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夜凉如水。

      窗外落雪纷纷,屋内伺候的丫鬟婆子,早就心惊胆颤退了下去。

      沉默间,裴砚往前走了半步,他微俯下身,漆黑眸色落在她身上,似有重量般带着一种上位者与生俱来的压迫。

      林惊枝心下微凛,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然而裴砚动作更快,清瘦冷白覆着了层薄茧的掌心,已握上她纤细柔软的手腕。

      略微粗粝的掌心,无意擦过她烫得泛红的肌肤。

      “痛。”
      林惊枝本能轻哼,缩着手腕就要往身后藏。

      可裴砚动作更快,修长指尖已经扯着她宽大袖摆自上而下撩起,露出一截玉似的皓腕。

      只见白嫩雪肌上一抹刺红色烫痕,尤为显眼。

      “怎么弄的?”他声音有些沉冷,似有不悦。

      林惊枝有些抗拒的从他手中抽回手臂,语调疏离冷漠:“白日李妈妈给我送汤药时,伺候不周打翻了汤碗。”

      她声音微顿了顿,继而补了句:“不过我也罚了她二十板子,以儆效尤。”

      裴砚闻言眉心微蹙,却也没再说什么。

      而是转身往东稍间的书房里拿了几卷书册,不久后,起身离开抚仙阁去了外院书房。

      林惊枝看着裴砚离去的背影,心里冷冷哼了声。

      平时他但凡在夜里回抚仙阁,哪次不是要把她摁在身下抵|死|缠|绵。

      现下知道她伤了手臂,不能让他尽兴,就转身离开,他果然是拿她身体当发|泄的工具罢了。

      有了上一世同裴砚三年多相处经验,林惊枝可没有忘记裴砚这人,看着谪仙清俊,性如白玉,一副不沾人间烟火,高山仰止的模样。
      实际上算计起人来,估计八百个心眼都不止。

      晴山从外头进来,就见林惊枝靠正在美人榻上,愣愣出神。

      “少夫人。”
      晴山略有迟疑,但还是小声问:“少夫人和郎君这是怎么了,明明前几日奴婢瞧着还好好的。”

      对上晴山关切目光,林惊枝心底涌起一片酸涩。

      也不知上一世她死后,一直对她忠心耿耿的晴山落得个什么结局。

      不过还好,现今一切都来得及。

      “我无事,只是近来有些乏了。”林惊枝朝晴山摇头道。

      晴山赶忙扶林惊枝起身,声音温和劝道:“既然乏了,那奴婢扶您去早些歇息。”
      “今儿没去请安,明日若再不去。”
      “只怕府里头长辈又要罚您立规矩。”

      立规矩么?

      林惊枝眼底浮着一层薄薄冷意,想到前世裴大夫人只要对裴砚不顺心,就喜欢装病或者立规矩来回折腾她,明明心里不待见她,又必须要求她日日去请安。

      这一世,她倒要看看,那些人能把她如何。

      夜里,晴山灭灯烛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林惊枝却在没了光线,四周静下来的瞬间,她身体就开始不受控制蜷缩成一团,浑身涔涔冷汗。

      没有尽头的黑暗就像巨兽的血盆大口,随时能把她吞回那座阴暗潮湿地牢深处。

      蒲草生蛆的腐味在她鼻尖上若有似无,腹中翻涌,是被灌下毒药时那种要生生把五脏六腑绞烂绞碎的巨痛。

      林惊枝张着檀口,像溺水的人,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挣扎都发不出任何声音。

      有锋芒闪过。

      她再次看着尖锐的匕刃狠狠刺入她眼眶里,血泪落下满脸都是,剜眼锥心,痛不欲生。

      黑夜弥漫没有边际,迷迷糊糊中,有人给她轻轻擦去额间冷汗。

      屋中好像重新亮起灯来,有丫鬟进来刻意压了步子的声音,但她依旧睁不开眼。

      直到翌日清晨,卯时刚过,有斑驳光晕落进屋内。

      林惊枝终于得以从噩梦中渐渐苏醒,愣愣盯着帐顶的承尘,心如擂鼓。

      背后小衣已经湿透,眼眸干涩被外头的光一照就不自觉落下泪来,手腕处的肌肤火伴着一片清凉的黏腻。

      林惊枝这才发现雪白的玉腕上,昨日烫伤的地方,被人细心上了膏药。

      但她没有任何犹豫抬手,雪白指尖在伤痕处用力一掐,火辣辣的刺痛从手腕蔓延到全身,这种真实的痛感让她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绞在一处几乎窒息的心口,聊以慰藉片刻喘息。

      “少夫人。”

      晴山见她醒了,忙递了暖怕给她擦脸,声音透着后怕:“昨夜您梦魇,也不知梦到了什么,在梦里哭了许久。”

      “夜里若不是郎君恰巧回来,守夜的小丫鬟们都不曾发现。”

      瞬间,林惊枝所有顾虑散得一干二净,连名带姓直问:“裴砚昨天回来了?”

      “是,夜里在屋中呆了一个时辰,天亮才走的。”晴山说道。

      然后晴山转身从一旁桌案上拿了个玉瓶递给她:“这是郎君给奴婢的膏药,吩咐奴婢给您涂上。”

      林惊枝盯着那小玉瓶,久不做声。

      这东西她前世见过,据说是十分珍贵的去疤膏,去腐生肌,也只有宫里的贵人才用得上的东西。

      但林惊枝不稀罕,她十分嫌弃随手搁在了一旁博古架上的角落处,摆明了就是眼不见心为静的态度。

      等洗漱上妆穿戴整齐,她见时辰还早,就不像曾经那样每每最早到长辈房中请安,而是慢悠悠吃完早膳,才披上斗篷出门。

      外头雪大路滑,林惊枝走的不快。

      穿过长长檐廊,入了垂花门,就到了太夫人钟氏所住的万福堂。

      打帘的小丫鬟看林惊枝走进,竟是半天也回不过神来。

      恰巧里面传来裴二夫人吴氏的声音:“母亲,可知道昨日砚哥儿抚仙阁里罚了下人。”

      “据说是砚哥儿媳妇,在砚哥儿那受了气,便狠狠罚了砚哥儿的奶娘,朝她撒气。”

      吴氏好似说笑般,又朝周氏道:“大嫂,也是你太纵着砚哥儿媳妇了,难怪昨日称病,连请安都不来了,估计是对家中不满呢。”

      这时,屏风那头传来一道娇娇笑声:“二婶娘这是说谁对家中不满?”
      “这倒是巧了,昨日我刚好被李妈妈泼了身滚烫汤药,今儿眼看好了不少,就急急来祖母这请安了。”

      屋内霎时一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往屏风另一头看去。

      只见林惊枝正解了身上雪白的狐裘披风递给小丫鬟,露出一身桃红色绣牡丹缠枝纹百褶裙衫,腰上束了条挂满彩色宝石的宫绦,头上戴的也是精致明艳的珍珠海棠花头面。

      步态款款,楚楚动人。
      就连冬日里开得最娇艳的花儿,都不及她此刻半分风华。

      “孙媳给祖母和母亲赔个不是,昨儿实属伤得厉害,才耽误了请安。”
      林惊枝朝太夫人钟氏和周氏各行一礼,粉润面颊上,带着浅浅淡笑,明艳得体动作上挑不出一丝毛病。

      她还不忘适时露出被烫伤的小臂。
      虽然并无大碍,但是她肌肤生来就娇贵异常,那点伤痕在玉臂上就显得格外严重。

      吴氏像被人掐了脖子的山鸡,瞪大眼睛惊得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太夫人和周氏也有些惊疑不定看向林惊枝。

      特别是太夫人,她对林家这门亲事,从一开始就是不满的。

      奈何周氏瞒着自己同她那庶妹小周氏换了庚帖,定了小周氏的庶女,也就是林家六姑娘林惊枝。

      打第一眼她就觉得这林家六姑娘,容貌过盛,偏偏是个性子乖巧软和压不住的,日后当了裴砚的妻子,那可不见得将来能顶得了大事。

      她当时就想做主退了庚帖,偏偏裴砚瞧了眼后,出乎意料点头同意了。

      事已成定局,太夫人就算再不喜,也只能由着周氏定下婚期,把人娶进门来。

      今日林惊枝这般打扮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见她上前行礼,就也没有刻意为难,皱了皱眉道:“既然受了伤,就在院子里好好养着,我和你母亲又不是那般不近人情的长辈。”

      “祖母和母亲体贴是长辈们心善,孙媳作为晚辈自然不敢放肆。”

      “只是不知方才二婶娘说的那骄纵女子,可是哪个院子里的姑娘,莫非是训斥二房的姑娘?”林惊枝笑盈盈看向吴氏,明显是要逼着吴氏回答。

      吴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她方才什么心思,这屋里的人哪个不是一清二楚。

      但要当着林惊枝的面承认,那不是丢她的脸面么。

      当即她轻拍了下脑袋:“你瞧我糊涂了,不过是说句玩笑话罢了。”
      “砚哥儿媳妇怎么还较真上了。”
      “要说我,你们抚仙阁的李妈妈到底也是砚哥儿的奶娘,不过是不小心烫了你,你倒是狠心,打了人家二十板子,如今还起不得床。”

      “你是攀了高枝,嫁入我们裴府,但也不能只顾着自己,不考虑过砚哥儿在外头的脸面。”

      林惊枝闻言心里冷笑了声,淡淡道:“婶娘莫非是昏了头,李妈妈不过是个伺候的下人,这些年照顾夫君有些情分罢了。”
      “这怎么还能关系到我家那谪仙般夫君的脸面,难不成家中但凡有些情分的下人,都成了主子不成?。”

      太夫人虽不喜林惊枝,但她更由不得吴氏这边不知死活,拿个下人来计较,用裴砚的脸面说事。

      当即沉着脸,冷哼声:“够了!吴氏!”

      “不过是个下人,伤了主子自然得罚,你都多大岁数的人了,还说这般蠢话。”
      “砚哥儿媳妇这次做得不错。”

      吴氏脸上一僵,不敢再随便说话。

      倒是林惊枝有些意外看了太夫人一眼,她以为今日这般打扮已经够令太夫人不满了,没想到太夫人竟有帮她说话的时候。

      几人在花厅里说话,家中几个还未出嫁的姐儿过来请安,她们不由或明或暗,打量林惊枝几眼。

      眼里有惊艳,也有不喜。

      裴氏作为燕北世家大族之首,然家中最为讲究规矩,尤其是裴氏嫡系这一房,就连家中后院都是最干净的。

      太夫人这辈子一共生了二子一女,以及裴老侯爷留下的一个庶出女儿养在名下。

      所以如今裴家嫡系拢共两房。

      大房周氏一子二女,裴砚生母不明,算是大房庶出长子,可他却深得太夫人宠爱,甚至是远胜大房嫡孙的程度。

      二房吴氏,一子一女,裴二爷据说年轻时倒是风月场上混过一段时日,娶妻后也从未纳过妾室。

      目前,除了裴砚娶妻,和大房大姐儿已经嫁人外,家中剩余小辈婚事,都还没个定数。

      林惊枝不由把视线落在二姑娘裴漪怜身上,她记得裴家二姑娘上一世下场并不好。

      应该就在明年开春时候,她被人唆使着和一个穷秀才私私相授定了婚约。

      最后男方家拿着信物找上门来,毁了名声后,被一向规矩严苛的裴家以家法处罚,秘密绞了头发,送到庵子里去,过不了几年就病死了。

      如今这般鲜嫩出现在林惊枝眼前的姑娘,不由令她觉得恍若隔世。

      裴漪怜偷看林惊枝时,见她同样转过头看她,她似被惊到一般,不知所措垂眸。

      林惊枝朝她善意笑了笑,在上一世,裴漪怜算是裴家上下,待她还不错的小辈。

      若是可以,林惊枝自然想帮她一次。

      裴漪怜双颊微红,有些羡慕盯着林惊枝的衣裳朝问。

      “嫂嫂的衣裳比往日都好看,不知是哪个绣娘铺子里做的衣裳?我也想要娘亲给我做一身。”她声音不大,花厅里的人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这话倒是把林惊枝给问懵了。

      因为她根本就解释不了,为何穿衣打扮不过短短一两日功夫,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模样。

      奈何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她只得随口胡诌。

      “这衣裳是你裴砚哥哥送的。”

      “他说喜欢我这般明艳打扮。”

      “作为妻子,我自然得顺了夫君的心意和喜好。”林惊枝话落,慢条斯理地抿了口薄茶,茶水润湿她的唇,越发衬得明艳肆意,偏生她还故作一副娇羞模样。

      未曾想,出来混还胡说八道,迟早要还。

      下一刻。

      她不经意抬眼间,就撞上一双极深的狭长凤眸。

      林惊枝:“……”

      男人颀长清瘦谪仙般身影正立于屏风前。

      一袭月色圆领宽袍,层层袖摆用银钱勾勒松鹤暗纹,劲腰上玉带紧束,无可挑剔的眉目,冷白清隽。

      此间恰有天光从支摘窗沿透进花厅里,落在一旁鎏金飞花傅山炉上,云烟袅袅。

      裴砚犹似雾霭中走出的仙人,掌控人间生杀予夺。

      林惊枝面上忽有错愕。

      她不知他在外边,究竟听到多少。

      .....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2-12-08 17:25:37~2022-12-21 03:45: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是大梨子吖 5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