪)
    留言前两百依旧发红包,么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