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里有山神》塞北窑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02 21:24: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付婆婆 ...

  •   眼前的景象渐渐从宽敞的柏油马路变成了石子路。
      三轮车一左一右地摇晃,木椅颠起几下,屁股实在是被颠得太难受了,靳四索性把木椅撤了,自己双腿交叉坐在车厢里。
      
      手机地图上显示这里已经偏离市中心一大段路,算是去了郊区小乡镇,好在这附近的镇子靳四也听说过,没太担心被骗,之前他大学同学有个人老家就在这边。
      
      阿山似是感受到他内心的焦虑,在前面说了一句:“前面那段路修得比较快,等会就好走了。”
      靳四还以为是正常的翻修,阿山又说道:“镇子里的人每户捐了一百,慕老出了大头花了近一万才开始修镇口这条路,外加一个镇大门。”
      
      靳四:“那看来慕老人很好啊。”
      看这情况好像还是这镇上的大人物……
      
      “那是花得您的钱。”阿山说,“上一任山神留下来的钱仅剩两万块,一万拿来修路专门迎接大人,剩下一万则是留给您用的。”
      
      靳四听这段话思考了半天,最后被一万块钱砸昏了头脑。
      一万?!
      
      车轮咯噔一声,阿山停下来,率先下车。
      “大人,你先等等,我把车停到一边你再下来。”
      
      靳四点了点头,下车后看着他们穿过了高大的石柱镇门,里面的街道看着有些老旧,店铺牌子都是最朴实的纯字版,左右两边摆着水果摊、烙饼摊、烟火摊,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
      
      等进了街道,靳四才知道阿山为什么要走下来推车,这个时间点路上的人特别多,大部分人还都是围在烟火摊位上买一打香。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靳四发现整个街道的中间地段是这镇上唯一一个大型超市,三层楼,再就是一些KTV、网吧,但是看着没有市里那些环境好。
      
      全部看遍后,周围的人也少了,阿山重新坐到位置踩着油门继续往巷子里开,这回他倒是先开了话头:“等会,我们要把车子还给付婆婆,你态度记得要尊重点。”
      
      靳四:“三轮车还是借的?!”
      
      阿山原本有点看不起靳四身上没一点肉,觉得他作为一个山神,身板弱,浑身一股说不出来的、无所谓的气质和态度,看起来人又没心没肺,实在有点掉面子。
      他是看过上一任山神的照片的,小时候被慕老捡到庙里养着也对上一任有点印象,对方那个时候已经是个中年人,穿着中山装,整个人看起来神秘莫测,那身影印在脑子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听到靳四的那一声感叹,阿山难得有些心虚,心里对靳四的嫌弃稍稍减弱一点:再怎么说,自从上一任山神去世后,他们山神庙靠着对方留下来的“香火钱”勉强维持了二十年的开销,尤其最近这段日子格外拮据,早饭和晚饭都是去付婆婆家里蹭的……
      
      更何况那“香火钱”其实是留给下一任山神用的,只不过慕老不能出山,之前自己一个人过可以靠辟谷,后来养了他就得想办法弄米饭,再后来就是付婆婆把做好的饭送上山来。烤猪肉、糖醋排骨、红烧鸡翅、水煮河虾蘸醋,慕老吃上了就再也不愿意辟谷了。
      
      想到这,阿山轻咳一声:“大人。”
      
      “嗯?”
      靳四习惯了对方一路冷漠,陡然被这么郑重地喊了一下怪不适应的。
      阿山给他打预防针:“上一任山神去世有二十年,庙里面如今也都没有翻修,可能显得有些破旧,不过房子里面都还是好的!保证没有蚊虫,一年四季温度清爽舒适!”
      
      不远处的房子院门敞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婆婆,穿着简单却有气质,走起路来也不像其他老人弯着腰慢悠悠走,没走进之前靳四还以为来的人是个健硕的中年人。
      
      那婆婆脸上堆着笑容,在看到靳四后脸上笑容溢出,眼珠子转动了一下落到阿山身上,接着朝两人走来。
      
      这估计是借三轮的付婆婆。
      阿山还在说话靳四已经听不清了,他翻身跳下车厢,站直立定后老婆婆已经站在了车头前。
      
      这么快?
      靳四眨了眨眼,向老人家挤了个笑容。
      早些年父母因酗酒和赌博,落下不少疾病,早早去世,家里的亲戚都不愿带他这个拖油瓶,除了有个小姨家有点良心,每个月寄了点钱给他。他长这么大见到长辈的次数屈指可数,久而久之,现在已经不知道怎么跟长辈打交道了,只能报以微笑。
      
      付婆婆亲切地抓起靳四的手:“是山神吧,这些年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
      付婆婆说:“以后还要更辛苦嘞,不过会比之前的日子好很多哦!”
      
      靳四连说:“不辛苦不辛苦,本来就是来讨份工作讨吃饭的嘛。”
      
      付婆婆眯起眼笑了笑,心道阿山估计是看这小子瘦瘦弱弱,看着嫌弃,一路这么长时间下来都没给人科普一下。
      年轻人的事情老人家还是不要掺和了。
      
      付婆婆瞥了一眼阿山,后者顿时觉得被看穿,尴尬地摸了摸头。
      两人交流没避着靳四,付婆婆指起后面那座山说:“你们两个就早点上山休息吧,过会我把晚饭给你们送过去。”
      
      靳四顺着方向望过去,只见这两排的屋子中间街道的底端,坐落着一座高山,山顶直入云霄,一眼望去这山宽有多少也不知道,无边无际,好像望不到头。
      
      隔得有些远又不太远的样子,靳四眼睛没近视,平常这点距离看东西没问题,这会却觉得眼前这座山周围模模糊糊,云雾缭绕,再定睛一看又好像什么云雾都没有。
      奇奇怪怪。
      
      付婆婆看他的样子推了一把:“靳四,想看就走近点。”
      
      靳四往前走了几步,盯着一动不动,入了神也入了迷,总觉得这山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
      
      他不知道,外人眼里的他此时全身上下流动着淡淡的金光,像是从高挂的太阳中吸取能量,又像是这片地底下有一股力量纳入他的体内。
      
      付婆婆适时地伸手一挥,隐藏了几人的踪迹,路过的人见不到他们也走不过来,只会由着心走绕过这片地。
      她对着阿山说:“你看见了吗?他就是我们的山神。”
      
      阿山看着恍如神明降临般的靳四晃了神,过了会缓缓应道:“是,我知道了。”
      
      ·
      
      靳四一个抖擞惊醒过来,这才发现天已经入夜了。
      他吸了吸鼻子,闻到空气中有几缕菜香味,再一转头,阿山面色如常地靠在三轮车边上等着。
      
      阿山:“醒了?付婆婆菜也做好了,我等一下直接端到庙里就行。”
      
      靳四点点头,迟疑片刻后问道:“刚才,我那是……”
      
      “你可以说是某种仪式。”顿了顿,阿山说:“你被这片山承认了。”
      
      后半句话好像很有深意,靳四没搞明白,付婆婆出现在左边敞开的院门口招呼阿山过去:“阿山你进屋去把饭菜装好了。”
      
      她又朝在那恍惚的靳四招招手:“靳四,你来一趟,我量下你的尺寸。”
      
      靳四跟着进了屋,乖乖抬手让量尺寸:“付婆婆,你量我尺寸是要做什么啊?”
      
      “给你做两件衣服,一件是你身为庙里山神穿出去抬面子,显得高深莫测点。”付婆婆利落地量好,俯身记在本子上,一边说:“另一件给你做套居家常服,在庙里你可以穿得舒服点。”
      
      “也不晓得你们年轻人为什么都喜欢穿牛仔裤,看看你,还破洞的,老婆子我是不会欣赏,但还是想给你做套衣服。”
      付婆婆说着从衣柜里搬出几个布料摆在桌上:“你摸摸看,纯棉,贼舒服,我到时候给你做得薄一点、宽松一点,保准你穿着它睡觉都不割皮肤。”
      
      靳四忙说:“用不着,我穿什么都舒服的。”
      付婆婆瞪他:“给你你就收着!”
      
      两人争执了一番,阿山端着木盘子里头装了三碟菜、三碗饭靠在门边上,敲了两声示意。两人这才歇了嘴,靳四无奈应下说以后一定会穿着出门,付婆婆才罢休。
      
      等出了院门,阿山带着靳四往街道的尾部终端走,靳四也就看到了山脚下的白色石梯沿着山坡往上走。
      
      “这庙……是在山顶还是山腰啊?”
      他也不奢求就在这山脚上头十米高能见到了。
      
      “自然是山顶。”
      阿山看了他一眼,伸出一只手拽住他拎到身前,对着石梯旁边长满了杂草和树木的山说:“往前走就行。”
      
      靳四很想说,前面是死路啊大哥!
      可一天下来的相处,他也知道阿山看着说话云里雾里、一半一半的,做起事来一点也不含糊,而且也从来没对他说过假话。
      
      再加上之前对方说什么“你被这片山承认了”,靳四莫名地就信了。
      这种充满着神秘色彩的灵异神怪之事,小时候他经历过一次,知道这世上确实有很多事情是不被常人理解也不被常人看见。
      
      靳四抬脚走了过去。
      脚尖触碰到底的时候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告诉他:往前走、继续走……
      
      阿山跟在靳四后面,亲眼见着他身边的这块土地仿佛水面波澜了一样,镜面一晃,靳四就没入了山体里面,这个出入口知道阿山是慕老的人,便也留了一段时间让他进入。
      
      远处空中,酷似鹞鹰,长着人脚一样的暗红色猛禽,一声长啸,在这个镜面波澜的入口快要合上的那一瞬间冲了进去。
      
      片刻过后,这一处恢复了平静,提着鱼篓回家的路人只觉得自己脑袋一阵眩晕又正常了,甩了甩头继续往回家的路走。

  • 作者有话要说:  【数斯】:皋涂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足,名曰数斯,食之已瘿。
    我是以《观山海》的图画来描写的,所以羽毛呈暗红色。
    依旧是全文扯谈的一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