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了影帝的崽崽[娱乐圈]》曲旦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01 21:36: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剧组一隅,俞显允的经纪人卓行健正举着个剧本陪俞显允对戏。
      
      卓行健三十岁出头,毕业于国外顶尖大学,他是法律、金融双学位,自认为是个社会精英中的社会精英,社会精英卓大经纪人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如果有,那就是陪俞显允对戏。
      
      卓行健自认为感情充沛的念了几句剧中太子的台词,换来的只有俞显允越发嫌弃的眼神,卓行健忍下一口老血,同时忍下的还有把剧本糊在俞显允脸上的冲动。
      
      卓行健挤出一个狰狞的微笑,他开口问道,“这位影帝,既然你看不起我,为什么还要找我陪你对戏,演太子的那个你直接喊过来,他巴不得能陪你对戏。”
      
      俞显允淡淡的瞥了眼不远处的裴直,用更加冷淡的语气答了句不喜欢。
      
      俞显允身份特殊,这个圈子里想要巴结他的人数不胜数,也正因为每个人都带着目的接近他,所以俞显允才会待人越发冷漠,俞显允的眼里装不下人,也不会被那些牛鬼蛇神牵动情绪,能让俞影帝主动说一句不喜欢,卓行健还挺惊讶的。
      
      俞显允看到自己经纪人那求知的小眼神,干脆将之前意外听了个墙角的事情讲了出来,卓行健倒是不像俞显允那么眼里容不得沙子,这圈子里得志的小人多了去了,他早已经见怪不怪,比起饰演太子的那位,卓行健显然对甄落墨更感兴趣,他在俞显允将事情讲完之后紧接着问道,“后来呢,你说了‘听说你是男主的爸爸’之后,那位老父亲又说了什么。”
      
      俞显允神色有些复杂的答道,“他一脸慌张的转身跑了。”
      
      卓行健:???
      
      俞显允有些困惑的问道,“我说的哪个字让他感到慌张,又有哪个字让他产生了转身就跑的冲动?”
      
      卓行健:“你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他感到慌张,而且你当面问他是不是男主爸爸,他不跑等死?”
      
      俞显允觉得他自己不是会欺压小透明的那种人,他不置可否的没再接话,反倒是抬头在剧组里四处寻找着,难得俞影帝起了些好奇心,他想看看那位男一的爸爸在哪里。
      
      俞显允的视力特别好,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位不知名爸爸的所在,再接着,俞显允就被那个年轻人旁边的孩子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俞显允进组晚,到了剧组就直接开始拍戏,他这是第一次注意到剧组里有个粉嫩可爱的小孩子,最重要的,那个孩子和他长得太像了,如果拿出他小时候的照片做对比,这孩子简直和他幼年时候一模一样,俞显允猜到了这个小孩子是扮演什么角色的,他觉得剧组的选角导演是个能干大事情的人。
      
      俞显允喜欢孩子,但是自从他在培育中心的那个孩子培育失败之后,这些年俞显允再没亲近过任何孩子,然而现在看着一个和他百般相似的小朋友,俞显允连目光都不觉变得柔软了,那种油然而生的喜爱之情,让俞显允忍不住想和那个小孩子亲近。
      
      俞显允纠结了一下,还是抬手扯掉了卓行健手里的剧本,卓行健疑惑的抬头,正看到俞显允朝着甄落墨和孩子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俞显允:“你台词功底太烂了,去找那个人过来帮我对个戏,太阳太毒了,把孩子也抱过来避一避。”
      
      卓行健望向俞显允相中的那个带着孩子的年轻男人,年轻人还算清秀,一举一动都慢条斯理的,一看就是温和无害的类型。
      
      卓行健福至心灵的问道,“他就是你心心念念的老父亲?呦,那个小孩子可真像你,这个剧组的选角导演是能干大事情的人。”
      
      俞显允淡淡的望了卓行健一眼,酷热之下,卓行健忽然想要瑟瑟发抖。
      
      剧组租的拍摄场地寸土寸金,为了节约地方,剧组里大都杂乱而拥挤,俞影帝能惬意的躲在遮阳伞下躺在躺椅里纳凉,那是因为他身份地位特殊,剧组里的大部分人却是不可能有这种待遇的,大家基本上是哪里有阴凉往哪里挤,一棵树荫下挤着的人类,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甄落墨和蓁蓁本来也是落难群众中的一员,但在俞显允经纪人的热情招呼下,在剧组众人羡慕的目光中,甄落墨跟上刑场似的抱着孩子一步步朝着俞显允的方向缓慢挪动,大家都觉得甄落墨是交了好运,只有甄落墨自己清楚,俞显允应该是要找他去兴师问罪。
      
      口嗨一时爽什么的,甄落墨很沧桑。
      
      蓁蓁察觉出甄落墨的反常,他搂住甄落墨的脖子,悄悄在甄落墨耳边给他打气,“墨墨,不要怂,俞显允能在人群中找到你,说明你在他心中就是与众不同的,他一定会对你说,男人,我看上你了。”
      
      甄落墨低声念叨,“事情其实和你想的不太一样。”
      
      甄落墨说完,又回神的看向蓁蓁,“你和谁学的这种乱七八糟的话?”
      
      蓁蓁抬手捂脸,他才不要供出每次都给他买玩具的木木叔叔。
      
      尽管甄落墨挪动的步伐生硬而缓慢,但他最终还是站在了俞影帝面前,甄落墨朝着俞显允问好,表面看着还算淡定,但心中却如擂鼓一般。
      
      俞显允之于甄落墨,如青空骄阳,似长夜启明,俞显允是华影学生们的传奇,也是给过甄落墨温暖的善良人,无论是在事业上还是情感上,俞显允对于甄落墨而言都是意义非凡,甄落墨一直都在以俞显允为榜样,想要成为俞显允那样的好演员,俞显允是一道光,远远的就能照亮他的路,而现在,这样一个看似遥不可及的人,距离甄落墨居然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
      
      甄落墨虽然尽力隐藏,但他的表情还是有些僵硬,不过俞显允并没有起疑,他以为甄落墨之所以反常,是因为还记挂着两个人之前关于爸爸的事情。
      
      俞显允靠在躺椅上,他开口问道,“我刚才无意听到魏忠贤和你的对话,他说你们是同学,那你也是表演院校毕业的?哪个?”
      
      经纪人在一边提醒,“不是魏忠贤,是裴钟贤。”
      
      俞显允瞥了卓行健一眼,修正道,“裴钟贤。”
      
      俞显允口中的裴钟贤就是裴直,他毕业签约了经纪公司之后,立即给自己改了个符合韩国欧巴人设的名字,但甄落墨一直觉得忠贤什么的,听起来更像是个不干好事的太监,看来俞显允也是英雄所见略同。
      
      关于甄落墨的事情,俞显允虽然是随口一问,但甄落墨回答的却很认真,他挺仔细的答道,“我也是华影毕业的,比您小三届,您毕业那年我刚大一,我是方亦规方老师的学生,我常常听方老师讲,他说您是他最得意的门生,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榜样。”
      
      俞显允有些惊讶,他听裴钟贤说过甄落墨是专业课第一,但他没想到甄落墨居然也是华影毕业的,能在华影拿专业课第一,那甄落墨的演技绝对是过硬的,而且甄落墨还是方亦规老师的学生,认真说起来,他们算是嫡系的同门师兄弟。
      
      俞显允惊讶完甄落墨的出身,又望了眼不远处的裴钟贤,裴钟贤此时正在烈日下举着剧本练表演,他旁边还有助理在帮他拍照,明眼人都知道,裴钟贤这是要拍下来发通告作秀用的,敬业人设了解一下。
      
      俞影帝纠结的问道,“那个也是?”
      
      甄落墨看了看神态夸张的裴直,默默的点了下头,而俞影帝的脸色则是变得十分精彩,就好像他心目中的圣地被人践踏了似的。
      
      虽然裴钟贤不知不觉的给俞显允添了个堵,但俞显允也没过多去纠结那位圣地践踏者,他现下心心念念的,是甄落墨怀里抱着的那个小团子,小团子特别乖巧,在他和甄落墨对话的时候,孩子就乖乖的搂着甄落墨的脖子听他们讲话。
      
      俞显允不动声色的向着目标发起了攻势,他开口说道,“我想找个人对台词,我的经纪人太出戏,你帮我对一下,旁边有凳子,你坐,孩子也别抱着了,躺椅还有位置,让他在我这里待着吧。”
      
      甄落墨刚想说孩子坐旁边的椅子就行,蓁蓁却已经朝着俞显允伸出了双手,蓁蓁奶声奶气的说道,“哥哥抱。”
      
      俞影帝面上平湖无波,俞影帝内心已经快要融化了。
      
      俞显允靠着他精湛的演技保住了自己的人设,他状似平常的伸出手臂接过了小团子,还友好又不失高冷的同蓁蓁互动了一下,俞显允问了孩子叫什么、几岁了之类的,蓁蓁乖巧的一一作答,一口一个哥哥喊的要多甜有多甜。
      
      甄落墨看着影帝和蓁蓁,内心非常无语,蓁蓁朝着比俞显允还小一岁的席朝木喊叔叔,对着俞显允却喊哥哥,孩子,real一点不好吗,你背后不是都直呼影帝大名的吗,小小年纪就当马屁精,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在甄落墨对着蓁蓁发起灵魂拷问的时候,俞显允的经纪人卓行健已经把剧本塞进了甄落墨手里,他终于不用再干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了,他欢心,他雀跃,他一点也没有失宠的寂寞!
      
      甄落墨这还是第一次拿到了《帝城计》的剧本,蓁蓁是个小孩子,需要执行导演现场教他怎么演戏,所以甄落墨手里并没有剧本,关于这部剧,他也只是知道个大概的剧情,在听说要帮俞显允对戏之后,甄落墨低头看了看剧本,又对着正在逗孩子玩的俞显允问道,“要对哪一场戏,师、师、师哥。”
      
      甄落墨不是一个擅长处理人际关系的人,他不会八面玲珑,不会和别人套近乎,现下对着俞显允,他甚至连往日的那份宠辱不惊、从容淡定也没有了,甄落墨几乎是鼓起全部勇气才喊出了一句师哥,喊完之后他紧张得整个身体都僵硬了,等待俞显允的回答,就像是等一场生死判决。
      
      甄落墨低着头,他不敢看俞显允。
      
      甄落墨的那声师哥引起了俞显允的注意,俞显允望向甄落墨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只战战兢兢的大鸵鸟,这些年和俞显允套近乎的人太多,套成眼前人这样的,俞显允还是第一次见,俞显允搂着怀里的可爱团子,也少了平日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他不冷不热的答了句承天殿那场,算是默认了甄落墨喊他师哥。
      
      甄落墨心里开心,嘴角忍不住的想要上扬,他将头埋得更低了些,以此隐藏自己的情绪。
      
      俞显允对着大鸵鸟又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甄鸵鸟听到俞显允的问话,唰的一下抬起了头,他像是怕俞显允反悔不问了似的,立即开口答道,“甄落墨,师哥,我叫甄落墨。”
      
      俞显允听到甄落墨这个名字,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一个混迹娱乐圈的人,名字叫做真落寞,你这是多么不想红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浮云半暖美人,沙发是你的,C位是你的!】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流夕、?_?阿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笙歌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