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穿越这种事情就跟中彩票一样,概率一言难尽。
      
      而温夷珺就这么中了,她不是中彩票,而是穿越了!
      
      只是……
      
      在她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一身龙袍,气势威严的男人,她一脸懵逼。
      
      富丽堂皇的殿堂中,她正靠在一把椅子上,对面的榻上正坐着一身明黄龙袍的男人,她还仔细看了看衣服上的图案,绣的确实是龙。
      
      金冠龙袍,古风殿堂,她脑子有点乱,此刻发生的事情感觉很真实。
      
      不管是穿越还是做梦,温夷珺都不认为自己跟某个皇帝来了场美妙的邂逅,看着那个皇帝若有所思盯着自己的样子显然不是这么个意思,而且这个皇帝有点年纪了,那年纪当她老子都可以了。
      
      “你可记得自己是谁?”皇帝缓声开口,语气淡然暗藏威严。
      
      温夷珺稍稍动了动有些无力的身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衣服已经不是自己之前穿着的长裙,是艳丽的红色古装,她只记得自己在街角被什么东西撞了下腰,疼晕了过去,醒来就在这边了。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到底是穿越到这边被换了衣服,还是自己死了借尸还魂了?
      
      总感觉这是道送命题。
      
      见她不语,皇帝继续开口:“不管你的身份如何,此刻开始你就是我川元国的驸马。”
      
      “驸马?”她一脸懵。
      
      如果她没记错公主的丈夫才是驸马啊,什么鬼?这个什么川元国的情况跟她所知的那些朝代国家不一样?
      
      皇帝点头:“朕的大公主喜好女色,朕瞧你姿色尚可特封你为驸马送到公主身边陪伴,想来公主也会喜欢。”
      
      温夷珺吓的一口气差点没有提上来。
      
      “你们川元国这么开放吗?”
      
      “朕就这么一位公主,只能事事顺着,她既喜欢女色那朕便给她找美人,你没有意见吧?”他抬眸,暗涌锋芒的眸光看了过来。
      
      温夷珺一脸的生无可恋,她要说有意见能放过她吗?
      
      “之前送到公主府的美人都被丢了出来,朕对你没有其他的要求,只要你把公主哄的开心了,只要朕做得到的事情都可以满足你,你若不能把公主哄开心那只有死路一条。”
      
      君无戏言,她还能怎么办,为了自己的小命只能从一下了。
      
      “那……万一公主看不上我怎么办?”她试探性的问道。
      
      皇帝轻笑:“只要你能活过今晚基本无事。”
      
      温夷珺心中一紧:“此话怎讲?”
      
      “今晚是你跟公主的大婚之日。”
      
      卧槽卧槽!合着自己身上穿着的红衣是喜服啊!
      
      “陛下,我们就没有其他商量的余地吗?我胆怂,一看就是那种活不过一晚的弱女子,你就放过我吧,公主喜欢美人,这天下的女人多的是,你随便挑,大批大批送到公主府让公主亲自挑选也可以,我都没见过公主,你这样把我送过去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啊。”温夷珺做着最后的挣扎。
      
      皇帝垂眸陷入沉思,她以为有戏了,正期待的等待着他的反应,就听到他开口说:“那不然驸马刚出宫门就被刺客刺杀身亡?”
      
      温夷珺:“……”
      
      满嘴苦涩,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威胁!
      
      话说的很明白了,她要是不愿意那出了宫门随便一个理由就弄死她,而去了公主府还有一线生机,她也只能赌一把,或许在去公主府的路上可以找找机会逃跑。
      
      她下意识的抬眸看了眼门外,院落中重兵看守,皇宫地形复杂,想逃出去并非易事,只能等待好时机。
      
      见她不吭声,皇帝当她默认了,他起身走向门口。
      
      “好好休息,朕对你没其他的要求,只是投其所好,你好好陪公主即可,有事没事出去游山玩水,浪迹江湖也可。”说完,皇帝走人了。
      
      温夷珺莫名觉得怪怪的,怎么有种巴不得那位公主出去游山玩水,浪迹江湖似得,因为不清楚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她也没多想,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
      
      她撑起无力的身子,拉起左手的袖子看到手腕上的红绳确认是自己的身体没错。
      
      之后一直到天黑她都坐在椅子上,双腿麻的站不起来。
      
      天黑后,一群宫女进来围着她梳妆,整装完毕后,两个太监一左一右扶着她上了马车,马车出了宫门,立马吹锣打鼓热闹起来。
      
      温夷珺挪了挪身子,掀开窗帘往外看了一眼,身后是密密麻麻的一排长龙,宫女太监还有一群士兵跟随,街道两旁沿路都张灯悬挂着红绸,要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跑她完全没有底气,更何况自己身体虚的很。
      
      也不知道身体的异样是不是皇帝派人给她下药了,可一想感觉不像,皇帝根本不需要这么做,她根本逃不了。
      
      难道,穿越了水土不服?
      
      她放下窗帘身子懒懒的躺在马车上,任由外头吹吹打打响彻天际,马车的摇摇晃晃跟催眠似得让她忍不住打起盹来。
      
      朦胧间,腰间被撞的位置又开始发疼,那种刺痛感从腰间往上蔓延直达她的眉间,只感觉脑子都要炸裂了!
      
      温夷珺感觉自己的身体飘了一下,随后眼前的黑暗被明媚的阳光取代,阳光之下了,她看到了一个小农场,她还没来得及仔细看,有人轻轻晃了下她,她睁开了双眼。
      
      “驸马,到公主府了,公主在外候着了。”随行的一个宫女跪在她身边恭敬说道。
      
      温夷珺神情恍惚了一下,慢慢抬起手,那个宫女立马扶住她,她慢慢起身,下了马车。
      
      走下马车,又有一个宫女来搀扶她,一左一右的扶着她,稳住了她的身体。
      
      一个轻轻的抬眸,她就看到旁边那个跟她穿着同款喜服的女子,身材高挑秀雅,仪态万方,仙姿玉色的面容上毫无情绪波动,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站着,暗墨色的眸中暗涌几分寒芒,就这么静静一站,她就感觉到一种渗人的压迫感。
      
      “公主啊,驸马舟车劳顿身子有些不适,行动迟缓了些,还望公主莫怪。”一个媒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笑盈盈的对公主说道,这位川元国的大公主,也是整个川元国仅有的一位公主,淳于夜惜!
      
      淳于夜惜没有应答,迈脚走到温夷珺面前,这么一站,让她又怀疑人生了,她的个头居然只到这位公主的下巴,一米六八的身高够可以了好不好!这气势完全没法比……
      
      淳于夜惜看了她一眼,拉过她的手走向身后的公主府。
      
      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度,温夷珺有些晃神,自己的手凉凉的,可对方的手柔软温暖,这种温度让她很舒服。
      
      她猛地回过神,稍稍凑近淳于夜惜低声说道:“圣旨不可抗,这事情本就有些荒唐,公主,要不我们打个商量,反正都是你不情我不愿的事情,你找个借口让我走吧。”
      
      淳于夜惜微微蹙眉,迈脚跨过门槛,温夷珺没注意被绊了一下,就这么生生摔在了地上,疼的她冷汗直冒,旁边的宫女吓得要过来搀扶被淳于夜惜冷眸一瞥立马不敢动了。
      
      见没人来扶自己,自己又起不来,温夷珺顿时怒火涌现,懊恼的瞪向站在身边冷眼旁观的淳于夜惜。
      
      “我看喜事也没必要了,狗屁喜事,有本事今晚把那些红绸换上白绸啊。
      
      “呸呸呸,这么不吉利的话不能说,驸马您可慎言啊,新婚一个月内都不能说那些不吉利的话,您是陛下亲自挑选的驸马,自然是跟公主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们的缘分可是好几辈子修来了,您……”媒婆慌乱的跪在地上劝说着。
      
      “闭嘴吧你!”温夷珺气的直接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下一秒双腿一软,眼看着又要摔了,旁边的淳于夜惜这才大发善心的出手扶住她,纤细的手臂充满力量,轻轻一下就把她的身体稳住。
      
      温夷珺挑眉看过去,后者继续那副冰冷的神情。
      
      “公主,但愿你不会守寡。”
      
      “承驸马吉言。”清冷的五个字,她承认她驸马的身份了。
      
      只有媒婆面如死灰,这婚还没成就死不死,守寡不守寡的说,就不能让这场婚礼好好进行吗?
      
      淳于夜惜一手扶着温夷珺的手臂,一手抱着她的腰,把她扶进喜堂,围观的人有不少,看衣着都是富家子弟,大家都在旁边看着,只是气氛有些微妙,没有多少欢声笑语,总觉得大家的神色有些复杂。
      
      温夷珺被交到媒婆手中,由媒婆搀扶着跟淳于夜惜拜了天地,送入洞房,喝了交杯酒。
      
      她觉得也是疯了,两人喝交杯酒,一个面容冷清,一个生无可恋,媒婆还在旁边说着各种吉祥的话。
      
      带着几丝甜味微醺的酒下肚后,这场婚礼算是礼成结束了,媒婆她们退出了房间。
      
      温夷珺面无表情的跟淳于夜惜坐在床边,接下来呢?真的脱了衣服洞房?
      
      “你随意吧,我累了睡觉了,反正都这样了,你要不介意守寡回头等我睡着了直接把我丢棺材里埋了吧。”温夷珺也是豁出去了,你说这都什么事!
      
      淳于夜惜没有任何应答。
      
      她连衣服都没脱,直接横在了床上,几个呼吸间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她身上的外衣被褪了去,身子也被抱进床的里侧,柔软的被子盖在身上,舒服的让她睡意更沉。
      
      第二天醒来,身体难以言喻的不舒服,那种无力感比昨天还要强烈,莫名还有……恶心的感觉。
      
      “哎哟我去,那个狗皇帝不会真的对我下了什么慢性|毒|药吧?”她眉头紧拧,嘴里嘀咕着睁开了双眼,蓦然对上了旁侧静静看着她的淳于夜惜。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开挖,求各种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