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我,苏晓,一个彻头彻尾的宅男。在我眼里,动漫,小说,游戏才是王道,什么狗屁爱情都滚一边去。所以,从以前到现在的二十五年光阴里,我都没跟恋爱这词挨过边儿。不过,喜欢我的人也还是有的,虽然是个男的。
      
      我就不明白了,你说我虽然皮肤很白,眼睛很大,鼻子秀气挺拔,嘴唇小巧诱人,可我横看竖看也是个男人不是。怎么就有不长眼的同性喜欢我呢?而且还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烦不烦啊!你不烦,我还烦呢!
      
      这孽缘还得从初中说起。
      他叫郭易丛,初中时候坐我前边,这男生吧,人缘不是一般的不好,全班估计也就我把他当朋友。你依赖我这个朋友我可以理解,可是你没事能不来盯着我么你,够瘆人的。天天没事你就回头,你也不怕抻着你那大长脖子。
      
      刚开始我也没往心里去,以为这孩子就是一饱尝孤独与寂寞的可怜娃儿,就我一朋友,不缠着我缠着谁啊。而且他对我也真是好,这孩子平时不是一般的小气,想跟他借块橡皮估计比登天还难。可是,我有一天没带自动铅笔,这孩子二话没说就把他那疼的跟大宝贝儿似的铅笔送给我了,看清楚,是送给我了,我现在还记得那孩子呲着他那跟许三多有的一拼的大白牙笑的一脸爽朗的傻样,还豪迈的一拍胸脯说:“得了,不用你还。”看看看看,过了不是,你看周围那同学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儿,一不注意吓着人了吧你。好像是从这件事情之后,在班级里其他同学的眼中我成了他的死党。
      
      这孩子那时候宠的我哟,都赛过做神仙了。小组值日?不用,郭易丛把我那份都干了,于是我只要跟个大爷似的往旁边一坐,捧着漫画看的悠哉游哉就行了。班级大扫除?不用,没看见郭易丛把我那两块大玻璃擦了吗?交作业?不用,郭易丛早就在晚自习的时候给我写完了。假期作业?不用,一放假我就把作业甩给郭易丛了,那孩子已经一拍胸脯保证按质按量完成任务了。挤公车回家?不用,没看见郭易丛呼哧呼哧骑着单车拼命努力的驮着我往家飞奔呢吗?
      
      于是,我的初中生涯就这么悠闲惬意的过完了,而当我回过头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周围的同学都自动把我和郭易丛划分成了一个独立小团体,而我的身边就剩下郭易丛一个朋友了。现在想想,那孩子绝对是有预谋的。
      
      其实,我这人挺迟钝的,本来嘛,你想让一个整天沉浸在虚幻世界的人突然敏感的发现身边的人事物,那不是给自己找罪受么。
      
      当时的情况,我估摸着是郭易丛同志终于无法忍受我三年来的迟钝与毫不在乎的态度,而且,马上面临中考,搞不好就各奔东西了,于是他武装起义了。他——表白了。
      
      我到现在还印象深刻,毕竟第一个跟我表白的人么。
      
      那天是中考倒计时第七天,英语课下课,他突然以一种刚正不阿的神情看着我,然后缓缓的说:“……你说……喜欢跟爱有什么不同?”我当时就心想,这孩子没抽风吧,他那长相不像会问出这种充满文艺女青年气息的问题啊。
      
      我记得我当初是这么回答的:“喜欢是俩字,爱是一个字。”我没记错的话,他听到我的话之后好像僵硬了一下。然后,他把英语随堂小测验他得了37分的卷子卷成了一个纸筒,把一端凑到我耳朵旁边,嘴凑到了另一边。你说,这孩子幼稚不幼稚,玩什么纸电话啊,又不是幼儿园。接着,一个有点低沉并夹杂着些许热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说:“喜欢可以喜欢很多次,可是爱只有一次,所以,我爱你。”
      
      我忘记当时我听到这话时候的表情了,但我完全记得他听了我回答之后的表情——僵硬无比。因为,我回答他说:“你说啥?”紧接着,上课铃声悠然响起……
      
      之后,我们两个毕业了,也断了联系。啊,应该说是我可以没有主动联系,毕竟他不知道我家新换的号码,也不知道我新的学校新的班级。不是刻意的不联系,只是忘记了。要看的动画,小说实在太多了,怎么可能有空理他?!
      
      再见到他是高一下学期的时候,晚自习下课,一出门口就看到他跟个门神一样杵在那里。他的脸色有点阴沉,他第一句话是:“为什么不选择跟我一个学校?明明可以的,不是么?”“啊,换个环境而已。”他听完之后转身就走了,我也无所谓的回了班级。
      
      接下来他每天都会来,带着苹果和雪碧,我最喜欢的两样东西。我们的话不多,好像分开了半年却隔了整个世纪。我们经常在放学后到学校的操场旁边坐着,等到我快上晚自习的时候他就会独自离开。然后,班里的同学又擅自把他定义成我从小到大的死党。于是,在我整个高中生涯,没有出现第二个死党……
      
      高中那时候如果收到信的话是一件很郁闷的事,因为所有的信件都会被邮差交给看大门的保安大哥,然后保安大哥就会把收信人的大名写在保安亭外面的黑板上,所以说,被大家参观本来就不好听并且写得更加不好看的大名的同学是相当郁闷的,我就是其中一个。因为郭易丛那死孩子每个星期都会给我写一封信,然后署名收信人——宝贝苏晓。
      
      这件事是我高中生涯最大的污点!!!
      
      我从来不给他回信,啊,似乎回过一封,是因为他上一封最后一句说:“苏晓,别这样不理我,哪怕只是一封也好,邮票随信附上,别再拿忘记买邮票这个借口糊弄我了。”所以,我回了,信使用随堂的草稿纸,信封是随手拿纸糊的,而信里面写着:“哦。”
      
      高三的时候大家都很忙,于是他来我学校的次数慢慢减少了,我也乐得轻松自在。
      
      再后来,我住院了,因为恶性肿瘤,不过还好手术及时,所以我幸免于难。他每天都会来看我,带着肯德基和自己煮的粥,我吃粥,他吃肯德基。直到,我吃肯德基,他吃粥的时候,我出院了。
      
      高考结束之后,他问我想去哪一所大学,我当时随口说了一所。两个月之后他打电话跟我说:“我们终于可以同校了。”不过,马上他就狠狠的挂了我的电话,因为我回答他说:“我在准备出国。”
      
      准备走的前一天,消失了很久的郭易丛打电话把我叫了出来。我们绕着他家楼下的小区转了好多圈,他一直在絮絮叨叨的说着我们以前的往事。他说:“我特别喜欢看你睡觉时候的样子,好像很幸福。”他还说:“你看漫画时候一直都在傻笑,不过很可爱。”他接着说:“你啃苹果的时候像个小兔子似的。”我就默默的听着,等他说完之后,我平淡的说:“你刚刚说的是谁?”当然,潜台词就是,我怎么可能是你形容的那种见鬼的样子!!!
      
      快要分开的时候,他的眼里有一种显而易见的伤痛,他说:“能让我抱一下吗?就这一次。”我没说话,然后,他抱着我,紧紧地,紧的让我似乎痛到了心里。
      
      然后,他在我的耳边轻声说:“我等你。”
      
      在我出国的日子里,郭易丛不厌其烦的不停骚扰我,用□□, MSN,电话等等一切可以运用的手段。
      
      我非常讨厌别人打断我看动漫,小说的兴致,而郭易丛却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
      例如:我正在兴致勃勃看动画的时候,他那象征他250的脸的头像就会晃悠起来。
      “在干什么呢?”
      “看动画。”
      “什么动画啊?”
      “别吵。”
      “恩,好,那不打扰你了,可是是什么动画那么好看啊?”
      “滚。”
      “……到底什么动画好看成这样?”
      一般到这时候都是我忍耐的极限了,于是,我就会点击右上角的小叉,让你见鬼去吧!!
      
      后来的某天,我们在□□上进行了以下谈话。
      “晓,给我打电话。”
      “不打”
      “为什么?我有事情跟你说。”
      “没钱”
      “……不想这样说”
      “那就别说”
      “……好吧,就这么说,我想说我一定会等你!一开始我不是很确定,但是越想你我就越确定!”
      “哦”
      “哈哈,哦...就完了?”
      “不然怎样”
      “你能不能给我点信心?”
      “我要去玩游戏了,回见”
      “拜托,你什么意思啊?”
      “没意思”
      “好吧,也许我说的时机不当,等你想说的时候告诉我吧。”
      “你很烦”
      “好吧,这样,我不会再要求你给我传什么东西,也不会要求你经常给我打电话,你可以什么时候想起我来什么时候理我....我什么时候都高兴...”
      “何必”
      “没办法,谁让我想你了呢。”
      “闪了,拜。”
      “=下,你在国外的这几年我不会找女朋友,因为我喜欢你,我不知道你回来以后我们会怎样,但是我愿意为这一个可能等下去....”
      “你言情小说看多了”
      “……”
      于是,一个月之后我回国了,选择了当初我随口说的那个学校,当可不是为了他,我只是,吃腻了薯条热狗披萨汉堡……是的,吃腻了。
      
      他再次见到我的时候有些欣喜若狂和不可置信。于是,他就大庭广众的抱着我说:“你回来了!是吗!你回来了!”
      “我没回来,是你在做梦。”这孩子老犯傻,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没看见周围的人都笑呢吗?你个250!
      
      那年,他读大二,我重读大一。
      
      我的专业跟他相同,宿舍也是隔壁,但他似乎还是不满意,后来,他拉着我不停的磨叽着出去住的好处,而他的目的也是相当明显的,他想跟我同居。
      
      我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发现其实答应他并没有什么吃亏的地方,反而是我占了天大的便宜,毕竟以后洗衣刷碗做饭都靠他了。于是,想当然的,我答应了。
      
      但是我后悔了!看到只有一张双人床的时候我没有后悔,看到浴室没有门的时候我也没有后悔,可是,我却小看了他唠叨的功力,尤其是在我兴趣盎然的看动漫或者小说的时候!!!
      
      于是,这样的对话便三不五时的发生:
      “郭易丛!你再给老子说一句话今天晚上就睡客厅!”
      “别别别……我不说了……”10秒钟后……
      “晓,你想不想喝水?屋里开着暖气这么热,不喝水容易上火的。不然还是你想喝雪碧?”
      “……郭易丛!!!!!!”
      
      在我四年他五年的大学生活里,哦,对了,他为了跟我同时毕业留级了一年,我们天天几乎形影不离,于是,他又成功了,在这几年里,我的死党仍然只有他一个……
      
      我曾经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谈恋爱,尤其是跟一个同性,直到今天我还是不太敢相信。可是,这样的事却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我是在医院里答应跟他在一起的。不过,这次不是我出事,而是他。
      他出柜了,然后被他爸爸打的胸腔大出血,被送来医院。他满身都是棍子殴打过的一条一条的痕迹,我当时突然觉得,那一棍子一棍子都是抽打在我的心头。可是那个傻子还是晃着他的大白牙,笑眯眯的说:“我跟我爸妈说我喜欢男的了,他们让我别回家了,你会收留我吧,晓?”
      我记得,我被他闪亮的大白牙晃出了眼泪,我还记得,我回答:“恩,我收留你一辈子。”
      
      后来的后来,我也跟他一样被赶出了家门,不过,看着他在我家门外笑的一脸的灿烂,我觉得,这样,挺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