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五月,初夏的燥热已经开始蔓延全国。
      
      楚亚坐在一家黑网吧的角落里,嘴里咬了根烟——最便宜的大前门,但没舍得点燃。
      
      这家网吧他常来,便宜不说,运气好还能隔着厕所门板听到隔壁的低吟,性价比极高。
      
      他身旁凑了两个十八九岁、戴着铁片项链的小青年,都是来看他打游戏的。
      “楚哥,确定今晚就能上国服第一?”
      
      楚亚看着面前这游戏的国服排行榜,表情不驯。
      目前他第四,id叫“会所领班加我”,跟他的眼神一样野:“废话。一会儿我打上去了就带你们玩啊,顺便再开个变声器让你们都爽爽。”
      
      网吧里潮味很重,旁边两个小青年一个嚼着槟榔,一个抽着烟:
      “别,楚哥这个声音够好听的了,还要什么变声器?”
      “就是,直接当面掏出来吓死我们呗,我们又不介意~”
      
      楚亚面目清瘦、眼神冰冷,却对这声哥很受用,舌头还熟练地翻起了嘴里的烟。
      
      ——游戏不愧是自己的老本行,三四年没碰,手艺回来得比想象中还快。
      
      他才来这个网吧大个半月,七八个常驻的小青年都被他的游戏技术打服了,现在不管年龄大小,都管他叫哥。
      一番心意他也不好拒绝,偶尔会跟他们玩两把。
      兄弟们为了游戏上分,也没什么底线,逼急了不要妈,爸爸带我上分都肯叫,喊得楚亚脸红了才罢休,彼此感情自然得到了升华。
      
      只不过连楚亚自己都没想到,从电竞圈退役消失的第四年,自己终归还是回到了网吧,而且比从前更如鱼得水了。
      
      最近他打算去直播界混口饭吃,便以路人玩家的身份,给最火的直播平台浪花TV投了游戏段位。
      其他一切都谈得很顺利,唯独他要求把“不开摄像头”写进合约里时,那边的负责人回复他:【也不是不行,但要减钱。】
      
      那天他正被房东赶出来睡在楼道,手里是只能充进80%电的iphone7,后来他看了看唯一的联系人发来的要钱信息,咬了咬牙没跟浪花TV让步:【减钱不行,我这身份要是连红烧牛肉和老坛酸菜都吃不上,那也不合适。要不我打上国服第一再签,这个噱头够足了吧。】
      
      浪花TV的项目负责人不太信他能打上去,也就随口同意了:【其实你打得还行,真要缺钱,也可以去做代练垫着点。】
      楚亚舒服地躺楼梯上,往聊天框里慢慢输字:【我以前也是三皇五帝级的职业选手了,不做代练是职业规定和素养。】
      但很快他又全删了,回答:【冰清玉洁,不爱伺候有钱的菜逼。】
      
      聊完后,他坐在网吧角落已经40多个小时,国服排名直接从90多到了第4,每局MVP加成几乎没断过。
      他有点困,但他自认身体素质超群,距离猝死恐怕还早。
      
      站他左侧的小青年琢磨着:“大……不是,哥,现在国服前三的,另外两个还好说,但……第一的可是路沨——”
      
      楚亚垂眼擦亮打火机,明知故问:“路沨?谁啊。”
      
      楚亚当然知道路沨是谁。
      面前的屏幕上,是刚推出一年就火遍全球的FPS(射击)团队竞技游戏,VAN-4(先锋4)。
      不仅游戏玩家众多,各大赛区的职业联赛也热度爆炸,亚洲的四个赛区刚搞了个含金量十足的邀请赛,冠军还热乎着呢。
      
      路沨就是亚洲邀请赛冠军、业界豪门I.S战队的队长。
      ——职业选手,跟他们这些黑网吧里发臭的网瘾少年有本质区别。
      大陆赛区王牌、最具商业价值选手、世界三大狙……路沨的光鲜名号不少,187的身高和一张帅脸也很出名,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脸上清纯和放荡的比例达到了完美的55分,搁以前抛头露面是要收钱的。
      
      这次亚洲邀请赛,路沨一战成名,让本来就坐拥多个游戏分部的I.S俱乐部出尽了风头。
      
      就连楚亚,都看过几次路沨直播。
      
      对方爱笑,眼神和声音却常常冷得压人,很不好惹。
      ——然而楚亚却刚好痴迷这一款,甚至省出一周的伙食费送了个99的火箭,好让自己发的那条弹幕自带特效,能被路沨看到。
      那是他做了好长时间心理建设,才勉强学着别人不要脸地喊出来的:
      老、老公。我觉得你特别帅……
      
      但那时路沨读完他的弹幕后,却笑得有点抗拒:“我真的还是黄花大闺男啊,你们要再这样乱喊,我禁言了。”
      
      楚亚一下懵了,回过神来只觉惊慌、羞耻又挫败,头都快低到桌子下面去——知道自己被讨厌后,他便再没敢惦记这块天鹅肉了。
      
      虽然,后来他才发现,其他观众的感想都是“路队终于亲自禁言我了,好爽”。
      
      ***
      
      对路沨这个人,楚亚原已打算避而远之,然而现在,他却不得不跟对方在国服排行榜上争个高下。
      
      连楚亚身侧的小弟们都忍不住咂舌:“目前最牛逼的职业选手就他了,我看过他集锦,妈的有点嗨,感觉像在看卖挂广告。”
      
      系统提示4人小队已匹配完毕。
      楚亚轻笑:“弟弟,集锦这东西都能嗨?那你看我集锦不得前liè腺高潮?”
      
      但两个钢铁直男都有点懵:“……啊?啥意思?”
      
      “……”楚亚慌了半秒,耳根子悄然一红,轻斥道,“不,不说这个。”
      
      他们不敢惹楚亚不高兴,赶紧顺毛:“其实职业选手也没什么牛逼的,I.S战队也就路沨排名比楚哥高,而且很快要被超了。”
      “对,我们楚哥要是做职业选手,肯定让他们都知道知道什么是社会的毒打。”
      
      楚亚不想听到职业选手这个词,摆手让他们别说了。
      可他才刚稳住表情,就又在游戏界面读进的瞬间愣住了。
      
      小队里1号队友的游戏ID:AUG11。
      
      他花了好几秒才缓过来——AUG11,AUG是游戏里的一把杀伤力极强的稀有枪,11是避免游戏名重复的乱码,总之,这是路沨人尽皆知的游戏ID。
      
      楚亚表情冷漠,脸却红了,同时,他身后小弟的脸也红了。
      不过,他们是因为兴奋。
      
      队里除了路沨,3号、4号也是I.S战队的队员,明显是三人组排进来的。
      
      哪个中二少年没幻想过做电竞扫地僧,暴打职业冠军选手?
      于是身后的人一怂恿,楚亚就语气冷冷,挑衅路沨道:“这不是咱们的亚洲冠军吗,半夜3点了还在排位上分?挺辛苦的啊——要不这局随便打,爸爸带你赢?”
      
      网吧里响起笑声,楚亚也一动不动地盯着路沨ID旁边的麦会不会响。
      
      但他一时忘了,3号4号也是这次的亚洲冠军。
      I.S战队这样的电竞豪门,估计真没受过这种待遇,麦那边立刻传来3号4号的两声亲切问候:
      “酸你妈呢?”
      “哪个战队的啊跟这bb你爹?”
      
      楚亚回过神:“……战队?我白马会所战队的吧,有空来推油?”
      他一边找事儿,一边就等路沨开口——最好是和他对喷,从此结仇、永不和解、断情绝爱的那种。
      
      然而对方轻笑,音色虽冷冷的,态度却还挺友善:“羽琛、飞扬,说话别那么冲,咱们好歹也是国服道德学校素质专业精英培训班毕业的,注意一下形象。”
      
      3号4号不说话了,楚亚反倒紧张地握住鼠标,生怕路沨要对自己示好,没想到对方继续道:“人家小哥哥多半是现实生活中性能力不行,只能在游戏里实现当爸爸的梦想,我们多理解一下。”
      
      “你他妈——”
      麦里一下笑炸了,楚亚想骂人,声音却强硬地被截——路沨在地图上不断闪标记:“这局跳东湖区域,我们战队的常规跳点,航线正好合适,带你上分应该差不多。”
      
      “呵。”楚亚闷闷地哼笑一声,“一个亚洲冠军就能来带我上分,搞错了吧?”
      
      “很高冷啊。”路沨拉开了游戏里的跳伞,他占完上风似乎心情不错,一向也不爱跟人计较,“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脸上写着滚的……怎么样,打完要不要加个好友?”
      
      喜、喜欢我……
      ——楚亚一口烟差点呛死,他赶紧摁住耳机,回避开身后小弟们好奇的眼神,回答:“……我的好友位价值30000一个,加你?算了吧。”
      
      但他还是咬牙拉伞跟着跳了东湖区域,两人同时落到房顶,承包了一波右上角击杀刷屏。
      也不知道路沨是不是在人均沨吹的国服环境待腻了,觉得被拒绝很新鲜:“你……国服第4,但是职业战队好像没你这号人物,搞直播的?”
      
      “和你有关?”楚亚冷静下来,开启嘲讽模式,“我不打职业,也还没直播——总之我一个路人玩家马上要上国服第一了,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吧。”
      
      “噢,这么贴心啊?”路沨的语气委屈又乖巧,“还提前通知我你要上我了?”
      
      “你——”楚亚一下憋得耳朵都红透,又说不出话了。
      他早知道路沨不要脸,但没想到有这么不要脸。
      
      “我这样的身高,怕你上我有困难。”出了东湖区域,路沨开了辆双人摩托到楚亚面前,“要不咱俩先赌这局的MVP玩玩儿?”
      
      3号队友也不知道是不是恶意起哄:“还赌什么MVP?兄弟你的十英寸掏出来让他看看就完事了。”
      
      路沨不知道为什么轻咳了一声想糊弄过去,然而楚亚已经快没气儿吐烟了,他来不及跟小弟们解释,只嘲讽道:“英寸?我看是厘米吧?”
      
      几秒后,楚亚又憋出一句:“……不是要赌这局谁拿MVP吗?赌注是什么?”
      
      路沨听后,再度语调轻扬,回答:“就赌……你输了,对我按ctrl+1,再加个好友;我输了,以后只要遇上就公屏叫你爸爸,怎么样?”
      
      ctrl+1是一个游戏组合键,按下时,游戏人物会自动做出“双膝跪拜”的动作,通常用于祭奠队友头七和跪地求饶。
      
      楚亚抖抖烟灰,很不屑:“就这?”
      
      但路沨却非要逗他:“我是说,到胯xià按。”
      听他轻易就被弄得呼吸发紧,路沨又似乎不大忍心:“别生气,主要是怕节目效果不够精彩。”
      
      “你——”楚亚再次浑身气血往上涌,只差顺着网线过去砍人,3号4号还起哄:
      “氛围怎么突然变得gay起来了?”
      “要我说别ctrl+1了,直接alt+F4吧,现在跑还来得及保住自己的肠道健康。”
      
      楚亚一听,反而不可能认怂:“可以,我很欣赏你们的高强度激将法——那就按刚才说的赌,一个键也不能改,怎么样?”
      
      路沨惊讶地顿了两秒后,不禁低声笑起来,还把摩托车停得更近了:“真乖~”
      
      于是楚亚突然有点分不清,自己脑门疼的感觉到底是熬夜熬的,还是被路沨给气的。
      
      但十秒后他还是磨磨蹭蹭上了路沨的摩托车后座,满脑子都是一件事:系统评算MVP值时,排位名次高的人反而系数加成低,你一个国服第一跟我比这个,等死吧,乖儿子。
      
      ***
      
      初夏的夜晚还在继续,I.S战队上海主场基地里,5层高的独栋灯火通明。
      
      1楼大厅正面墙上横插着这个战队的队标:金色的字母I从上至下贯.穿字母S,看上去和金钱符号“$”无限接近,也简单直白地奠定了这支战队的土豪气质。
      
      VAN-4分部的训练室坐了几名还没去休息的选手,突击手叶羽琛关了连通游戏语音的麦,问路沨:“我的路大队长,你平时那么高冷,从来不搭理排位路人的,今天干嘛gay这种酸b?”
      
      路沨盯着屏幕,目光停顿了一会儿。
      他的脸上不见多少游戏中的轻佻,轮廓突出的肩膀衬得瘦瘦薄薄的手臂肌肉很好看,半晌,他才调整了一下右耳上的助听器,点了点屏幕:“因为……从他开口说第一句话起我就觉得,他很可能是楚神——ChuY。”
      
      整个训练室堪堪静下三秒,叶羽琛猛叹一声“牛逼”,说:“不会吧?我当年还挺喜欢他的!”
      队里的面瘫脸辅助展飞扬则很理智:“你们真是天真得能挤出水,ChuY?他都退役多久了?”
      
      键盘声劈啪作响,路沨听着他们讨论,只是往右看了看叶羽琛,便继续点起了鼠标。
      
      ——2022年5月1日天气晴叶羽琛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说喜欢楚神,扣2分。

  • 作者有话要说:  *来打个广告,下一本文在作者专栏《[ABO]死对头想被我ruá》,之前发预收的时候选错了只好重发,有新版文案,小天使们戳开重新帮收藏一下叭~(跪),够线了才能开文~心里苦.jpg,感谢~
    ---本文看文指南————
    *时间线不是现在(2019年),是未来两三年的时间
    *原创射击电竞游戏,基础模式与4人组队模式的吃鸡类似,但有其他元素,游戏描述不多,不影响总体阅读,感情线和赛场内外的故事为主
    *配角都是直男,可能会有一(大)些(量)脏话骚话,受的性格其实并不暴躁真的
    *甜度90%,大写加粗双箭头,都还是电竞处男,HE
    *一般来说是日更,有事会请假
    *路沨攻,楚亚受,无逆
    *攻的耳朵在特殊情况下需要戴助听器,但程度不重,完全不影响日常生活
    有兴趣的盆友可以收藏,点进作者专栏有以前的电竞文,还可以收藏作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