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马甲号是究极BOSS》质谱仪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10 23:55: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猎人不动。
      希德也不动。
      森林里静得可怕。
      
      过了几分钟。
      猎人还是不动。
      希德有点按捺不住了。
      
      他陷入了沉思,对付这种恶劣轻佻的猎人,是施一个圣光术还是泡沫术罩住他的脑子比较好,忽然前面传来了动静。
      恶劣轻佻的猎人背着枪走了。
      
      正准备来一个圣光泡沫大诅咒的熊:……
      
      希德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忽然放过他。他在灌木丛里安安静静呆上片刻,等待精神力恢复,默默从枝叶里冒出了脑袋,脸色一僵。
      他发现自己袍子的衣角还露在外边,上面绘着圣院的黄金狮鹫图腾。
      能够在衣物上饰以黄金狮鹫刺绣的人物,除却德高望重的十大主教与神出鬼没的教皇,剩下的就只有他一个人。
      他祈祷猎人没有看见这个图案。
      或者,把他当成那些老头子也行。
      
      天色渐暗,希德用光冕术清理伤口,溜回切尔特府邸。
      切尔特大门两边的沃土植满昂贵的郁金香,他所熟悉的女仆长已经候在门口。
      她见到身旁的花丛动了动,将轮椅推出来,让切尔特家的女仆们面朝外,蓬松的布裙围成一圈。
      希德立刻察觉到她的用意。
      熊飞快窜出花丛,跳到轮椅上,光芒闪过,变回人形的少年面无表情,迅速整理头发与衣服上的褶皱。
      头发对称!
      袍子上不能有褶皱!
      腰、腰挺直……
      女仆长对一切视若无睹。
      待少年打理完毕,她屈腰递上一盏琉璃杯。
      “您的水。”
      
      希德接过琉璃杯,微垂头颅,慢条斯理抿一口茶水。
      丝毫不见方才的慌张。
      他垂下一小半眼睑,睫羽敛住猫瞳,只留一丝傲慢的眸光。连指节都透露着上等人的优雅。
      待众女仆散开后,少年又重新成为圣院中那名身披星袍的圣子。
      冷酷无情,闪闪发光,符合人们对圣院的一切幻想与敬畏。
      
      女仆长将琉璃杯收回去的时候,在少年耳旁低声道:“公爵和夫人带着小姐上街购置入学的炼金用具,大少爷还在学校安排野外调查的事。”
      切尔特每周都会进行家庭例会。今天只有希德在家,所以直接取消。
      
      希德将轮椅推进府邸。
      大厅的球型穹顶布满天蓝色的彩绘,在大理石地板上投下宇宙星座的晦暗光影,四周落地窗被幕布遮掩,墙角点着烛灯。
      切尔特有一个规定。在进入大厅时,必须向主人宣誓忠诚。
      希德独自来到大厅中央,垂下头颅,在胸前画一个倒十字,用微不可查的音量道——
      “赞美伟大的父主,黑暗神。”
      狂信徒、亡灵与深渊巨兽们信奉的对象,黑暗与死灵之共主,黑暗神。
      
      黑暗公会在帝都坐拥不少势力。但谁也不知道,切尔特公爵一家便是其中的领头羊。
      光明圣子的父主不是光明神,而是黑暗神。这件事要是被泄露出去,恐怕能让许多人惊掉下巴。
      希德是切尔特抱养来的孩子,亲生父母因此“被迫去世”。他一生下来就被打上黑暗的奴印,成为扎根圣院的光鲜亮丽的肉中刺。
      黑暗共主以光明的种子为食。作为天资奇绝的光明圣子,希德对光元素亲和力远胜世间万物,也正是公会为他准备的祭品。
      他之所以能活到现在,据说也是因为种子成年后才是最佳赏味期。
      
      会议厅鸦雀无声,希德在圆桌上发现了一封信与帝国学院的入学通知书。
      “致希德,
      父主的行踪仍无消息,公会出现了墙头草。
      你入学后,协助艾伯特准备野外调查,探清他们儿女的动向。如有反叛者,及时清理。
      你的妹妹生日快到了。她想找回小时候的玩具。我们回到了庄园,近日不会返回帝都。”
      
      黑暗神也失去了下落。这是神殿圣女告诉他们的讯息。
      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黑暗教徒的信仰开始动摇了。
      公爵说,帝都那些中年人都是老油条,但父母的心思会从他们年纪尚小的子女的举措里表现出来。
      公会的儿女大多是帝国学院的学生。
      因此开学为期一周的野外实地调查成为切尔特家族为他们设下的鸿门宴。除新生以外,所有学生将强制参加调查课活动,这段时间足够公爵的长子去探查他们的态度。
      希德今年十六岁,恰是入学的年龄。公爵吩咐他去给他们的长子打个下手。
      
      希德分明看到光明神断了气,可黑暗神去了哪儿,他并不知情。
      面对切尔特时,他只道光明神行踪不明。
      假如他宣称光明神已经死亡,那他的利用价值也到了头。
      希德明白自己对于切尔特来说,除了用来做间谍,就是献给黑暗神享用的食物。只要他露出一丁点破绽,大概会立刻被公爵打包送到黑暗神殿去。
      
      但希德今天心情也很好。他不用面对切尔特一家。
      所以,当他回到卧室,忍不住抱着他的绒毛大熊,在床上打了个滚。
      然后听见了背后女仆长走过来的声响。
      他讷讷地爬回来,躺在床上,将身体放平,女仆长将软尺从他头顶拉到少年晶莹漂亮的脚踝。
      “殿下长高了,”她轻声说,“我让裁缝给您新做几套衣服。”
      小矮子希德听了,眼底亮晶晶的,把放在床头的牛奶一饮而尽。
      气势豪迈得像个酒鬼。
      
      待其他人退了出去,女仆长掩上门,将希德的被子捻好。
      “殿下出城玩得开心吗?”
      希德想了想,点点头。
      女仆长是切尔特宅邸里最疼爱他的人,才会给他今天的离家出走打掩护。
      他不想让疼惜自己的长辈担惊受怕。面对猎人那幕惊险场面,他没有告诉女仆长。
      希德望向窗外圆月。
      
      如果不是无法逃离黑暗的掌控,那他作为一只熊,一定还在浪漫的月光底下,欢乐地往泥地里打滚。
      那可是他的终极愿望。
      可惜他实现不了。
      
      回忆郊外的遭遇,他又想到帝国学院,沉思片刻,眼皮一跳。
      那名猎人步伐矫健平稳,年纪应该不大。
      最多不超过二十岁。
      他名义上的兄长曾说,帝国学院的学生偶尔也会去郊外打猎。
      ……
      一定是他想多了。
      凑巧而已啦。
      
      小圣子翻了个身,在朦胧月色下闭了眼,安心沉入梦乡。
      
      希德和他妹妹同年入校。他们同天生日,对外宣称双胞胎。两人无需经过入学测试,切尔特公爵是学院理事会成员,可以大大方方地走后门。
      从今天起,他的活动范围从切尔特府邸和圣院扩展到了帝国学院。除开他不久后要去帮艾伯特清扫公会的叛徒,入学确实是件值得开心的事。
      
      希德跟着切尔特的仆人们进入学院大门,一只鸽子落在他肩上,嘴里叼起他一根银白色的头发。
      鸽子通体雪白,脖子上有一圈碧玺似的翠色,这是植物系主任维拉的宠物。
      维拉女士和希德是忘年交。她听说希德入学,帮他找了个室友。
      维拉放出鸽子来,意味着她挑中了合适的人选,请希德到她的植物花房里坐一坐。
      顺便,也去瞧瞧他养在那边的小宠物。
      
      希德让仆人先去公寓搬行李,挠了挠鸽子的下巴,鸽子从他肩头飞起来。少年摇动转轮,跟着鸽子沿小径穿过校园,来到一座植物花房前。
      他用指尖在魔法锁盘画了一朵紫罗兰,魔法元素汇聚于花瓣,门链自动解开。
      花房木门向两边开启,风信子、鸢尾花、郁金香等各种浓郁的花香扑面而来。
      几株满月藤伸出了柔弱的花枝,开始用力揉搓小圣子带点婴儿肥的脸蛋。每次希德来到花房,都会受到这种独一无二的待遇。
      他被戳得有点郁闷,企图以严肃的表情保持仅存的一点威严。
      作为圣院的代表,无论在哪里,脸不能崩。
      
      帝国学院的花房栽培着帝国最齐全的草药,石拱结构间镶嵌水晶玻璃,琪花瑶草光芒闪熠。
      花房里悄寂无声,希德进门后摇响了风铃,但植物系主任维拉并没有从中央的盘旋木梯走下来。
      大概是去找他的准室友了。
      维拉在信里提过,等入学测结束,就将那个和他同龄的学生带过来给他瞧瞧。
      
      希德把轮椅推到空地中央,左顾右盼。
      他在找托比,一只兔子。
      几个月前,圣子做完晨祷后,在圣院的角落里发现一只兔子。希德很喜欢兔子猫之类的小动物。但切尔特家禁止他养这些廉价的宠物。
      “掉价。”切尔特夫人这样说。
      所以他只能拜托维拉替他照料。
      
      他在一叶芭蕉下发现了关住托比的兔笼。
      希德打开笼子,将托比放在腿上。
      少年那双金灿灿的眸子往四周觑了几下,确定无人在场。
      
      然后开开心心地,一把把头埋进兔子温暖的绒毛里,猛吸——
      
      托比托比托托比——
      植物花房里魔素浓郁,他能听见自己周围的光元素愉悦地绕着他歌唱。
      
      最近他被光明神的死弄得提心吊胆,好不容易才能和小伙伴见上一面。但或许托比被他冷落太久,好像不记得它的主子,猛地一吓,肚子一翻滚到地上,撒开腿逃命似的往前冲。
      希德一愣,连忙跟上去。
      假使让魔植沾到兔子的牙印,植物系办公室的夜宵绝对会添上一道兔肉点心。
      
      兔子平时被维拉养得毛发油润,运动天赋却无比厉害。希德在花房里转悠了好一会儿,才透过茂密的六仪星草看到托比的长耳朵和脑袋。
      希德正要过去,却忽然见托比的毛茸茸的头正被一只修长的手抚摸着。
      圣子大人心头萦绕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缓缓抬起头。草墙被阳光照得绿莹莹的,投下一个遮天蔽日的人影。
      比他坐着时高出一倍。
      圣子吸了一下鼻子,默默将轮椅往后挪了挪,冷漠地在手心画起十字来。
      
      再会了。他会永远记住这只兔子为他带来的快乐。
      维拉最近因为开学忙坏了。也许送兔羹给她补一补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个抱着托比的男子,和某人穿着同样的靴子。
      ——猎人。
      昨天差点害他斯文扫地,却又不知为何放了他的猎人。
      希德不清楚男子是否由图腾认出了自己,不过他知道猎人的名字。
      卡尼亚斯·奥尔德。西方的贵族子弟。
      
      他听到那些亮晶晶的光元素簇拥在他鬓角和额坠上,不嫌事大地激动地叫嚣道——
      上啊!泡沫圣光大诅咒!!!
      
      希德手腕一顿。
      他默默地将轮椅往后推,默默地用双手捂住了眼睛。
      那是他假编的!根本没有这个魔法他也不敢施!
      那个猎人看起来好高好可怕!
      维拉快来救救熊!
      
      捂住脸的希德只想变成熊偷偷溜走,忽然听见了兔子的尖叫声。
      几乎是本能地,他立刻把轮椅从草墙里推出来,茂密的草片从他周身刮过,然后是透过玻璃拱顶洒下的灿烂的日光。
      接着,圣子大人看见他家的兔子窝在那个男人的臂弯里,被揉得发出一连串的浪.叫。
      爽啊!
      
      卡尼亚斯转过头时,只看见一个容貌昳丽的少年坐在轮椅上,不敢置信地瞪着他怀里的兔子,一副被背叛了的表情,铂金色的头发上耷拉着几根草。
      这时,绕着花房玻璃拱顶盘旋一周的鸽子恰巧落在了圣子的头上。
      
      希德飞快地调整了表情。
      像是每个周日端坐于圣院的宝座,将双手交叠在膝盖上,优雅地翘起脑袋,绷着脸,神情庄重,仿佛国王在阅兵。
      “日安。”他冷漠地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