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大大的落地镜倒映出一道纤细的身影。镜子中的女人皮肤白皙,五官虽然不若年轻时美貌,却透着一股岁月沉淀的气韵。她唇角微微勾起,气质雍容。身上的衣服虽然看似简洁,却在细节之处彰显其匠心独运。
      
      方君容神色不自觉恍惚了起来,手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脸。镜子中的女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她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自己了?
      
      打扮得体,气质温和。而不是蓬头垢面,狼狈不堪,人人鄙夷。
      
      作为华国有名的富豪,身家过百亿,丈夫同样身价不菲,他们还拥有一个杰出优秀的儿子和活泼可爱的女儿,方君容原本应该活成别人口中的人生赢家,可惜在她的儿媳妇江雅歌出现以后,她的人生便一步步地滑向了了深渊。
      
      江雅歌是丈夫大学好友的女儿,父母出车祸去世以后,她的丈夫李忘津怜惜她丧父丧母,又有虎视眈眈的亲戚,就将她接到了李家。方君容一开始也对她挺好的,毕竟江雅歌的父亲同她也算朋友,加上她模样讨喜,看着可怜懂事。只是当江雅歌逐渐和女儿李心筠产生矛盾以后,这份喜欢便渐渐淡了。
      
      无论是她的丈夫李忘津,还是儿子李时泽,都偏心江雅歌。在两女孩产生矛盾时总是袒护江雅歌,指责她的心筠。在这种情况下,方君容又怎么可能喜欢她?到了最后,她的儿子李时泽更是爱上了江雅歌,为了她一次次忤逆她这个母亲,冷酷对待自己的亲生妹妹。尤其是江雅歌本身还特别擅长招惹是非,她本人仿佛被福神眷顾一样,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逢凶化吉,倒霉的都是她周围的人。宝贝女儿心筠更是被她牵连,毁了容貌,性格越发阴翳。
      
      那时候的方君容恨极了江雅歌,想要将她赶走。然而无论是丈夫还是儿子,都毫不犹豫地站在她的对面,指责她,厌恶她。
      
      “雅歌已经够伤心了,你怎么可以继续责怪她?她也不想发生这种事的。你这是毫无理由的迁怒,你已经不是我记忆中通情达理的妻子了。”
      
      “若不是妹妹乱交狐朋狗友,也不会被人算计。现在吃点亏,总比以后吃大亏好。等风头过去了,再送妹妹出国去整容一下就好了。”
      
      他们冷酷陌生的表情深深印刻在她的记忆中,让她浑身冰冷。她的家从此散了。方君容也曾想要复仇,但江雅歌备受许多大佬呵护,那些人的出手让她功败垂成,最后她被自己的儿子和丈夫亲自送到精神病院里。
      
      在精神病院的那段时间里,所有人都说她是疯子,那么好的儿媳妇偏偏不珍惜,反而各种作妖,最后众叛亲离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在收到了女儿李心筠跳楼自杀的消息以后,她在冰冷的黑暗中含恨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而那个时候,她的好儿子李时泽,正和她那好儿媳开开心心地度蜜月。
      
      想到这里,方君容眼底不自觉溢出了恨意,牙齿几乎要将嘴唇给咬出血来,直到唇上传来的痛意才让她清醒了一些。她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竭力平复内心的躁动。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闭眼以后,会回到八年前,这时候的江雅歌还没来到李家。他们一家四口依旧是外人眼中的模范家庭。
      
      她的视线下意识地落在了手腕处,白皙的手腕上佩戴着一个翡翠手镯,手镯通透纯粹,在光线下美得令人目眩神移,手镯上那一抹碧绿隐隐显出山峦的形状。这手镯是奶奶去世以前留给她的。她一直都小心翼翼地收在保险柜里,生怕不小心磕了碰了,不曾佩戴出来。在前世,她的手镯不翼而飞。那时候的她雷霆大怒,到处寻找,最后儿子告诉她是钟点工偷走的。
      
      在这个时间,这翡翠手镯应该静静地呆在保险柜中的。这同前世似乎有了微妙的不同。
      
      还是说前世只是她的一场噩梦?
      
      不,不可能会有如此清晰,如此痛彻心扉的梦境。单单只是回忆,就让方君容恨得身子发抖。
      
      “妈,我最喜欢的那件裙子呢,就是舅妈帮我设计的那件,收在哪个衣柜了?”
      
      清脆活泼的声音响起,让陷入痛苦之中的方君容猛地抬起头,视野中是一个头发微卷五官带着几分稚气的少女,发尾染成了红色,透着一丝俏皮,那是她的宝贝女儿李心筠。
      
      她贪婪地望着女儿单纯可爱的面容,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她已经多久没看到这样毫无阴霾的女儿了?自从被毁容以后,女儿就整天将自己关在屋子中不出来,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妈。”
      
      “妈!”
      
      一连串的呼唤唤回了她的理智,方君容眨了眨眼,眨掉眼中隐隐的水雾,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泄露出太多的情绪,“什么裙子?”
      
      “你把头发染了?”
      
      李心筠有些心虚地摸了一下发尾,声音又理直气壮起来,“我已经高中毕业了,你说过我高考完就可以染的。妈,舅妈送的那件裙子呢,我不记得收哪里了。我准备生日那天穿呢。”
      
      在精神病院中的那几年,唯一支撑方君容活下去的便是女儿心筠。关于心筠的一切,在她脑海中反复温习过,每一件小事都记忆犹新。
      
      “放我这边了。你之前怕不小心弄丢了,所以才特地放我这里。”
      
      “对哦,我都忘记了!”李心筠吐了吐舌头,一脸的心虚,然后又讨好地挽着她的手臂,十分亲昵地说道:“还是妈妈最可靠了。对了,妈妈,我生日宴会,可以邀请我的同学吗?”
      
      每当她眼巴巴地看着她时,方君容便无法拒绝她的请求。重回到八年前,只要一想到女儿曾经遭遇到的痛苦,她又怎么可能让她的笑容蒙上阴霾。
      
      “当然可以,你想请几个人都没问题。”
      
      “我就知道妈妈最疼我了。”李心筠叽叽喳喳地说着自己的事情。方君容望着她的笑容,却不自觉想起了一件事。江雅歌父母去世的时间,正好和心筠生日一天。在前世,心筠是那么期待自己的生日,亲自操办,丈夫李忘津却以“会让雅歌触景伤心”作为理由硬是取消了。就连儿子也站在他那边。明明心筠才是他的女儿,偏偏无论做什么,都得给江雅歌让路。也因为这件小事,心筠才会看江雅歌不爽,后来矛盾积累得越来越多,覆水难收。
      
      心筠虽然有些小脾气,却也不是小气的人。若不是那两人处处以江雅歌为首,她也不至于那般厌恶江雅歌。
      
      这一回,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女儿再受到半点的委屈。男人,她不要了。儿子,就当养了胎盘。她不欠他们!她对儿子的感情,早被他送到精神病院后磨灭得干干净净。只是她重生的时机不算好,这时间的她相当信任丈夫,公司基本都交给他,要是现在就和他离婚,吃亏的便是她。
      
      她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谋划。属于她的东西,她要全部拿回来!
      
      她听着女儿的撒娇,身上萦绕的暮气一点一点地散去。
      
      “心筠,你怎么还像是不懂事的孩子,整天缠着你妈妈。”
      
      原本唇边含笑的方君容听到丈夫李忘津的声音,脸上的笑意淡了去。这个本该同她白头偕老的男人,也是伤她最深的人之一。
      
      “心筠就算长大了,在我心中也是孩子,我就喜欢她缠着我。”她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用最大的意志力压住将那张脸挠花的冲动。
      
      从外表上来看,李忘津虽然已经上了四十,但因为保养良好的缘故,看着和三十的男人差不多,再加上不菲身家,并非没有狂蜂浪蝶试图接近他,却都被他拒绝了,可以说是外人眼中的好男人。她也曾因此十分自豪,却没想到这所谓的好丈夫能冷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受罪,看着自己妻子被送到精神病院饱受折磨。
      
      在外界质疑江雅歌不孝顺时,也是他出面盖章她精神出现了问题,脾气暴躁,各种虐待江雅歌,将问题推到方君容身上。
      
      一想到这里,刻骨的仇恨如同潮水一样,几乎要将她淹没。直到生命尽头,方君容都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对江雅歌比对自己女儿还好,为什么对她们母女两那么无情?
      
      李忘津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似是纵容,“你们母女两总是一个鼻孔出气,我说不过你们。”
      
      李心筠有些得意地说道:“妈妈最疼我了。”
      
      李忘津说道:“那心筠能不能把你妈妈借给我几分钟,我有事和她说。”
      
      李心筠并非不懂事的人,她仿佛误解了什么,冲着方君秀眨了眨眼,松开了手,脚步轻快地离开。远远的,她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我就不偷听你们大人的秘密啦。”
      
      方君容心中却十分清楚李忘津要同她说的话,不外乎就是想接江雅歌过来。这个时间点,也差不多了。
      
      等到女儿离开,李忘津才叹了口气,露出了有些忧郁的表情,“君容,你还记得雅歌那孩子吗?”
      
      怎么可能忘记呢?
      
      方君容心中冷笑,语气平静,“那孩子的父母去年出车祸去世了吧。”
      
      “对,就是她。”李忘津眼中闪过痛苦,“我原本以为她爸妈虽然走了,但也给她留下了一些钱,她的日子应该难过不到哪里去。谁知道她亲戚不是人,串联她的奶奶,以长辈的名义把钱和房子都拿走了。”
      
      “他们不仅大学的学费都不留给她,还想给她说亲,嫁给乡下的老男人。她爸和我是舍友,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欺负成这样。所以我想把她接过来。”
      
      这些话和前世如出一辙。
      
      前世的种种,果然都不是梦啊。
      
      方君容的指甲几乎要掐到掌心了。那时候的她同江雅歌父亲也算有些交情,知道这事以后,心疼她的遭遇,毫不犹豫答应了。至于这辈子……
      
      “君容,你觉得呢?”
      
      或许是她沉默的时间太久,李忘津一贯从容的声音多了难得一见的急切。
      
      方君容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无懈可击,眉毛微微皱起,仿佛也感同身受,“那孩子的确可怜。”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只是她无名无分地呆在家里,在外人眼中就是寄人篱下,到时候还不知道要受多少风言风语呢。”
      
      这话一出,李忘津果然迟疑了。
      
      方君容继续道:“我看不如给她一个名分,让她当咱们的女儿好了,这样外人也不至于瞧不起她。”
      
      李忘津喜出望外,“君容,你果然是最善良最通情达理的人。”
      
      方君容只觉得讽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江雅歌才是他的亲生女儿呢,他对心筠就没这么上心过。既然他把她当女儿一样看待,她当然要成全他们了。反正到时候他们早就离婚了,分的也不是她的家产。
      
      她倒是想看看,在有了兄妹这一层名义关系以后,她那好儿子是否还会同江雅歌发展出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文啦!喵喵的坑品一直很有保证的!欢迎跳坑!第一天零点后发文,明天开始每天固定早上九点发文哦。
    以及,暗戳戳地推一下自己下本预收,点进专栏就可以收藏啦,收了不会后悔的!这本完结后就会开!按照我的速度,今年下半年就可以开了。
    《真千金只想种田》作者:宅喵
    从修□□穿回来的吴缘发现自己是一本小说里的真千金女配。作为假千金的女主在身份被揭穿后,找到了自己的四个大佬舅舅。
    假千金的大舅是国际影帝,粉丝万千。
    女主的二舅是娱乐圈巨鳄,身价不菲。
    女主三舅是暗黑世界大佬,执掌大权。
    女主四舅是医药世家继承人,倍受追捧。
    他们都对女主宠上天,准备将真千金一家整得家族破产,身败名裂,只能灰溜溜回乡下去种田。
    吴缘微笑:斗来斗去什么的太累了,她还是捡起前世老本行,好好种田吧。摆上聚灵阵,她是要种水果呢,还是种药材呢?
    然后一个不小心搞出了个养身山庄,各界大佬纷纷住了进来。
    各界大佬:听说有人想让我们的养身山庄开不下去?

    国家部门反手按住大佬们:不,没有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