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秦椒当官》利夏尔 ^第42章^ 最新更新:2019-10-02 12:21: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第 42 章 ...

  •   第三十七贴
      
      落雨
      
      蒋璨松了口气,策马绕场一圈之后下场,此时杨格和荀葳等人在廊下屋里换衣,暴雨将杨格那身雪色狩衣浇个通透,湿湿地贴着身,却不觉狼狈,越发显得体态削瘦飒爽,鹤势狼腰。荀葳身姿比起杨格来更加纤细,双臂苍白,筋削骨露,像是僵尸的爪子一般。蒋璨暗道此手未免会折福,只听李炎在另外一屋道:“近知名阿侯,住处小江流,那间屋里的人们,怕是没这么快换好衣服罢。”又听荀蕤道:“金屏障翠壁,蓝帕覆熏笼,没准是在休息呢。”杨格听出味儿来了,笑骂道:“坏老婆子们,骂我们是小兔子呢。”
      
      周栎则猫着腰笑道:“兄弟们快点儿,不然别人也过来换衣服了,别的我不知道,但今儿东宫羽林卫派出六个人来比赛,那六个可全是兔子。”蒋璨道:“东宫羽林又不是没有女卫士,怎么派兔子过来?”杨格道:“天知道他们怎么想的。”荀葳道:“老周,兔子脸上又不贴条,你怎么知道那六个都是兔子的?”
      
      此时芈平过来传话,说荀蕤想要见见哥哥。
      
      “那你就快去吧。”杨格说道,此时荀蕤就笑着道:“衣服还没有干透,怎么去?”杨格斜着瞟他一眼,道:“衣服没有干透是假的,避嫌是真的。”
      
      荀葳被他说穿了心思,道:“人在矮檐下,就算兄妹情深,也不得不躲一躲。”杨格道:“没你这样的哥哥。”此时只听蒋璨道:“你们看,谢瑜他们上场了。”荀葳道:“那你咋什么?”杨格道:“谢家穿衣打扮也是有讲究的,今日若是不看,明年才能看见,何况谢瑜参加流镝马比赛的打扮是一年一个样子的,今年的打扮错过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
      
      周栎又嘟囔道:“谢瑜也就算了,可是今日孙嘉那厮,和我穿的一样。”秦宣道:“颜色不一样。”周栎道:“对,妈的谁丑谁尴尬。”秦宣看看他,道:“你也没尴尬的样子。”
      
      周栎一不高兴,就叫起荀葳的真名来:“纳贝流士,你看看洛萨里奥那个样儿,明明平日迟钝得要命,可轮到骂我的时候,他比谁都快。”荀葳也不生气,淡淡道:“那是因为你该骂,昨儿你怎么他了?”
      
      周栎自知道理亏,嘴硬道:“我怎么他了?”杨格立马飞来一句:“你怎么他了只有你自己知道。”
      
      周栎见几人一副忍笑忍得非常辛苦的样子,就不想要理睬他们,向着远处跑马用的校场看去。只见谢瑜今日打扮成个少年公子模样,身穿鱼鳞亮铜甲,头戴凤翅浅金盔,外裹红锦绣花战袍,腰佩一柄晶亮如寒冰的魔剑,战马也是全身如新雪一般。此时雨势减缓,天色也逐渐清亮,斜风细雨裹挟几点樱花黏在盔甲之上,凭空增了几分清雅。
      
      后面孙嘉果然与周栎穿的一样,只不过是全身衣服绛红。周栎看着孙嘉,气得咬牙切齿。此时荀葳道:“走,去我妹子那里吃点心。”
      
      看官你道是为何?还不是怕某人因为撞衫沉不住气找事?虽然荀葳自己觉得这两人实在是没有可以打起来的借口,但有句话说得好:十万貔貅十万心。又有句话讲: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周栎会怎么想。
      
      赛会时候由于李珠赏下一道恩典:允许参与流镝马的赛手家眷到场观赛,因而校场两侧搭建的厢房之中也是笙歌笑语不绝。荀蕤就在校场西侧第一间厢房中,离他们更衣的厢房也不算远。
      
      众人皆打扮齐整,跟在荀葳身后,来到厢房门口,房里拉着一道青金色月影纱帘,荀蕤在帘后等着哥哥过来,杨格眼尖,早见荀蕤身上穿的是花橘十二单衣,戴一顶乌帽子,手里拿着一柄泥金绢带折扇。倒是端庄模样。
      
      荀蕤没有多说别的,见了众人,吩咐侍女端上热茶,橘子饼,蛋奶酥等茶食,周栎心直口快,问道:“姑娘怎么没去骑马?”
      
      荀蕤抬起扇子,掩嘴笑道:“老爷不让我去,不然我也是会骑马的。”
      
      周栎暗道荀金未免为人世俗,将女儿当成奇货。荀葳却是自若地聊了几句,又问:“怎么不见承明,他不是也在这儿么?”
      
      正说着李炎进屋见礼,又对杨格小声说了几句话,杨格叹了口气,道:“早知道不上场就好了,不上场也上不了套。”李炎忙拦住他道:“你先别急,这件事,事前你我二人也不知情,陛下更不会杀你。”杨格冷笑道:“可汪家一出手,我还能活吗?”李炎道:“今日你我用的是重箭,那箭靶吸不动的。”
      
      杨格一听,起身道:“是我疏忽了。”又道:“不过还要看武库令的态度,武库令郭帆可是汪俊的亲戚。”
      
      不多时流镝马赛会结束,李珠召集赛场诸人,评定优劣,杨格排名第二,正准备唱名时候,汪俊出班叩首道:“陛下,微臣有一事禀报。”李珠让他说,汪俊吞吐半晌,方道:“杨格公子成绩恐怕有作弊之嫌,一介文士怎能在雨中疾驰拉弓?还能打中靶子?依臣愚见,不是杨公子天资出众,就是有人与杨公子串通一气,做出这等欺君罔上的罪行来。”
      
      李珠心道汪俊这是要借机整死杨香父子,此事要保住他们,却也不能暗地偏袒,到底汪俊将话扯到这份上了,若明罚暗保,只会让汪俊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此时赵明又出班发话道:“禀报陛下,杨公子是否欺君,将箭靶扛来就知,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武术的真实成绩不易瞒报,若做手脚,也定然是箭靶之上。”
      
      李珠就命人抬来箭靶子,汪俊喜道:“箭靶是否有手脚,拆开靶心就知道了。”却说那些个兵卒,都是汪俊的鹰犬,汪俊一声令下,当即七手八脚拆开箭靶,却也不顾是否御前失仪,果然,靶心正中,却有一块巴掌大的磁石,汪俊急忙将它捧到李珠面前,正色道:“陛下,这正是小人作弊的手段:在箭靶上安装磁石,箭头一旦贴近磁石,就会被吸到磁石之上,如此这般,就是想要十环,就有十环。”他正说得得意,却听杨格冷冷地道:“靶心指尖大,磁石巴掌大,哪里能想要十环就有十环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