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你很快就要多出两个妹妹了。”
      
      方君容放下筷子,对自己的儿子李时泽说道。
      
      在吃晚饭的时候,方君容正式宣布这个消息。李忘津表示家里两个孩子都比较听她的话,所以将宣布这项工作交给了她。
      
      原本带着浅浅笑意的李忘津表情凝固了,疑惑的目光投向方君容,“不是一个吗?”除了雅歌,还有谁?他怎么不知道?
      
      方君容露出了完美无瑕的笑容,眼角眉梢都是愉悦的神色,将钟宜的事情提了提,“那孩子实在可怜,又没有父母帮衬,所以我就想着帮她一下。”
      
      她顺便提了一下江雅歌的事情。
      
      李时泽倒是可有可无,家里就算多了两个妹妹,也就是多出两张嘴罢了,这时候的他还没想到财产分配那块。在他眼中,自己父母也不至于会将家产留给外人。
      
      李心筠有些不悦地嘟起嘴巴,“她们到时候要住到咱们家里吗?”她不喜欢这样,仿佛自己家里的私人空间被侵占了一样。
      
      李忘津皱眉,“她在‘白鹤’那地方工作?真正好女孩,怎么会跑去那地方上班呢?”
      
      他语气流露出淡淡的厌恶,显然十分看不上钟宜这样的身份,更多的却是不满妻子没同他通气一声,就要再收养一个女孩子。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家来说,真收养了,可不是添双筷子的事情,等结婚了,肯定还要再送一份嫁妆出去。
      
      方君容心中轻笑:论双标李忘津天下第一,江雅歌不也同样在那里上班吗?但是在他眼中就是出淤泥而不染,善良自强的好女孩。当然了,也有可能是他们并不知道江雅歌过去的经历,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江雅歌也不可能逢人就说这事。
      
      她忽然有些期待江雅歌过来时的场面了。
      
      虽然内心有许多的腹诽,但她面上却依旧是温和的神态,“那孩子是为了给奶奶筹医药费才会去那地方的,所以我就想着给她一个机会。”
      
      “她的身世比江雅歌更为可怜呢。既然都已经收养了江雅歌,我也不介意再多一个女儿。再说了,我也请大师问过,钟宜的命格对咱们家有些好处。”后面这点当然是她随便乱说的。
      
      李忘津原本还想说什么,只是当听到江雅歌以后,还是妥协了——毕竟钟宜听起来是比江雅歌惨。他张了张嘴,最后说道:“我只是怕你上当受骗罢了。钱倒是小事,就怕你感情上受伤。”
      
      “既然你欣赏她,那就让她过来吧。我依旧不太相信那地方出来的女孩子的品格,我接下来会认真观察她的。”
      
      他的嘴一如既往会说话,明明是他不乐意让钟宜过来,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仿佛是为了保护方君容一样,不让她受骗。越是和他相处,方君容就越发厌恶他这份虚伪。
      
      紧接着,他又说起了一些在商场上听过的故事,不外乎会所出身的小姑娘使用心机攀上有钱人当情妇,手段高的甚至还能挤兑走原配,小三顺利转正。
      
      几个故事下来,成功给那地方的人盖戳上“心机深沉”“攀龙附凤”等标签。
      
      虽然钟宜本人还没过来,但是看儿子李时泽和女儿李心筠的表情,他们内心对钟宜先入为主有了不好的观感。这其实也是在间接打方君容的脸,但方君容一点也不生气。
      
      继续说啊!反正他说出的这些话,到时候都会化作巴掌打向江雅歌的脸上。
      
      说起来,前世李忘津疼江雅歌疼成那样,甚至让她怀疑江雅歌是不是他私生女,等后来她私下偷偷做了鉴定以后,才发现两人没有血缘关系。
      
      这也成了她心中的不解之谜。
      
      等方君容回到房间以后,大约半小时,她的宝贝女儿李心筠磨磨蹭蹭地过来了。看到她满脸写着“不高兴”,方君容只觉得格外怀念。
      
      她含笑道:“这次你居然忍了半小时才来找我,有进步。”
      
      李心筠哼了哼,模样有点小傲娇,“以后妈妈多了两个贴心的女儿,我就不值钱了。”
      
      方君容摇摇头,“你永远都是我最重要的宝物,谁也比不上。”
      
      “哥哥也比不上吗?”
      
      “当然。”方君容毫不犹豫说道,她若是重生的时间再早二十年,怕是要直接堕胎不要这个叉烧。
      
      李心筠脸色果然缓和了下来,她漂亮的小脸蛋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妈妈怎么忽然想收养女儿了?”
      
      方君容知道女儿的城府不深,在离婚之前,若是让她知道了,很容易露出端倪。再说了,在江雅歌出现之前,李忘津表现得也像是个好爸爸的样子。
      
      她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再过半年,妈妈就告诉你真正的原因。”
      
      半年之内,她肯定会搞定离婚的事情。再说了,等江雅歌到来,心筠多少也会察觉到。
      
      她给了这样一个确切的时间,李心筠不由自主地觉得妈妈是有苦衷的,于是也就能接受了。
      
      “嗯,只是半年时间,我可以忍的!”她手握成拳,可爱的模样让方君容不由失笑。重生回来对她最大的意义就是还能够守护女儿的笑容。
      
      “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只有我们知道,好吗?”
      
      “好。”
      
      在搞定了女儿以后,方君容也更能腾出手做自己的事情。这几天,她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买东西,买房子。
      
      她原本以为在给了钟宜名片以后,钟宜会很快就联系她。没想到一直到周四,她都没有接收到钟宜的电话,这就很意外了。
      
      方君容略一思索,干脆去“白鹤”会所,问一问钟宜。今天钟宜果然有上班,在见到她以后,钟宜楞了一下,神色震惊,下一秒,她的眼睛涌现出泪珠,旋即又被她飞快地擦掉。
      
      她声音有些哽咽,“方总。”
      
      方君容面上是浅浅的笑,“我以为你会打电话给我的。”
      
      钟宜擦掉眼泪后,那双桃花眼显得越发明亮,“我原本把你名片收着,结果不见了。我找了很久很久……”
      
      她以为她失去了这个机会,却没想到方君容会重新出现在她面前,亲自过来寻找她。她曾经猜测过,方君容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但转念一想,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她又能在她身上图什么呢。
      
      因为丢失名片的缘故,她不敢联系她。
      
      方君容有些疑惑,“我以为你会记下我的手机号码。”
      
      钟宜抽了抽鼻子,“我丢了名片,等于丢了入场券,所以我不敢打电话……”
      
      方君容多少有点理解她的心情,说到底还是因为太过患得患失,加上她的自卑情绪。
      
      她定了定神,说道:“周天晚上我们会有一个家宴,你到时候一起过来吧,把你地址给我,我会让司机去接你的,你这工作也可以辞了。”
      
      “好的。”
      
      她若无其事地提起了江雅歌,“对了,你的朋友呢,她今天休息吗?”她停顿了一下,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我看她的长相挺符合我一个朋友的杂志风格的,还想推荐一下。”
      
      钟宜摇摇头,“雅歌她请假了,不过我会告诉她的。”
      
      方君容也就是问一下罢了。从对方现在请假来看,李忘津应该告诉她要收养她的事情了吧。
      
      “你的名片是在家里丢的吗?”
      
      钟宜摇摇头,“我收在制服的口袋里,第二天过来就不见了。”她当时也十分后悔没有拿回家。
      
      方君容若有所思,等回去以后,她便打了个电话给会所的老板宁卿。宁卿和她有些交情,她相信会所的员工室肯定是有安装监控的。好好的名片不可能说丢就丢,只怕是有人见不得钟宜好。
      
      再约好请她吃饭以后,她便挂了电话。
      
      接下来方君容便等待周天的到来。李忘津和一双儿女这天都会在家里。方君容一大早还带李心筠出去做了个美容,打扮得光鲜亮丽,完美无缺。
      
      她拿出前两天买下的红宝石项链,佩戴在女儿脖子上。这些天她没少花钱,李忘津或许是因为心虚,虽然有些不满,但最多也就是提醒她一下家里还是得留点钱给儿子创建公司。
      
      方君容才不管他呢。
      
      李心筠也十分喜欢她的项链,虽然她珠宝不少,但这么大的宝石也很少见到。因为这个的缘故,她这才相信妈妈还是最爱她的,所以也能够以平静的态度面对家里新来的两个姐姐。
      
      钟宜到来的比江雅歌更早,方君容让人去接她时,还顺便请化妆师帮她打扮了一番。她身穿桃红色的礼服,盛装的她美艳如牡丹,站在那里便是一道绮丽的风景。只是她看得出有些紧张,手不自觉的捏紧了裙子。
      
      她的相貌显然不是李时泽和李忘津父子两喜欢的类型,尤其是李忘津,眉头已经拧了起来。
      
      方君容倒是心情挺好的,“钟宜,过来我身边,这是你妹妹心筠。”
      
      钟宜听到她的声音,原本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下来,走到李心筠面前,语气有些讨好,“心筠妹妹。”
      
      李心筠给面子地勾了勾嘴角,“姐姐。”
      
      李忘津不咸不淡说道:“既然来了李家,就得记住自己的身份。在那地方学的那些不三不四的东西可别再拿出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下马威。
      
      钟宜的脸色白了白,却不敢反驳。
      
      方君容脸色不愉,“我看钟宜这样就挺好的,漂亮得像朵鲜花,让人看着心情就好。”
      
      李忘津没再说什么,只是看向门口,显然在等江雅歌到来。
      
      在他的望眼欲穿中,江雅歌总算来了。她今天穿着白色的裙子,妆容都是十分少女的类型,清纯羸弱,楚楚动人。尤其是那如同樱花一般的粉色唇瓣,有股说不出的我见犹怜。
      
      李忘津看到她,眉毛立刻舒展开来,语气那叫一个温柔,生怕惊吓到她一样,“雅歌,你来了。”
      
      钟宜不可置信地看向她——她没想到自己的好友也被李家收作养女了。
      
      方君容适时地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咦,没想到是你。”
      
      李忘津问道:“君容,你之前见过雅歌吗?”
      
      方君容语气愉悦,“是啊,我在白鹤会所里看到她时,当时她和钟宜一起当服务员,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缘分呢。”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