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拒绝的理由 ...

  •   “所以——”
      
      花江春日还是有点迟疑,但是想着既然大家都错过了彼此不如好聚好散吧,也就一咬牙说了出来。
      
      “所以不如我们这就分手吧。”
      
      “……”这是何等渣男的宣言,仔细想想这话居然还没什么不对,太宰治简直要为花江春日而鼓鼓掌了。
      
      “虽然小姐你想得有些道理,但不行,”太宰治如是说,抬眼看向花江春日的时候又笑了起来,只是让少女无端地有些头皮发麻,一般只有打极度危险的boss的时候,她才会有这种感觉,“我那么喜欢小姐,而你也喜欢我,为什么我们还要分手呢。”
      
      陷入自己神逻辑里的小姑娘,听了这话完全没有什么正处于恋爱期少女的春心萌动中,而是纠结了一下,试探性地说道:“可是,可是我喜欢的是十六岁的太宰治,跟现在这个,呃,二十二岁的你,有什么关系吗?”
      
      饶是太宰治这么个非常厉害的人,听到这里也差点没把自己刚喝了一口的咖啡喷出来。
      
      虽然仔细看他端着咖啡杯的手还是有点极细微的颤抖。
      
      也是怕把太宰治刺激大发了,花江春日没有继续往下说,她倒是还想开导一下对方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会值得更好的,只是这种时候说这话那就真的是火上浇油了,怕不是说完就要当场去世,她也就闭上了嘴。
      
      低着头,留给太宰治一个头顶,少女直直地盯着面前的桌子,用沉默表达自己的态度。
      
      太宰治简直要被气笑了,就算是他这种让人发疯的存在,也没有出现过这种发言的时候。
      
      这算什么?告白后我因为男友突然变老而选择分手?
      
      太宰治试图挽救一下自己这段单方面跨越六年的,岌岌可危的恋情。
      
      “不论是十六岁的我,或者是现在的我,不都是名为太宰治的个体吗?有什么不一样吗?”
      
      不一样的地方可多了去了,花江春日想。
      
      “……你真的想知道吗?”少女问道,有些不情愿,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说吧。”太宰治说。
      
      少女的面色突然变得愁苦起来,抬头望了一眼太宰治,又低下了头,语气幽幽地开口道:
      
      “我只是想和同龄人谈一下恋爱,享受一下青春的萌动,可你年龄太大了,让我感觉我们的故事仿佛从校园恋爱剧变成了花季少女赚钱养成年男友。”
      
      ……还真是会想啊,你。
      
      少女还在说着,似乎是因为这次的话语有了佐证,就连声音都比刚刚大了一些。
      
      “毕竟你看你已经欠了好多账单在外面没有还,难不成以后都要我来背债吗?我也就是个学生,怎么养你。”
      
      “不用你养,”太宰治的话语简直是从嗓子里蹦出来的,他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他就不该问这个问题,不但没有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反而听见了这么一番话,他已经分不清现在到底谁比较能够让人发疯,“我会把账单还清的。”
      
      但这回答显然不能够让花江春日满意。
      
      “可你还是年龄太大了,你又不能跟我一起上学放学,周末和我去海边看海,也不能下课给我讲题,晚上借我抄笔记。太宰,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而我还只是个宝宝呢。
      
      少女闪烁着眼神,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还学着他之前的样子卖萌地眨了眨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有点可爱,太宰治呼吸一滞。
      
      但他还是要给花江春日纠正一个错误想法。
      
      “但你说的那些,十六岁的我也做不到,”说到这里,太宰治甚至带上了一种自暴自弃,他笑得非常古怪,说,“我用木仓用得那么熟练,你就没有有所怀疑吗?”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花江春日想,她还真没有。以往抽签抽到的组队小伙伴什么都有,有甩扑克牌放倒一片的,有丢苦无丢千本还能放出雷电的,有用什么替身使者欧拉别人的,还有什么长得凶神恶煞把怪物一路炸飞的。
      
      很不日常的东西见的多了,区区的木仓而已,花江春日都不看在眼里了。
      
      “我用刀用得也很熟练啊,”她说,看了看太宰治,语气疑惑,“那东西也不是你自己变出来的,你要是和我说你的本体是木仓,我可能还会惊讶一下。”
      
      用木仓的在这边不基本上就是什么黑帮或者黑手党的标配嘛,她们横滨还有一个港口黑手党呢,常规操作而已,坐下就好。
      
      太宰治:……还能不能好了?
      
      他现在就想给花江春日原地表演一个我抹黑我自己,但是对方居然丝毫不按套路出牌???
      
      这是什么油盐不进的小可爱?
      
      常年保持着完美微笑的表情,在这一时刻也有一瞬间的崩坏,太宰治深吸一口气,甚至开始卖惨。
      
      “我这六年一直没有遗忘小姐你,现在只是年龄大了一点,就要被这么无情的对待吗?”
      
      听上去好像挺惨的哈,花江春日有那么一点小小的不好意思,但在年龄问题前面,什么都不可以让步。
      
      “可是,”少女迟疑道,琢磨着怎么样才能够不继续给他沉重的打击,“可是你年轻的时候有婴儿肥,又好看又可爱,现在长大了已经没有了啊。”
      
      “……我现在就不可爱了吗?你不能就这样根据一个人的外表来做出决定的!只要我想,我还是可以再度拥有圆润的脸庞的。”
      
      ?至于这么拼吗?这时候还不忘黑一句当年的自己脸盘子圆润。
      
      花江春日颇为无奈,有点想笑。
      
      虽然她对此深受感动,并且觉得这很难得,十分感谢太宰治的喜欢,也觉得自己之前可能确实不是那么太讲究……
      
      撩完就跑什么的……
      
      但是她只是个标准的弱小可怜又无助的颜狗啊,见色起意什么的,那不是基本操作吗?现在的太宰治已经从小可爱变成了大龄男青年,都说三岁一代沟,他们可是差了六岁呢。
      
      怕不是差出了一个马里亚纳海沟。
      
      于是花江春日默不作声,继续用沉默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见她态度如此坚决,完全就说不通,太宰治沉思片刻,决定从另一个角度下手。
      
      “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和你一起经历过做梦杀怪的人吧?”他抛出这么个问题,果不其然得到了对面少女惊疑的眼神一个。
      
      微笑了一下,太宰治垂下眼帘,挡住了自己眸底深远的幽光,语气清淡。
      
      恍惚间让花江春日以为坐在自己对面的还是那个穿着黑西装连一只眼睛都缠着绷带的少年。
      
      “既然是这样,那也只有我能够帮你研究做梦的原因和解决办法了吧?”
      
      太宰治抛出这么一句话,单手托腮,看着对面还没有收起自己的惊讶的女主,笑得见牙不见眼。
      
      接着他就看见对面少女的表情变得更加的一言难尽了。
      
      “虽然你这么说,但你想帮我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总是要看着我做梦吧?我跟你说我还年轻,我家人是不可能同意让我和一个债台高筑的成年男子同居的。”
      
      ???
      
      太宰治的笑容又一次地僵硬在了脸上。
      
      

  • 作者有话要说:  赶飞机都能按时更新!夸我!(超大声)
    至于会不会虐,放心,女主是个小沙雕,剧情严肃不起来的,作者超可爱,从不插刀。(竖大拇指)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是萌萌不是蒙蒙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