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好了,你好好种地,我先出去了。”
      
      “好的,伏叶恭送主人~”这蜘蛛还趁机卖萌了一下。
      
      契约缔结成功,温夷珺的身体不再遭受灵力反噬,这几天又加上淳于夜惜每天灵力的注入蕴养,气色早已没有之前那么苍白,反而白里透粉,满血复活了。
      
      睡了这么久,温夷珺睁开眼睛,抬起手臂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扭头,对上了淳于夜惜疲惫的面容,伸懒腰的动作顿时尴尬的一顿。
      
      “契约缔结成功了?”略微有些低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温夷珺点了下头。
      
      淳于夜惜没有再说什么,起身离开了。
      
      看着那道消失在门口的身影,温夷珺目光落在了床边候着的苳阳身上,试探性的问:“我睡了多久了?”
      
      苳阳微微俯身:“回驸马,驸马已经昏睡了半月有余,这些天公主一直陪伴在身侧,每日消耗灵力缓解驸马的痛楚。”
      
      虽然猜到了,但这么明确的听到,她心中说不出的复杂。
      
      “你说公主到底怎么想的?”
      
      “公主自然是关心驸马的。”苳阳回了一句。
      
      温夷珺沉默。
      
      “驸马可要用膳?”
      
      “好。”
      
      简单的梳洗了一番,温夷珺喝了点粥,整个人舒服多了,她站在屋檐下,看着外边晴朗无云的天空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
      
      随着跟伏叶缔结了契约,灵力反噬带来的不适消失,就连水土不服带来的不适也消失了。
      
      也是,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二十多天了,她的身体已经适应了。
      
      太医过来看诊,确认她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回宫复命后,宫里那边派人来传话,明日驸马公主进宫请安。
      
      川元国的风俗,新婚半个月后需要回门,淳于夜惜和温夷珺成亲,不算谁嫁谁娶,温夷珺在这个世界没什么亲人,回门请安自然往淳于夜惜这边靠,只能回皇宫请安,把这个礼成了。
      
      因为温夷珺之前昏睡那么久已经过了请安的日子了,情有可原,明日又是个好日子,宫里来传话就明天去请安了。
      
      晚上躺在床上,温夷珺有些失眠,她扭头看了看旁边闭着眼睛呼吸平和的淳于夜惜,好几次想跟她说话都止住了。
      
      在她再三纠结后,淳于夜惜没耐心了,睁开双眸冷声问:“你想说什么?”
      
      温夷珺愣了下,有些尴尬的问:“你没睡着啊?”
      
      淳于夜惜坐起身,单手撑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扯扯嘴角说:“是这样的,明日不是进宫请安嘛,我就是有点……”怂。
      
      “没人敢对你不敬。”
      
      温夷珺撇撇嘴:“别人都知道川元国的大公主喜好女色,也没人问过我喜不喜欢女色,愿不愿意。”这话她说的很小声,但淳于夜惜一字不差听清楚了。
      
      “所以,你觉得跟我成亲让你觉得是奇耻大辱,很委屈?”冷眉一挑,淳于夜惜的语气也冷了几分,这让温夷珺头皮发麻,她赶忙摇摇头:“那倒没有,就是……一时半会儿适应不了,我对你不讨厌啊,就是不想待在公主府,想去外边玩,外边自由自在好玩。”
      
      淳于夜惜抬起手拉住她的手腕,轻轻拉了一下,温夷珺的身子没稳住直扑在她怀中,脸蛋毫无预兆的撞在她胸前的柔软上。
      
      温夷珺:“……”
      
      “适应不了那就慢慢适应,你之前不是说要好好深入的了解一下?”
      
      温夷珺干笑:“说的好像搂搂抱抱就能培养感情似得。”
      
      “那就……再深入一下。”
      
      不等她反应过来,淳于夜惜一手抱着她,一手解开了她的衣带……
      
      温夷珺慌了:“等……等等!怎么这样啊,这种深入很危险,不行不行。”她想反抗,但被淳于夜惜抱在怀中根本挣脱不了。
      
      衣裳渐褪,如玉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也毫无保留的进入淳于夜惜的视线中,这位温驸马早已面红耳赤窘迫的不要不要。
      
      “其实当初我说喜好女色只是随口一说,为的就是不想跟其他国的皇子联姻。”淳于夜惜目不转睛的欣赏着温夷珺好看的肌肤,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温夷珺嘴角一抽:“那你到底喜不喜欢女色?”
      
      这特么才是重点!要是这货喜欢女色,如今这架势就是正儿八经的耍流氓,如果她不喜欢女色,那这番可以理解为故意调戏,意思完全不同的好不好!
      
      淳于夜惜双眸轻动,抬手指间轻轻拂过她的脸庞说:“一直到大婚,我突然觉得我可能真的喜欢女色。”
      
      温夷珺都要气笑了:“我可不信你对我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算不上,有点好感是真的。”
      
      温夷珺翻了下白眼,她才不信这些鬼话。
      
      “既然已经成了亲,你这辈子都摆脱不了驸马的身份,就是死了也是我淳于夜惜的人,你不想待在府上想出去,可以,我可以让你离开,但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是顶着川元国驸马的身份,死也改变不了。”淳于夜惜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的她透心凉。
      
      成亲那天来了很多富家子弟,一些文武百官也来了,大家都见过她,知道她的样子,就算哪天她想跑分分钟都能被找出来。
      
      “你非得这样?”她挑眉看着眸光深邃盯着她的淳于夜惜。
      
      “对,我就要这样,送到公主府这么多的姑娘中只有你敢跟我顶嘴,也只有你说出了我心里话,我可以放弃对皇位的执着,但你……我不可能放手。”淳于夜惜语气淡淡却是透着不可动摇的坚定。
      
      温夷珺冷笑:“你这样正是皇帝喜欢看到的。”
      
      “你的作用不正是如此?你可别忘了,就算我可以放手让你离开,宫里那边会让你好过?”
      
      很好,又是一记来自灵魂的威胁。
      
      此时此刻,温夷珺除了咬牙切齿瞪着这个云淡风轻威胁她的女人,她毫无办法,打是打不过,可心中太气了,她还是忍不住扬起手臂打过去!
      
      打不打得过打了再说!
      
      淳于夜惜眉头轻皱,一把抓住那只挥打过来的手,顺势把她压在身下,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唇上柔软的触觉让温夷珺整个人都僵硬了,滚烫的感觉在唇上荡漾开,让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淳于夜惜抓着她的双手不让她动弹,延后这么多天的洞房花烛是该补上了!
      
      吻,很轻很柔,又带着不容喘息的紧密感,温夷珺很心慌,让她心中更加恐慌的是,她居然不排斥这种感觉。
      
      卧槽!难道她也是歪的?
      
      一直以来她对男人没什么感觉,只是单纯的以为没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不来感觉罢了,现在合着她就是个歪的,就是喜欢女色?
      
      此时此刻……突然有点来感觉了,心动了肿么办?
      
      她脑子有点混乱,根本反抗不了淳于夜惜似有若无的撩意,忍不住微微启了下唇,柔软的感觉瞬间蔓延在她齿间。
      
      两舌交缠,缠绵悱恻,她完全忘乎所以,喉间时不时飘出来的哼声撩人至极,淳于夜惜再也克制不住,任何事情只要她下了决定她一定会不择手段的去完成,而如今,身下的这个女子她想要牢牢的抓在身边,她要她彻彻底底的属于她!
      
      暧昧在房间中弥漫,她们之间亲密再亲密,一切无可自拔的沉迷,迷乱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温夷珺就被淳于夜惜的轻抚弄醒,她有些懊恼的推开一直摸着她脑袋的手,身子顿了顿顿时浑身上下的酸痛,她一脸吃痛。
      
      “淳于夜惜你个贱人!”妈的,亲一下也就算了,还真来个肌肤之亲,她都要气疯了!
      
      而罪魁祸首淳于某某已经穿戴好了衣服静坐在床边,看着头发凌乱因为身子酸痛而喊痛的温夷珺,心中难以言喻的愉悦感。
      
      “驸马,昨晚我服侍的可好?”
      
      “好你大爷,给我滚!滚滚滚!”
      
      淳于夜惜也不在乎她的口无遮拦,若无其事的起身坐到梳妆台前梳发。
      
      “今日要进宫请安,该准备了。”
      
      原本气呼呼的温夷珺猛地反应过来,掀开被子下床,刚落地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淳于夜惜有些诧异的扭头看她,随后挑眉不悦:“就这点体力?”
      
      “你体力好,能够上刀山下火海把人折腾的死去活来。”她瞪了过去。
      
      淳于夜惜赞同:“死去活来这个词我喜欢。”
      
      温夷珺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隐忍着怒火就这么坐在地上,生闷气了……
      
      淳于夜惜也没理会她,自己梳妆好,这才走过来站在她身边,蹲下身子把她抱到了梳妆台前。
      
      “你是不是投错胎了?”温夷珺闷闷来了一句。
      
      “胎没投错,可能错了性别,不过如今挺好的,你乖一点,回头想去外边玩我让人带你去玩,只要你安分点,你想要什么我都依你。”
      
      “包括放弃皇位跟我浪迹天涯?”她试探性问了一句。
      
      淳于夜惜站在她身后,抬手理了理她那头乱糟糟的头发,吐出一个清淡的字:“嗯”。
      
      “既然跟我提要求了,我就认为你已经接受我了。”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温夷珺愣了下,赶忙反驳:“话不是这么说的。”
      
      淳于夜惜冷了脸色说:“那就不要说了,我不介意抱你回床上再休息休息,今日不进宫请安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你是公主了不起啊,每天威胁我很好玩,你厉害,我配不上你行了吧!”温夷珺恼了,就知道威胁她。她抬手一把推开了正帮她整理头发的双手。
      
      淳于夜惜不悦,她也没有解释什么,直接甩袖走人了,随后苳阳带着一群侍女进来帮温夷珺梳洗穿戴。
      
      两人没有任何交流的吃完早点,动身进宫。
      
      从公主府到皇宫马车的速度也得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
      
      温夷珺自己在旁边坐着,完全不理会身边的淳于夜惜,而这该死的女人也是一声不吭,妈的,好歹说点什么,昨晚说对她一见钟情都是狗屁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