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请闭眼,女主请发言》四藏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0-29 00:01: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我现在只想照顾好我老公。”她的手指轻轻刮过他的耳朵。
      
      晓镜白半边身子麻了,呼吸全闭在喉咙里不敢发出,紧紧抓着被子想要挣脱这具虚弱的身体却如同被困在茧里一般使不上半点灵力,该死该死!等他醒了恢复灵力他一定要杀了这个触碰他的女人!
      
      咦?
      
      妩关关垂下眼,怎么耳朵红成这样?
      
      她看着昏迷的魔尊.镜白,他大半张脸埋在枕头里,露在外面的一点侧脸和耳朵这会儿红的异常瞩目,那颗眼尾的泪痣汗津津的,看起来像他哭了一样。
      
      不是昏迷着吗?他有知觉?
      
      妩关关试探性的用手指扫过他的耳郭,轻轻捏住了他通红通红的耳垂,好热啊。
      
      手指下的人猛地一颤,她听见一声痛苦的闷吟声,紧接着一阵刺耳的“滴——”声响了起来。
      
      是旁边检测苏镜白心率和各项指标的心电监护仪突然响起来异常的警报声。
      
      妩关关吓了一跳,只见那监护仪上数据飙升。
      
      “怎么回事?!”苏康吓的脸色煞白慌忙连喊,“王医生!王医生!”
      
      王医生和护士们风风火火的冲进来。
      
      妩关关忙收回手退到了一边,看着床上的苏镜白,他仿佛虚脱一般软趴趴昏着,露出被子下的手和脖子竟是和耳朵一样的红……像只剥了壳的熟虾一般,满身红晕……
      
      过了一会儿,他的各项指标才逐渐恢复了正常。
      
      王医生松出一口气跟紧张的苏康说:“没什么事您放心,只是苏先生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现了极度兴奋的状态,导致心率过快,现在已经稳定下来昏睡过去了。”
      
      极度……兴奋?
      
      妩关关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她只是摸摸他的耳朵,他就兴奋的心率飙升,差点当场去世?她这是什么“金手指”……
      
      他的状况稳定下来,天也黑了,王医生让他们放心不用守着,护士会每十分钟进来监护一次。
      
      刚好妩关关的手机亮了起来,是沈云泽。
      
      妩关关直接挂掉了,对苏康说:“爸,你去接云泽吧。”
      
      苏康看着她的手机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云泽检查完后倒是第一个给他嫂子打电话……可能他们真是很要好的朋友,从前还是一个学校的师兄妹,正常的正常的。
      
      他让妩关关休息一会儿,亲自下楼去医院接云泽。
      
      妩关关等他走后,慢悠悠的去浴室洗了个久违的“现代澡”,去衣柜找她今晚修罗场的装备,翻来翻去选了一条裸粉色的真丝吊带裙,这裙子看起来到膝盖非常端庄,但大v领又是裸色,穿上后托出胸前的曲线像是第二层肌肤一般,行走起来真丝的光泽一粼粼,完美的包裹她的身体。
      
      她又拎出来一件粗线开衫毛衣裹上,将吹干的黑发随意扎了个松松的低马尾,素着一张苍白的脸,只涂了润唇膏。
      
      对着镜子照了照,她可真是一个憔悴又不经心的美人,谁见谁心碎。
      
      这期间沈云泽又打了几个电话她都没接。
      
      外面有车子缓缓驶入别墅的声音,沈云泽果然跟着苏康回来了,他下了车目光直接眺望上了二楼的一闪窗户,那是苏镜白和妩关关的卧房。
      
      妩关关没着急下去,而是拉开房门听着,叶晚好像还没烫手?她莫不是要抓着机会在沈云泽面前烫伤自己吧?
      
      果不其然,在苏康和沈云泽进入别墅后,厨房里传来叶晚的低叫声,之后是碗掉地上的声音——
      
      “啊!二宝小心,别动别动,当心划着手。”
      
      “麻麻你的手被烫到了吗?”
      
      “麻麻你的手红了!”
      
      “怎么回事?”是苏康的声音,“烫着了?两个孩子没事吧?哎,怎么那么不小心,严重不严重?叫医生来看看……”
      
      “不严重,我没事。”叶晚的声音里满是赧颜,“怪我太不当心了,我平时……没太做过这个。”
      
      “小晚这孩子有心了。”苏康说:“非要亲自炖汤给你补身子。”这是对沈云泽说的。
      
      “别这么说苏伯父……”叶晚还不好意思上了。
      
      两个小崽子吭吭唧唧的嚷嚷:“沈叔叔,沈叔叔,麻麻说自己炖的汤有小爱心!麻麻做了好久,还说要带我们去看沈叔叔,祝沈叔叔早点康复!”
      
      这架势仿佛不领情就不是人。
      
      ==================
      
      楼下的沈云泽被两个孩子一左一右的拉着手,要拉他去看被烫伤的叶晚,他不想接触叶晚,可又硬不起心肠甩开两个孩子的手……他刚要看向叶晚,楼上传来脚步声。
      
      他看过去眼睛就粘了上,是妩关关,她穿着裸粉色的长裙裹着她纤细又丰满的身体,一件白色毛衣松垮垮的挂在她的双肩,她显得那样瘦,瘦的挂不住毛衣,走动间就滑下了肩头,蓬松的黑发从耳后垂下来扫在她洁白的肩膀上、锁骨上。
      
      她抬起眼看向了他,那张脸没有化妆,苍白憔悴的让他心一下子就收紧了,她踩着细带子的拖鞋走下来,每一步都像踩在他的心上。
      
      她……是不是哭过了?那么憔悴。
      
      他松开了两个孩子的手朝妩关关走了过去。
      
      站在厨房里的叶晚笑容僵在了唇边,看着他直勾勾的走向妩关关,还先一步开口问她,“你……还好吗?你的脖子有没有被他弄伤?”
      
      “没有,我很好。”妩关关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你的手受伤了?”沈云泽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目光落在她手背上被抓破的伤痕,“怎么弄的?”
      
      那关心的语气,旁若无人。
      
      叶晚说不嫉妒是假的,万众瞩目的沈云泽,多少人的偶像,从不和任何人炒绯闻,连上综艺和女嘉宾合作也全是绅士手,保持距离,不碰到女嘉宾。
      
      现在却丝毫不怕被误会什么了,就算苏康咳嗽了一声他也依然没松手。
      
      而妩关关却将手抽了回去,漫不经心的说:“没什么,吃饭吧。”她裹上毛衣落坐在了饭桌前。
      
      叶晚看着她心里说不出的恼火起来,妩关关故意的,她明明故意露出受伤的手背却又摆出这副不在意沈云泽关心的样子,这个女主到底想干嘛!她已经是苏太太了却还和沈云泽暧昧不清!
      
      保姆将饭菜端上桌,叶晚也将她炖的汤端上了桌。
      
      苏康让两个孩子坐在他身边,对两个宝贝孙子爱的不行。
      
      沈云泽落坐在妩关关身边一直在看她,她似乎突然对他很冷淡,不接他电话,现在也不和他说话,这是怎么了?
      
      直到她抬起眼皮看了一下放在正中间的汤说:“搁云泽那边,他的爱心汤,给他喝,闻着味我就受不了了。”
      
      叶晚顿时尴尬的端着她的汤有些下不来台,上一世的妩关关可没这么作!从前妩关关一向是个得体的苏太太,就算不喜欢她和孩子也装出大度的样子没当着苏康的面这么刻薄过!
      
      苏康皱了一下眉,他儿媳这句话……怎么酸溜溜的?
      
      沈云泽唇角慢慢勾了一下,关关她对他这么冷淡,是在吃叶晚的醋吗?她在为他吃醋?
      
      妩关关看着指环亮起来:您获得30灵气。
      
      她挑了挑眉,都在怀疑她跟沈云泽有一腿呢。
      
      “我麻麻炖的排骨汤很香的!”大宝凶巴巴的冲她说。
      
      “很香的!”二宝也跟着他说。
      
      “大宝二宝,不许对阿姨这么凶。”叶晚轻声说他们。
      
      妩关关托腮看住两个小崽子,轻轻笑了,“真奇妙,随随便便两个陌生人的基因和卵|子放在人造|子|宫里就能生出孩子来,女人不用十月怀胎辛苦分娩就能获得两个漂亮的儿子,比中彩票还简单还不劳而获。”她抬眼看向叶晚,“听说叶小姐是半年前将两个成品儿子领回去的?可真方便啊,丢下一粒种,带回来就能坐享其成了。”
      
      她说的太直接了,叶晚脸色都僵了,她却又笑着对苏康说:“早知道是这样干嘛要辛苦叶小姐跑一趟啊,又不用生不用养,爸通知我一声我半年前就直接把他们接回来了。”
      
      叶晚像是被戳了的气球一般,怒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她的儿子!好歹……是她的卵|子!可她见苏康没有要生气的样子,他仿佛没觉得妩关关说的有什么不对。
      
      他当然不会觉得不对。
      
      妩关关心里冷笑,对苏康来说有传宗接代的孙子就行了,别的都不重要,“这两个孩子倒是一点也不像提供|卵|子的人。”她忽然侧过脸去问沈云泽,“你说如果是我的卵|子和你的基因培育出来的,会像我还是像你?”
      
      沈云泽生生愣在了那里,几秒之后心中涌动出说不清的甜蜜,孩子像他还是像关关?
      
      他真希望有这一天。
      
      餐桌之上一下子静了,叶晚目瞪口呆的看着妩关关,她怎么能当着自己公公的面说出这种……让人想入非非暧昧的话??
      
      叶晚去看苏康,果然苏康咳嗽了一声有些不悦的看向妩关关,“关关,有些玩笑不能乱开。”
      
      妩关关无所谓的托着腮,她指环上显示灵气已经升到了100,她好奇的问苏康,“爸,你觉得正常怀孕分娩生下的孙子和人|造|子|宫培育下的孙子有没有什么区别?”
      
      苏康冷着脸刚想说没什么区别,都是他的宝贝孙子,却听她又补了一句,“那我和镜白是不是不用生孩子了?”
      
      他那话就说不出口了,他自然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媳和儿子能够自然怀孕生下个白胖孙子,这不是怕镜白有个不测的特殊手段吗?
      
      妩关关手指转着杯沿笑道:“瞧我问的,好像爸需要的是一个生孩子的机器一样。”
      
      这下连沈云泽的脸色也沉了下去,生孩子的机器这句话让他想起了他的母亲,他从小被骂私生子,他妈妈被骂小|三、二|奶、豪门代|孕工具……他被生下来不是因为父母爱的结晶,而是因为苏康需要儿子。
      
      这餐桌上谁还吃得下饭啊。
      
      妩关关丢下餐巾起身道:“我吃饱了,出去透透气,爸你们继续。”说完心满意足的离开餐厅去了走廊里。
      
      她刚走出去就听见背后沈云泽也站了起来,苏康想留住他故意让二宝去拉他,说叫爸爸陪你一起玩。
      
      这下彻底激怒沈云泽,他压低了声音冷声道:“你永远也不会明白孩子是一个家庭一对爱人,因为爱而诞生孕育的,不是你播种培育出来的工具。”
      
      沈云泽怒气冲冲的从客厅出来,苏康在背后急叫他两声,竟然“咯”的一声情绪激动的犯了心脏病。
      
      一下子餐厅里手忙脚乱的叫王医生。
      
      妩关关环着双臂靠在廊下的柱子上,隔着玻璃门看里面乱糟糟的众人,她安分守己的做苏太太,还真以为她是个软柿子?
      
      看了一会儿她才慢慢进去,惊讶道:“爸,你怎么了?怎么好好的犯病了呢?”
      
      忙了好一会儿苏康才稳定下来,躺在他的床上唉声叹气的睡了过去。
      
      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叶晚和王姨带着两个孩子去洗澡安顿了。
      
      妩关关陪着沈云泽在苏康房间里,安安静静的房间,沈云泽像个落寞的小孩一样抱着他的脑袋。
      
      妩关关看着光幕里他毛茸茸的尾巴垂在地上,一对耳朵沮丧的耷拉着,老实说,如果沈云泽人设不被作者写崩,他这个狐狸灵宠十分不赖。
      
      光幕里提示她:【目标雄性狐狸现在处于情绪糟糕状态,您或许可以抚慰它,从而迷惑它降低灵气需求,诱捕它。】
      
      还能攻略目标灵宠让他降低灵气需求啊?
      
      妩关关正琢磨着是把这仅有的100灵气留给她的兔兔,还是试试看攻略这个雄性白狐狸,忽然听见了一声巨响。
      
      紧跟着是叶晚的尖叫声和小孩儿的哭声。
      
      “不要!苏先生、你你放开他!他是你儿子!”叶晚叫了起来,“王医生!王医生!”
      
      妩关关猛地站了起来,那声音……是从苏镜白房间里传来的!
      
      她拔足冲出去,直冲到苏镜白的房间,推开赶过去的医生护士进去,看到房间里的状况时,火气一下子冒到了天灵盖。
      
      亮着灯的房间一片混乱,穿着睡衣睡裤的叶晚抱着她哭泣不止的儿子躲在墙角,而在她不远处是倒在地上的监护仪,以及仪器旁跪在地上抱着脑袋不住发抖不安的苏镜白,他嘴里嘶哑的说着:“滚、滚、滚!不要碰我……”
      
      叶晚进来碰他了??!
      
      妩关关一把拽住要进去的王医生,快步朝苏镜白过去,却没有直接去碰他,而是站在他的一步之外,慢慢弯下腰对他伸出手,柔声道:“是我,别怕别怕……我不碰你,你拉着我的手,我扶你回床上去好不好?”
      
      她慢慢将手指凑过去,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好烫的手。
      
      她被拽着猛地扑倒在了地上,她看见他的脸,汗津津的一张脸上额头在冒血,他不知道是撞在哪里撞破了额头,他凶神恶煞的瞪着她,一双眼满是殷红的血丝,眼眶通红通红,一把扼住了她的喉咙,“本尊杀了你!”
      
      “苏太太!”王医生和护士吓的忙要过去。
      
      “不要过来。”妩关关却出声说:“你们都出去,全部出去,吵到他了。”
      
      王医生和护士犹豫再三,还是带着受惊的叶晚和哭泣不止的孩子先退了出去,守在门外没走。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剩下他嘶哑不安的声音:“该杀!谁也不能欺负本尊!谁也不能欺负本尊……”
      
      有热热的液体落在妩关关的脸上,是他的眼泪,他凶神恶煞抓着她的喉咙,一句比一句凶狠,可眼眶里全是眼泪。
      
      妩关关没有动,她知道这是他情动期会出现这样走火入魔的状态,这是他最脆弱的时期,他看不见,他警惕不安,他抵抗不了发热,痛苦不堪。
      
      他是被心魔魇住了吗?是什么心魔?不能欺负他,不能欺负他,是曾经谁欺负过他吗?还是……许多许多人欺负过他?
      
      是啊,一个脆弱的兔子能成精,还修成了杀遍三界高高在上的魔尊,该经历多少磨难?
      
      “欺负本尊的都该杀!”他不停不停的发抖、掉眼泪,“谁也不能欺负本尊,谁也不能……”
      
      “我不欺负你。”妩关关柔柔的握住了他发颤的手腕,慢慢的往上放在他的肩上,轻轻的问他,“你想要我抱抱你吗?”
      
      他忽然颤抖了一下,像是听见了她的话,一双眼无聚焦的落在她脸上,发颤的手一点点、一点点松了力道。
      
      她的手慢慢轻轻的抱住他发抖的背,“想吗?”
      
      他的眼泪一珠珠往下坠,落在她的脸颊上,支撑不住一般软倒在她怀里,他滚烫的脸贴在她脸颊旁,喃喃自语一般哑声说:“谁也不能欺负我……”
      
      妩关关抱紧了他,轻声对他说:“谁也不能欺负你。”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写过这一段更晚了,你们能原谅我吗?看看可怜可爱的魔尊怎么忍心怪我?
    我继续给你们发红包!原谅我!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别动我的耳朵、小然然、37820840、嶙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月下弦歌 3瓶;惊蛰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