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失败以后》樱笋时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08 10:41: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善良”的三娘子 ...

  •   第4章
      
      或许是因为真的将岳欣然视为天人,阿田开始向岳嬷嬷学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侍婢,当然,其中亦有她不必再忙活扫洒之事的缘故。
      
      如今岳府之中,岳欣然一应所需之物,只有加分量、增规格,早早送到遂初院来,还十分殷勤地询问三娘子需不需要添置衣服首饰等等。
      
      账册自然是再没有了,倒是各式粮食价目竟每日特特抄了送来。
      
      对这种转变,岳欣然觉得好笑便不再理会,数日间,她只埋头将遂初院中剩下的书册整理完毕,然后开始着手将这些箱笼打包了。
      
      这一日,岳嬷嬷领了阿田来遂初院,本想说一说贴身服侍之事,大家闺秀,断没有侍婢与小娘子还要隔着院门的道理。
      
      却忽听门板被拍得震天响,一个惊惶的声音叫道:“三娘子!三娘子!”
      
      这声音令岳嬷嬷与阿田十分吃惊:这不是宋嬷嬷么?声音这般惊惶,有什么事竟这般急要来找三娘子?
      
      岳欣然心中推测:看来,她那叔父打探到确切消息了。
      
      待阿田打开院门,宋嬷嬷惊慌失措地直奔到岳欣然面前:“大事不好了!使君与夫人吵起来了!夫人命我来请三娘子速速过去!”
      
      岳嬷嬷挡在岳欣然身前道:“使君与夫人吵起来,三娘子身为后辈如何好去?岂不失礼?”
      
      一听便不是什么好事,三娘子还是不要掺和为好。早先岳夫人待三娘子如何,可还历历在目。
      
      宋嬷嬷乃是岳夫人的心腹,忠心无疑,此时事情急切,一看遂初院这情状,她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声泪俱下:“三娘子,先前那些记账刁难俱是老奴猪油蒙心,背着夫人所为!夫人还有四娘子现下可全指着三娘子你拉扯了呀!只要能帮了夫人这次,是杀是剐老奴听凭处置!”
      
      阿田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登时连连后退,岳嬷嬷却是怒从心起,一把揪起她:“你这老奴好胆!竟敢胁迫三娘子不成!”
      
      宋嬷嬷登时哭嚎起来:“夫人和四娘子眼下真真是全指着三娘子……”
      
      岳欣然只微微欠身道:“万当不起宋嬷嬷这般说,”她顿了顿:“既是叔母遣了嬷嬷来,长辈有命,我自当前往。”
      
      岳嬷嬷情急:“三娘子!”
      
      能叫宋嬷嬷这老奴情急如此,可见正院形势必如水火!那可是岳使君与岳夫人之争,且这老奴始终不肯吐露,必是事关重大,矛盾又到了绝难相容之境,夹在这二人之间,三娘子去了如何能好!
      
      岳欣然却自有行事的准则:“您放心,我有数的。”
      
      岳府与国公府这桩亲事,她既然插了手,自然是要收尾的,善始还需善终。
      
      宋嬷嬷直是感激涕零,一路在前推门打帘,引着岳欣然到了正院,甫一迈步进去,便听得岳夫人凄厉的哭喊:“……你这是要逼我们母女去死!”
      
      岳峭的声音冷硬无比:“事便已至此……”
      
      岳夫人大哭一声:“你怎么能这般狠心!那也是你的女儿!她牙牙学语第一声叫的是‘阿父’,你看看她如今出落得如花似玉,这样大好的年华,你如何狠得下这心!”
      
      岳欣然进门看到的,便是岳夫人全无夫人形象地追打岳峭,他一边避让一边怒极大吼:“那你叫我怎么办?!如今满朝皆知陆家父子生死难料,现下毁约……满魏京都会说我岳峭是个见利忘义落井下石的小人!将来如何为官!岳府如何做人!大郎他们还要不要出仕!昂?!”
      
      岳夫人鬓发散乱地怔在当地,泪水扑簌簌而下,除了一个女儿,她还有三个儿子呀……她登时心如刀绞,再难成声。
      
      岳欣然走进来,岳夫人却忽然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冲过来拽住她衣袖:“阿然你这般聪明!你定然有主意的是不是!你叔父、你叔父非要将我的阿四嫁过去啊呜呜呜呜……”
      
      岳欣然却是不紧不慢,向岳峭与岳夫人见了礼,才向岳峭询问道:“朝会上有消息了?”
      
      岳峭在侄女面前难掩狼狈,还是低声道:“这些时日我本已打探出消息,本想私下同国公府商议退亲之事……未曾料想,今日陛下突发明旨,北狄扣边,亭关失守,成国公父子生死不知……令安国公率大军驰援。”
      
      虽然明面上说是“生死不知”,但岳峭已经打探到隐约消息,成国公父子多半凶多吉少,旨意上这样讲,一是怕动摇军心,二是未找到完整尸身。
      
      至于安国公驰援……此事竟丝丝扣扣与岳欣然所料分毫不差!
      
      岳夫人目中流露最后一丝希望吴哀求:“阿然,阿然你定会有计策的是不是?”
      
      岳峭看着身量都未完全长成的侄女,不知为何,狼狈更甚:“你莫要胡搅蛮缠!当初婚期既已定下,现下又是这般局面,你逼着阿然又能如何!下月,阿四是定要嫁过去的!”
      
      岳夫人一怔,然后竟跪倒在地、掩面大哭:“我苦命的阿四,难道要叫她一生孤苦伶仃,没个人可依靠……”
      
      外面传来下人惊惶的呼喊:“……怎不服侍在四娘子身旁?!”
      
      岳夫人回过神来,连声爬起来叫道:“快别叫她听了去……”
      
      却是四娘子的侍婢惊恐来禀:“使君,夫人,四娘子方才悬了白绫寻短见了!”
      
      岳夫人两眼一翻,直直昏了过去。
      
      出了这样的大事,主心骨又昏了,岳府登时七颠八倒乱作一锅粥,妻女同时倒下,岳使君亦是一团乱麻,顾了这个顾那个,又因为眼前这局面皆是因他的决定而起,倍添烦乱。
      
      好在四娘子那侍婢虽被支开,中途又转了回去,这才发现得及时,救转了四娘子一条命来。
      
      岳夫人只是忧惧攻心,悠悠醒转过来,知道四娘子没事,硬撑着到了四娘子床前,用力拍打她的肩膀:“养你这么大!你便是这般来短我寿的么!”
      
      然后岳夫人伏身失声大哭起来,四娘子任由岳夫人如何,只是默默盯着账顶,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看着女儿脖颈上那刺目的紫红勒痕,岳使君心中酸涩且无奈,岳夫人亦渐渐止了哭声,一家人竟一时寂然无言。
      
      岳使君艰难的开口道:“阿四,你莫要这般,家中养你到现在……”岳夫人哭声更凄厉,岳峭说不下去,只转而道:”将来你几个阿兄必会一直记得你。”
      
      四娘子眼珠转过来,定定盯着岳峭,那是什么样的眼神,无尽的背叛痛苦与压抑绝望犹如最后一点火星,彻底熄灭,只剩空洞的灰烬。
      
      岳峭再也受不住的身形摇晃起来:“那你要我们如何做!搭上全家声名不要,只为了你一个人吗!没有岳府又何来你!”
      
      四娘子眼神空洞,好像灵魂已经不在这里了。
      
      默默跟在后面的岳欣然这才开口道:“可否让我与四妹妹说上一说?”
      
      屋子里登时全然沉寂下来。
      
      岳欣然却有闲暇打量这间屋子,朝南向,屋外花草繁茂,离主院并不远,屋中布置俱是精致华美,可见岳峙夫妇对这唯一的女儿确是十分怜爱珍重。
      
      只是,那是在没有与整个岳府的利益发生冲突之前。
      
      自打在主院偷听过父母争吵之后,四娘子再没有哪个时刻像现在深切地意识到,她自己的幸福原来在整个岳府的前途面前什么也不是。
      
      岳欣然好奇地问道:“成国公世子回不来,你也许嫁过去就要守寡了……你是因为这个,才要想不开?”
      
      四娘子不说话。
      
      岳欣然也没想她回答,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感叹:“你居然宁愿去死,都不愿意守寡!”
      
      四娘子仰望帐顶的眼神,突然充满了不应该在这个年纪体会到的愤恨与痛楚。
      
      岳欣然只看着她,托着下巴边思索边道:“其实,我倒是觉得守寡很不错啊。有个守寡的名义,不用向长辈立规矩受什么挑剔磋磨,又不必去处理乱七八糟的后宅事情,不用冒生命危险去干什么传宗接代的活计,更不必仰仗另一个很难确定品性能力的男人的脸色行事……
      
      再说了,你自己有嫁妆、夫家还得供养,一生不必依赖任何人你都能自由自在衣食无忧。”
      
      财务自由,关起门来谁也不用理会,过着腐朽堕落的封建阶级生活,这是多少现代宅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啊!
      
      再说了,有钱在手,如果真的觉得寂寞了,手段隐蔽点,找个小鲜肉不是分分钟的事吗?还根本没有古代婚姻带来的那么多麻烦,多美的事儿啊。
      
      对于守寡这样可怕的事,岳欣然语气中居然全是赞叹,岳峭夫妇已经听得傻住。
      
      古往今来,守寡一事谁人不是避之如蛇蝎,原来还有这么多好处吗?!
      
      岳峭夫妇都快真的相信而后心动了,然后才反应过来,这分明是岳欣然骗他们家阿四的话吧!
      
      这这这人聪明,难道连编瞎话都能编得这么玄乎???差点连他们都相信守寡很好了……
      
      四娘子听得张开了嘴巴,而后眼神一定,忽地抬起了上半身,用力将自己的头向床柱上撞去,她此时浑身无力,只将额头上撞出红印,并不致命,但那决绝的姿态已经是最好的回答:
      
      你休想骗我!若是为我父母来做说客,这便是我的答案——我宁愿去死!
      
      岳欣然摇了摇头,认真问道:“你真的,宁愿去死也不愿嫁到成国公府守寡?”
      
      四娘子瞪大了眼睛,显然坚持自己的答案。
      
      岳欣然再次认真地劝说:“守寡真的不错的,你不再考虑一下吗?”
      
      四娘子恨恨地再次开始以头撞柱,用一种缓慢却坚定的姿势,一下又一下。
      
      岳欣然不由笑了:“好吧,既然你这么不愿意,”她站起了身:“那我就不客气了哈。”
      
      四娘子撞柱的动作僵住,难以置信地看向她这位三姊姊,对方神情依旧如故,四娘子开始嘲笑自己,守寡这样可怕的事,便是个傻子都知道害怕、躲避,这位三姊姊那样智计百出,怎么可能做出那种决定。
      
      然后,岳欣然朝岳峭和岳夫人点头道:“既然四妹妹不愿意,我去吧。”
      
      岳家三口俱是傻傻地看向岳欣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否则以岳欣然的聪明绝顶,怎么可能做那样的决定。
      
      岳欣然清楚的表述道:“这门亲事本就是阿父定下的,我嫁过去,想来国公府也不会有异议。”
      
      这样一来,小鲜肉就可以提上日程了……咳咳。
      
      岳家三口呆愣在那里,动也不动,一声不吭。
      
      岳欣然一脸莫名,她叔父叔母这是怎么了?不乐意将这大好的找鲜肉……啊咳,是自由守寡的机会拱手相让?
      
      岳夫人却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岳欣然身前,哭得撕心裂肺:“阿然,叔母以前对不住你……自今而后,你便是我岳府的活菩萨!”
      
      然后她不顾四娘子身体,将她一把拽了下来,一并跪倒,砰砰给岳欣然磕起头来。
      
      岳使君情难自禁地背过身去,举着袖子拭了拭自己的眼角。
      

  •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为什么有小天使一直看下来都不愿意戳一下收藏呢~~~
    收藏一下下啊,新坑真的很艰难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