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境》酥油饼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07 14: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任务(中) ...

  •   “嘿!”别西卜扒拉他的翅膀。
      
      阿斯蒙蒂斯用力地抖动翅膀,挣开他的手,生着闷气。
      
      “那我走了。”
      
      别西卜语音刚落,肩膀就被那只大黑翅膀搭住了。
      
      躲在自己营造的安全小黑屋的阿斯蒙蒂斯抬头,幽怨地看着他。
      
      别西卜感觉到肩上的翅膀在微微用力,自己不由自主地往前迈了一步……两人间距突然缩小,他心情很微妙:荒郊野外,孤男寡男。这个距离是不是传说中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
      
      不!一定零食附送的爱情卡太多,让他产生错觉!
      
      实力单身魔王向自己发起警告:狗粮这么美味,凭什么给别人。
      
      别西卜拉回思绪,重新进入角色,面露担忧:“你害怕巨蟒?怪我思虑不周。为表歉意,我愿意提交‘地狱禁蟒’的法案。”
      
      阿斯蒙蒂斯惊慌中不忘纠正:“禁蛇。”
      
      别西卜虚心地画下大饼:“没问题。但必须是解决了九界危机之后。”他掏出一份合同递过去,“此前,地狱和九界的未来就寄望于你了。毕竟,比起遥远的未来,解除眼前的危机更重要。”
      
      阿斯蒙蒂斯用翅膀糊了他的脸。
      
      别西卜:“……”微微地动了动手指。
      
      圆柱底部猛然下沉,装在里面的巨蟒们经历了“电梯下滑”,十分慌张,忘了恐惧,继续向下攀爬,其中有一条的尾巴直接穿透了圆柱,从中间探出来。
      
      巨蟒粗长的身躯在空中摇摆舞动,像极了奴隶主的长鞭。
      
      可怜的“鸵鸟奴隶”悲愤地瞪向始作俑者,在别西卜挡脸自卫之前,终于抬起手指,飞快地划过他手里的合同,留下一串被逼无奈的签名。
      
      别西卜检查没问题之后,表情一下子明媚了,收起合同就伸手想拥抱他。
      
      阿斯蒙蒂斯别扭地推开:“先把蛇弄走。”
      
      别西卜摆了摆手,装着巨蟒的圆柱就轰隆、轰隆地撞着地,蹦跳开了。
      
      确认危机解除,阿斯蒙蒂斯翅膀上微微翘起的羽毛才慢慢平复下来。他凝重地盯着别西卜放合同的口袋,仿佛在思索怎么毁约。
      
      别西卜一手护着口袋,目光状若不经意地扫过阿斯蒙蒂斯羽毛的根部,面色微凝——在黑压压的正羽下,藏着大片灰白色的绒羽。
      
      “这是灭世者指向表,能感应方圆一公里内的灭世者方向。佩戴者和灭世者产生肢体接触时,表盘会闪烁绿光。”他没有给阿斯蒙蒂斯后悔的机会,直接为他戴上手表。那细致认真的模样,仿佛在戴手铐。“你的任务是保护灭世者,并打消他灭世的念头。”
      
      阿斯蒙蒂斯看了看手表,茫然地望着别西卜:“我该怎么做?”
      
      别西卜耐心地说:“有个好消息!我们找到的这位灭世者才十六岁,还没有形成顽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你有大把的时间去改造他。”
      
      改造灭世者,而不是消灭他?这不像地狱魔王的作风。
      
      阿斯蒙蒂斯一脸狐疑。
      
      别西卜含蓄地解释:“这是我们找到的第五个灭世者,在前四位都不幸发生意外之后。”
      
      阿斯蒙蒂斯怔住:“灭世者是个传承?”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我们至今还没有找到互相的关联和规律,可以确定的是,当一个灭世者死亡,另一个才会出现。”怕他萌生退意,别西卜拍了拍装着合同的口袋,“响应征召而不执行,会下血瀑布的。正好,我想把巨蟒送去那里放生,可以顺路捎一程。”
      
      ……
      
      此时形容阿斯蒙蒂斯内心的感受,就是——被硬塞了一本名字很晦涩的书,拒绝不过,被迫阅读后,发现内容堪比天书……不读还不行。
      
      意识到继续挣扎也无法脱困后,他闷闷地收起翅膀往回走,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祭奠一下自己无忧无虑的过去。
      
      “艾斯。”
      
      留在原地的别西卜突然喊住他。
      
      阿斯蒙蒂斯停下脚步,不太想回头,但半天没听到后续,就悄悄地、稍稍地侧了侧身体,让自己的余光能扫到对方。
      
      别西卜依旧逆光而战,面目在黑暗中模糊不清:“如果有一天,需要牺牲人界才能拯救九界……”
      
      阿斯蒙蒂斯下意识地反驳:“是八界吧?”人界不是被牺牲了么?
      
      别西卜微愕,很快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包芒果干,塞了块进嘴里,咀嚼着踱步过来:“嗯。人界与其他界隔绝多年,形成独特的发展。为免不适应,你可以借道诺亚方舟,向那里的人类求教,所需费用全部报销。”
      
      阿斯蒙蒂斯觉得此计可行,但表面仍不领情。
      
      这次被坑得这么惨,他真的很生气:“我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别西卜说:“其实,还有B计划。”
      
      肩膀上的重担放下稍许,阿斯蒙蒂斯稍微松了口气。他矜持地点头,算作告别,大跨步离开广场,途径北入口,正好探照灯变色,刺目的紫红光线落在“巨蟒出没”的警示牌上,产生微弱的反射。
      
      角度的关系,这次阿斯蒙蒂斯看了个正着,却为时已晚。
      
      他伤心、难过、失落、无助地回到家,发现家门口被人堵了。
      
      一群穿着地狱公务员制服的堕天使一看到他,就放烟花、开欢送会。马车、行李、钱都现成的,签证、车夫也安排得明明白白,俨然是赶魔王上架的架势。
      
      迷惘、疑惑、纠结、怔忡的阿斯蒙蒂斯还没想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坐着特许超速的马车,冲出了地狱,消失在漫漫黑夜中。
      
      驾车的是个羊魔人,非常沉默寡言,如果不是偶尔还会挠挠屁股,阿斯蒙蒂斯几乎要怀疑他只是一座雕像了。
      
      但是,近乎死寂的环境反倒有安全感。他靠着软垫睡了一觉,起来就精神了很多,巨蟒带来的阴影逐渐散去,对任务的排斥感也随之降低,开始认真思考可行性。
      
      堕落后,他很少离开地狱,对人界的了解尚停留在亚当夏娃时期,显然很落伍了。去诺亚方舟的确是个好主意——那里有人界之外,唯一的人类代表——石飞侠。
      
      当年,石飞侠来地狱时,他们见过面,聊过天,也算有点交情,自己请教他的话……收费应该不会太贵吧——毕竟是与“地狱财神”玛门一起谈生意经的人类,不敛财是不可能的。
      
      阿斯蒙蒂斯抱紧沉重的任务基金,似乎找到了些许依靠。
      
      就这么想着想着,他又睡了一觉,再度醒来,诺亚方舟已近在眼前。
      
      传说中在大洪水中拯救生物样本的大船,其实是一家酒店式经营的九界中转站,由各界分别派一名代表进驻、管理。它没有固定的外观,每个人看到的,都是自以为的样子。
      
      所以,有的人看到高楼大厦,有的人看到一叶方舟,也有的人看到了……
      
      久违的天堂。
      
      阿斯蒙蒂斯看着熟悉的景象,表情有点呆。
      
      大多数堕天使的内心多多少少都曾产生过一个疑问,即“堕落了,后悔吗?”
      
      初到地狱时,他们的答案是后悔。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地狱GDP全面赶超天堂之后,那失落感就被捡起来了。
      
      只有阿斯蒙蒂斯例外。
      
      他从来不想这个问题。拥有制造幻境能力的他,随时随地都能“回到天堂”。幻境没有防沉迷系统,沉溺久了,便模糊了真假界限,也模糊了内心世界。
      
      但此刻,看着与天堂一般无二的诺亚方舟,他终于意识到,假的,始终是假的。
      
      因为——
      
      天堂的门口不可能站着泰坦、血族、透明人、狼人……人类等各界生物。
      
      “各界生物”仰头望着迟迟不落的马车,以为自己表现得不够热情,纷纷挥手致意。鹤立鸡群的泰坦人捶了捶胸口,被矮小的人类训斥了一声,改为对着胸口比心心。
      
      小矮人拿起从人界偷渡来的唢呐,吹响了迎宾曲。
      
      一收到VIP预订就策划了全套欢迎流程的石飞侠,更是充分展现出房务总监的优秀职业素养,一边指挥狼人大厨和泰坦保安拉开“热烈欢迎阿斯蒙蒂斯魔王莅临指导”的横幅,一边拿起喇叭,对着马车喊道: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恰逢一年一度的七夕佳节,伟大的阿斯蒙蒂斯魔王不远千里赶来,与我们共度良宵,酒店全体同仁都倍感荣幸!来,鼓掌!”
      
      矮人工程师立刻打开鼓掌机,一百双机械手噼里啪啦地鼓起掌来。
      
      阿斯蒙蒂斯推门的手吓得一顿,目光对上石飞侠热情洋溢的笑容,确认对方并无恶意,才稍稍放松,步下马车,递交签证,踏上诺亚方舟迎客大平台上的红地毯。
      
      石飞侠立刻送上鲜花。
      
      阿斯蒙蒂斯接过后,一脸莫名地看着酒店员工们自发地围在他的左、右、后方,摆出各种造型。石飞侠小声提醒:“看镜头。”前方,一台自动照相机滚着轮子前后左右的调整焦距。
      
      随着石飞侠起头、众人和声的一句“今天是个好日子”,照相机“咔嚓”一声,留下珍贵的大合照。
      
      阿斯蒙蒂斯:“……”
      
      照片立时能取。石飞侠捧着它,郑重地挂到酒店大堂入口处的贵宾墙上。这面贵宾墙是单独开辟出来的,墙体被刷成了从左到右的黑白渐变。
      
      阿斯蒙蒂斯粗扫了一眼,的确是各界大佬照片荟萃。从地狱魔王玛门、阿巴顿,到精灵界王族奥美丹多、洛克蒂尼,到元殊界透明人领袖兰卡、巫族族长耶西,到天堂炽天使梅塔特隆以及……
      
      他目光倏地被粘住了,痴痴地盯着最右方中间的那张。这张摆拍痕迹严重,不但用风扇吹头发和衣摆,站C位的那位还给自己打了个光,仿佛是某场神话舞台剧落幕时的定格。
      

  •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一蓑烟雨、月小零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流水何惭 4个;二竖、莫忆、邪王琊、紫希的瓜瓜、苏家十三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斯比慕、木马小盒、良药苦口 3个;莫忆、零、招财进宝小银圆、纽扣扣扣、我爱吃西瓜 2个;珩贰、老月光、有木喔、今天更了吗、☆咿咿呀★、蓝皮垃圾、清奕奕、 月楼、Uuu、nary、月小零、shaaaaaaar、无言无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亲亲饼的奶黄包 14个;一蓑烟雨 11个;一个大13 10个;松岡徒 8个;斯比慕 7个;已被酥油饼上的吼吼吼、无言无我、山绘声喃 5个;招财进宝小银圆 4个;柳听竹、苏家十三、青墨书、超人X、湛湛生绿苔、尘封在城 3个;松柴本柴、贯口之歌、莯清璇、Nanababa.、关小黑屋中、二竖、夏天在坍塌、欣欣向荣、蘑菇不是伞、应如是、。白衣惊鸿、有木喔、青野阿、天阳大宝贝、古斯斯、牛奶菌、Uuu、☆咿咿呀★、袁野、狗粮吃到饱的二狗、DonDiablo 2个;西南一棵草、薯仔、善尔、铲屎官、叶沉璧、光明禁药、草莓栗米条、今晚吃啥、踽踽独行、灌汤水饺、玖伊~拾柒、钱涞涞、纽扣扣扣、阿鲸、百圾碎、长高高是人生目标、云亓十八家、洁筠、命里缺水、弥小叶、落洛萝、哦咧sama、繁叶、似此星辰非昨夜、六十好几、我很安静、云过天青、重光、世界君、倾沐、回复从来都不看、蔺麒、坏笑笑笑笑、越界、爱吃饼的熊崽子、粟米、珀弈梓辰、笑醉狂、以佐之名、35016037、汉檎、青吾、阿空、赵如樾、季风气候、26931965、井南枝、江米盛糕、爱晓晓、皑枝绣、杀尽旧时光、楚林秋、爆浆鱼丸、迷迭之镜、每天都在作死、光年、肥喵Freya、喵、我爱吃西瓜、清奕奕、oldTom、盛世昙华、幻舞琼绮、雨打芭蕉叶飞花、Kshana、花无痕、锦城、费总的猫、大哥大用户、律律意、蓝、白门楼建设工程、19223902、落泉、稻米、秋秋、用户2183104、方筝w、玛丽霖酷酷、柚子zahra、有点凶的573、酱紫呵、恋上火星猫、大雾、大宝七、 红茶丶、吃芒果吗、soul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光年 100瓶;凡凣凢 90瓶;陆泠 76瓶;一个大13、古斯斯 50瓶;三六二七 44瓶;知行 42瓶;苍霁、月小零、克宝 40瓶;老月光 37瓶;松柴本柴、玖伊~拾柒 30瓶;弥小叶 29瓶;风月佐酒 25瓶;阿山山山的企鹅 24瓶;吃芒果吗、今天更了吗、珩贰、费总的猫、贯口之歌、暮色缱绻、有木喔、杀尽旧时光 20瓶;胡闹闹 17瓶;Rappelle 14瓶;汉檎 11瓶;某、无治绝症PMS、Zorn、淦、幻舞琼绮、钱涞涞、你奈我何、Tong、libonniee_、hjljkh、Estelle、白马无邪、哎呀一呀、小颜、渝穆、萊斯塔特 10瓶;席狸 9瓶;清奕奕、本命王杰希叶修。 7瓶;粟米、蛋炒饭 6瓶;阿素、蓝 5瓶;看书而已、熊(≧?≦) 4瓶;炎南、青野阿、湛湛生绿苔 2瓶;jojo、落雨夜、卿聿、mote、元宵佳节、水随碎、甜文赛高不要虐、苏家十三、三三、柳听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