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秦椒当官》利夏尔 ^第50章^ 最新更新:2019-11-22 21:41: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第 50 章 ...

  •   第四十五贴
      
      槲寄生续
      
      一日李奈陪着李敏府上的侍卫们去拿当月的薪饷。到了度支监,领了钱之后,却见少府监薛钦迎面走来,李奈心中老大不快,但还是见了礼,略微谈几句,薛钦道:“李奈,我听说你在大爷府上种菜呀,哈哈。”
      
      语词之中不无讥讽之意,此时不仅仅是来领钱的老成公卿,连年轻女官们也用扇子挡着脸吃吃地笑起来。李奈暗道此人真是可恶,上次去他那里领李敏等人的夏季衣服,被他着实轻蔑一番,好不气恼。因而当着文武众官的面,淡淡道:“只不过是天年异常,灾变频繁,连陛下的衣食都短缺了七八成,无奈之下不得不种些蔬菜,以便供应殿下和府中人等吃用,不然怎么办呢?”
      
      薛钦故作不知地道:“李奈,你不是饿不死吗?”李奈眼珠子一转,笑道:“少府监有所不知,虽然说我等生来如此,但大殿下是陛下直系嫡亲的血脉,李奈宁肯自己不吃,也要让大殿下有衣食,只有大殿下吃饱穿暖,陛下才不会忧心,有道是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李奈一无所长,这点尽忠的心还是有的。”
      
      薛钦知道他话中带刺,颇为恼火,正色道:“李奈,普天之下就你一个人忠诚么?你将满朝同僚置于何地?若只有你一个人忠诚,难道是陛下识人不明,你这说法,到底是何居心?”
      
      李奈冷笑道:“少府监大人克扣了大殿下府中的吃用,又将识人不明的帽子扣到陛下头上,依我看,我还想问少府监大人是何居心呢。”
      
      薛钦见他出语伤人,拂袖而去,李奈也不理睬他,拿起东西就走,却有侍卫说:“李奈兄弟,你今日得罪了少府监,该如何是好,这下他可要对付我们了。”李奈道:“你们以为今日对他笑脸相迎,他就能放过我们吗?只要三爷有心,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上次房子漏了,去找他,他就将我们支到了工部,工部说不管私人的房子,也多亏岳将军出钱雇人修房。但迄今为止,咱们的房子也没有全修好。”
      
      众人点头称是。
      
      李奈又道:“以后少府不送东西则罢了,若送,必当细细检查,不管他送什么,务必要在近身的吃用上当心。”
      
      却说众人听了李奈的提醒,如临大敌地过了几日,却见少府克扣依旧,一时侍从们就有些懈怠,依旧游戏起来,对吃用的检查也就逐渐马虎了。这日李奈正服侍李敏梳头,忽然听见外面咔啦啦一阵巨响,吓了众人一跳。
      
      李奈心说不妙,跳起冲向门外,未几,提回一只雪鸮,那雪鸮中了一箭,嘴上还叼着一片竹甲。
      
      众人皆不解,李奈冷笑道:“这是个召唤兽,跑到大殿下府上偷东西来了,若让他偷了一片竹甲去,那召唤兽的主子必然大张旗鼓,声称大殿下图谋不轨,那么我们府上就全完了,我横竖是高位恶魔,还有戴罪立功的机会,不知诸位是否有这机会?”李奈一席话,说得小侍从们无不战栗。
      
      有老成人急忙说:“快叫东宫羽林过来,叫得动么?”李奈道:“叫得动。”说罢,李奈就用法术告知东宫羽林中的几位长老,而这些长老又和李奈相知,一听李敏府上进了贼,当即派人来保护,李奈确定李敏府上已经固若金汤了,才抓起雪鸮,瞬间移动到了李炎与岳麟那里。
      
      届时两人也正为李敏之事忧心,迫于身份,却不能马上插手此事。李奈将雪鸮呈上之后,岳麟用法术细细地查看一遍,道:“的确是少府监放出来的,只是他本来可以雇几个人放召唤兽,为何要亲自出马?依我看,若不是他疑心病,就是认为外人不可信,或者还有后招,志在必得了。”
      
      李奈道:“将军说的是他故意放出雪鸮引我们上钩?”岳麟道:“似乎是不太可能,若有后招,也就是在召唤兽的眼睛上施法,可这样一来,召唤兽就不能带那片竹甲飞走了,它带不动,薛钦法力如何,我是知道的,再说若是眼睛施法,就必然近不得大殿下的府邸,接近就会被定住,飞不走也看不见了。”
      
      李奈知道李敏灵力强大,因而点点头,岳麟又道:“大殿下的事情,我也不方便管,不如写信向宗正卿说说这件事,我想,宗正卿不会放着族里人受罪不管的。”李奈点头称是,李炎眼中冷光一闪,笑道:“写信不过是一时之计,还能写死他不成?”杨格道:“承明有什么办法?”
      
      李炎拿起果盘中一个大橘子,道:“用李清的人际通一下关节,说与奈落城里的神官们,让他们在立冬那天直接往少府里献一些他们树地里出产的特大福橘,你看薛钦会先将这些橘子往哪里送?”
      
      杨格道:“即便少府先给三殿下献了大褔橘,可赵氏诡计多端,必然会先将福橘献给陛下。”李炎道:“赵氏怎样送都无所谓,但有这个事,少府就洗不干净了。”杨格道:“似乎也有不妥,若此时行计,过后汪氏没准会扶持一个更年轻的少府监上来,此人魔力强大,加上心狠,那就不好对付了。”
      
      李炎听出杨格话中意思,道:“汪家的儿子,魔力强是肯定的,但心狠时候朝着哪儿,那就不好说了。”杨格道:“最好别赌这个不好说。”
      
      李炎的阴谋并没有施展,若早些用,却也不至于让赵氏和李政更为得意,再说李奈回了李敏府上,挑灯写就一封缠绵哀婉,令人顿生怜惜之情的来信,引用了一句‘飞雪肌肤冻,寒气罗袖穿’来说目下困窘之意思,并在第二日朝会时候,拜托杨格交于李约,因为此信是在公众场合收到,李约并不敢隐瞒,立刻向李珠报告。
      
      李珠展信看时,见信上除了许多自省的话之外,还详细地说出了李敏府上缺衣少食,并有图谋不轨之人觊觎之事,因而感动道:“是我疏忽了,敏儿及其下人处在如此地步,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我并没有薄待敏儿,少府的人却在怠慢他,切实是他们在失职。”
      
      如此失职,虽然有汪俊掩护,但也不好完全宽免,尤其是薄待皇子,更引来议论,连东宫羽林和舞乐骁骑也难免有话,最后薛钦不得不承认失职。但总要有人做这个少府监,最终众人推荐荀家一位老成卿辅,名荀济者担任少府监职务。
      
      少府监职位既然定下,大皇子以及府上一应人手的衣食供给又恢复了原样,花园菜地得到了修整,庭院池中也变得明净起来,不用李奈去种水葫芦了,李敏也是个柔顺慈爱的好人,本来就不介意侍从做些什么。府中从冷清到嘈杂热闹,他也不放在心上。反倒是汪家,赵家的人,见这盲目痴愚的大皇子重新得宠,忌恨不已,但因为东宫羽林尽心照拂李敏,故而他们百般谋害,也是枉费心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