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娇妻重爱一回 ...

  •   穆云清从沉睡中醒过来。
      
      她睁开眼,入目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卧房。房间里没有人,她单独躺在宽大的床榻上,盖着云锦的丝被。
      
      穆云清拥着被子坐起来,如铺的青丝散了一肩,她晃了晃脑袋,看着周围的一切眼睛发直。
      
      她觉得,自己似乎失忆了??
      
      “吱嘎”一声轻响,穆云清下意识循着声音看去。
      
      “你怎么醒了?!”来的少年与她对视,双眼登时瞪圆,他掌心一颤,手里的药碗差点被他摔出去。
      
      穆云清看看那个堪堪立稳的药碗,抿抿唇,露出一个无辜又可怜的表情。
      
      虽然脑子里空空如也,但直觉告诉她,她应该认识面前这个娃娃脸、却虎着脸装凶的少年!
      
      少年看到穆云清的表情,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
      
      穆云清还没来得及辨清他究竟是什么情绪,对方已经端着药碗走到她面前:“你醒了就自己喝药!”
      
      少年的语气并不善良!
      
      穆云清低头看看塞进手里,热腾腾、又黑又浓泛着苦涩味道的药汁,咽了口唾沫,真觉得刚才它不如跌出去算了。
      
      “我觉得……”穆云清犹豫地动动唇,抬头,巴巴看向娃娃脸少年。
      
      “什么?”少年忍住胃疼开口。
      
      他总觉得自从进屋之后,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五天之前,大峦之巅见到的宗门大师姐穆云清,可不是这样的啊?
      
      穆云清张了张嘴,露出自以为最可怜的表情:“我似乎,失忆了?”
      
      少年嘴角又是一抽:“失忆?!你以为这么说我会信?”
      
      穆云清皱着脸,歪脑袋:“可是,我的确什么都不记得……”
      
      醒过来脑子里空荡荡的,除了知道自己叫穆云清,其他东西忘得一干二净。若说唯一剩下的,就是一种可怕的直觉……比如说,她觉得现在自己没有危险,面前的少年不是个坏蛋,怕是个热血中二少年!
      
      少年拧眉,打量穆云清的同时,内心暗暗揣度着。
      
      他并不相信穆云清所说的失忆,相反,他怀疑这是修仙界的阴谋!
      
      大峦之巅,他因为意气用事,本只是想和瞅上眼的女修士打一架,打完散伙,哪想魔力用脱了手。
      
      不仅一掌把人打掉半管血,人还不幸掉进崖底。
      
      他在充斥瘴气的崖底找了大半天,躲过其他修士的追踪,好不容易把奄奄一息的人找到带回来,本想遵照大人的吩咐,人治好了,抹去记忆就扔回修仙界,哪能料到,这临头了,又出幺蛾子!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少年压抑着恶意开口。
      
      “对……啊。”穆云清颤声张口,往床角缩了缩,“你想干什么?我虽然没记忆,但我觉得我肯定认识你的!”
      
      “认识我?!”少年愣了片刻,眼神一转,“那你还记得大人吗?你受伤之后,大人一直嘱托我照顾你。”
      
      穆云清若是伪装失忆,目的绝对不简单!
      
      大人是魔界之主,她十有八九的真正目标就在大人身上,他干脆顺势而为,看看她怎么样才能露出狐狸尾巴。
      
      可他殊不知,也就是这一句话,成功将失忆之后的穆云清引上歧途。
      
      从此,再无法回头!
      
      “大人……”穆云清喃喃念出这两个字眼,空空的脑海里好似隐隐浮现出什么,可她眉心一紧,下一刻又觉得好似什么东西都没有。
      
      就在穆云清纠结于自己究竟认不认识对方口中的“大人”时,半开的房门前突然拂过一阵清风,风将门扇吹至大开,一声不算响亮的撞击声后,一道脚步声徐徐靠近。
      
      穆云清不自觉地,随着脚步声看向门口。
      
      只一眼,便深深沉沦。
      
      来人穿着一身淡紫色长袍,衣着华丽,衣摆袖口皆刺着金线云纹锦纹,身形修长挺拔,眉眼如画,他出现的瞬间,万花盛放,日月无光。
      
      穆云清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怎么了?”
      
      待他甫一发声,穆云清内心里死撑着的小宇宙,瞬间爆了!
      
      这声音、这长相太、太太太苏了!!
      
      “大人,她……”少年转头刚要发声,紫衣男人却抬手打断他。
      
      “怎么回事?”这句话明摆着是对穆云清说的。
      
      穆云清看着紫衣男子款步走过来,脚步轻移之间身上似乎带着某种令人仰望的光芒,她眼睛都不转了。
      
      “我、我好像失忆了。”穆云清仰着脑袋,声音磕巴着。
      
      男人那张如同被画笔勾勒出的脸色变得生动,轻蹙眉心的模样牵动地她心脏一阵狂跳。
      
      接着,她感觉自己的额角被揉了一下,不算用力,她能感觉到他微凉的体温。
      
      “真的不记得了?”
      
      穆云清怔怔摇头,眼随着他转。
      
      “还记得我是谁吗?”
      
      穆云清继续摇头,几乎要溺死在他杰克苏的声音里。
      
      然后他笑了,周围的光芒瞬间黯淡,穆云清的眼中只剩下他一人的光芒。
      
      穆云清听到了他怀笑的嗓音:“不记得便不记得了,不碍事,慢慢想起来便好。”
      
      身下的床微微下陷,对方已经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你、你是谁?”穆云清相信自己此刻的眼睛一定是直的。
      
      男子还在笑,微微上挑的眼线一笑之间,魅惑横生,穆云清的额角又被轻抚了一下,他开口:“我是凌殊。这一回,别忘了。”
      
      穆云清愣愣点头,视线一瞬不移地看着凌殊,在他的盛世美颜之下脑子彻底宕机。
      
      之后发生的事,她的脑子完全是糊的。
      
      她只记得凌殊托着黑乎乎的药碗给她喂药,凌殊一勺勺地喂,她苦着脸慢腾腾地喝,唯一的慰藉便是他的绝色美颜。
      
      她是多么想女汉子地抢过药碗一把灌下,可她被美色迷了心,不愿意让凌殊看到她粗莽的一面。
      
      好不容易一碗药下肚,穆云清整个人如同被极苦的药汁泡过,怀疑人生。
      
      “苦口才是良药。”凌殊修长的指尖细致抹上她嘴角的药汁,穆云清略一抬头,便印进他盛满笑意的琥珀色眼眸里。
      
      凌殊没料到她这会儿抬头,眼眸一闪,犹带了两分戏谑的笑被柔光掩盖。
      
      穆云清正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错,嘴边突然探进来一个东西。
      
      下意识张嘴,浓郁的果香冲入口中,瞬间冲淡的将要溺毙她的苦涩味道。
      
      穆云清眼睛一亮,是杏干果脯!
      
      “我知晓你定是喜欢吃这个。”凌殊轻声说着,在穆云清两颊羞红之时,又给她喂下一个。
      
      穆云清心跳如鼓,满脸通红,脑子早找不到转动的方向。
      
      失忆?她自己是谁,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在这里?统统变得不重要,现如今她满心满脑只剩下面前的凌殊!
      
      凌殊,凌殊……穆云清两颊通红,咽下果脯的同时偷瞧了一眼凌殊,下一秒,就被他的柔情蛊惑地荤素不知。
      
      ……
      
      站在两人身后定定瞧了好半晌后的圆脸少年完全傻眼!
      
      穆云清装傻装失忆妄图达到某个不可告人目的便算了,大人、大人这是在做什么?难不成这是被穆云清传染了?
      
      怎么可能!!
      
      少年傻了般地看着两人腻腻歪歪,主要是穆云清腻歪娇嗔,大人无理由纵容宠溺,大人不仅喂药喂蜜饯,甚至还对穆云清满腹柔情、温声细语??!
      
      一向杀伐决断、对敌人冷酷无情的大人竟然变成了这样,简直夭寿了!
      
      少年维持着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直到两人腻歪结束,大人让穆云清安分躺下休息,说着要处理公务。
      
      “……”少年迅速逃出房间,他觉得自己恐怕要自挖双目来正心灵——刚才看到的一切,肯定都是错觉!
      
      ***
      
      屋子里很快只剩下穆云清一个人。
      
      穆云清平躺在床上,视线久久落在紧闭的房门处,直到内心的那份澎湃翻过一浪,她猛地一个打挺,腾地翻过身,将红扑扑的脸蛋印在软枕上。
      
      穆云清觉得要死了!
      
      要幸福死了!
      
      基于醒过来发生的重重事迹,她基本确定,她当前正拿着一本惊天动地的娇妻重爱一回的剧本!
      
      至于“娇妻”、“重爱”的对象,不用怀疑,就是她自己!
      
      穆云清捂住脸,没忍住,吃吃地笑出声。
      
      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但她现在一点都不慌。
      
      因为,只要一想到自己有个容貌好看到惊天绝地、天怒人怨,声音苏到炸裂心脏的相公……也或者是情人??穆云清就能幸福地昏厥过去!
      
      关键是,他对她那么温柔,那么贴心……嘿嘿嘿嘿嘿嘿,穆云清藏住一张痴汉脸。
      
      就在穆云清满心痴念地近乎失智之时,她心心念念的男人,正毫不费力地透过房间,清楚明白地看清她当前的模样。
      
      “大人,她、她这是不是失心疯了?”圆脸少年再次表现出一副胃疼的表情。
      
      凌殊嘴角轻翘,淡漠的脸上便是有笑意,也是冷的。
      
      “若真是这样,反倒有趣了。”凌殊唇面轻启,说完之际,又深深看了房间里的人一眼。
      
      修仙界五大宗门之一承邬宗的宗门大师姐,根据手下汇报来的情况,穆云清入修仙界二百七十三年,水土双灵根,资质上乘,入门之际便深得掌门莫诚毅的喜爱。
      
      穆云清并未因掌门的偏爱而恃宠而骄,反而生性刻苦沉稳,今二百七十九岁,修为已超越大部分同龄弟子抵达金丹前期,是承邬宗弟子们认可的大师姐。
      
      而消息中,穆云清的性格……高冷漠然,即使是同门师兄弟也极少深交,一心只为潜心修炼,也是因此,她的资质未能达到绝佳,修行却超过太多比她资质更佳的弟子。
      
      可今日她的所有表现,完全颠覆!
      
      凌殊想到这里,勾唇,眸中尽是兴然。
      
      无论她如今是伪装,还是真实……
      
      他已经太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